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老鹰捉小鸡
    刘方圆也好,庆丰年和慕冉小齐也好,宋蒹葭小猴子也好,当看到越千秋笑容可掬送甄容出了亲亲居正房,五个人全都非常意外。

    哪怕并不是每个人都明白越千秋是什么脾气的人,可江湖人士讲的素来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甄容差点让越千秋背了那么个黑锅,越千秋还去兴师问罪过,如今这就算揭过去了?

    “甄师兄好走!”

    只有嘴里说着热情洋溢告别词的越千秋知道,过节就是过节,哪里那么快揭过,这儿还记着两笔账等着甄容将来还呢!可他想归这么想,当然不会对其他人挑明。

    把甄容送走之后,他回转身见那五个人眼巴巴看着自己,就干咳一声道:“好了,你们几个也都给我回去。庆师兄去和曲长老应长老商量,要是那两位同意,我就帮你去设法。小猴子也是一样,请你师父来见我!至于宋师妹,你有那功夫,还不如好好在金陵看着北燕使团,别让他们在金陵出幺蛾子,这比你去北燕实在多了!”

    小猴子顿时一蹦三尺高,想都不想就答应一声扭头跑了。至于庆丰年,他没有再争,带着慕冉和小齐告辞离去。至于宋蒹葭虽说非常不服气,可瞅见刘方圆比自己还要气恼,小丫头突然又高兴了起来,不由分说把人拖了一块走。

    “我不高兴,你陪我去喝两盅!”

    眼见刘方圆目瞪口呆地被宋蒹葭拖走了,越千秋这才如释重负。可他虽说答应了甄容,对庆丰年和小猴子的主动请缨也有些动心,可他和严诩都是绞尽脑汁翻过三座大山,这才把自己塞进使团的,哪里就真有这能耐。

    思前想后,他不敢耽搁,立时三刻就骑了马赶去东阳长公主府,一到门口他还没来得及下马,竟是刚好看到严诩送了云中子出来。

    不得不说,只要严诩愿意装,可以是小意奉承的小市民,谦和大方的掌门,和蔼宽厚的前辈……只不过大多数时候某人不愿意披着那层皮而已。这会儿在越千秋眼中,师父在云中子面前就表现得便相当得体大方,说出来的话更是极其漂亮。

    “您从十几年前就开始谋划得这么深远,如今不过是让我们帮一个举手之劳的忙,我当然会全力以赴。您尽管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至于甄容和我家千秋那点小小过节,日后就再也不用提了。我家千秋素来虚怀若谷,宽容大度,肯定不会计较的。”

    拨马上前的越千秋听到严诩这大包大揽,顺便拼命抬高他这个徒弟的话,纵使脸皮再厚,也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那么自然,只能使劲咳嗽一声,这才跳下马迎上前去。

    而云中子见越千秋过来,哪怕原本不打算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再说什么,可还是笑容满面地恭维道:“名师出高徒,有严掌门越九公子照应,甄容也能多多学到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不至于再做出从前那些傻事。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们了。”

    “总算是走了!”

    因为见的是云中子这等不能马虎对待的客人,严诩今天这一身行头和他刚刚说出来的话一样鲜亮而正经。可此时目送着人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所及范围,他就立时哈哈大笑,随即不由分说一把拽住了宝贝徒弟:“走走,里头说话,我可没想到,云中子这样的前辈居然如此奇思妙想!”

    知道云中子肯定也对严诩透露了甄容的身世,越千秋正想开口说我才刚见过甄容,都知道了,他突然只听得背后传来了一个平板寡淡的声音:“严公子,九公子。”

    严诩才迈出去的一只脚顿时僵在了半空中,脑袋却转了九十度,越千秋亦是毛骨悚然,同样慌忙扭头看去。下一刻,两个称得上是大小高手的家伙便同时瞠目结舌。

    “影……影叔,你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越影淡淡地瞥了一眼另一边没说话却分明流露出同样疑问的严诩,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青城掌门来见严公子之前,我就来了。说得更准确一点儿,东阳长公主早起就请了我来府里,有事情商量。没想到云中子会突然过来,我倒是托严公子的福,听了一件奇闻。”

    严诩那张脸犹如挂了霜似的,好半晌才悻悻说道:“云中子好歹是驰名天下的大高手,竟然没注意到你在旁边偷听,他这几十年功夫真是白练了……”

    可他随之意识到,这话等于同样打自己的脸,他自己还不是一点都没察觉?再记起越小四的武艺全都是跟着越影练出来的,他只能没好气地嘀咕道:“都多少年了,你还是老这样神出鬼没的吓人……”

    “谁让你们功夫练得还不够?”越影一句话把师徒俩全都扫了进去,这才淡淡地说,“云中子倒是发现我了,只不过他到底前辈名宿,知道是谁偷听,自然不为己甚,不会和我这无名之辈计较。”

    “影叔你要是无名,天底下就都是无名之辈了……”越千秋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可他总还知道重点,不至于被越影给带偏了,当下立时追问道,“长公主找影叔有什么事?”

    “可怜天下慈母心,她是希望有几个稳重可靠的人跟着严公子去北燕,我若是能去更是最好。作为回报,她会把长公主府的那些护卫全都调了去保护老太爷。”见严诩和越千秋那表情分明不是惊喜,而是惊吓,越影那嘴角就微微翘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只可惜老太爷习惯了万事有我,我分身乏术,所以只能婉拒长公主美意。”

    “影叔,你吓死我了!”越千秋按着胸口长长舒了一口气,虽说心里不是没有遗憾的,毕竟若有这么个大高手随身跟着,哪怕到了北燕,他也可以无所顾忌,只不过,相比他,爷爷为官三十多年,政敌和各式各样的对手更多,他当然更希望越影能够留下来保护爷爷。

    严诩则是心有余悸地咳嗽道:“娘真是太小题大做了。我都这么大人了,她竟然还把我当成从前的时候,她有那功夫,还不如好好含饴弄孙……”

    这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睛就直了。因为母亲不知何时竟是出现在了大门口,正用冰冷的视线盯着他,分明听到了他的话。那一瞬间,在外头威风八面的严大掌门突然很想转身拔腿就跑。奈何还不等他把这打算付诸行动,后背突然被人重重推了一把。

    越千秋眼看着越影如同影子似的绕到严诩背后,不动声色地推了严诩一下,而就是那么看似轻轻的一下,严大掌门就仿佛背后装了推进器似的,竟是跌跌撞撞快步冲到了大门口,东阳长公主身边的两个中年侍女不费吹灰之力,轻轻松松上前将其架住。

    直到看见东阳长公主眉开眼笑地朝这边颔首致意,这一刻,他方才忍不住感到脖子有点凉。觉察到领子被人揪住,打了个激灵的他哭丧着脸叫道:“影叔,我又犯什么错了?”

    “回家再说。”

    “喂,影哥,影爷,你干嘛害我!”严诩同样大惊失色,可当他拼命扭头去瞪越影时,却发现越影如同老鹰抓小鸡似的把越千秋拎上了马,紧跟着那匹素来欺软怕硬的白雪公主竟一声不吭,四蹄翻飞驮了两人离去。满脑子糊涂的他只能再次转过头来,迷茫地看向母亲。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他和那老头子突然搞什么名堂。自从他听到你和云中子那番话,就有些不对劲了。”

    东阳长公主见严诩呆若木鸡,这才沉下了脸,满脸的愠怒:“早知道你们师徒俩色厉内荏这么好对付,我会答应千秋让你去北燕才怪!还有三天启程,这三天我会让府里的护卫好好操练操练你!既然要出去,就绝对不能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