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兰陵妖王
    对付大义凛然的真君子很容易,对付虚伪的假道学稍微要费点劲,对付说一套做一套的真小人就颇有难度了,而对付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多星这种高难度boss,那简直是巨大的挑战。

    然而,就和上次碰到越小四那种滑得让人没处下口更别提下手的人一样,此时越千秋觉得,自己的北燕之行有点悬。

    这位晋王到底是怎样的人?竟敢当着他们这些外人的面,直接往秋狩司脸上甩巴掌?

    饶是再好的忍耐和定力,贺万兴也终于忍不住了。他顾不得和自己的属下吩咐两句,转身就大步进了这座高堂,不卑不亢地对居中那位地位尊贵的主人拱了拱手道:“晋王殿下。”

    仿佛是听到了这声音,晋王眯起眼睛,随即走到贺万兴面前,一如刚刚打量越千秋等三人似的,在只有一步的距离内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盯着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皱了皱眉。

    “你是谁?我记得我只下帖邀请了三位吴朝的使臣,没有请外人。你在我宴客的时候跑这来,我们很熟吗?”

    越千秋并不认识贺万兴,甚至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在那位吴钩将军的护卫兵马中看到过此人。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从来人那并不好看的脸色中隐隐猜测到,这恐怕就是秋狩司派来监视吴朝使团的头头。所以,当看到晋王竟在此人面前如此强横,他不禁嘬了嘬牙。

    这怼人的风姿,怎么有点熟悉?

    佯装镇定的贺万兴终于再也装不下去了。他在得到晋王下帖邀约使团三人的消息之后,就立刻过来通报入见,可迟迟没有任何回音,好容易才被带到这里之后,又面对的是毫不留情的挤兑,此时这位晋王更是干脆翻脸指斥他是不速之客!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最大的克制说道:“卑职是秋狩司……”

    “本王最讨厌的就是秋狩司的走狗!”

    随着这一声喝,越千秋就只见刚刚那个背着手眯着眼睛,像极了神经质贵公子的晋王突然动了。他转身旋风似的冲回了刚刚主位上的案桌旁,捞起一个琉璃盏劈手就朝贺万兴站着的地方砸去。

    这一系列动作虽说极快,可他看到贺万兴一个闪身轻轻巧巧躲过,可即便不躲,那琉璃盏也分明打不中人。他还来不及叹息晋王这实在太烂的准头,那个盏子就此重重跌落在地,赫然砸了个粉碎。

    越千秋正有点遗憾看不到琉璃盏砸人满脸花的精彩一幕,就只听晋王怒声叫道:“来人!”

    随着刚刚分明寂静一片的外间涌进来一堆护卫,杀气腾腾,凶神恶煞,他只觉得后背一股寒意陡然升起,可紧跟着就只见晋王抬起手指,那方向赫然是点着刚刚进来只来得及说出两句话,总共不过十个字的贺万兴。

    “他砸碎了皇上赐本王的琉璃盏。”

    越大老爷饶是官场将近二十年,阅历丰富见识无数,此时此刻也被这种简单粗暴的诬陷手段给惊呆了。反而是严诩素来就崇尚以力破巧,这会儿抱着双手的他眼睛发亮,仿佛在寻思着日后能不能在回国时也用上这么一招,对付一下某些得罪自己的人。

    只有越千秋从那贺万兴被人摁倒时瞬间面如土色的表情中隐隐觉得,这看似简直是儿戏的诬陷一幕,竟仿佛有着不可思议的杀伤力。

    尤其当他听到外间传来了几声惨叫和呻吟,仿佛是谁被打倒拖出去的声音时,他更是一下子意识到,贺万兴不是一个人来的,外头还有其他秋狩司的人。

    而此时此刻,这些家伙竟然也被一块拿下了!

    好一个不由分说就动手的晋王!

    越千秋不由轻轻捏了捏手指关节,只觉得手有点痒。自打出使之后,他还没和人好好打过呢,就连和那位老将军也只是随便斗了两下。

    眼看贺万兴被护卫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堵嘴拖了出去,那些碎片却留在原地无人收拾,满堂侍立的那些婢女没有一个人抬头,没有一个人出声,仿佛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只是虚幻。

    而下一刻,晋王刚刚那怒喝也好,横眉冷对也好,全都退去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和煦的笑容。

    “让贵客见笑了,这礼物很好,甚合我意,来,请入座!”这一次,他却再不提来一局之类的事情了。

    严诩却先扫了下首设置的三席,随即沉声说道:“晋王殿下好意,我原本不该挑三拣四,不过我习惯了和千秋坐一块,能否请撤下一席?”

    经历了刚刚这位贵胄翻脸如翻书的一幕,如果可以,越大老爷恨不得客套两句扭头就走,可眼看严诩竟然还二话不说径直提要求,他一颗心顿时再次悬起。可让他叫苦不迭的是,越千秋竟然也笑嘻嘻地拱手说道:“还请晋王殿下成全。”

    “小事小事,来人,把那两张桌案并一块去!”

    对于这样的措置,严诩和越千秋自是大为欢喜,越大老爷却觉得今天自己实在是受惊过度,回去之后一定要找本佛经翻翻镇定心神。可等到好容易坐下,酒菜如同流水般上来,须臾就摆满了面前,他正想探问这位晋王殿下缘何来此,幺蛾子就来了。

    “听说越九公子师承严大人,身手矫健,能不能下场陪本王舞一曲?”

    越千秋刚刚举重若轻用银筷子夹上来一颗鸽子蛋,正美滋滋地想着两世为人,总算练成了这等巧劲,骤然就听到了舞一曲,他不禁陷入了片刻的呆滞。

    舞剑一曲的话,那他还可以考虑一下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可舞一曲是什么意思?

    他也顾不得白嫩的鸽子蛋扑通一下掉回碗中,呆头呆脑地问道:“晋王殿下要跳什么舞?”

    “当然是兰陵王入阵曲!”见越千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晋王狡黠得眨了眨眼睛,竟是气定神闲地说,“莫非你不知道,本王在晋封晋王之前的封号,就是兰陵郡王?”

    越千秋只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冻在了那儿。

    兰陵郡王?这个封号在北燕差不多算是滥了大街,百年下来至少封了整整几十个,而在这二十年来的北燕,据他所知活着的总算只有三个,相当好分辨。然而,在那三个人里,能和眼前这个人基本对上号的,就仅仅只有一个。

    北燕皇帝已故皇后的嫡亲弟弟,兰陵郡王萧敬先!

    这就是那个号称动不动就把宠姬手臂砍下来当装饰品欣赏,会挖刺客眼珠子下酒,会将人皮剥了硝制当坐垫,会把得罪自己的官员直接拖翻了大棍子打七八十,平叛时几乎屠城……总之在传闻中残暴到令人发指的兰陵妖王萧敬先?

    没听说过萧敬先是个高度近视眼啊!

    卧槽,我刚刚对人说了什么,泼出去的水能收回来吗?

    越千秋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虽说没有侧头去看严诩,可他想也知道凭师父的记性,绝不至于人家已经自报家门了却还不明所以。然而,面对那一双瞬间犀利到让人无法忽视的眼睛,想到自己背后那块刺青,想到对面说不定疑似是自己真正的舅舅,他一下子就豁出去了。

    当初他才七岁,越府一堆白眼当中,他都能叫来仆妇把冒牌舅舅狠狠打一顿,眼下大伯父和师父都在,他怕个头!如果人真的翻脸露出屠夫本色,我就……我就脱衣服!

    想到这里,越千秋霍然站起身来,昂首挺胸地说:“晋王殿下既有这雅兴,我自然奉陪!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人是个音盲,唱歌歪调,吹埙很难听,跳舞更是从未尝试过。”

    晋王仿佛还没看过如此直白坦陈是音盲的人,先是一愣,随即抚掌大笑道:“我儿时大棍打走三个教授琴箫乐器的老师,可等到年长之后,无论当众高歌又或是跳舞,再无人敢有只言片语挑刺,今日你尽管随我尽兴,看是否有人敢聒噪半字!”

    眼见晋王下来,直接拉了越千秋就走,严诩终于从发懵中回过神,二话不说就一把拽住了越千秋的另一边手臂,神色不善地问道:“跳个舞而已,晋王殿下要拉千秋去哪儿?”

    “兰陵王入阵曲,不换衣服面具怎么跳?”晋王微微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还是说,严大人也有兴趣下场?”

    “那是自然!”严诩把心一横,干脆豁出去了,“我和千秋一样,虽说也是音盲,可你既然拉了他,怎能少了我?”

    “很好,那请!”晋王哈哈大笑,松开手一振袖子大步在前,等到了角门,听到后头分明传来了越千秋和严诩的脚步声,他才状似不经意地抛出了另一番话。

    “好教二位得知,我虽说不是兰陵郡王了,可我大燕的兰陵郡王却还是有三个。我那外甥女看上想抢来当驸马的那家伙,才刚封了兰陵郡王!”

    严诩不明所以,越千秋却心里咯噔一下。

    他说的不是送诺诺回来捎信时还可怜巴巴哭诉境遇可怜,下一封信却感慨又被大公主看上了的某人吧?某人怎么就那么神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