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架空版天龙八部
    “一,二,三,四,五,六……”

    手指头一一点过面前昂首挺胸的六个人,越千秋放下手,随即没好气地斥道:“我也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这才总算把师父和我弄进了这次的使团,你们六个来添什么乱!”

    见六个人完全不吭声,他不得不一一点名道:“阿圆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别忘了你是怎么和阿宁从北燕千里迢迢跑回来的,路上经历了多少危险!现如今你爹和戴师伯还在镇守安肃军,又是北燕必杀而后快的人,你回去北燕干嘛?送死吗?”

    骂过刘方圆,看到人哑口无言,终于耷拉脑袋不做声了,他就瞪着庆丰年道:“庆师兄你是最稳重的人,应该知道神弓门现在被武品录除名了!你不好好带着师弟们在武英馆读书历练,将来进神弓营去建功立业,重新将神弓门建起来,却跑我这凑什么热闹?”

    庆丰年却不像刘方圆这么好对付,想都不想就沉声抗辩。

    “徐厚聪叛逃北燕,神弓门因此除名,二位长老本待前去北燕斩杀叛逆清理门户,可如今神弓营将建,百废待兴,他们离不开,所以才托付给我。我不奢望凭这点微末武艺能够一举建功,但神弓门中上至徐厚聪,下至一个微末仆役,我都认识。这些人新投北燕,很可能会被用来当成试探使团的筹码,关键时刻,我能帮九公子你的忙!”

    越千秋眼珠子一转,却再不看他,而是转向了慕冉和小齐,随即用不由分说的语气斥道:“神弓门就只剩下你们这点宝贵的种子了,万一徐厚聪把你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届时有点什么闪失,你们对得起曲长老和应长老吗?”

    慕冉连忙抢着叫道:“我们也能帮九公子你的忙!”

    “庆师兄的夜箭,你们会?庆师兄能隐忍藏得住话,你们能?”两句话把他们问得作声不得,越千秋才沉下脸道,“庆师兄我还能勉强考虑考虑,你们两个想都别想!给我好好去武英馆呆着,有那心思不如多磨砺一下武艺,多学一些东西,也好让曲长老应长老欣慰欣慰!”

    慕冉和小齐顿时急了,可还不等他们分辨,就被庆丰年一把拽住,只能眼睁睁看着越千秋那手指几乎戳到了宋蒹葭的鼻子上。

    “还有你,你来凑什么热闹!武英馆还能离经叛道收女学生,使团里却绝对不能收女人!”

    “你这是歧视!我会医术,一般的庸医绝对比不上我!”宋蒹葭气得脸都红了,可紧跟着却被越千秋拿话给堵了回来。

    “你跑我这来吵闹,你师父知道吗?你家观主知道吗?使团要真的能收女人,我师娘肯定第一个捋袖子上,轮得到你?”看到刚刚气鼓鼓的小姑娘一下子变成了泄气的皮球,越千秋这才放软了口气道,“再说,北燕可不像咱们这儿守规矩!”

    “他们不守规矩,关我什么事?”

    越千秋看着这气呼呼的小丫头,似笑非笑地说:“你在咱们这边是回春观弟子,虽说不见得人人见你让一步,可总归还多几分忌惮,纵使权贵强抢民女,也轮不到你头上。可我听说北燕王族和武将最是跋扈,强抢女子的事层出不穷,让你碰上你打算怎么办?”

    宋蒹葭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到了嘴边的坚持不由得吞了回去。小丫头终究还不傻,没有嚷嚷说我会武艺,跑到异域敌国,要真是惹来权贵恶霸,那点武艺有个屁用!

    用似真似假的传闻把宋蒹葭吓了回去,越千秋轻轻舒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最后头的两个人身上。袁侯还不等越千秋说话就举手说道:“九公子,是我师父允许我去的。我鼻子很灵,耳朵也很好,轻功也不错,跑得最快了,是天生当斥候的人选!”

    越千秋顿时哑然,心想彭明推荐来的人,他欠那倔强老头子一个人情,捏着鼻子也得收。更何况,他之前让周霁月帮忙放风声,其实也是想招揽几个人。此时此刻,他也懒得在这小猴子身上费功夫了,径直端详起了最后一个人。

    他怎么也料不到,甄容竟然会跑来……青城派不是已经把这个得意弟子禁足了吗?

    反正自打把群英会从人家的变成武英馆的,他就不怕得罪这帮愤青了,此时便直截了当地问道:“落英子道长,你又不像庆师兄是神弓门的,好歹有宗门之恨,又不像小猴子会当斥候,就算你武艺超群,可总归还不是大吴第一高手,你跑去北燕干什么?”

    甄容没有被越千秋那显然有些敬谢不敏的口气给吓退,一字一句地说道:“九公子,我有话想单独对你说。”

    还不等越千秋答应,刘方圆就硬梆梆地顶道:“不行!我怎么知道你这家伙是不是想行刺大师兄!你人品不好,我得寸步不离看着你!”

    有刘方圆做表率,小猴子立刻鹦鹉学舌地叫道:“我师父让我寸步不离跟着九公子!”

    宋蒹葭眼睛忽闪忽闪,笑吟吟地说道:“甄师兄,什么天大的秘密要瞒着我们?”

    还是庆丰年从甄容那肃然到有些凝重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什么,当下朝着慕冉和小齐打了个眼色。尽管那两个也很好奇,可在师兄的眼神暗示下,他们出其不意地一左一右拎住了小猴子的胳膊,把这聒噪的小子往外拽,紧跟着,庆丰年亲自揪了刘方圆往外走。

    这下子,孤零零留下的宋蒹葭扛不住越千秋似笑非笑的眼神,终究不情不愿扭头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了,越千秋再次抱手看着甄容,甄容方才开了口。

    “我想去北燕,是因为我不但会说北燕语,而且我的身上还有这个。”

    当着越千秋的面,他把袖子直接一路捋到了肩膀,露出了肩膀上那一只青狼的纹样。那刺青不过巴掌大小,乍一眼看去颜色并不算很深,可总体图形仍然能让人一眼认出来。

    “和你的身世类似,我是师父收留的孤儿。师父当年游历太行的时候,从一处狼窝里把我抱了回来。他说,那么多只大狼小狼,竟然不但没吃我,还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那时候见我毫发无伤,他就只抱走了我,没有伤那些狼子狼孙的性命。后来师父阴差阳错救了个北燕人,就让其在我肩头上纹了这个刺青。”

    刚刚看到那栩栩如生青狼的一刹那,越千秋眼睛圆瞪,虽说照旧泰然自若,却还是瞬间绷紧了神经。他当然听说过,北燕有刺青习俗,第一反应就是甄容这家伙竟然是北燕人!

    可听到甄容这后半截解释,他就不禁心中嘀咕了起来。

    这是甄容还很小的时候,青城掌门云中子特意请人干的?这是干嘛,纪念甄容是狼窝出身吗?还是另有玄虚……

    心里这么想,他却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相信你。如果这话是假的,回头我一去问青城掌门云中子前辈就拆穿了,想来你还没这么傻。”

    见甄容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越千秋突然词锋一转道:“可是,你不惜对我捅破这刺青的玄虚,我不禁想问一句,难不成当年令师云中子前辈就曾经想过,让你假冒北燕人前往北燕?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对我捅破这层窗户纸,是不是太莽撞了一些?这事怎么也该云中子前辈去找我师父商量吧?”

    “师父已经去找严掌门了。”

    面对这么个意外的答案,越千秋瞪大了眼睛。他就是随口说说而已的,难道是真的?青城掌门云中子够可以啊,收了个关门弟子却打算玩无间道?然后甄容还被人拉进群英会当了个挂名老大,没事儿在吴朝这边当愤青,这戏演得……啧啧,他该称赞炉火纯青吗?

    呸,你演你的戏,惹到我就不行!可这剧情怎么那么一种奇怪的微妙感……

    越千秋心里冷哼一声,正打算一口拒绝,却没想到甄容突然对他一躬到地。

    “之前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被师父收养的北燕人,唯恐身份败露被人不齿,所以大哥力邀我加入群英会之后,我才竭尽全力想做出一点事情来……没想到做的却是蠢事!我不奢望求得原谅,只希望能够容我同行,至少不枉师父和诸位前辈多年栽培我的苦心!”

    听懂了甄容的言下之意,越千秋顿时瞠目结舌。这么说,甄容自从发现那刺青,还以为自己是北燕人,结果不是?甄容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学兼数门,不仅仅是青城掌门弟子,还是各派不少前辈一块栽培的?

    他想起来了,敢情就差那么一点点,这就成了天龙八部乔峰架空版!

    越千秋暗自咂舌,沉吟了好一会儿,他终究伸手把甄容拽了起来,这才伸出两根手指头,用非常市侩的口气说:“既然你自己说不求我原谅,那么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诺诺生日一次,上元夜上石头山第二次,你前后搅局两回,欠我两次,这账单先欠着。”

    甄容先是一愣,随即登时感激涕零地一口应道:“好,我欠你两条命,以后定会还给你!”

    面上装得豪爽大度的越千秋听到这慷慨激昂的话,简直很想翻白眼。

    这甄容真是太好骗了,欠账和欠命那是两回事,要是每次都这么还,十条命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