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炸锅
    该说的话越老太爷都说得差不多了。而越千秋即将当撒手掌柜,所以自然不会长篇大论。

    所以,他对着一大堆或好奇或恼怒或不耐烦的脸,嘴角上翘,只嚷嚷了简单的两句话。

    “我宣布,武英馆从即日起就挂牌开学了!接下来,咱们欢迎武英馆代理事长白莲宗周宗主上来致辞!”

    周霁月正等着越千秋会有什么惊人之词,结果等到的却是这么一句,顿时哭笑不得。和她一样,底下先是片刻的寂静,紧跟着便是好一阵乱七八糟的起哄。一时间,各派掌门深觉丢脸,而被皇帝差使过来站台的李长洪和叶广汉气歪了鼻子。

    可越千秋拱了拱手紧跟而来的一番话,却让原本想开口教训一下人的叶广汉有些狐疑。

    “周宗主比我年纪大,比我武艺好,比我威望高,又是群英会的各位公推出来的话事人,想来是一定能胜任的。至于我,真不是把大家拐进了武英馆就丢下大家不顾,而是另有要事,分身乏术,武英馆就只能交给周宗主了。”

    还没来得及挤出人群,周霁月就听到了这话,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见周围那些年轻的少男少女们顿时一片哗然,不少人干脆围着她问究竟,她实在不可能一个个解释,索性高喝了一声,继而就一个翻腾跃出人群,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高台上。

    她不由分说一把拽住了玩了一招祸水东引就想溜的越千秋,随即方才对下头说道:“九公子即将随严掌门出使北燕,所以才把武英馆丢给了我。虽说他就起了个头便丢了包袱,但萧规曹随,我当然一切都照着他之前的安排去做,大家不用担心。”

    越千秋没想到周霁月如此眼疾手快,自己想溜竟然没能溜成,还是不得不站在台上,顿时大为懊悔。果不其然,听说他要去北燕,下头一时翻了天,也不知道多少人嚷嚷着希望同去,而且如神弓门庆丰年等人的眼神中,更是闪动着极其心动的光芒。

    这下子,他只能恼火地冲着旁边这位素来可靠,今天却太不可靠的小伙伴低声抱怨道:“我是让你找机会把这事情捅出去,可你也没必要这时候当众嚷嚷出来啊!你看眼下大家喧闹起来,那是多大的麻烦?”

    “谁让你先给我惹麻烦?”周霁月没好气地横了越千秋一眼,“你现在瞒着,回头爆出来你丢下他们跑去北燕,你这个刚刚把名声提升得无以复加的玄刀堂大师兄还要不要人品?而且,你不觉得如此一来,如若有想跟你去北燕的,全都会立刻提出来?”

    越千秋顿时哑然,随即无可奈何地悄悄晃了晃大拇指道:“你这如意算盘比我还精……”

    上头两个人正在拉拉扯扯讨价还价,下头事先一点都没有得到消息的叶广汉和李长洪,已经是不可思议地瞪着越老太爷。毕竟,之前严诩想当副使,越千秋也想跟着的事,裴旭撺掇归裴旭撺掇,哪怕还有一大堆人也在那瞎嚷嚷,他们压根没觉得此事能成。

    就算素来觉得越千秋太会耍人的李长洪,此时也不由得压低声音质问道:“越老相公,北燕那是虎狼之地,千秋才多大,你怎么能放任他去胡闹!”

    他这话还没说完,叶广汉就硬梆梆地附和道:“严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东阳长公主那儿,你能交待?”

    东阳长公主此次在武英馆挂了个名,今天竟然没来,否则现场闹起来怎么办?

    越老太爷斜睨了两人一眼,最终叹了一口气:“我家老大确实是我支持他去的,可这师徒俩偏要去凑热闹,还真是和我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他们先斩后奏,说服了皇上和长公主,到最后才来和我说。再加上有政事堂裴相公竭力摇旗呐喊支持,我能不许吗?”

    “可这简直是儿戏!”叶广汉终于忍不住了,吹胡子瞪眼地叫道,“这次的使团岂不是变成了你越家人说了算的?”

    “是又怎么样?”这次越老太爷却毫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之前被点到去当副使的,资历又足够的那几个,不是摔折了腿,就是突发重病,再有就是破罐子破摔力陈此行不可,严诩不去谁去?至于少有的几个主动提出,愿意当副使出使北燕的,无不是刚刚出仕没多久的愣头青。哼,也只有年轻人才有这样的锐气。可相比他们,还是严诩更合适些。”

    见李长洪和叶广汉顿时沉默了下来,越老太爷方才带着几分自豪,几分不甘心说:“至于我家千秋虽说年纪小,但有志不在年高,我就算不乐意,也不得不答应了他。”

    叶广汉恼火地哼了一声,可终究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至于李长洪,作为萧规曹随的户部尚书,他终于发现,自己这位老上司缘何能够一路扶摇直上,最终跻身政事堂。

    这已经不只是敢打敢拼了!

    这三位高官言辞交锋的时候,底下也不知道多少人向越千秋自荐,想加入出使北燕的使团。这一刻,什么武英馆,什么将来的前途,全都比不上少男少女们前往敌国异域历练一番的期盼。要不是各派长辈忙不迭出来安抚情绪,这武英馆的挂牌仪式险些被搅得一团糟。

    可以想见,那几个越千秋想尽办法招来的学官和教授们,此时是何等无奈。

    总算这里头没有蔑视武人,不知变通的腐儒,当现场那热烈到炸锅的气氛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周霁月象征性地说了几句,接下来轮到他们之中推举的代表明守一说话时,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把下头两位尚书大人气了个倒仰。

    “我是为了越家捐献的这些古籍,这才来武英馆当这教授的,其他学官和教授亦然。你们学与不学,用心与否,全都与我不相干。可每月每季,按学业进度定等的榜单,都会贴在武英馆门外,金陵百姓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是否愿意被人骂成草包,你们自己好好想一想。”

    “学而优则仕,我从来最恨这话,读书读得好就能当官造福一方?未必!放在你们身上,读书读得好,你们的武艺就能提升?无稽之谈!可你们若不想当一个纯粹只懂得舞枪弄棒的莽夫,那么就沉下心好好学一学兵法,学一学律例,学一学诗赋,学一学经史。就算一时觉得没用,以后至不济你还能给自己的孩子启蒙!”

    “这叫什么话?朝廷是让他们给武夫讲忠义的,他居然说什么没用……”叶广汉终于忍不住再次吹胡子瞪眼,“这人越千秋哪儿找来的?”

    “金陵名士,家里还有太祖皇帝的丹书铁券。”说出这话的时候,越老太爷脸上笑呵呵的,等看到叶广汉顿时哑然,他听到年轻人们议论纷纷,却有不少人赞同,他方才淡淡地说,“别指望武人和那些监生一样老老实实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他们又不考状元!”

    “忠君报国不用灌输,天下百姓大抵知道忠义,在武英馆这种地方,耳濡目染之间,他们自然而然更懂得这一点。你想想刚刚多少人争着想跟千秋去北燕?若不是想着忠君爱国,想着建功立业,谁愿意去那种地方?找死吗?相形之下,某些畏难畏死的读书人差多了!”

    叶广汉只觉得胸口噎得慌,可情知辩不过越老太爷,他只能悻悻骂道:“随你们折腾,我不管了!”

    只有这对乱七八糟的祖孙,能折腾出这乱七八糟的武英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