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最狡猾最可恶最卑鄙的越千秋
    甄容只有十六岁,在男女之事上也没有任何经验。因为身边一向簇拥着很多青城的师兄师弟,乃至于其他各派的仰慕者,虽说也同龄少女对他诉说过倾慕,但撒娇卖痴这种经历,他却还是第一次体会。可虽说是第一次,他好歹还并不蠢。

    头也不回的他步子停了停,随即就开口说道:“天色就快黑了,想来姑娘家里的人也正在找你,还请尽快原路返回,告辞。”

    眼见甄容竟然就这么扬长而去,那个金冠少女不由得愣在了那儿。等人确确实实已经看不见踪影了,她才气急败坏地提着马鞭狠狠挥下,大声用北燕语骂了起来。

    而越千秋竖起耳朵,清清楚楚地分辨出了她说的话。毕竟,自从知道越小四在北燕,因为严诩想方设法往北边拓展经营,他就少不得悄悄学过这门语言。否则,单单语言不通这种跨越不过的天堑,他就不会随随便便主动请缨跑到北燕来。

    来个聋子哑巴有个屁用!

    “这些南蛮子看到我这样尊贵的人落难,不应该主动上来献殷勤吗?该死,真该死,都是那些废物,我让他们把通往猎场的那道门铜锁给取下来了,他们怎么不把我要引的人给我引出来……亏我让人驱赶了四头狼过来,还把跟的人都赶到猎场外头去了!”

    越千秋越听表情越是古怪,而更让他露出啼笑皆非表情的是,他的耳朵捕捉到了沙沙的脚步声。仅仅不多时,刚刚那三头在甄容以树枝代剑的收拾下,已经吃够了苦头的恶狼,竟是去而复返,从三个方向朝着那个刁蛮少女围拢了过去。

    这一刻,刁蛮少女的脸色终于变了。然而,那并不是惊骇,而是一闪即逝的残忍。只听她厉斥一声,竟是不退反进,挥舞着马鞭就朝其中一条饿狼狠狠抽落了下去。

    那一下挥鞭动作凌厉,深得稳准狠三字要诀,越千秋就只听那条原本狞恶的狼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鸣,紧跟着,他就看到那只狼的背上露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

    “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都怪你们!”

    在那灵蛇一般乱舞的马鞭之下,三头恶狼中唯有一头最聪明的及时退出战圈,扭头就跑,其余两头却是倒了大霉,虽说左冲右突,却在突然长了一大截的鞭子围困下脱身不得,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随着其中一头惨哼一声仆倒在地,另一头也只多坚持了一小会就颓然倾倒。

    这时候,一直都在树上当观众的越千秋只觉得有些牙疼。虽说那鞭子耍得是不错,但他就算赤手空拳,也绝对有赢下来的把握。可要是猝不及防之下,还真不知道这小丫头如此能装。然而,他仍旧一动没动,既不进,也不退。终于,他听到了一个毫不讲理的怒喝。

    “出来!”仿佛是因为这两个字半晌没有得到任何反应,那刁蛮少女又提高了声音喝道,“我知道你在,还不快给我出来!”

    如果是别人,在这一声高似一声的叱喝下,兴许就以为行迹败露,于是主动现身了。可越千秋是什么人?他是最会耍诈的,这会儿不但照旧气定神闲地站在高处,而且还竖起耳朵倾听着四周动静。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听到了一下轻轻的咔嚓声。

    随着这一声明显是故意踩断枯枝的声音,一个魁梧的大汉方才现身出来。见刁蛮少女恶狠狠地看向了自己,他却右手抚胸行礼道:“十二公主,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你竟敢命令我!”被称作十二公主的刁蛮少女忿然提鞭上前,等挥舞鞭子就想下击的时候,她陡然接触到了那双冷淡到瞧不出任何生气的眼睛,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竟是不知不觉放下了鞭子,口气虽说还是恶狠狠的,但明显软化了几分,“我还没见到那个越千秋呢!”

    骤然从人家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如果不是心理特别强大,越千秋几乎要从树梢一头栽倒下来,心里只觉得不可思议极了。就算他会闹会折腾,也不至于在北燕这么大名气吧?

    彪形大汉直起腰,皱眉问道:“刚刚那个不是吗?”

    “那个呆头鹅,哪里像那个最狡猾最可恶最卑鄙的越千秋了?”

    尽管不用被人比作呆头鹅,越千秋挺高兴的,可是,骤然被人骂狡猾可恶卑鄙,他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十二公主吧?怎么招她惹她了?

    “还请十二公主慎言。”仿佛就连这彪形大汉都看不惯主人的胡言乱语了,立时开口提醒了一句,“再说他和兰陵郡王之间是七年前的旧事了,兰陵郡王既然已经去找过他,刚刚回了上京之后也放话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大公主都没怎么样,十二公主何必耿耿于怀?再说,兰陵郡王此番冲动也闯祸不小,就连晋王也骂了兰陵郡王一顿。”

    “晋王舅舅那是偏心!”十二公主气咻咻地冷哼一声,满脸的恼火,“大姐既然喜欢兰陵郡王,就应该帮他好好教训一下仇人!她不来我来,这有什么不对吗?”

    越千秋没想到竟然又是越小四给自己惹来的公案,这恼火劲就别提了。不但如此,他越是看这个人小鬼大的十六公主,心中就越是生出了某个念头。眼见十六公主竟死犟着,就是不肯跟着那仿佛似的彪形大汉回去,而是硬要赶人走,他那种猜测更是有了七八分。

    “南朝使团都是软弱无能的人,不敢拿我怎么样,你回去!我假装迷路到南苑猎宫去投宿,谁能把我拒之门外?等到那些南蛮子想要打探消息,跑来殷勤巴结我的时候,我再想办法,一定给兰陵郡王好好出这口气不可!”

    越千秋目光闪烁,人却和身下这棵树卯上了似的,照旧纹丝不动,直到眼看着那彪形大汉犹豫片刻,终究在十二公主的催促下转身离开,而那个刁蛮丫头则是冷哼一声朝他这个方向大步走来,他不禁摩挲着下巴,寻思着自己该怎么办。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了下来,他因为一路上坐马车,塞多了各式肉脯,此时倒是还没那么饿,甚至也忘了之前和庆丰年和小猴子的集合约定。他只是凝神静气,眼看着那个矢志要教训自己的十二公主大步走近自己选来栖身的这棵大树。

    看到一只松鼠窜了过来,几乎不假思索,越千秋就踩断了一根树枝,整个人却如同敏捷的猿猴似的,窜到了不远处的另一棵大树上。果然,下一刻,他就只见十二公主非常警惕地抬头一瞧,发现是一只抱着松果的松鼠,她便轻轻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又踢起了一粒小石子。

    “萧长珙,你从前居然藏得那么好,谁都以为你只是围着七姐团团转的没用男人!七姐有什么好,病得七死八活,连门都出不了,你居然对她这么好,就连大姐你都不理会……大姐怎么就眼光这么好,她怎么就知道你这么厉害的!”

    越千秋登时心中一凛。果然,他猜对了……怪不得面对甄容这种在中原算是很多侠女颇为中意的类型,这个十二公主却半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戏称呆头鹅,原来是已经芳心有主了!

    越小四你有完没完啊,我该叫你公主杀手吗?从大公主那种快三十的熟女,到现在十二公主这种年纪才十三四的萝莉,你是不是太通吃了一点?

    在心里疯狂吐槽,越千秋却没有闲着,如今身手和头脑一样敏捷的他时不时趁着树上有野鸡飞过又或者松鼠窜过的当口,穿梭于树枝之间。果然,当几次抬头都只看到小动物的时候,十二公主渐渐收起了警惕,刚刚那条逞威的马鞭,也被她收起插在腰间。

    而在越千秋看来,刁蛮丫头对这猎场分明是已经极其熟悉了,这会儿走在林子里如入自己家,别说没有半点惧怕,甚至还在轻轻哼着轻松的小曲。趁着人已经放松到了极点之际,他心里快速合计着。

    当他看见又有一只山鸡正扑棱棱从收敛了浑身气息的他飞过去时,他突然听到身边又传来了一个微小的声音,侧头看清楚那东西,他终于生出了一个主意。当是时,他不假思索地借着山鸡振翅的动静,屈指弹出了一根树枝。

    随着那树枝不偏不倚打在山鸡眼睛上,随着一声哀鸣,可怜的它颓然从半空中一头栽了下来,就这么落在了十二公主面前。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收获,小丫头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就用脚尖捅了捅那可怜的猎物,发现山鸡扑腾着翅膀却硬是飞不起来,她这才伸脚一挑将那猎物踢起,随即右手一把捏住了那脖子。

    正当自忖很聪明的十二公主打算好好看看,这只莫名其妙跌落面前的山鸡到底有什么玄虚,她陡然只觉得脖子一凉,仿佛是树上有什么东西窜了下来。尽管她已经动作足够快地往前跃去,可仍旧只觉得什么冷冰冰粘乎乎的东西落在了脖子上。

    一瞬间浑身僵硬的她好容易才转动脖子往侧里一看,当看见是一个正吐信子的青色脑袋时,登时只觉得脑袋发木,心头发寒。她以为自己会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奈何喉咙却好像被堵塞似的。

    怎么会有蛇,怎么可能有蛇?因为大姐和她一样怕蛇,从前又常常来这里,这猎场不是一直都四处洒蛇药,清理这些可怕东西的吗?

    是了,大姐当初因为萧长珙不就范,就故意让人揪着其上次出使南吴的岔子,把人撵去边境,自己却也跟了过去,结果没等到萧长珙回心转意,却等来了那个男人突然大放异彩揪出叛贼平定叛乱。但自从大姐跑去边境,确实已经很久没来这座南苑猎场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因为大姐不来,就不清理猎场的蛇!

    死了死了,她这回自作自受,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