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气饱了,气跑了
    听到弦响的第一反应,越千秋想到的只有坏了两个字。

    他是着实没想到庆丰年会在见到徐厚聪之后如此急躁。如果换成慕冉和小齐还差不多,可庆丰年一直都是最沉稳最冷静的,否则就算有应长老在,当初也早就被群英会拉过去了!

    这一箭要真是射出去,可就大大糟糕了!

    可下一刻,他就看到徐厚聪做了一个本能的敏捷闪躲动作,然而,那一支原本应该在弦响几乎同时射出的箭,却没有任何踪影。当他意识到没有利箭破空声的时候,就立刻恍然大悟。果然,他的身后很快就传来了庆丰年那低沉的声音。

    “徐将军从掌门变成将军,这一身艺业似乎有些撂下了。不过是虚拉一下弓弦而已,你竟然听不出这其中的差别?这神箭将军的封号,看来是言过其实了!”

    见徐厚聪那张脸拉得老长,越千秋哪里不知道这时候就应该接过庆丰年的接力棒,当即不假思索地笑道:“庆师兄,好歹那也曾经是你神弓门的掌门,你给徐将军留点面子。我刚刚倒怕有人像惊弓之鸟似的吼一嗓子刺客,回头你可就是跳进河里也洗不清。”

    汪靖南刚刚确实一度想喊一声刺客,可看到晋王萧敬先连眼皮子都没眨动一下,他本能地打消了这主意,此时不禁微微庆幸自己没有造次。

    虽说徐厚聪没有和他商量就突然来了这一出,以至于虚惊一场,可神弓门的投奔是他班人楼英长之前潜伏南朝的最大功绩,他纵使心中再有恼怒,也不会在此时多言。

    “徐将军既然指名叫我,我有弓无箭就这么出来了,拉一下弓弦不过是为了表示对前辈的敬意。如果还被人指鹿为马当刺客,那我也没有办法。”

    此时此刻的庆丰年一点都没有平时的低调,当背着大弓,箭袋空空如也的他走到越千秋身边并肩而立时,竟显露出几分气定神闲的高手风范。他不闪不避直视徐厚聪,沉声问道:“徐将军叫我有什么指教?”

    徐厚聪从前和庆丰年日日相见,如今分别不过数月,他再见这个素来优秀的神弓门弟子,竟是觉得陌生无比。然而,想到刚刚那一声弦响,他再看庆丰年背后的大弓,发现这把弓竟然是自己从前没见过的,心里不禁有些狐疑。

    他强自挤出一丝笑容,语重心长地说:“南朝君臣无道,欺压我等武人,以至于我只能带着神弓门的弟子北上另投明主!你既然来了,就不要再和使团的人混在一起,随我回去。凭你的射术,皇上一定会量才而用,比你在南边纵使一身艺业,也只能做一个猎户强得多!”

    “徐将军美意,我心领了。”庆丰年脸色纹丝不动,地答道,“师弟们已经进了武英馆,师父和师伯也进了神弓营为教习,大家并没有因为有人抛弃了他们就过得水深火热,恐怕让你失望了!至于我这手上这把弓,乃是长公主所赐,自然不会沦为射猎糊口的工具。”

    越千秋没想到庆丰年今天这口舌功夫竟然能超水平发挥,不禁笑得眉眼弯弯,高兴极了。见徐厚聪那张脸变成了猪肝色,他便轻轻拽了拽庆丰年,等到人终于默然退到了他和严诩身后,他笑嘻嘻地对徐厚聪拱了拱手道:“徐将军,不好意思,庆师兄名草有主了,你请回吧。”

    萧敬先不觉莞尔。只听说过名花有主,越千秋竟然胡诌出了名草有主?小家伙有意思!

    直到这时候,一直忍了又忍的严诩方才冷笑道:“当初是谁壁虎断尾把人丢下顶罪的?现在还好意思招揽险些被你害死的人!好厚的脸皮!”

    眼看话不投机半句多,自己找晋王萧敬先要人也好,徐厚聪想要把那个神弓门弟子带走也好,两者全都办不到,汪靖南自然不愿意再浪费时间。

    他竭力压下心中满溢的怒气,生硬地说道:“既如此,徐将军,我们就走吧!只是没想到越大人在南朝也算是名声赫赫的能吏,此番却躲在后头不出面,只让小辈冲锋陷阵!”

    越千秋虽说和越大老爷关系也算不上最亲密,可那到底是越家下一代的当家人,怎么能给外人讽刺了?再说了,他今天的宗旨就是炮轰秋狩司的boss,对徐厚聪则虚虚实实让人摸不清,当下立刻反唇相讥。

    “越大人堂堂鸿胪卿,此次使团的正使,总不能北燕随便派个人来就能和他对等说话!要是谁来他都得事必躬亲去见,那岂不是得累死?”

    严诩这时候就不含糊了,当即哂然道:“不错,要见越大人,还得看你自己够不够格!他可不会和贵国三皇子似的,辖制不住一个内侍也就算了,还要沿途每逢驿馆就找驿丞诉苦,活脱脱一个被豪奴欺负了的大家小少爷。他是堂堂正使,当然也得见堂堂正正的人!”

    严副使大人在大吴滕县驿馆打了北燕内侍牙朱这种小事,因为方方面面联合封锁消息,至今还没传到北燕,可北燕三皇子告刁奴的状,这却在方方面面的授意下,在南边疯狂流传了开来,北燕这边的各方消息人士也已经得知了。这其中自然包括秋狩司上下。

    可晋王萧敬先却仿佛是头一次听说这事,此时不禁哑然失笑道:“原来小豆子长这么大,还改不掉这畏畏缩缩的毛病?啧,我倒听说他大姐送他一个内侍,有什么不好直接用鞭子抽就行了,哪有忍气吞声的道理?堂堂皇子被内侍欺负,别人还以为我大燕没了上下尊卑!”

    不等萧敬先说完,汪靖南就再也不想呆下去了,他也顾不得回头萧敬先认为他失礼,生硬地欠了欠身就转身大步上马。

    而刚刚被庆丰年讥讽得面红耳赤的徐厚聪,则是恶狠狠地看了一眼他想要骗回去的师侄,痛心疾首地斥道:“庆丰年,你将来就会知道,信了南朝那些狗官有多愚蠢!”

    见徐厚聪转身就走,严诩忍不住扬声损道:“我承认大吴是狗官不少,可天下乌鸦一般黑,北燕难道就全都纯白无暇的乌鸦?徐厚聪,要是你当日真有本事把所有人一股脑儿都带到北燕,我还服你是个周全的汉子,可你偏把人丢下送死……我呸,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面对如此尖酸刻薄的讽刺,徐厚聪恨不得转身和严诩拼了,可听到耳畔传来了汪靖南的警告,他忍了再忍方才头也不回迅速上马疾驰离去。

    这一路泄愤似的打马疾驰,直到已经距离使团所在很远了,他看到汪靖南缓缓勒马,他也立时赶紧停下,等到随行人等四散警戒,他知道汪靖南恐怕有话要说,连忙上前了几步。

    “汪大人。”

    “徐将军今天受委屈了。”汪靖南歉意地微微颔首,见徐厚聪连道不敢,他便淡淡地说,“今日若只有使团,我就算不惜代价,也会把你要的人给要来,奈何晋王殿下在此,我不得不退让再三。”

    没料到汪靖南竟然会亲口承认忌惮那位晋王,徐厚聪不禁试探道:“我初来乍到,对我大燕的情形实在不大熟悉,只知道晋王殿下是先皇后的弟弟,可先皇后不是……”

    还没等徐厚聪把话说完,汪靖南就直截了当将他打断了:“你没听说过晋王殿下,可想来应该听说过兰陵妖王!”

    徐厚聪先是一愣,随即大惊失色:“就是那个曾经在东北杀过数万叛军,一度筑起三十座京观,据闻虐杀俘虏,吃过人肉和婴儿的兰陵妖王?”

    虽说传闻已经把这位妖魔化了,可相比他做过的事情,你说得这些还不太全……

    汪靖南在肚子里叹息了一声,却是点了点头。见徐厚聪面如土色,他方才接着说道:“之前他不喜欢别人提到他是先皇后的弟弟,所以南朝那边估计也传得少,否则你应该能把晋王和兰陵妖王联系起来。他是刚刚被加封为晋王,南朝使团恐怕也未必知道他就是兰陵妖王。”

    他的脸上露出了讥诮的冷笑,不屑一顾地说:“晋王就仿佛是一把双刃剑,皇上容得下他一时,容不下他一世!先皇后的那点情分,也不是能管用一辈子的。南朝使团懵懵懂懂一头撞进去,还以为能够仗了晋王的势,迟早他们就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了!”

    徐厚聪顿时眼睛一亮:“汪大人是说……”

    汪靖南却再也不肯多说了:“走吧,我们回上京恭候着他们!我倒要看看,萧敬先能不能在上京城也这么一手遮天!”

    说起来,今日严诩虽对徐厚聪的态度非常恶劣,原属神弓门的那个弟子也显然恨意满满,可那个在上京如今也颇有名的越千秋却好似留着某些余地。他需注意是否还暗藏别的名堂。

    当然在此之前,他需得尽快派人和萧敬先接洽,捞出那几个下属。三万两银子固然是很大的代价,可总能在刺客相关人士的身上榨回来!

    如果越千秋知道汪靖南的想法,他一定会大惊失色。

    他这么个在金陵有点小名气的角色,在北燕很有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