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九十章 如意算盘噼啪响
    一场行刺既然未遂,晋王萧敬先大手一挥,饮宴依旧继续,可别说越大老爷味同嚼蜡,就连素来心大的严诩和越千秋,也完全谈不上胃口。而且师徒俩更无语的是,他们一路上邀请别的牌搭子,人家都是硬着头皮上,可萧敬先竟然是和那些秋狩司的一样主动送上门。

    他们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赌术高超的高手。

    然而等到次日上路之后,萧敬先无视诚惶诚恐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的偏将吴钩,毫无避嫌之意,硬是挤上了他们这辆车。越千秋看着寥寥几个从者,心里忍不住寻思原本那高堂之外的大堆护卫在哪。可他就很快就没心思注意这事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大错特错。

    晋王萧敬先在传闻中是个妖孽和变态,可现在,人居然还是送财童子!

    前世今生加在一块,他就从来没见过赌运这么糟糕的人!要什么牌没什么牌不说,还仿佛是瞅着别人缺什么牌就送什么牌,如果不是那晚的兰陵王入阵曲时,此人在关键时刻倏然而至,完成了对刺客的最后一击,他甚至怀疑,这家伙不是缺眼神,而是缺心眼。

    他倒也曾经猜测这家伙是不是扮猪吃老虎,可中场休息,严诩和人下了一盘象棋,他就看到萧敬先被臭气篓子的严诩杀了个人仰马翻,他终于彻底相信了这位晋王殿下的说辞。

    “从小到大,但凡是赌,我是逢赌必输,三盘精光!”懒洋洋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萧敬先方才笑吟吟地说,“我回头派人画图送回上京,等我回到上京之后,再邀几个人玩上三盘,你们手里这东西立刻就会在整个上京风靡开来,到时候,分我五成利,不多吧?”

    越千秋简直瞠目结舌了。他在金陵确实推出过这些各式各样的棋牌类玩具,可与其说这是盈利赚钱,还不如说,这都是小打小闹,纯粹闲着无聊打发时间的,从正经方面来说,还及不上他对越老太爷和秦家推行阿拉伯数字的贡献!

    可从晋王萧敬先的话里来看,人竟然仿佛连他稍稍涉足过游戏产业的这点小事都知道。要不是这家伙之前那样对待秋狩司的人,他简直要怀疑,萧敬先是不是北燕那无孔不入秋狩司的最大boss!

    他正在暗自思量人到底是不是查过自己,就只听严诩没好气地说:“我家千秋还没这么穷,用不着靠在北燕卖麻将挣钱……”

    话只说完一半,萧敬先就立时想都不想说:“这可是严大人你说的,这门生意你们要是不做,我就直接做了!”

    “哎,晋王殿下你别急啊!”越千秋立刻扑上前去,一把按住了对方的手,“我以后分家能分到多少家底还说不准呢,当然缺钱!这麻将是我发明的,我当然愿意卖了换钱。可五成利实在是太多,毕竟我不可能亲自在上京开店,这样,我授权给你制作销售,你每卖出去一份,给我分一点点零花钱就行了!”

    眼见越千秋动心,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不要那五成利,只要分润一点零花钱就够了,萧敬先不由得愣住了。他抱着手,右手中指轻轻在左上臂一点一点,最后却笑嘻嘻地说:“很好,该争的就争,不该要的也不贪心,我喜欢!没问题,回头只要卖出去一副,我分你十贯钱。”

    越千秋眉开眼笑。一副麻将就分他十贯钱?这家伙准备叫价多少?可这又关他什么事呢,他只要等着分钱就行啦!

    严诩看看心满意足的越千秋,再瞅瞅气定神闲的萧敬先,突然忍不住插嘴道:“这分钱怎么分?等我们回去了,难不成晋王殿下还能特地派人去金陵给千秋送钱?”

    “只要我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萧敬先随口迸出了这么一句承诺,随即方才漫不经心地说,“再说了,你们什么时候能回去,那还是没准的事。”

    此话一出,越千秋虽说竭力控制呼吸心跳,可还是生出了一股不那么好的预感。见严诩没事人似的耸了耸肩,分明早就有所心理预备,根本不受此话影响,他也索性不去想这么多了。然而,就在此时,车厢中那个被硬拉来的牌搭子小猴子却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

    “晋王殿下,听说你是北燕皇帝的小舅子,可你为什么也能封王呢?”

    越千秋早先早有提醒,小猴子刚刚打牌时,也一直在硬生生忍着装哑巴,可这会儿听到这位晋王口气贼大,他还是按捺不住。一句话出口,见萧敬先那双眼睛突然转向了自己,那眼神分明是笑着的,可他看着却不知不觉打了个寒噤,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件蠢事。

    这个人曾经的绰号可是兰陵妖王,不会因为他说错话就要杀了他吧……

    然而下一刻,那明明笑着却很冷的眼神却变得温和无害。可此时萧敬先说出来的话,却和那犹如春风拂面的口气不同,简直可称得上劲爆。

    “我们大燕的皇帝和你们吴朝的皇帝一样,也有三宫六院,一堆妃嫔。他前头死了的皇后,是我嫡亲姐姐。虽说姐姐一度定过亲,未婚夫却死了,但他既然喜欢我那姐姐,娶了去做媳妇,谁也不能说不是。只不过,我姐姐没什么福气,死得早,我这个小舅子也就不怎么招人待见了。这不,我姐姐刚一死,他为了补偿我,就封了我一个兰陵郡王。”

    小猴子信以为真地瞪大了眼睛。可还不等他来上一句怜悯的话,严诩就不得不点醒这个傻小子:“要是大名鼎鼎的兰陵妖王还不招人待见,那别人怎么活?”

    “哦,原来我在南吴的外号,叫兰陵妖王?啧啧,早知道这样,我就辞封现在这个晋王了。还是兰陵妖王这个称号听得顺耳,听得威风。现在改封了晋王,总不能叫晋妖王,可要是少个晋字,只叫妖王,听上去就显得普通了。”

    萧敬先呵呵一笑,继而若有所思地丢了一张骨牌出去。

    紧跟着,他就看到越千秋笑眯眯地一推牌面,顿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输了!”

    他终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也没去看正被严诩拉到一边教训的小猴子,似笑非笑地说:“等到了上京城,我介绍那位刚封了兰陵郡王的新贵给你们认识。那才是真正厉害的人,装傻十几年,一朝锋芒毕露,别说原本芳心暗许的大公主,就连其他人也惊吓得目瞪口呆。”

    越千秋想都不用想就已然完全确定那是谁,可为了避免严诩立时起疑,他却只能装成不知道似的歪头说道:“这么厉害?这不是扮猪吃老虎吗?”

    “扮猪吃老虎……”萧敬先整整重复了好几遍这五个字,脸上才露出了笑容,“我发现你小子说话常常挺精辟的,前有兰陵王破阵乐,后有扮猪吃老虎。唔,不枉我看在你们师徒俩让秋狩司欠下了一大笔债务的份上,邀了你们过来赴宴,又硬塞了自己过来同行!”

    越千秋一直都在狐疑,自己这南吴使团固然顶着不小的名头,可如果真的是越老太爷曾经特意提到的需要非常注意甚至警惕的兰陵郡王,那么人家怎会突然又是邀宴又是同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搞了半天,敢情是看在他们让秋狩司狠狠丢了一次脸的份上!

    而严诩则是想都不想,直接从袖子里拿出几张东西往萧敬先面前一推。见小猴子好奇地往纸上乱瞟,他给了这好奇心太旺盛的铁骑会小弟子一个暴栗,这才气定神闲地说:“既然晋王殿下这么说,那么这借据还请你帮忙。”

    见师父如此见机行事,越千秋顿时在心里默默竖了根大拇指,随即非常默契地接上话茬。

    “虽说钱不多,也就是不到两万两,可后来写借据的几个家伙,估摸着都是秋狩司不知道从哪儿请来的赌徒,要凭着他们这借据去向秋狩司要钱就千难万难了。晋王殿下你既然要替我推销麻将,这笔赌债我就无偿转给你啦。”

    “无偿就不用了,投桃报李,我当然不会像秋狩司这么小气。”萧敬先直接把几张纸拽在手里,看也不看就往怀中一揣,这才笑眯眯地说,“这样吧,接下来这几天,我和你们赌输多少,回头我就去秋狩司给你们要多少的债,这才公平,对不对?”

    越千秋和严诩对视了一眼,没理会惊讶得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的小猴子,两人就异口同声地叫道:“成交!”

    本来还打算把那笔赌债当成烂账,纯粹赚点嘴上便宜的,有这么个粗大腿去帮忙收账,有什么不好?至于赌运这么差的萧敬先,他们今天赢个几百两也就算了,原本不大好意思一路赢下去的。可至于现在嘛……能赢多少赢多少,这可是纯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