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拦路
    晋王萧敬先和秋狩司有什么过节,越千秋和严诩都不知道,而且两人谁也不想知道。

    因为从他们的身份以及他们眼下要做的事情来看,秋狩司那是妥妥的敌人,敌人的敌人虽说未必是朋友,更何况萧敬先这么个危险系数达到了最高点的敌人。可反正人在敌国,萧敬先主动送上门来,他们又没有把人推开的实力,不如走一步看一步。

    接下来的一路上,晋王萧敬先那突然变得少之又少的卫队堂而皇之地和吴朝使团同行,以至于原本护卫使团的吴钩和麾下兵马干脆就被排挤到了一边去。然而,就连秋狩司那八个人也非常古怪地失踪了,吴钩就更加不敢随便招惹那位出了名喜怒无常的晋王了。

    而越千秋发现了另外一个非常微妙的现象,论理有晋王这么一位地位尊贵的贵介同行,沿途所过州城的官员,怎么都应该亲自迎来送往,奉上贵重的礼物甚至于女人,巴结奉承。

    可实际上,但凡他们所过之处,官道上前后几乎都是空空荡荡没人,过城池那也是家家户户关门关窗,就好像是妖风过境,人人退避三舍似的。

    到了这时候,就连因为越大老爷坚决拒绝,而不得不成了固定牌搭子的小猴子,也渐渐体悟到身边这个是何等强大的灾星妖孽。

    他活了这么大,从来没听说过一个人过境能够让整座城池几乎唱空城计的!

    “啧啧,这么多年了,终于都学乖了。”晋王萧敬先打起窗帘,看着路过的第n座几乎万籁俱寂的空城,这才懒洋洋地说,“想当初一个想升官想疯了的家伙听说我出来打猎经过他那儿,也不知道怎么听说我为人荒淫,就组织了大批女人夹道欢迎,一朵朵花往我马上扔。”

    越千秋听说过萧敬先的一部分传闻,但不包括这一段。此时此刻,他在之前的听牌之后终于觅得良机,毫不留情地胡了一把,见坐庄的萧敬先耸了耸肩表示又输了,他喜上眉梢的同时,这才开口追问道:“那后来晋王殿下怎么对付那些女人的?”

    “那些庸脂俗粉不是想攀高枝,就是被人骗来的,我才懒得搭理。”萧敬先挑了挑眉,淡淡地说道,“至于那个想升官想疯了的家伙,我把他家拆成了平地,然后把人远远撵去了黠戛斯当信使。听说一场风雪之后,人就再也没踪影了。”

    话音刚落,他就只见严诩眉飞色舞地对他高高竖起了了大拇指,紧跟着就是赞叹不已的三个字:“干得好!”

    越千秋知道,严诩绝对是在感慨,自己在吴朝没办法这么干,否则早就尝试一回。可严诩这种岁月流逝不改初心的中二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实在是挺可爱的,因此他一面顺势把桌上牌用绝快的手法洗了一遍,却没有急着砌长城。

    “师父,您就别羡慕晋王殿下了,长公主从前只不过是被人喷了之后报复了几个文官,要不是拎出他们的罪证,自己又行得正坐得直,险些就被人指指点点说妇人干政。南北国情不同,晋王殿下能做得到的,你做不到。这种横蛮霸道无所顾忌的作风,也只能心向往之。”

    “千秋,想当初你胆子多大,现在胆子实在是小了!”严诩仿佛被越千秋这话激起了心头愤慨,用力一拍桌子道,“想当年,你那么丁点大就敢对上吴仁愿,现在你要有当年那不管不顾的架势,咱们师徒俩老早就把裴旭那死老头子拉下马了!”

    越千秋听出了严诩的弦外之音,立刻想都不想地叫道:“师父,不是我胆小了,我恨不得把裴老头立刻干掉。可现实情况是饭要一口口的吃!秋狩司费那么大劲,也只打探出裴旭的弟弟干了些伤天害理的事,咱们能拿他怎样?”

    尽管是北燕顶尖的权贵,但萧敬先的南朝官话说得异常流利,所以和严诩越千秋等人沟通完全没问题,此时见严诩竟然非常认同自己的处置,又咬牙切齿提到了南朝那位政事堂的宰相,当再次捕捉到秋狩司三个字,他不禁若有所思地说:“听说秋狩司副使楼英长是这次的副使?”

    越千秋敏锐地抓住了那语病:“听说?北燕使团出使这么大的事情,晋王殿下你居然是听别人说的?”

    “我已经有一阵子没回上京了。”

    萧敬先一面说一面摩挲着下巴,脸上表情渐渐微妙了起来:“我也是之前才刚知道正使居然是小豆子和楼英长,这搭配倒是有点意思。小豆子也就罢了,自以为是,成天装大人,却不讨他老子喜欢,可楼英长这六年不见人影,在南边倒是做了不少事情嘛!”

    说到这里,他仿佛根本不在意面前几个正是来自南边的敌国人,竟是好整以暇地说:“小豆子和楼英长刚走没多久,太子的位子眼看就空出来了。不知道这两个要是晓得错过了如此大事,会不会捶胸顿足,后悔去南边走这一趟。”

    自从遇见这位奇葩的晋王,越千秋前前后后斩获了好几条超重量级消息,此时亦然。可还不等他消化完这个越影先提过,萧敬先又再次确认的消息,一个穿透力极强的声音就在车厢中响起。

    “秋狩司正使汪靖南,神箭将军徐厚聪,求见晋王殿下。”

    越千秋瞬间提起了全副精神。别说秋狩司正使这种名头就代表秋狩司大boss亲自驾临,所谓的神箭将军徐厚聪,不就是那位叛逃北燕的神弓门掌门吗?

    他记得之前萧敬先提到过,此行距离北燕上京城理应还有三四天的路程,可这样两个人却突如其来到了这里,求见的又只有萧敬先,那就很明显了。

    果然区区吴朝使团还不放在人家眼里!

    他一面想,一面用非常自然的态度对萧敬先说道:“这次沾了晋王殿下的光,否则堂堂秋狩司大头头,还有咱们南边武林人人欲杀之而后快的徐大掌门,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瞧见!”

    严诩的反应更直接,他把手指关节掰得咔咔作响,仿佛只要有一个契机就要杀出去打个痛快。就连在三人面前一直挺老实的小猴子,也忍不住嚷嚷道:“什么神箭将军,他也配!”

    坐在越千秋对面的萧敬先饶有兴致地端详着三人,突然对越千秋呵呵一笑:“千秋,有兴趣跟我去见见我大燕朝最令人丧胆的旧贵,还有最令人瞩目的新贵吗?”

    自从熟稔了,越千秋就死活让萧敬先收回越九公子这四个字,而萧敬先从善如流,立刻跟着严诩叫起了千秋,这少不得让严诩很有些不得劲。此时见萧敬先只想到要叫上他的宝贝徒弟,完全忘记了叫他,严诩顿时更不高兴了:“怎么,就不能带我一块去见识见识?”

    几日下来,萧敬先对南吴这位身世背景完全不弱于他的副使早已经摸透了七八成,此时见严诩这么说,他就耸了耸肩道:“腿长在你身上,你要来我还能拦着你?”

    要是别人,必定会认为这是不露痕迹的拒绝,可严诩生来就是听不出拒绝的。

    而越千秋看看自己身上因为越大老爷耳提面命,这几日一直都好好穿着的官服,他就冲着严诩一乐,抄起官帽戴上,又再别上簪子,随即首先钻下车,还非常狗腿地伸手去扶了一把萧敬先,好像人很弱不禁风似的,

    严诩看不得越千秋这殷勤态度,朝徒弟瞪了一眼,可他还是等萧敬先从容下车,这才整理了一下仪容,弹了弹衣角跟了下去。

    至于被孤零零剩下了的小猴子,他歪头想了想,自作聪明地有了主意。

    人家晋王殿下不是说腿长在你身上吗?既然这样,他也可以跟着去看个热闹!

    于是,越大老爷和使团的其他人,总领护卫兵马的吴钩,只能眼睁睁看着晋王萧敬先正经的随从一个没带,身边一边挂着个笑吟吟的越千秋,另一边陪着个仿佛谁欠了他八百两银子的严诩,后头还吊着一个跟屁虫小猴子,就这么堂而皇之朝来人的方向去了。

    如果不知道的人,简直还会以为萧敬先才是吴朝使团的正使!

    当护卫兵马以及使团众人纷纷向左右两边让路,越千秋跟着萧敬先不慌不忙地来到最前头时,就只见一行大约二十余人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然而此时人人下马,见到萧敬先时,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做出的反应,除却头前两人,余者竟是全都低下头去。

    越千秋快速扫了一眼那两个例外。只见其中一人约摸五十出头,鬓发苍苍,五官依旧能看出年轻时的俊朗,身姿笔挺,肩膀极宽,乍一眼看去很有些武者豪雄之气。而另外一人的年纪约摸要小上几岁,面容阴鹜,一双眼睛似乎眯的时间太多,显出了深深的眼角纹。

    光是第一眼的印象,他就忍不住在心里猜测,左边的是徐厚聪,右边的就是那汪靖南。

    可就在这时候,左边那个五十出头的老者竟是率先一揖到地:“秋狩司汪靖南,见过晋王殿下!”

    这个豪雄似武者的,方才是秋狩司大boss?

    和之前见过的楼英长乍一看完全是两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