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践行宴还是誓师宴
    临行的最后一夜,越千秋并没有安安生生地在越府打点行装做预备。

    该收拾该准备的东西,早就全都妥当了,此时此刻,他正在参加的这场践行宴,却不是那些亲朋好友自发给他举办的,而是赫然在宫中的一场私宴。哪怕他一点都不乐意这么招摇,可架不住这始作俑者并不是他一直都想甩掉的牛皮糖小胖子,而是皇帝。

    私宴的地点设在景福殿任贵仪处。最初听到时,任贵仪不是受宠若惊,而是着实受到了莫名惊吓。

    怎么就轮到她来操办这事了?

    可这宫里如今没有皇后,冯贵妃也死了,她听到东阳长公主私底下传话,说是她即将晋封淑妃,于是,哪怕她很有些心中没底,却也根本不能推却这桩殊荣。

    而且,越千秋第一次进宫就是被严诩带到了她的景福殿,这缘分也是别的妃嫔根本就比不上的。如今想来,那一次严诩狠狠教训了曾经骄纵跋扈的李易铭,她这个一度被小胖子闹得鸡犬不宁的老嫔妃也总算得了安宁,那也算是一段善缘。

    此时此刻,她和皇帝居中,小胖子和李崇明叔侄俩分侍左右,左下首是东阳长公主和严诩一席,右下首是越老太爷、越大老爷和越千秋祖孙三代,瞧着非常像是普普通通的家宴。可这真正的主角越大老爷、严诩和越千秋都表现得挺低调,李易铭和李崇明却再次争了起来。

    “明日使团出行,当然应该我这个英王亲自去送。这能表露出我朝对使团的重视!”

    “四叔此言差矣。此番使团有鸿胪卿越大人亲自领衔,表叔为副,规格之高从未有过,再大张旗鼓迎送,无疑告诉北燕使团中人非常重要,若届时北燕皇帝发失心疯,把人扣下,那到时候岂知不是现在张扬太过的缘故?”

    面对这么一番振振有词的大道理,小胖子冷笑一声,不屑一顾地说:“如果像你这样怕张扬,一开始父皇就不会同意让越大人和表哥一块去,更不要说捎带上最会惹事的越小九了!这次出使的宗旨不是息事宁人,而是有多大就闹多大,父皇,我说得没错吧?”

    越千秋才不想在离开前一天晚上搅和到那叔侄争宠中去,再加上今天这些酒菜都是景福殿的小厨房做出来的,热气腾腾,还算可口,所以他一直在埋头苦吃,希望能够弥补自己牺牲宝贵时间跑到宫里浪费这个晚上的损失。可他不想说话,却有人不打算放过他。

    “千秋,你觉得大郎和崇明谁说得有道理?”

    对于皇帝这突然祸水东引,越千秋顿时不痛快极了。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严诩就抢在前头一拍桌子道:“两个人全都只说对了一半!”

    这种两边齐打五十大板的话,越千秋说出来显得太狂妄,可严诩是小胖子的表哥,是李崇明的表叔,他这一拍桌子,纵使小胖子满脸不高兴,李崇明则是低头掩去了眸子里的失望,却都不敢正面反驳他。因为,叔侄俩全都看到了东阳长公主那似笑非笑的脸。

    “哦?”皇帝仿佛不介意外甥抢去了自己丢给越千秋的问题,饶有兴致地问道,“阿诩你说说看?”

    “使团出发,按照规矩陛辞之后就走,该送行的这一天天都送过了,皇上今天又特意设宴践行,还需要明天去送什么送?”严诩一面说,一面朝小胖子瞪了一眼,随即又看向李崇明道,“至于崇明说不要太张扬,北燕使团这次难道就不张扬?”

    越大老爷见越千秋还在大吃大嚼,当下干咳道:“之前边境来报,只说秋狩司副使楼英长是副使,却不曾提到正使竟然是北燕三皇子,幸好总算武德司还是打探了出来,那位三皇子不得不过了明路。相形之下,我朝幸好定了严大人为副使,否则微臣这个名不见经传之辈此去北燕,确实有些身份不对等。”

    斜睨了师父一眼,见其果然眉飞色舞,显然被越大老爷这话搔到了痒处,越千秋忍不住插话道:“但英小胖你有多大闹多大说得不对。那是北燕敌国,不是金陵,斗智斗勇没错,但要按照你说得那么来,我们岂不是去送死?北燕皇帝可不像皇上,不是一直都有传言说,他这个人砍脑袋和切西瓜似的!”

    李易铭有些不高兴得挑了挑眉:“你在金陵不是挺横的吗?怎么这回主动请缨出去了,却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越千秋毫不客气地顶道:“那你去北燕对上北燕皇帝试试?”

    李易铭被噎得脸红脖子粗,等瞥见李崇明流露出一丝得意,他才硬生生按下恼火:“不送就不送……我倒要看看,你这家伙不是正使也不是副使,大老远跑去那儿能干出点什么!”

    “能干什么就干什么。”越千秋笑眯眯地挤了挤眼睛道,“打不掉老虎,打两只苍蝇也好。打不掉苍蝇,扫除一点臭虫也好。反正我都听大伯父和师父的,让我打哪儿就打哪儿!”

    眼见越千秋和小胖子又开始抬杠,越老太爷不得不重重咳嗽了一声。等到越千秋又开始专心致志地扫荡饭菜,而小胖子亦是消停了下来,埋头苦吃生闷气,他方才轻声说道:“与其说太远的,不如说近的。算算两边的路程,恐怕他们这次会和北燕使团迎头碰上。”

    “不错。”东阳长公主也懒得再听刚刚那拙劣幼稚的斗嘴,颔首说道,“之前一路接待的文武官员无不声称,北燕三皇子容止闲雅,谈笑风生,相形之下,楼英长仿佛只是个面目阴鹜的影子。倒是三皇子身边一个号称是北燕大公主塞过去的内侍难缠得很。届时若是碰见,越大人想来能应付裕如,可阿诩你该怎么做,你不妨想一想。”

    “放心,不就是装吗?”严诩哂然一笑,轻蔑地说,“天底下又不是只有北燕三皇子一个人会装!要装出口成章的才俊,我在行!要装冲动易怒的纨绔,我也在行。这次去北燕,我准备了很多层面具,越大人到时候说用哪个我就用哪个,绝对不会露出破绽!”

    越千秋此时已经差不多混了个七八分饱,见皇帝因为严诩这话饶有兴致地考校,严诩竟是真的在现场开始角色扮演,他又好气又好笑,索性自顾自地想起了心事。

    玄刀堂的饯别宴是在昨天,那时候作为大师兄的他被下头一堆人灌得很惨,尤其是想要跟从却没能获得批准的孙立,更是在醉倒之后说出了真心话。

    其中一句话他只觉得犹在耳边若是你们师徒全都失陷在北燕,玄刀堂怎么办?

    而严诩的回答,则是一如既往地充满了乐天派精神:“放心,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只不过,在践行宴之后,在人前表现得完全无所谓的严诩却特地找戴展宁和刘方圆严严实实嘱咐了一大堆。他虽说没去偷听,但事后看到戴展宁那凝重的面孔,刘方圆那微红的眼圈就知道,平素不着调的师父这一回的交待却很着调。

    可以想见,严诩是做好最坏打算才过去的。

    而周霁月和他的道别,则是同样有些伤感。

    他把群英会从甄容等人那儿抢了过来,塞给周霁月去立威扬名,又把新生的武英馆给了周霁月去代管,那当然是最信得过的伙伴才有的待遇。想起周霁月当胸擂得那一拳,说别死了那三个字时,眼神里赫然流露出的担忧,他就忍不住暗自呸呸了一声。

    也不看看他是谁,行走的灾祸,没事也要惹事的麻烦精,天下人都死了他也不会死!

    越千秋一面想,一面不自觉地伸出右手探去背后,从下往上摩挲着自己背心那个刺青的位置,脑海中浮现出他死活拜托越影绘出的自己背上那刺青原图。

    那是一只看上去不够凶猛也不够威风的小狼。只看图样,怎么都不像北燕皇族的印记。

    可就在他思绪越来越远,越来越乱的一刹那,他突然听到了咣当一声。

    定睛看时,越千秋不禁惊呆了。

    地上赫然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碎片,再看严诩那定格的动作,分明是人把杯子砸了!

    “越老大人之前捐给武英馆的那些绝本里头,我最喜欢里头的一首……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我们这次出去,如若一事无成,那就不用回来了!”

    越千秋不由得很想捂脸。能把宫中好好的践行宴演绎成誓师宴,大概也只有师父了!

    第二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