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谁比谁更横?
    京东东路,滕县。

    作为一个地处京东东路和京东西路之间,不大不小的县城,在这二月中的一天,却是一下子陷入了一种鸡飞狗跳的气氛中。鸡飞狗跳的不只是官场,还有民间。因为自从午后开始,官府就派出大队兵马在路上驱赶行人清道,引来一阵怨声载道。

    而等到傍晚时分,一队全副武装的兵马护送着一行人住进了驿馆。尽管平民百姓暂时被封锁了消息,但对于城中大户来说,要打听到底来了什么人,那却还是不难的。

    北燕使团来了。正使是北燕年方十七岁的三皇子,副使乃是北燕秋狩司副使楼英长!

    此时此刻,驿馆门口,一个尖嗓门的中年人便冷嘲热讽道:“南朝不是一直都夸耀富庶吗?这么大的县城,连新鲜的羊奶都找不到?再看看这屋子,都发霉了!好在我家殿下此来带了毡帐,还不如直接找块空地支起毡帐,也比住这破房子舒服些!”

    这一口中原官话字正腔圆,若是不知道的人,绝对不会认为那是北燕皇宫的内侍。可是,沿途护送至此的竺汗青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这家伙的刻薄了。如若按照他的本性,直接就是两马鞭抽过去,奈何行前老父亲反复告诫在先,他只能咬牙切齿一忍再忍。

    他这个随行护送的小将都尚且面色铁青不吭声,驿站的马驿丞那就真的是焦头烂额了。他刚刚已经低声下气地解释了那是驿站腾换出来的最好房子,奈何那个尖酸的北燕内侍牙朱根本不听,打躬作揖的他只觉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背上已经全都汗湿了。

    滕县只是小地方,驿站虽说年年都有小修小补,奈何房子是真的老旧了。如果这次北燕使团住得不舒心,一状告上去,他这微末驿丞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哼,我家殿下若是有个头疼脑热任何闪失,到时候唯你们是问!来人哪,支毡帐,若是延误了殿下休息,以至于耽搁了明天的行程,你们谁也承担不起!”

    竺汗青终于遽然色变。那位北燕三皇子虽说看着还挺好打交道,可随身带着的这个内侍牙朱却最会挑刺,奈何三皇子私底下对他也诉苦不迭,说人是北燕大公主推荐给他的,他这个无权无势的皇子根本辖制不了。此话真假他不知道,可这阉奴每到一地却必要折腾!

    现如今,这该死的阉奴更是把挑剔房子和明天的行程挂钩……该怎么办?

    就当竺汗青的忍耐力已经全都到了极限的时候,他只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冷冽的声音。

    “嫌我们大吴的驿馆不好,那就窝在北燕别出来!出门在外还这么挑剔,什么德行!”

    听到这个声音,竺汗青第一时间回头,却发现后方不知何时来了两个骑马人。其中一个是三十出头的白衣年轻男子,这会儿满脸的讥诮,显然刚刚出言讽刺的就是此人。而另一个是年方十四五的少年,脸上笑眯眯的,好像在看热闹。

    乍一看去,两人就仿佛是随处可见的父子俩。

    竺汗青还没来得及提醒这两位不要胡乱说话管闲事,刚刚那找茬的北燕内侍牙朱便立时恼将上来,想都不想就张口骂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大放厥词?来人,把这狂妄的狗东西拿下抽一百鞭子,到时候我要把人送去吴朝皇宫,治他大不敬之罪!”

    “我呸,放你的狗*见那疑似父亲似的年轻男子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张口就骂了回去,竺汗青再看到牙朱指使了几个北燕侍卫扑了上来,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可还不等他动手,他就只觉得肩膀被人轻轻按住,侧头一瞧,却只见是刚刚那年轻男子身边的骑马少年不知何时下马到了他身后。

    “没事,我师父憋坏了,让他先好好活动活动!”

    竺汗青见那少年笑嘻嘻的,浑然不把这天大的事情当一回事,他忍不住恼火起来。意识到那出手的年轻人是少年的师父,而不是父亲,想来绝对不属于官场,他更是为对方捏了一把汗,立时低声喝止。

    “那是北燕使团的人,就算是过往投宿驿站的官员,打了这些人之后也是要丢官去职的!更何况你们这些武林中人!”

    “没事,不就是几个狗腿子吗?我师父连宫里皇子都教训过,教训几个北燕的狗腿子有什么关系?”大约是看着竺汗青顶多十七八岁,比自己年纪大不了多少,那少年竟是满不在乎地和竺汗青勾肩搭背道,“咱们看戏,看戏!”

    竺汗青不由自主地被人拽着后退了几步,正要痛斥少年信口开河,可听到场中拳击声不断,他连忙回过神去看战况。就只见那乍一看去犹如白衣秀士似的年轻人面对那几个虎背熊腰的北燕侍卫,非但不落下风,反而拳来脚去,打得有声有色。

    可就算如此,他仍是心中焦急,可就在这时候,他又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大喊。

    “师父,别玩了!就几个狗腿子都要打这么久,你也不怕人笑话!你不行就换我来!”

    “我难得有个机会动动腿脚,你可别和我抢!”

    随着这个气恼的嚷嚷,竺汗青就只见那年轻的白衣男子骤然之间动作加快了一倍不止,这下子,原本就只是堪堪支撑的几个北燕侍卫顿时兵败如山倒。

    随着第一个人被撂倒在地,第二个第三个相继扑街,到最后,地上竟是躺着哀哀呻吟的六个人!而那年轻男子收势而立,颇有几分渊渟岳峙的风采。可一听到身边传来的鼓掌声,竺汗青刚刚生出的痛快立时打消得干干净净。果然,他立刻听到了牙朱那扯开喉咙的叫声。

    “来人哪,有刺客!南朝的兵马放纵刺……啊!”

    最后一个客字还没出口,牙朱的叫嚷就犹如被掐断脖子的鹌鹑一般戛然而止。

    竺汗青惊骇欲绝地发现,刚刚还站在那堆北燕侍卫当中的白衣男子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牙朱跟前,此时正用右手死死掐着人的下颌将其高高举起。而那个刚刚还趾高气昂飞扬跋扈的阉奴,这会儿犹如待宰羔羊似的拼命蹬腿,脸色一片赤红,仿佛随时都会窒息。

    此时此刻,他再也不敢袖手旁观了,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前去。奈何他再次忘了身边有个眼疾手快的少年。他那步子才刚刚迈出去,胳膊就被人死死拽住,他竟是难以挪动一步。

    “兄台别急,别生气,出不了大事!”

    听到耳边这照旧没个正经的声音,又见那白衣年轻男子抬手对着牙朱噼里啪啦就重重扇了四个大嘴巴子,竺汗青顿时整个人都懵了。尽管这是他盼望已久的,可想也知道,那个该死的阉奴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恍然惊醒的他拼命挣脱,奈何身边那少年非同等闲,从小练武的他竟是轻易甩不脱对方,最后只能气恼地大吼道:“你们闯大祸了!”

    几乎是在竺汗青话音刚落之际,他就只听得一声“快住手”,等看到北燕那位仪表堂堂的三皇子竟是带着副使楼英长匆匆冲了出来,他一颗心终于沉到了无底深渊。可就在他又恨又悔的时候,身边刚刚还钳制得他动弹不得的那少年,却是松开手不慌不忙迎上前去。

    “三皇子殿下抱歉,咱们来迟了!”

    竺汗青被这句开场白闹得满头雾水,可紧跟着,他的嘴巴就合不上了。

    “三皇子身为堂堂北燕皇族,却被阉奴辖制,师父听到你派人向朝廷求助之后,实在是气得义愤填膺,这才撇下大吴使团,快马加鞭赶了过来,代你好好教训教训这没规矩的阉奴!”

    大义凛然地说了这几句鬼话之后,少年这才笑吟吟地斜睨了一眼犹如丢一团垃圾似的随手丢下牙朱的白衣年轻人,气定神闲地说:“哦,忘了给你介绍,我师父便是此次我大吴前往出使北燕的副使严大人。他是东阳长公主之子,就连我大吴皇子年少时也被他教训过!”

    目瞪口呆的不只是竺汗青,还有只来得及叫出住手两个字,就被人砸了一大堆话回来的北燕三皇子。就连他身后落后几步的楼英长,也不由得面色一变,随即才回复了平静。楼英长没有贸贸然开口,而是冷眼看着三皇子那张脸从刚刚气得赤红渐渐变白,最后全无血色。

    “我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派人求助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