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深夜里的来客
    这一晚上,安肃军的营房鸡飞狗跳,前半夜根本就没得消停。

    越大老爷怒吼训人的声音,严诩抗辩维护徒弟的声音,隔着两三重院子都能听见。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地里嘀咕,道是皇帝选对了正使,选错了副使,更不应该任人唯亲,把越千秋那么个会闯祸的惹事精给放进使团里。

    好容易从越大老爷房里出来,在这万籁俱寂的下半夜,打着呵欠回屋,正准备钻入被窝补个觉的越千秋,却在刚走到床边时,就听到外间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这声音非常微小,非常有节制,因此他侧耳倾听了片刻,就大致猜测出了人是谁。他转身大步走到门边,拉门的同时就出了声。

    “甄容,你大晚上不要睡觉了……咦?”

    越千秋本来猜测眼下来的百分之七十是甄容,百分之二十五是庆丰年,百分之五是其他任何人,可此时此刻面对那个站在门口的人,他惊咦了一声,足足好一会儿方才结结巴巴地叫道:“影……影……影……影叔?”

    “我不记得我叫越四影……”越影面无表情地说了个冷笑话,等推开越千秋进了屋子里,他四下瞟了一眼,见越千秋慌忙关上门又绕到了他的身前,那惊诧的眼神仿佛要在他脸上钻出一两个洞,他便淡淡地问道,“看够了吗?”

    “当然没有!”越千秋理直气壮,又或者说气咻咻地丢出这四个字,随即便扑过去一把抓住越影的胳膊质问道,“影叔你上次不是说,长公主请你跟我们去北燕,你说爷爷离不开你,所以你爱莫能助吗?那你现在怎么又来了?你这是出尔反尔!”

    “成语倒是用得越来越顺溜了,没白在老太爷的鹤鸣轩看书。”越影轻描淡写地把越千秋的指责给搪塞了回去,见人气鼓鼓的,他方才环目四顾,声音平稳地说,“我自然不会跟着你们去北燕,但安肃军这边却不得不来,因为老太爷有事情和人商量,他却又离不得金陵。”

    “是吗?”

    越千秋这一回是再也不愿意轻易相信越影的话了。要知道,上次就是这位根本连解释都不解释一声,随即把他拎回了家,然后让他听到了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所谓真相。此时此刻,他姑且将那解释听在耳中,随即就气势汹汹地问道:“那今天晚上那飞贼,难道也是影叔?”

    “我要是飞贼,就算是这安肃军防卫再森严,也不至于被发现。”越影挑了挑眉,“你都尚且太太平平摸到了竺大将军那儿,没人发现,我又怎么会惹出那么大动静?”

    这下子,越千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是影叔你?那是谁!”

    天底下还有人能在越影的眼皮子底下当飞贼跑来跑去?他才不信!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越影却是给了他答案:“不过所谓的飞贼我看到了,是甄容。”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可听到这个名字,越千秋还是忍不住骂道:“怎么又是他!他和我犯冲是不是!要不是他,我怎么会险些挨了那为老不尊的老狼一脚!”

    “不叫竺大将军老贼,也不叫老匹夫,却叫老狼,这词新鲜,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看来你虽说性子活络,尊老敬老的习惯却还是一直延续到现在。”越影毫不留情地揶揄了越千秋两句,这才终于改换了正题,“甄容去见了安肃军中的一个校尉,我跟着过去了。”

    越千秋原本还在寻思越影竟然会开玩笑,同时心中还在懊恼又给人背了黑锅,可此时听到后半截,他那刚刚生出的一点点愠怒立时丢到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忍住的好奇:“影叔,你可听到他们说什么了?”

    “人家是青城还俗弟子,甄容问的是由此北行之后要注意点什么,人家说的也是这些。至于有没有私相授受,暗语甚至暗信交接,我有顺风耳没千里眼,就不得而知了。只不过,我在甄容出来的时候发出了点动静,有人趁机大叫来了飞贼,只没想到竺大将军会借机把你给揪了出来。”

    越千秋这才知道,外间那突然叫飞贼的嚷嚷是怎么回事,而自己又是怎么误打误撞,不得不破釜沉舟和竺骁北装翻脸的,不由又气又恨。

    “就算竺大将军那一声吼把人都吸引过去了,可甄容就这么顺顺当当溜了?”

    “当然不是。”越影的嘴角上翘了一个不小的弧度,“嚷嚷有飞贼的就是你师父。他刚巧去你房里找你却没见人,少不得就和你一样,仗着身手高超四处找你,没想到却发现了甄容。他嚷嚷了一声飞贼,见人都被你和竺骁北吸引去了,他就干脆把甄容打昏关到他房间去了,然后再出面维护你,和你大伯父理论。这会儿应该正在房里审人呢!”

    敢情是师父……

    越千秋稍稍舒了一口气,再一次觉得有严诩这个师父实在是不错。不论是平日,还是如今,严诩全都在自始至终关心维护着他这个徒弟。他歪头想了一想,最终回复了平常心,当下笑吟吟地歪头看着越影道:“影叔,你特意跑来找我,不是就只说这些的吧?”

    “本来只是奉老太爷之命找人说事,谁想到你竟然这么胆大包天,哪能不来见见你?”越影微微眯起眼睛,脸上表情似乎没什么波动,可只有越千秋这样和他熟悉的,方才知道,这位影叔眼下的心情绝不如表情那么古板,而是可称得上相当不错。

    因此,越千秋完全不信地嘀咕道:“大晚上敲门,真是就来看看我?”

    “本来是不想来的,可没想到你这么会演戏,忍不住就跑来看看你这个最会惹是生非的小家伙。”

    越千秋猝不及防,脑袋被越影的大手抓了个正着。他躲得过越老太爷,躲得过竺骁北,可唯独本事还不够大,躲不了这个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本事有多大的影叔。此时此刻,他只能无奈地忍受着头发被揉成了鸡窝,心想影叔这些年来,情感外露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了。

    “到了北燕之后,如果遇到根本没办法解决,又或者很危险的场面,那就逃,别管你爹,他比你更贼。你的遁逃功夫一直都不错,再加上有安人青和你师娘的那些小玩意,逃出生天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到了那时候,反而是如何离开北燕才是难点。北燕上京有一个专卖泥人的匠人,你去找他。无论户籍和路引,他都会假造,而且还能给你换张脸。”

    直到这时候,越影方才说出了最重要的一番话。见越千秋先是认真,随即皱起了眉头面露诧异,他就知道,这个聪明的小家伙又觉察到了什么。

    “影叔,爷爷也好,你也好,这种消息明明可以早在金陵就提醒我的,为什么非要你现在来对我说?是北燕那边又有什么变故?还是爹传了什么信过来?”

    微微犹豫了一会儿,越影就沉声说道:“北燕太子,估计应该是被废了。官方渠道还没传出这个消息,只是综合各方面情报得到的推论,至少有分准。”

    越千秋觉得脑袋有点发懵,好一会儿才倒吸一口凉气问道:“什么罪名?”

    话一出口,他就看到越影那嘴角微微上翘,仿佛在嘲笑自己,他顿时醒悟了过来。

    废太子这种事,需要罪名吗?莫须有三个字虽说是岳飞一案方才名震天下,可历代君王在废太子的时候,哪次不是因为莫须有甚至根本就子虚乌有,也挥起屠刀大下杀手的?从这种程度上来说,身为皇帝独子的英小胖现如今还没坐上太子之位,未必就不是福分!

    当上太子再被拉下来,那才是最倒霉的!

    想也知道,这会儿北燕京城那会是何等风起云涌的大场面!

    “是我们恰逢其会,还是北燕皇帝故意的,又或者是……”

    咕哝到这里,越千秋和越影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同时迸出了一个人来。

    越小四不会和这件事有什么牵扯吧?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