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欢乐三打一
    这八个字一出口,院子里暂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可紧跟着就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笑得捂住肚子几乎蹲在地上的,是素来神经质的晋王萧敬先。他完全无视了其他三人那古怪的脸色,直到把眼泪都笑出来了,这才站直身子说:“我说萧长珙,你还逢人就吹嘘你是再世高长恭呢,跑进来就打,还是和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也难怪别人骂你不要脸!”

    “我这辈子除了在金陵挨了那一巴掌,就没吃过那么大的亏!”

    越小四还有些气急败坏,瞪着越千秋的眼神仿佛是在喷火:“要不是当初这小家伙抓着个号称秋狩司的谍子,我怎么会挨了那一巴掌,使团怎么会被赶出金陵,我后来怎么会没了媳妇女儿之后,还被人翻旧帐赶到边境上!”

    吼到这里,没等越千秋说话,越小四立刻满脸疑惑似的斜睨了萧敬先一眼:“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和这些南朝使团的人混在一起?”

    “呵呵。”最爱这两个字的萧敬先再次笑了一声,这才耸耸肩道,“只不过一时兴起,见识一下能让你吃瘪的人而已,结果确实很有意思,还收获了一件让秋狩司大失颜面的宝贝。”

    萧敬先早就派人在上京城中大肆宣扬,越小四当然见识过那副麻将了,此时啼笑皆非的同时,他忍不住阴着脸道:“现在你人也见过了,气也朝秋狩司出过了,该走了吧?我也不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了,省得再被人挤兑,可你得给我一个交待!”

    他压根不理会严诩那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一把拽了萧敬先就往外走,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之前我和你说好的,我帮你清理掉那个想要谋叛的家伙,你帮我让大公主离我远点,可你干了什么?你居然眼睁睁看着她休掉了她那个驸马!”

    严诩也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这才抑制住了冲上去揍人的冲动,只是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直到那个昔日死党和萧敬先离开了视线范围,他方才扭了扭头,等看见越千秋蹑手蹑脚想溜,他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叫道:“千秋,你给我说清楚!”

    越千秋虽说打了个激灵后立时急停变向,可整整三四组动作做完,领子还是被人一把揪住。眼看几乎要被严诩拎起来,他一面感慨越影教授自己时严诩常常在旁边偷窥,到底还是被他窥出了步法门道,一面暗骂越小四一点都不按常理出牌,可比想法更快的还是嘴。

    “师父,事情很复杂的,你听我说!”

    严诩气归气,可徒弟的解释还是要听的,当下虽没松手,但还是放了人下地。等到越千秋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块丝绢给他,他有些狐疑地接过,等一目十行扫完之后,他立时面色大变,竟是气得恶狠狠一跺脚道:“那个混账,我要杀了他!”

    闹到最后,原来越小四就是萧敬先口中那位新封的兰陵郡王!害得他担心那么久,这家伙却加官进爵,还可能要再娶一个北燕公主,这简直人神共愤!

    眼看严诩把东西往怀里一揣,旋风似的往外冲去,越千秋暗道不好,赶紧拔腿就追。

    越小四这会儿已经拽着萧敬先快到门口,可当发现那儿赫然被一个人堵住了的时候,他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就有一点点变了。十余年不见,越大老爷已经多了不少清晰可辨的白发,而那承袭自越老太爷不怒自威之相显然更具有震慑力。

    毕竟,想当初他小时候调皮捣蛋时,比他大许多的大哥就没少揍过他……尽管大了之后他就开始练武,能够轻轻巧巧胜过大哥,可积威之下不敢动手,还是挨捶的份。

    “晋王殿下,敢问这位先是在使团所在的驿馆外大吼大叫,而后又不告而入,动口动手一样不缺的贵人是谁?我倒不知道,北燕派来护卫使团的兵马也好,您的随行护卫也好,竟然全都如同摆设,让人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越大老爷背后的门外,一边是早就闻讯赶来的吴钩和麾下十几个兵马,另一边是萧长珙带的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卫士,可手无寸铁又颇为瘦削的他站在那里,却自有几分让人不敢逼视的威势。至少越小四就不得不使劲提起精神,这才没有让自己这个新晋兰陵郡王弱了声势。

    “我擅闯南朝使团驻地怎么了?想当初你越大人家里那位老爹还不是一样冲进过我大燕使团驻地!想当初他蛮不讲理,仗着一大把年纪倚老卖老乱打人的时候,我可没还手,现在你家那侄儿可还是和我动手了!”

    “你还敢说自己讲理?刚刚当着我的面以大欺小,和千秋打成一团的人是谁?”

    严诩终于及时赶到,见越大老爷一夫当关,他不禁暗赞了一声到底是越家老大,就是有气势。可他被刚刚这一系列才刚知道的消息气得不轻,一听到越小四还在那揪着越千秋不放,他就立刻为之大怒,当下又吼了一声。

    “今天你要是不给个交待,别想轻易蒙混过关,看招!”

    越小四哪里不知道越大老爷不是和自己找茬,而是真的要维护使团的尊严,至于严诩……那家伙铁定是公报私仇。

    刚刚和越千秋小小交手过一场,此时他一点都不想再浪费时间和昔日好友再打一场,想都不想就足尖点地高高跃起,随即在围墙上一借力,最终稳稳当当落在了门外。

    见严诩总算是被越大老爷一把拦下了,他方才干咳道:“你有本事就去皇上面前告我的状!当初在金陵,你们可以横蛮霸道,为所欲为,现如今在我大燕,就是条龙也得盘着!”

    自打知道此次的使团人员结构,他就差不多猜到老爷子的意思了。可他是北燕刚刚扑灭边境未遂叛乱的功臣,那边却是南朝使团,八竿子打不到一块,故而有人不满他的骤贵,不满他和萧敬先走得近,把他当年在金陵的那点糗事散布得到处都是,却遂了他心愿。

    否则他他今天怎么故意跑这一趟?

    瞧见新晋兰陵郡王萧长珙竟然跑了,晋王萧敬先瞅着越大老爷虽说气得直发抖,却还不住安抚严诩,追出来的越千秋一跺脚就要去追严诩,结果被两个护卫模样的人死活拦住,面对这极其混乱的局面,他只觉得有些怪不好意思。

    尽管兰陵妖王从前最不讲理,可一路上和那一大一小的麻将搓了那么多天,竟是仿佛打出了几分战斗情谊,此时不禁干咳道:“千错万错,都是本王没拦住这混蛋,回头我去好好骂他一顿给诸位出气,预祝越大人严大人回头到了上京城一切顺利……”

    说到这里,他不禁扫了一眼气呼呼的越千秋,想说什么却最终住了口。直到转身离开时,他也丝毫没有注意,那边厢闻讯赶来的庆丰年小猴子身后,还有一个用复杂难明目光盯着他的甄容。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晋王殿下是从来不会多浪费一分钟时光的。

    而这么一场闹剧过后,之前一直都靠边站的吴钩终于打起了精神。平心而论,接了这么个简单的护卫任务之后,他原本认为一切都是轻轻松松,可自从秋狩司的人输了个离谱的数字之后,一切就不对了。尤其是晋王萧敬先的出现,更是让一切滑落到了不可测的深渊。

    直到现在他都没闹明白那位后族权贵想要干什么!

    而对于使团的其他人来说,上京在即,却闹出了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事件,那也着实是够让人棘手的了。

    因此,当重新启程的时候,越大老爷阴沉着脸上了严诩和越千秋那辆车,紧跟着几个护卫就把车紧紧包围了起来,别说北燕那些护卫兵马,就是使团其他人也难以靠近一步,谁都没觉得奇怪,只当作那是越家人在紧急商量对策。

    虽说严诩不姓越,可谁都觉得,那位东阳长公主之子就和越老太爷的亲生儿子差不离。

    可这会儿,严诩坐在越大老爷这位越家下一代当家人面前,却是被喷得体无完肤。至于越千秋,那就更加狼狈了,干脆躲在师父身后连脑袋都不敢探出来。

    “瞎胡闹,你们当这敌国是什么地方了!之前是根本不知道那位晋王殿下是什么目的,就胆大妄为地和人厮混这么久,今天又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和人吵闹厮打,你们以为这使团是过家家吗?一个一个也不知道把这在金陵城里横行霸道的脾气给收起来……”

    嘴上骂得厉害,越大老爷眼睛却一直没离开刚刚严诩掏出来殷勤递给他的那张软绢。骂得中气十足的他这会儿才知道消息,心里确实也气坏了,可想到刚刚越小四和萧敬先那无比熟络的样子,他不禁又有几分叹服。

    那小子从前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怪不得如今到了异域他乡却还能如此滋润!

    越大老爷一心二用,一面足足数落了严诩和越千秋整整两刻钟,一面用手指蘸茶水和两人商量。等到最终说完时,他看到越千秋笑容可掬递了一杯茶送来,不禁轻哼了一声。

    “等到了上京,全都给我老实一点!”

    “大伯父放心,我们一定听您的。”越千秋讨好地对越大老爷笑了笑,见人分明还带着些许恼火,他便凑上前去低声赔礼道,“真不是不早告诉大伯父你,师父也才是刚知道的……爷爷和长公主都说了,早说的话你们都牵挂着,拖一天是一天。”

    听到这话,越大老爷也就算了,严诩却气得再次狠狠瞪了越千秋。

    闹到最后,原来老娘和老爷子全都早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