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猎宫探险记
    吴朝金陵城中安置北燕使团的地方乃是国信所,而北燕上京城外安置吴朝使团的地方,却有个非常微妙的名字南苑。

    乍一听南苑之名,仿佛像是射猎游幸的地方,实则也确实如此。因为当年是趁着卫朝大乱的时候占据了北方,所以直到现在,北燕皇族仍然崇尚武风。故而一年到头,皇族以及各色权贵官员骑马游猎的次数,简直多如牛毛,皇帝就往往在南苑猎宫接见包括吴朝在内的使臣,久而久之,吴朝使臣就一向安置在这了。

    在入住南苑猎宫之后,越千秋就脱团了,趁着天还没黑,四处溜达晃悠。他没穿官服,看上去就像个不起眼的小少年,再加上一口北燕话说得极溜,虽说猎宫里做事的人互相熟悉,不会就此认为他是北燕人,可至少也愿意说两句。

    就是这么说两句的功夫,他就探听出了猎宫的几道门户,少不得都逛过去晃了一圈。虽说大多数都有人把守,门禁森严,可当他到了最后一处门时,却只见那门户固然不起眼,而且一个人都没有。当他左看看右看看,上前去一把将门拉开时,他就看到了了不得的情景。

    不是花园,不是演武场,不是赛马练弓的驰道,而是……好大一处动物园啊!

    正在悠闲吃草的小鹿,四处乱窜的野兔,树丛中高高低低飞着的野鸡,引吭高歌的各种鸟儿,甚至还有悠然漫步的孔雀……如今快入夏了倒还好,他真不知道,冬天的时候某些动物怎么生存。

    在这种环境中,越千秋非常确定,哪怕不知道什么地方窜出一只野猪或者黑熊,他也完全不会觉得诧异。当然,既然食草动物们这么悠闲,食肉动物想必应该另有圈养的地方。就在他瞎琢磨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背后似乎来了人。

    他倏然转过身,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甄容,他心中一松,当下就用大拇指往身后指了指,笑容可掬地说:“甄容,一会儿有没有兴趣去抓点野味下酒?”

    甄容也是入住南苑猎宫之后百无聊赖随处乱走,方才逛到了这儿,却没想到和越千秋不期而遇。此时面对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提议,他不禁呆了一呆,随即不无谨慎地说:“这里毕竟是南苑,万一被人看见,到时候说我大吴使团行为不谨……”

    “行行,我知道你是乖宝宝,我找别人。”越千秋想都不想就把两扇门关好,放下门闩,随即头也不回地边走边嘀咕道,“就算是北燕权贵的猎场,都快晚上了,那些孔雀和鹿之类的不好动,抓两只兔子野鸡之类的,难道别人还能数清楚?庆师兄和小猴子说不定有兴趣。”

    见越千秋扬长而去,甄容瞅了一眼那一墙之隔的猎场,心里何尝不知道越千秋说得确实在理。可是,他从小就是相当板正的性子,那些飞扬跳脱的事情从来没做过,哪怕此次到北燕来,也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师父的托付。

    仔细想想,他这十几年人生何尝恣意过一天?

    想到当时严诩和越千秋肆无忌惮地与晋王萧敬先在马车中玩着博戏,甚至在北燕秋狩司的第一号人物与徐厚聪联袂而来时,越千秋照旧如同在金陵一样出口刁钻,损得人无地自容,又在北燕那位新贵兰陵郡王面前也是我行我素,他突然觉得谨小慎微的自己分外不值得。

    他是练了一身不凡的艺业,可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

    想到这里,甄容想到刚刚那瞅过一眼的苍翠颜色,忍不住三两步冲了过去,也不开门,竟是脚尖在围墙上轻轻巧巧一借力,就这么直接翻了过去。

    越千秋嘴里说是为了野味,可心里盘算的却是摸清楚这南苑周边的情形。反正他现在建立的形象就是不管不顾的纨绔少年,真要惹出点什么麻烦,他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硬顶就行了。

    没见他连“兰陵郡王”都打过?再说了,他刚刚发现的这道门并没有任何防卫!就算通向猎场而不是外间,所以不甚重要,可也没道理如此空空荡荡无人守卫,必定有诈!

    心里这么想,越千秋却打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然,帮手是一定要叫的!

    所以,当他拖了小猴子和庆丰年匆匆回来时,发现甄容不在,他也没太在意。而三个人出去的方式,恰是和甄容如出一辙。

    开门的话迹象太明显了。都是武林好儿女,这么一堵算不上太高的围墙怎么会翻不过去?

    一路上都只能吃驿馆里那些不温不火不好不坏的饭菜,当在墙头看到那无数小动物的一刻,小猴子就仿佛觉得自己看到了正在跑动的烤鸡腿、烤兔子、烤各种生物……就连庆丰年,在举目四顾之际,却也突然只听到肚子咕噜一声,顿时面色绯红。

    而为防惹事,此时人人赤手空拳。越千秋一听到那咕噜一声后就笑道:“大家既然都饿了,那就分头行事,不管有什么收获,两刻钟之后在这会合。记住,尽量别走地面,从树上走,脚印收拾干净!”

    越千秋见另外两人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就第一个窜了出去。而他带了头,小猴子自然不甘示弱。而本来还准备再提醒他们两句的庆丰年在愣了一愣之后,只得摇摇头,心里打算随便抓只野鸡又或者兔子,回头能凑一盘菜就行。

    相形之下,他得仔细留心,这附近是否有陷阱和暗哨!

    不知不觉,老成的庆师兄已经完全抢过了小猴子当初自告奋勇要担当的斥候职责。

    相比已经开始撵兔子又或者野鸡的小猴子,行动谨慎步步为营的庆丰年,越千秋却是大略认准一个方向之后,就不假思索朝着林中疾掠了出去。他在心里的盘算是尽量摸清这块猎场的范围。毕竟,之前在大队人马的护送之下,他只看到猎宫的围墙和大门,别的一概不知。

    就和刚刚对小猴子和庆丰年吩咐的那样,为了避免在地上留脚印,回头闹出点什么,他干脆直接如同猴子似的从树上走,不时停下竖起耳朵倾听四周围的动静。

    虽说没有天听地视那样玄妙的神功,可他的耳朵却也被严诩锤炼得无比灵敏。

    然而,做好了可能迎头撞上人准备的他,却是在一路上累计遇到三头鹿,若干只兔子和野鸡,几头野羊……反正是食草动物众多,愣是没有遇到任何凶险的食肉动物。就在他微微放松警惕的刹那,他骤然听到了一声娇叱。

    辨认出是女子的声音,他不禁微微一愣。他可没生出英雄救美的小心思,这会儿依旧如同一只猿猴一般通过树干上窜下跳逐渐靠近,只听那动静,别人铁定会认为行动的只是林间随处可见的各种小动物。

    当他攀到了一棵大树的接近树梢处,居高临下的他就透过树叶缝隙,看到了下头一个正在一面叫嚷一面挥舞马鞭的少女。少女约摸十四五岁,脸上妆容精致,头上身上尽是金玉首饰,身上的衣裳料子乍一看去都是精良上乘,显然非富即贵。

    可就是这样一个应该在豪宅大院中颐指气使的千金小姐,此时面前却赫然是四只狼!

    一路上连条蛇都没发现,这会儿竟然有四只狼?

    越千秋心里直犯嘀咕,但随之却忍不住思量,这小丫头到底是谁。他手中早已经扣上了四枚飞蝗石,虽说没指望一举建功,可真要到了千钧一发的当口,把暗器激射出去的同时,自己飞身扑下救人,他还是有点把握的。就在这时候,他就看到那小丫头竟是带了哭腔。

    “快滚……快滚开!否则我让大姐杀了你们!唔,不要过来,救命……”

    前面呵斥恶狼滚开的声音还好,最后这叫救命的声音却非常响亮,而且竟不是北燕官话,而是吴朝官话,越千秋怎么听怎么觉着有点不对劲。

    眼看一条狼突然疾扑了起来,原本想出手的他耳朵一动,却是停止了动作。下一刻,他就只见一条人影从林子里如同一股轻烟似的窜了出来。

    然而,那人动作再快,因为距离太远,却是快不过四头恶狼。可他几次起落之间,足尖轻点,竟是如同弹弓似的将几粒碎石就此挑起飞射了出去。

    在几声刺耳难听的惨嚎声中,来人已经是独自迎上了那四条狼。抱手看热闹的越千秋看清楚那手持树枝当兵器,或抽或刺将饿狼打得嗷嗷直叫的身影,忍不住嘴角挑了挑。

    刚刚甄容还装老实,结果竟然也出来了?唔,看情形在那道门边上遇到他之后,人装模作样劝了他,结果却抢在他之前就进了猎场……这可能性很大!

    啧啧,英雄救美,救的还是北燕贵女,他是该说甄容侠义为怀呢,还是该觉得人家别有用心呢?可被救的美人好像也是别有用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真不好说。

    正在越千秋仔细思量时,四条恶狼中,其中一头被甄容一脚踹中腰部要害奄奄一息跌落在地,其余三头仿佛意识到了对手的不好对付,竟是一哄而散。而甄容不敢怠慢,直到三条狼夹着尾巴逃走,他到那条重伤的对手身边补了一下,这才回转身来。

    刚刚他是听到声响方才赶来,只知道求救的是女子,可此时定睛一看,就只见对方头戴刻着云朵和凤凰的赤金发冠,身穿大红宽袖袍,蓝色裙子上一朵朵团花富丽堂皇,就连她手中捏着的那马鞭亦是镶金嵌宝,极尽华贵,然而,和那娇艳的容颜一比,什么华贵衣饰全都被压下去了。

    甄容不禁微微变了脸色。此番救下的女子,好像不是平常人啊!

    可都快天黑了,人跑到猎场来干什么?

    他到底并不蠢,虽说忍不住盯着那张亦笑亦嗔的脸多看了两眼,可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竟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可还没等出去几步,他就只听得一个娇软的声音。

    “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懂不懂?我崴了脚,你能不能送我回去!”

    这一刻,越千秋深深庆幸自己没现身。屁的崴脚,他刚刚看小丫头跺脚挥鞭的时候,两只脚都挺好使的!这种烂大街的招数,大概也就只能钓一下纯情小男生了!

    某人会不会上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