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斗气抬杠
    越千秋觉得,如果此刻有条地缝,严诩一定会立刻钻进去把自己埋起来。

    死乞白赖……这四个字用得真精准!现在想想,他那会儿和越秀一在同泰寺遇到严诩的时候,那个落魄到他以为是中年穷秀士的师父何尝不是在死乞白赖想收徒弟?没想到啊,现如今在这距离金陵千里之遥的地方,还会遇到见识过严诩昔日光景的熟人!

    正如宝贝徒弟预料到的那样,严诩这会儿尴尬极了。事实上,眼睛很好的他大老远就看到了竺骁北站在迎接队伍的最前列,那会儿就已经想溜了。奈何越千秋因为越大老爷的吩咐上前接洽,他身旁还有甄容和庆丰年,后头还有个好奇宝宝小猴子,想溜却走不掉。

    结果,硬生生就被竺骁北大步上前,拆穿了当日的笑话!

    好在严诩之前在皇帝面前自诩准备了一大堆面具,在最初的尴尬之后,他立刻若无其事地笑着走上前,随随便便一拱手道:“没想到竺大将军还记得我,那时候我实在是恼火朝中某些人尸位素餐,不知边军疾苦,所以才一怒离家想投军,只想着总好过在金陵醉生梦死。”

    他说得好像是真的似的,此时一面说一面还露出了义愤填膺的表情:“可竺大将军你当初竟然嫌弃我没有从军经验,不但让亲兵把我轰了出去,在金陵时还和那些尸位素餐之辈打得火热,若非你后来力拒北燕,我还一度认为你和那些只知道夸夸其谈的家伙是一丘之貉!”

    越千秋看到,这一回尴尬癌犯了的,变成刚刚那位状似豪爽的竺大将军,他终于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他当然不会去没眼色地问大伯父和人家有什么旧交,竟是一见面不是官场叙话,而是直接一个熊抱,也没再去理会大眼瞪小眼的竺骁北和严诩,径直来到了刘静玄和戴静兰面前,笑着拱了拱手。

    “刘师伯,戴师伯,差不多有六七年没见了吧,千秋有礼啦!”

    刘静玄虽说刚刚还在惊诧于竺大将军和那边两位的相见如此动静天大,可此时此刻越千秋主动上来见他们,他还是立时三刻把自己的身份从边将修正成了玄刀堂弟子。

    他伸出手去搀扶越千秋,可双手一触碰到越千秋的双臂,他刚刚那原本还有点公式化的笑容立时变成了惊喜,不由得狠狠加力捏了捏。

    只这一入手,他就试探了出来,那双看似并不十分健壮的手臂中,蕴藏着足以将玄刀堂赖以为豪的陌刀挥舞起来的极致力量!

    “好,好,贤侄别多礼。有你这样的掌门弟子,玄刀堂后继有人!”

    虽说严诩的掌门之位是已故云掌门给的,又是严诩苦心孤诣扳倒了仇人给他们洗冤,同时将玄刀堂重新带回了武品录,他和戴展宁早就决定不论严诩如何,一定会认这个掌门师弟,可越千秋如果真被严诩挑中了当下一任掌门,他们就一定得仔细看看。

    两任掌门全都出自朝中权贵,这已经让玄刀堂在江湖武人当中享有“盛名”了。当年初见时,越千秋还是个七岁稚童,几乎不会什么武艺,那时候他们自然可以把严诩的话当成戏言,可如今就不一样了。显然,这七年,严诩对越千秋没少下工夫!

    戴静兰深知师兄是什么样性子的人。因此,见刘静玄喜滋滋地抱着越千秋的双手,竟是不放了,他品出了其中滋味,但还是少不得在旁边提醒道:“师兄,竺大将军和严大人那边,你还不去劝一劝?”

    没看两人竟然杠上了,河北西路安抚使杜怀珍在那干着急!

    “啊!”刘静玄这才看到竺骁北和严诩竟然还在彼此互瞪,他连忙松开手,略有些不自在地说,“千秋,你和你戴师伯说话,我去那边瞧瞧……竺大将军一把年纪的人了,为人处事却偏偏天马行空,这次突然只带着没几个人过来说是巡视,一开口居然还揭你师父短,唉!”

    等刘静玄真的跑去那边当和事佬了,戴静兰回头看到越大老爷浑然不以为意,竟是撂下严诩和竺骁北不管,也没在意满头大汗调解的杜怀珍,径直笑吟吟上前,真的去给一群将卒们答疑解惑了,他不禁哭笑不得。

    反正支使了刘静玄去理会此事,他索性仔仔细细端详着越千秋,随即低声问道:“贤侄此去北燕,陌刀带上了吗?”

    “当然带了。”越千秋见戴静兰目光在自己周身转了一圈,继而又落在了那批连褡裢都没有的坐骑身上,最终看向了马车,他就冲着这位师伯眨了眨眼。

    “戴师伯慧眼如炬,马车是特制的,车轴里藏着三段式的陌刀。因为我从前年纪小,爷爷和长公主根据师父的图样试制过一把,这些年又做了好些,我这次就带上了。”

    戴静兰轻轻吸了一口气,眼神一凝,声音变得无比低沉:“三四十斤的一把陌刀藏在车上,未必不会被人察觉。”

    “师伯说的是。”越千秋从戴展宁就知道其父戴展宁是何等缜密的人,当下笑着解释道,“这个也就是进入北燕最初的时候放着防身,到了上京是肯定蒙混不过去的。不过没事,我不完全靠这个,师父就更不用说了,他这些年武艺精深了不少,再说我们还有其他准备呢!”

    刚刚师兄试探了越千秋的功夫,此时自己又问及了此行的预备,戴展宁此时终于确信,戴展宁往日在信上提到越千秋的那些字句并不是溢美之词。他轻轻点了点头,却没有去追问其他准备到底是什么。

    而这时候,越千秋扭头一瞧,顿时呵呵笑道:“刘师伯出马果然是厉害,师父和竺大将军总算是能好好说话了。”

    戴静兰愕然看去,果然,刚刚一见面就杠上了的两个人,这会儿总算消停了,只彼此之间都把对面的人当空气。而刘静玄杵在那儿,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哪里像是大功告成的和事佬?反倒是河北西路安抚使杜怀珍长袖善舞,和两边都似乎能攀谈两句。

    知道师兄为人方正,戴展宁不得不苦笑着随越千秋转身迎上。

    见戴展宁和越千秋一块来了,严诩立时拉了刘静玄迎了过去,笑吟吟地说:“多年不见,两位师兄风采依旧,只是你们要这样老不回金陵,日后阿圆和阿宁可要不认得你们了!”

    某位刚刚打趣人不成却被反将一军的老将军见那边同门四个旁若无人,却是抱手而立,若有所思地发起了呆。就在这时候,他只听一旁传来了杜怀珍的声音。

    “竺大将军别和严大人计较,到底是贵介公子,我行我素惯了。这一路上越大人都被他常常噎得不轻,听说之前还把北燕使团伺候三皇子的一个内侍给打了,要不是越大人出面安抚,这事情连怎么收场都不知道!”

    “哼!”竺骁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等看见那边厢和众将卒亲切交谈的越大老爷,他就痛心疾首地说,“我只是替越大鸣不平,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不着调的家伙当副使,此去北燕简直是前途多桀!刚刚那小子说的话你听到没,我不过取笑了他一句,他竟敢骂我!”

    杜怀珍暗想要不是你非得一见面就毫不客气踩人家尾巴,严诩也不见得要反唇相讥。可再想想自打他见到严诩之后,也不知道领教过其多少次坏脾气,他自然而然只觉得和严诩外加竺骁北这两个人打交道实在是心力交瘁。

    不论如何,一边是河北西路的顶梁大将,大不了这边捋顺了毛,回头他再去安抚严诩?

    当这乱糟糟的一幕终于变得安定祥和,一顿接风宴后,竺骁北找了越大老爷单独说了一小会的话,刘静玄和戴静兰则是和严诩攀谈了一阵子。

    到了入夜,鞍马劳顿的使团一行人都已经吹灯上床,各睡各的。而就在兵马四处巡查之际,谁都没瞧见,房顶上却有个人影在鬼鬼祟祟地挪动。

    当那人如同一片树叶一般悄然飘落在了一间屋子门口时,他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两扇门竟是几乎同时拉开,紧跟着一只手犹如鬼魅似的伸出,一把将门口的人拉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