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七十章 儿行千里母担忧
    武英馆盛大开学的这一天,原本最应该到场的一家三口,却全都窝在家里。

    也正因为如此,东阳长公主府从前到后,统统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

    双胞胎兄弟俩过了年才刚刚四岁,难得偷闲一天,没有去越府大太太那儿。虽说往日他们是上窜下跳犹如没安生的皮猴,可在这种关头,兄弟俩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大对劲的气氛,从早起开始就老老实实不大吭声,甚至在早饭结束后就溜回了属于他们的东厢房。

    可他们把婢仆都轰出去后,谁都不知道,两个人正一边一个挤在东厢房门帘后头,透过门缝往外头张望着,两只耳朵竖得高高的,仔仔细细听着正房那边飘出来的只言片语哪怕大多数时候他们根本听不到,听不懂,可并不妨碍他们继续扎在那儿偷听偷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兄弟俩全都觉得腿酸了。小双不由得放下自己这边的门帘,冲着哥哥叫道:“真没劲,爹娘都怪怪的,要不,我们去找诺诺姐姐,让她帮我们想一想?”

    “那多丢人!”大双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外头,“我一定会搞清楚怎么回事……啊,祖母来了!”

    听到这最后一句,小双立刻想都不想就扒到了门帘边上。眼见得从来都是昂首挺胸气势十足的祖母从外头进来,沿着宽敞的主道径直来到燕水阁正房门口,他发现没人通报,不禁有些犹豫。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门帘另一边的大双竟是突然嚷嚷了一声。

    “祖母!”

    随着这叫声,小双就只见大双一溜烟跑了出去。傻眼的他直到孪生哥哥缠着东阳长公主说这说那,这才恍然醒悟了过来。祖母过来明明没有任何人通报,眼看就要杀到爹娘面前了,大双这一声等同于报信,回头爹娘一高兴,肯定会奖他!

    真狡猾!真可恶!

    心里这么想,打着拖延时间也肯定会有奖励的主意,小双也一溜烟窜了出去,毫不犹豫一把拽住了东阳长公主另一边的手,竟是也撒娇卖痴了起来。

    往日一对小魔星只要对祖母使用这种招数,那是无往不利,东阳长公主必定会眉开眼笑搂着他们,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可这一次,大双和小双虽说如同秤砣似的吊在东阳长公主手上,却是没能阻止祖母一步一步往前挪。

    “阿诩,东西都收拾好了,也不出来见我一见?真不当我是你娘了?”

    随着这一声喝,正房里头终于有了动静。不多时,门帘被苏十柒打起,紧跟着出来的严诩面色有些尴尬,却还是狠狠瞪了东阳长公主左右的那些丫头仆妇一眼。直到这些人全都慌忙鱼贯退出,偌大的燕水阁中就不留有半个外人,他才匆匆上前,低头叫了一声娘。

    而东阳长公主侧目看了一眼左右如同牛皮糖似的一对孙子,没好气地说道:“看看,连你这两个儿子都知道给你通风报信,以为我这个娘会吃了你吗?”

    苏十柒见东阳长公主连两个年方四岁的孙子都编排上了,顿时哭笑不得。她上前一手一个把大双小双给拽了过来,一人赏了一个暴栗,随即才板着脸对他们说:“跟我出去,让祖母和爹单独说话,以后再玩这种小花样,仔细你们的屁股!”

    眼见苏十柒把傻了眼的大双和小双给拽了走,严诩这才抬起了头,原本唯唯诺诺却又有些不服气的表情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犹如硬撑出来的平静。而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面前的母亲同样是面色沉静,根本看不出她心底在想什么。

    “喏。”东阳长公主从袖子里拿出一把短匕,强行塞到了儿子手中,这才淡淡地说,“自从知道越小四在北燕,我就提防着有这一天。这是北燕商行天丰号的信物,虽说在北燕上京只能勉强吊在前十中的倒数,到底还有点人脉。”

    严诩这下子再也维持不住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了,勃然色变道:“娘,自从上次那一仗之后,和北燕贸易乃是朝廷严禁,你这是……”

    “这是什么?你还担心你娘犯禁?”

    东阳长公主登时凤眉倒竖:“你娘一个人能干得了这件事吗?皇上当初就嘉赏越小四,知道他竟那么能干,少不得也要在北燕有所布置。楼英长能来咱们的地盘兴风作浪,就不许我们想个办法在北燕撬出一条口子?那个老头子也有份参与,天丰号是北燕回来那四大家从前就悄悄经营的,他们过来之后,如今从东家到管事,不少人的家眷老小全都在我朝。”

    严诩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可随即就将匕首郑重其事地放入了怀中,又朝母亲深深做了个揖。可等到他直起腰时,却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娘要不是今天说了,等我到北燕,还非得犯错误不可。不瞒你说,天丰号在北燕的那个死对头,嗯,就是那个专做人参生意,名字土里土气,刚崛起没几年的老参堂,是我的。”

    这一次,换成东阳长公主瞠目结舌了。她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那个一直都认为叛逆冲动长不大的儿子,老半晌才声音干涩地问道:“你一步都没离开过金陵,怎么就是你的?”

    “这个么……”严诩眼神有些飘忽,“您就只当我是不想让越小四专美于前,想和他别苗头,所以就奋发图强……”

    “给我好好说话!”东阳长公主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你要是有那本事,当初离家出走,怎么可能在金陵混得这么落魄?”

    被母亲一言戳中这最大的软肋,严诩顿时急了:“我当初那不是破罐子破摔,只想着给玄刀堂延续香火吗?那时候我的愿望是重建玄刀堂,是找个徒弟,可后来既然有了千秋,玄刀堂也在石头山重新建起来了,我的愿望当然就是不能让越小四给继续比下去!”

    说到这里,他就冷哼一声道:“再说了,他日越小四穷途末日的时候,要是我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帮他逃出生天,等他如释重负踏上我吴朝土地的时候,我神兵天降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一切都是靠我,那时候多威风,多帅气?”

    面对这种极其朴素,或者准确地说极其傻气的愿望,东阳长公主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仍然用极其不相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就一个人,哪来的本钱,哪来的人手?最重要的是,隔着千万里,就你一个人,凭什么能够遥控北燕那边的老参堂?”

    就连我都是背靠的皇家,还有北燕那四大家旧底子,你小子怎么可能轻轻巧巧创出这老大的基业?

    “这个……”

    严诩又开始眼神飘忽。然而,面对一贯又敬又怕的母亲,他最终还是吐露了真话。

    “本钱是我拿出来的,但那是千秋给我做的规划,通过秦家筛选有经营潜质的人,韩昱做的……千秋说叫什么背景审查……当然,韩昱只以为我们是去北边做生意,不知道别的。然后杜白楼在北燕找到的资深采参人,又把那几个很善于经营的人送过去,逐渐铺开的渠道……”

    “唔,杜白楼当年曾经满天下乱跑过,曾经乔装打扮游历北燕,还结识过几个南边过去的武人,他之前不是正好去北边出过几趟隐秘的公差吗?如今朝廷不再设巡武使,他认识的那几个人觉得前途光明,打算回来……”

    听严诩非常没条理,絮絮叨叨在那说着,东阳长公主顿时脸色精彩极了。

    事到如今,她要是再不知道越千秋才是这其中最重要的串联人物,她就白活了这几十年!

    她还以为这七年里,这小家伙收敛不惹事了,也就是跋扈张扬一点儿,谁知道不声不响做下这好大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