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三百章 好大一耳光
    这就是越千秋!

    尽管大公主深知能够轻而易举骗过自己那些侍卫,而后挟持自己的这个少年,在南朝使团之中不可能是微不足道的角色,可听说是越千秋,她还是微微吃了一惊。

    在萧长珙的叙述中,当年的越千秋只是一个有些慧黠巧舌如簧的童子,因为仗着爷爷是南朝赫赫有名的重臣,这才能够横行霸道,甚至不知怎的就走狗屎运地拿住了秋狩司的一个谍子,害得他连带倒霉。而她听说后也命人查过,越家乃是南朝金陵赫赫有名的暴发户。

    所以,听说此次的正使是越千秋的大伯父,此次的副使是越千秋的什么师父,小小年纪的越千秋也竟然在使团中占了个位子,她只以为此次使团不过是那位南朝权臣越太昌用来给子侄辈镀金的把戏,就好比皇族后族也常把亲信子侄派去边境混资历一样。

    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好像真的错了。

    就是在北燕,也许会有贵介少年诡计多端,可绝对不可能有人胆大包天到敢在异国他乡对她这样的金枝玉叶动手!

    正当大公主心思百转的时候,她突然捕捉到了越千秋那最后几个字。因为萧长珙喜欢南朝诗文的缘故,她这两年也在南朝文字上下了点功夫,至于交流说话就更不成问题了,夫唱妇随这四字成语,她自然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过来。

    尽管有过不止一个男人,可此时此刻,她竟然心中泛起了丝丝涟漪。

    可大公主因为那意味深长的夫唱妇随四个字而暂时忘记了越千秋表露的身份,她的那些侍卫就不一样了。尽管也有人气急败坏地再次大骂,但更有人怒声用南吴官话反驳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魏国公主和兰陵郡王不过是常来常往,哪有什么夫唱妇随……”

    然而,那个侍卫这句话还没说完,场中却是一片寂静。发现越千秋神色古怪地看着自己,而其他侍卫同僚竟也齐刷刷离开他几步,仿佛是躲瘟神似的,才刚被调到大公主身边没多久的他不禁头皮发麻。果然,下一刻,他迎来的就是这位北燕皇女劈头盖脸的痛斥。

    “怎么不是夫唱妇随,本公主就是看上兰陵郡王了,就是要他当驸马,哪有你说话的份!”

    见那侍卫吓得噤若寒蝉,低头再不敢吭声,大公主长长舒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旁边挟持自己的这少年没有之前想象的这么可恶了。她不动声色地举手拨了拨额旁乱发,淡淡地说道:“原来你就是越九公子,是我走眼了。事到如今,你想好这件事怎么收场了吗?”

    “没想好。”越千秋笑眯眯地嘴角翘了翘,很无所谓地说,“这毕竟是突发事件,谁都没想到魏国公主堂堂皇长女,竟然会和那些寻常妇人似的为了男人冲过来找我算账。可既然事情都已经出了,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自从被爷爷捡回去那天起,就已经活得够本了。”

    再说了,越小四早上特意过来闹事时,尚且提醒他不要怕事情闹大,他怕什么?

    里头那边和庆丰年小猴子联手,严诩用最快的速度扫清了刚刚冲进来的十二个侍卫,此时听到越千秋在外头把自己形容得犹如街头那种滚刀肉泼皮,他不禁为之莞尔,但却更觉得宝贝徒弟对自己的胃口。

    本来就是,如若凡事都要瞻前顾后,想了又想才去做,那不得憋屈死?

    既然是今早越小四“特意”来启程的驿馆闹过一场,而后大公主又跑到了这猎宫来,不趁机闹大了,南朝使团也就是被人随便四处扔扔不理会的无足轻重人物而已。再说,他已经听越千秋说过了,越小四也暗示过,如今北燕局势似乎挺特殊的,所以不要低调,要高调!

    挟持大公主这种事,越大老爷肯定会吹胡子瞪眼,可做了就别怕他会炸锅!

    大公主就算事先猜测越千秋可能有各种答复,可这没想好三个字,还是让她呆了一呆。她从懂事开始就横行霸道,等到母亲和弟弟突然撒手人寰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所以哪怕并没有听说过滚刀肉这个名词,可自己好歹也算半个滚刀肉,当然能体会越千秋的心态。

    如果是从前的她,兴许还会不管不顾和越千秋拼个鱼死网破,可现如今的她心有牵挂,就没那种疯劲和拼劲了,此时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强压下了最初满溢的愠怒:“那我就不妨提一个交换条件。今日之事就当成没发生过,越九公子意下如何?”

    “呵呵。”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萧敬先的影响,越千秋忍不住就呵呵了一声。

    发觉大公主明显僵硬了一下,他就耸了耸肩:“我不是三岁孩子,大公主你也不是。在北燕这一亩三分地上,你的名头比咱们吴朝使团所有人加在一块都好使,否则你也不会横冲直撞到这儿,不是吗?我要相信这既往不咎的鬼话,回头尸骨喂了秃鹫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公主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听越千秋这么说,她顿时心中一沉,一面暗骂越千秋小狐狸,一面确实也无比踌躇。她今天这一冲动,要收场不但不能空口说白话,而且必须要有能够让人放心的条件。可要想让形同鸡肋的南朝使团相信且放了她,哪里是这么容易的?

    她在那烦躁的时候,越千秋却还有余暇在心中暗自计算,那位被自己扔了一条蛇的十二公主有没有遇到救星,有没有在蛇吻下被咬上一口,有没有吓得晕倒……就在他心中暗自嘀咕今天一口气暗算了两位北燕公主的丰功伟绩时,突然听到了外间传来了动静。

    意识到仿佛是有人朝这边来了,越千秋不假思索,也不管是否男女授受不亲,更不管大公主什么感受,一把扣住人的肩膀就往自己出来的那院子疾速冲去。因为大公主在他手里,那几个侍卫无不投鼠忌器,竟然硬生生被他冲破阻拦,成功突入了院子里。

    而越千秋甚至还没来得及和严诩等人打个招呼说句话,外头就传来了一个嚷嚷:“魏国公主,不好了,越国公主在猎场里被蛇咬了!”

    这么一句嚷嚷顿时让原本就躁动不安的侍卫们为之哗然。就连被越千秋挟持进了院子的大公主,也忍不住惊呼一声道:“那丫头真跑到猎宫来了?居然没到这儿来,而是去了猎场?”

    她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越千秋说:“越九公子,小十二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母亲是如今最得我父皇宠爱的惠妃,我就算再疯,也不大愿意得罪她,可要是她在这儿出了问题,没有儿子,就只有这一个女儿的惠妃十有会发疯!”

    北燕朝廷那点事,武德司还算打探得比较清楚,越老太爷也同样通过自己的渠道颇有斩获,可不得不说,对于后宫那犄角旮旯的事,吴朝这边几乎没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因为和吴朝那位皇帝相比,北燕皇帝根本就不长情!后宫里这个妃那个妃至少也有二三十,而且一个封号往往会刚刚夺了这个妃子的,转手又赐给那个妃子。因为没人能够真正影响皇帝,所以久而久之,吴朝这边就彻底放弃了对北燕后宫的琢磨。

    因为琢磨了也是瞎琢磨!

    正因为如此,越千秋才敢抓了条蛇就直接丢给了那个有心给他惹麻烦的十二公主。

    此时此刻听大公主说得煞有介事,他忍不住没好气地说道:“魏国公主,据我所知,你父皇册封过的惠妃,好像累计已经有四五个了吧?”

    大公主刚刚挤出来的焦急之色顿时减少了七分。她暗恼父皇的薄情寡义连南边都有名,以至于自己没法趁此脱身,可却还不得不想方设法再努力一把:“如今这位惠妃不一样……”

    可就在这时候,她就只见一个侍卫猛地冲进了门口。正当她以为这些家伙为了避免将来的责罚,打算不管不顾强攻时,那侍卫却是惊慌失措地叫道:“大公主,晋王殿下来了!”

    越千秋顿时为之一愣。这要是越小四过来,那还挺正常,毕竟人家如今是绯闻男女,可萧敬先早起才暗示快到上京城要避嫌直接溜了,现在大晚上又跑了来,这家伙想干嘛?

    就在那侍卫刚刚说完这话,他和大公主还有院子里的其他人就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还算高大魁梧的人影突然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高高飞起,紧跟着,萧敬先就取代了他,站在了那院子门口。刚刚躁动的外头一片寂静,而这边院子里,越千秋和其他人也同样有点懵。

    此时此刻的萧敬先不像从前那些天和越千秋严诩搓麻聊天时的懒散,脸色竟是犹如亘古不化的冰川似的,没有半点温度。当他眯着眼睛大步走到大公主面前时,越千秋想都不想放开人往后一退,紧跟着,他就非常庆幸自己那迅疾无伦的动作。

    因为萧敬先竟是一个重重的巴掌直接甩在了大公主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