<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零五章 深夜里的密谋
    相比一路上的那些驿馆,南苑猎宫的条件自然优越得多。至少,甄容不用再和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听小猴子磨牙打屁说梦话,听庆丰年午夜梦回时深深叹息。然而,当他用有些累了这种拙劣的借口回到那间属于自己的房里,熄灯上床之后却是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自从此次启程之后,他的心绪就自始至终没有平静过。尤其是每每看着小猴子和庆丰年理所当然地跟着越千秋,他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这种孤寂不是因为人家撇开他,事实上,越千秋常常是邀请他的,他却总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

    哪怕是在被拆穿群英会诬陷越千秋的真相时,他也不曾那么无助,可他那所有的自信和锋芒,仿佛都在那个视作为兄长,视作为知己的刘国锋跑了之后完全消失了。

    就在他再次大大翻了个身,听到身下的床铺发出了嘎吱一声响时,他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咚咚几声轻响。他一骨碌爬起身来,侧耳倾听了片刻,这才轻声问道:“谁?”

    “我。”

    尽管只有这一个字,但甄容已经听出了来的是越千秋。他微微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下了床披了一件外套,继而趿拉着鞋子到门前,轻轻拨开了门闩。看到竟然是越千秋站在门外,他却没有把人让进屋子,而是低声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上屋顶说会话吧。”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甄容下意识地想一口拒绝。然而,看着那张显然不是开玩笑的脸,他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

    等到他回屋把衣服穿好,跟着越千秋轻轻巧巧登上了自己这屋子的房顶,他望见这黑夜的猎宫之中只有少许几人提着灯笼巡夜,听到鸣虫的声音顿时被无数倍放大了,不由得就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人,直到对方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刚刚晋王殿下提出了一个建议。”

    越千秋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直入正题,见甄容立刻侧头看了过来,他就凑上前去,用极低的声音把萧敬先要让他冒充曾经那位小皇子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尽管按照如今北燕皇宫中皇子的排行,当年那个怎么都不是小皇子了。

    等到他把脑袋挪开坐回原处,看到甄容那一张脸赫然震惊得无以复加,他这才耸了耸肩。

    “反正我是差点给吓懵,这才来找你商量商量。”

    甄容当然知道,为什么越千秋不去找庆丰年,不去找小猴子,却来找自己。因为他曾经亲自来见越千秋,露出了肩膀上那个刺青,而青城掌门云中子也因此去找过严诩。别人也许只会单纯惊讶于萧敬先的计划,可这师徒俩当然会因此想到他!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要么,我去找晋王殿下?”

    “怎么找?露出你肩膀上的刺青,对人说,我是北燕人,也许我就是你那个流露在外的外甥?”越千秋忍不住吐槽,随即却拍了拍甄容的肩膀,“我是想问你,你今年十六对吧?我今年十四,虽说你对人声称自己是十四也没问题,可你被抱回青城时,应该有记录吧?”

    提及当年旧事,甄容只觉得如今一切的真相犹如云雾缭绕,根本分不清楚。可是,越千秋问他的这个问题,他却还是能回答的:“师父说,抱我回山时,他对人说我已经三岁了,是父母临终之前托付给他的。可现在按照他的说法,当时我到底几岁,那也说不好。”

    “原来如此……那就是有可趁之机。”

    越千秋摩挲着下巴,见甄容欲言又止,他就干咳道:“如果不是晋王先提,你去找他,那么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可现在他先提了,又把我当成人选,你再主动找上门去,那么人家铁定会认为我们这边是早有准备,居心不良,到时候,你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如果越千秋对萧敬先的提议非常抗拒,跑来游说他李代桃僵,那么甄容固然不会推辞,但心中难免怀疑对方的用意。可此时越千秋非常直白地指出其中关键,甄容不知不觉就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如果我是那位晋王,提议你冒充小皇子,转眼间又冒出一个来,确实不但会感到不满,还会觉得我朝在出使之前就居心不良。”

    “所以,这就是被人占去先手的麻烦了!”越千秋使劲用拳头敲了一记掌心,满脸的气恼,“而且,如果单纯按照他的话去做这件事,你这次北燕就白来了!”

    没错,他千里迢迢跑到这异国他乡,难道就是为了在这朝不保夕的使团之中混日子吗?

    甄容狠狠攥紧了拳头,声音竟是有些沙哑:“那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

    越千秋非常巧妙地掌握着说话的节奏,听到甄容终于问了这个,他就摸了摸下巴,眼睛里全都是笑意。

    “张良当初行刺秦始皇,误中副车的故事,你听说过没有?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他又没说让我逢人去说自己就是当年的北燕小皇子,咱们就来个浑水摸鱼呗。”

    他咧嘴一笑道:“我回头直截了当去对那位晋王说,我怕他过河拆桥,所以按他说的做可以,但他如果想带我招摇过市,那么我总得再带一个帮手,这样就能到哪里都带上你了。”

    见甄容还在犹豫,他就循循善诱地说:“晋王今天把魏国公主和越国公主纯当晚辈似的训,看着虽说是维护我们,可我总觉得有点假,说不定他的计划里还有需要那两位的地方。但你看到了,这两个公主全都不好惹,我们两个可是都重重得罪过她们的。”

    “在这猎宫她们暂时奈何我们不得,一旦到了上京,她们肯定会在容许范围之内,给我们俩找麻烦,尤其是咱们落单的时候,就会很麻烦,所以同进同出很有必要。”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龇了龇牙说:“反正,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不需要一定按照别人的剧本走。如果你怀疑自己真的是北燕人,要寻亲,这也是一个机会。”

    “我没有……”

    甄容下意识地想要辩解,可却只见越千秋摆了摆手:“你不用和我澄清,只要你把欠我的两笔账还清楚,你爱干什么干什么。人生在世,不是为别人活的,也是为自己活的。只要你对得起自己的心,觉得你还清了你师父的养育之恩,那你就算留在北燕也是你自己的事!”

    这最后一句话犹如重锤一般,狠狠捶在了甄容心头。一时间,当越千秋飘然落地,悄悄离去,他竟也没有发现,坐在房顶竟是有些痴了。

    他到底该相信师父的话,还是设法探寻一下自己的身世?

    偌大的南苑猎宫安置了总共人数四五十的吴朝使团,再容下大公主和十二公主再加上晋王萧敬先这三拨都带着众多随从的贵人,仍然还空着众多屋子。平日大公主和十二公主就走得颇近,此番两位金枝玉叶仍然住在一块,外人自然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

    可只有她们身边最亲近的侍女和护卫知道,这其中问题大了!

    此时此刻,屋子里的两个人彼此互瞪已经快有大半个时辰了,虽说一句话都没说过,可那火光四溅的冷意,却让屋子里呆着的人恨不得立刻夺路而逃。正因为如此,当外间传来晋王殿下到的通报时,一个侍女立时如蒙大赦地跑去开门。

    进了屋子的萧敬先看也不看那对峙中的两人,一个眼神示意闲杂人等都退出去,他这才淡淡地说道:“玩够了吧?一个是没了娘的,一个是有娘却没有哥哥弟弟的,还有闲心在这争男人?”

    “舅舅!”

    “晋王舅舅!”

    两个声音几乎不分先后地响起,但相同的是她们脸上那羞怒交加的表情。作为亲外甥女的大公主更是没好气地叫道:“舅舅你也不是从来就没有结交过我那些弟弟,还来说我!”

    十二公主也不服气地顶撞道:“娘还年轻呢,说不定还能给我生出弟弟呢?”

    “我是没结交过皇子,但把太子和贵妃拉下马,我的贡献至少有一半。”面对那两张瞬间呆滞的面孔,萧敬先没有细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贡献,随即就瞥了一眼十二公主,“至于惠妃,你们不知道,她自己和家里人也不知道,她早就不能生了。”

    见十二公主顿时面色苍白,他这才不慌不忙地说:“你们俩一个骄奢淫逸,一个飞扬跋扈,皇上在当然没问题,皇上不在,公主算什么?好在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们面前,那就是东宫正好没人。如果能送一个偏向你们的人进东宫,那你们今后爱干什么干什么!”

    大公主在皇子皇女之中年纪最大,哪里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当即气咻咻地说:“可我那些弟弟是什么德行,舅舅你是知道的,嘴上倒是都能说得好听,可心里指不定怎么骂我!”

    “就是!”这一次,十二公主也同仇敌忾地附和道,“一个个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没一个好货!三哥虽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要不是别人怕他成了太子,怎么会费尽苦心把他打发到南边去?”

    “没有人选,我们就自己造一个。”萧敬先微微一笑,这才淡淡地说,“我这有一个计划,你们都看看……”

    当他从怀里掏出两张纸递给两人,等到她们接过在手,可看了不一会儿,就时而齐齐抽气,时而低声惊呼,他忖度他们应该已经快看完了,就将那两张纸复又拿了回来,到烛火上将其点燃,眼看化成灰烬消失,他才看着那两张从吓得惨白到激动得通红的脸。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块试一试?”

    十二公主这会儿都觉得自己的双手在哆嗦,可她刚想拒绝,突然脑际灵光一闪,一张口问出的却是另一句话:“长珙哥哥知道吗?”

    “他呀……”萧敬先看了一眼同样满脸关切的大公主,似笑非笑地说,“这就是他给我出的主意。”

    够大胆,够创新,也够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