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晋王邀约为炫富
    北燕人到底还不笨,连输了两天,从几百两银子一口气输到一万七八千两银子,一时再也没人肯来陪玩送钱了,哪怕越千秋唆使小猴子主动去邀战,得到的也是一片沉默。

    吴钩更是敏锐地察觉到,秋狩司的那个司官贺万兴看他的眼神仿佛很有几分怨怒。这下子,他顿时觉得懊恼极了。他是把越千秋送他的那副麻将给拿了过来,可出主意去陪人打麻将的,不是秋狩司的人吗?

    让别人头疼这种事,越千秋是最高兴不过的,可很快,他头疼的事情就来了。

    当这天傍晚,使团终于进入了这一路以来遇到的第一座北燕大城,也不知道是北燕皇帝早有吩咐,还是单纯炫耀国威军威,又或者是其他缘由,一位爵封晋王的北燕贵胄竟突然命人送来了请柬,设宴款待吴朝使团。

    被邀请赴宴的除越大老爷和严诩这对正副使,竟然还有他!

    在入住驿馆,被越大老爷赶去换衣服时,越千秋忍不住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对严诩问道:“除了大伯父和师父之外,那位晋王竟然就点了我?我有这么声名远扬吗?”

    “谁让你当初那个六品官就是从北燕谍探身上弄来的?之前抓了那个叫什么金阿七的,这次出使的时候,皇上差点又给你加了一品,这还是越老太爷给拦了下来,你瞅瞅使团,除却你大伯父和我还有你,到哪里去找第三个六品以上官?”

    严诩给了越千秋一个小小的暴栗,随即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笑问道:“虽说有些意外,但既然去了,干脆捎带一份小礼物?”

    越千秋跟了严诩那么多年,哪里不了解师父的脾气,当即恍然大悟道:“师父是说……”

    “别说出来,说出来就不灵了!”

    严诩一面说,一面朝着墙角使了个眼色,示意可能有人偷听,见越千秋立时心领神会,他暗道宝贝徒弟到底机灵,等看到越千秋那一身青色官袍已经穿戴得整整齐齐,举手投足倒颇有派头,他不禁打趣道:“说来你这身还真是少见,上次还是跟着越老太爷上朝穿过。”

    “又不是我想穿,还不是被大伯父三令五申,今天不能有失国体?”越千秋实在很讨厌这一身让人活动不便的官服和官帽,甩了甩袖子之后,他这才冲着幸灾乐祸的严诩说,“反正师父你这身红袍也好看不到哪去,就和红鹌鹑似的。”

    “呸呸,你这话让那些老儒听到,非要弹劾你一个胡说八道不可!”严诩嘴上数落,可扭转身往外走时,他确实觉得一举一动很有些别扭。毕竟,在金陵这么上朝不要紧,可在北燕这种时时刻刻都要绷紧神经的敌国,不能带陌刀,还要穿这么一身,实在是太憋屈了!

    当早早穿束整齐的越大老爷看到严诩和越千秋联袂而来时,他忍不住用相当挑剔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仔仔细细审视了一番,确定出席正式场合并没有任何问题,他这才一言不发地走在前头。

    等到出了驿馆之后,看到三乘轿子都已经等候在那里,轿夫皆是身材魁梧的大汉,前后左右的护卫兵马尽皆雄壮,却没有那辆熟悉的马车,而几个自己早就吩咐跟上的随从竟是被拦阻在外,他不禁微微变了脸色。

    这一次,根本不用严诩或者越千秋说话,越大老爷就沉声问道:“吴将军,贵国晋王饮宴,难不成就不许我等坐自己的车,带自己的随从?”

    吴钩顿时为之语塞,好半晌才干脆直截了当地说道:“晋王殿下亲自派来的轿子和护卫,别说是越大人你们的随从,就是我和麾下兵马也被拒之于门外,没法跟了。您要是不满,直接对晋王去说吧!”

    越大老爷登时心中一动,随即竟是虎着脸一言不发,径直上了第一乘轿子。他虽说没吭声,可严诩和越千秋素来是胆大包天的人,越千秋想都不想就嚷嚷道:“不许带人倒无所谓,可我得吩咐一声留下的那几个,千万别给我闯祸了,师父你等我一会儿!”

    看到明明身穿宽袍大袖官服,理应很不容易活动的越千秋把手中一个盒子往严诩手中一塞,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吴钩不禁目瞪口呆,可越大老爷尚且自顾自上轿,也不呵斥这个侄儿兼下属,他又能说什么?

    好在不一会儿,越千秋就气定神闲地出来。与其说是嘱咐其他人,不如说是让庆丰年看好甄容和小猴子,他可不想后两者惹出什么幺蛾子。

    吴钩已经被之前两天那麻将风波搞得身心俱疲,此时也懒得去管越千秋到底吩咐了人什么,目送了这名堂太多的师徒俩上了轿子,一大堆人前呼后拥地把这三乘轿子给护送走了,他刚刚在三人面前表现得镇定自若的表情方才无影无踪。

    这次的设宴来得突然,秋狩司司官贺万兴已经亲自带人去求见晋王了,可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人,更不要说问出人家款待本次使团的目的了。

    这位出身显赫却又是出了名强势残暴,刚刚从兰陵郡王加封到晋王的权贵怎会突然调防此地?怎会突然对吴朝使团感兴趣?

    坐在晃晃悠悠的轿子里,越千秋不知不觉又想起了从前坐过越老太爷那小轿的情景,不知不觉就眯缝了眼睛,把双手揣在了袖子里。

    这是和老爷子学的坏习惯,可只要做这样的动作,他好像就能让心情轻松镇定下来。

    行前他被老爷子逼着做过不少功课,所以此时正在记忆之中翻找那位晋王的来历。

    北燕,在本国人口中素来称之为大燕,称呼南边的吴朝则是大多用南朝,又或者南吴。和吴朝一样,北燕也是趁着卫朝末年的战乱立国,雄踞北面,其皇族是可以追溯到隋时统一东北的室韦。虽说起自异族,但因为占领了不少昔日的北面卫国土地,汉官也很不少。

    而且,和吴朝封王几乎都是皇族有所不同,北燕的封王可以说不拘一格。晋王这种一字王的封号放到南边,谁都知道那是顶尖的皇室宗亲,可放到北燕,那就要好好琢磨琢磨了。

    北燕除却皇子,皇兄弟,皇侄,后族权贵,元老权贵,功臣……全都可以封王,各种王爵一大堆。其中亲王就有一字王,一字国王,两字国王,然而,晋这个封号仍然是相当特别的。因为据越老太爷给他科普的知识,亲王的封号有大、次、小三等,晋王就是属于第一等。

    可问题是,在他出发之前恶补的那些资料中,秦、赵、燕等诸王少说也有十六七个,可他根本没听说过眼下的北燕还有位晋王!

    所以情报工作做得不好,真是坑爹啊!

    越千秋虽说一直都是个好奇宝宝,可此时压根没费事揭开窗帘去观察四周围的路途,反正一路上使团被兵马护送时也是一样,撩开窗帘只见人头憧憧,根本看不见左近的景观,他早就熟悉这套流程了,所以这会儿他只在轿中闭目养神。

    他唯一觉得不大放心的,也就是放在驿馆中的那辆东阳长公主特制马车,即便他临行前特意吩咐了庆丰年帮忙看着点。至少,那车中暗格藏着的陌刀以及其他小玩意,越晚暴露约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感觉到轿子被轻轻放下,紧跟着就是一个非常沉稳的声音:“越九公子请下轿。”

    居然真的知道我是谁……

    越千秋低头哈腰走出轿子,随即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因为外头天黑,轿子里又挂着厚厚的帘子,自然是一片昏暗,可此地竟然不是他想象中的什么豪宅大门,而赫然是一座灯火敞亮,悬挂着无数宫灯的高堂。

    纵然是夜晚,一股富丽堂皇的奢华气息迎面扑来,仿佛在提醒他一件事。

    这位晋王别的不说,至少是个土豪!就连富庶的吴朝皇宫也没这么点灯的,他该叹息一句不要这么炫富吗?

    不但是他,越大老爷和严诩从轿子上下来,此时此刻也全都被这夜色中灯火通明的一幕给震得有些呆滞。严诩更是在越千秋赶过来与之并肩而立时,低声嘀咕道:“败家子啊!”

    紧跟着,一行三人就立时面对了更加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

    就只见两排绮年玉貌的侍女鱼贯而出,赫然将一张长长的红毯从高堂直接沿着台阶铺到了他们的脚底下,随即恭恭敬敬伏跪在侧,露出了漂亮而白皙的后颈,齐声用整齐的吴朝官话叫道:“奉晋王命,恭迎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