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零二章 讨公道,满头包
    如果说之前严诩闹一闹,猎宫负责厨房事务的内务总管姬复还只是迫于严诩出言犀利,太会讥讽人,又或者说那太厉害的拳头他可不想拿自己的脑袋和那被捶裂一角的石桌来比坚硬那么,当晋王萧敬先俶尔来临,总揽此次接待使团事务,他就不得不庆幸了。

    若是他没有忍气吞声暂且去准备那几只烤全羊,萧敬先来了之后看到那晚饭的情景,只怕非得翻脸不可?回头这位发起疯来,偌大的猎宫里没人治得了!

    所以,姬复虽说非常发怵要和萧敬先打交道,可等到酒菜齐备,他却还不得不硬着头皮亲自去送。眼见几只烤全羊一一上桌,萧敬先竟然丝毫没有半点架子,不但礼让了那位不苟言笑的正使越宗宏先选取一块下刀,自己还在和严诩谈笑风生,他不禁觉得喉咙口堵得慌。

    这要是让上京城那些权贵看到昔日兰陵妖王如此好相处,还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

    越千秋这会儿没有穿官服,而是身着一件莲青色交领斜襟右衽苏绸衫子,戴着纶巾,看上去仿佛是斯文秀气的读书郎。他没有和严诩混在一起,而是和几个同龄人坐在下首。

    尽管这谈不上正式的国宴,顶了天也就只能算是接风宴,可在他身边,甄容和庆丰年小猴子都因为越大老爷要求,换上了之前从金陵临行前赶制的一套行头。

    越千秋是青色的,庆丰年是黑色的,甄容是蓝色的,小猴子竟最招摇,穿了一身大红!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行头一换,甄容俊逸出尘,庆丰年伟岸英武,唯有一贯太过干瘦的小猴子,哪怕穿了一身好衣服,再加上当初被紧急培训过礼仪,可姬复也好,那些伺候的侍女们也好,全都忍不住频频往人望去。

    即便那一身行头乃是量身定做,可他穿着愣是像街上穿着红绸衣裳杂耍的小猴子!

    可小猴子自己却毫无察觉,只顾着在那和越千秋悄悄商量哪块肉最好。

    虽说使团不止这边的十数人,可寻常随员当然享受不到晋王萧敬先亲自款待的待遇,只有三只烤全羊已经送去了。这会儿在众人面前分割的,也就只有一只羊而已。

    越大老爷和萧敬先一一先后割肉,严诩则毫不客气地拆了个羊腿,等羊到四个少年跟前,越千秋和小猴子抄刀子就上,一人抢了一大块羊排,一人拆了个腿。抢了回来之后,两人对视一眼,越千秋就笑着端盘子和小猴子一碰,小猴子福至心灵地说:“一人分一半!”

    庆丰年饿归饿,可原本并不想像越千秋和小猴子这样泰国饿死鬼投胎,而甄容也打算克制克制,可现实是当肚子咕咕叫,饿得实在有点惨时,什么风度都要丢到九霄云外。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不动声色地亮出了多年习武的心得,刀子寒光一闪,一大块焦香带皮的羊肉就落入了盘中。

    除却谨记使节职责的越大老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萧敬先与姬复周旋攀谈,余下人再不吭一声,只有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声音。就在姬复颠来倒去,发现越大老爷竟是愈来愈沉默,萧敬先也有些懒懒的,严诩更是根本不理人,他只发愁再没有话可说的时候,外间却传来了两声惨叫。

    随着惨叫,门口又是一声愤怒的大喝:“晋王舅舅,有人暗算我你不管,还和这些人喝酒吃肉,说说笑笑,你太过分了!”

    越千秋不用抬头,就能分辨出那是十二公主的声音。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抬头了,而且脸上还流露出了恰如其分的惊讶表情。

    和他之前在树林中看到的那个刁蛮少女相比,此时冲进屋子的十二公主披散着头发,身穿一件绝不应该是在外头穿的宽大袍子,赤着双脚,脸上涨得通红,精致的妆容没了,有的只是苍白惨淡的脸,有的是红肿的眼睛,整个人竟散发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

    越千秋见过她之前骗甄容去救人时那急得快要哭出来的焦急,见过她等到甄容走时和那魁梧护卫说话时的傲慢,也见过她在没人时自言自语的自负,此时再看到这么一副可怜的面孔,早已经习惯性免疫的他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

    而小猴子已经知道越国公主被蛇咬了,此刻听这个少女一说,他就知道了人便是那个越国公主,一下子又想到刚刚萧敬先指责越千秋。可再歪头一想,越千秋之前都不怕对质,那就说明即便丢过蛇也没人看见,那他还担心个什么?

    他想都没想,就继续抄起那个没剩下多少肉的羊腿塞到了嘴里。

    反正又不是他拿蛇去丢人的,不关他的事!

    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庆丰年亦是沉着稳重,可他面上完全不动声色,心里却快速思量。

    今天他们四个都出去过,除却他之外的三个人应该都有可能。可既然没被抓到现行,那么接下来就很简单了,只要抵死不认!

    相比心里没鬼半点不慌的小猴子和庆丰年,心里有鬼照旧大吃大嚼的越千秋,甄容先是救过人,又在萧敬先来了之后偷听过他和越千秋严诩说话,此时判断出眼前这小丫头的真实身份,他虽说竭力做若无其事状,可到底还养气功夫有些不到家,脸色显得非常僵硬。

    他之前就猜到人是越国公主,现在终于确证之后,他终于后悔起自己当时的侠义心肠!

    而跣足进了屋子的十二公主虽说显得悲愤恼火,可她却早已用最快速度把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见萧敬先只是皱眉,她不禁更是带着哭腔道:“我都被蛇咬了,险些死了!”

    “言过其实,不是才一条无毒的小蛇吗?什么叫险些死了?”萧敬先有些没好气地扫了一眼身边众人,这才突然瞥见越千秋这会儿那衣着,不禁心中一动,当即就冷冷说道,“你要我做主,那自己指吧,谁是那个丢蛇害你的人!”

    十二公主刚刚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甄容。对于这个帮过忙之后却转身就走的家伙,她当然挺恨的,更何况,想想自己在与此人分开之后,却在往猎宫的路上被人暗算,按照一般情理来说,此人最最可疑。

    然而,偏偏她之前对护卫一口咬定这个呆头鹅不是越千秋,这会儿再指认是这家伙,回头被那傻大个告诉萧敬先,那她因为判断失误反被暗算,就太丢脸了。

    再看看其他三个年纪相仿的不动如山更像护卫的庆丰年被第一时间排除,这种人她见得太多了,自己身边傻大个就是这样的人。而文士打扮的越千秋她却多看了两眼,见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嘴里却在轻声呢喃什么美人如玉,她顿时觉得心情不错。

    算这小子有眼光!放过你了!

    当她的目光落在了干瘦的小猴子身上时,却不由得多瞅了几眼。尽管人只顾着吃吃吃,可她怎么看怎么觉得人穿这一身有些不协调……至于越大老爷和严诩着实是年纪太大,她选择性忽略了过去。最后,她的怀疑目标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这些人当中,还是这两个家伙最可疑!

    因此,十二公主深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就指着甄容叫道:“就是他!就是他赶了恶狼要害我!”

    见甄容一张脸瞬间僵住,她又指向了小猴子道,“还有他,是他丢蛇害我!”

    噗……咳咳咳……

    小猴子一口喷出了一团嚼烂的羊肉,随即被呛得连连咳嗽。当越千秋替他拍背顺气了之后,他更是气急败坏地嚷嚷道:“血口喷人,我根本就没见过你!”

    甄容亦是怒气噌的一下窜了起来,冷冷说道:“明明是你被恶狼围困呼救的时候,我出手救了你,现在你却反咬我一口,不觉得亏心吗!”

    面对这么两个辩解,十二公主反而笑了起来:“笑话,本公主神功盖世,哪里要你们救!”

    虽说自己没被赖上,可今天先是遭遇了大公主的找茬,现在又碰到十二公主混赖一气,越千秋还是又好气又好笑。他当即托着下巴呵呵笑道:“哎哟,神功盖世却被一条蛇吓昏的公主,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

    此话一出,刚刚因为那一声美人如玉,十二公主对越千秋生出的那一丝好感顿时变成了气急败坏的恼火。她再也维持不住这楚楚可怜的表象,一个箭步冲到了越千秋跟前,袖子中竟是如同变戏法似的飞出一根鞭子来。

    然而,别人兴许会料不到这一招,越千秋却是见过那两条倒霉恶狼下场的,此时想都不想就直接一掀桌子。一时间,满桌子盘盘碗碗,包括羊骨头和残余的羊肉,全都朝着十二公主兜头兜脸倾泻了下去。尽管人躲得非常快,可前襟还是不可避免地沾上了一星半点。

    气得直发抖的她哪里还有再藏拙的意思,顿时马鞭连点,条条鞭影将越千秋圈在其中。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越千秋一翻手腕,竟是亮出了……一截羊腿骨!

    生洁的她哪里能忍受对方用这种油腻腻的东西和自己打,更不愿意鞭子沾染上那油腻和口水,挥舞的速度不禁慢了一倍不止,气得大发雷霆道:“你……无耻!”

    “哦,原来十二公主嫌弃这兵器不够体面。”越千秋满不在乎地随手把那羊腿骨一扔,左手袖子中却骤然弹出了一道寒光,随着那寒光一闪,不过顷刻之间,十二公主那条用小牛皮混编金丝的鞭子竟是寸寸断裂,最后她手中只剩下了一截鞭柄。

    而更让她又惊又怒的是,越千秋手指灵巧地一转,收回了她甚至没看清楚的那利器之后,竟是对她微微一笑,雪白的牙齿在灯光下仿佛在闪光。

    “十二公主,初次见面,鄙人越千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