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在武英馆捐书仪式上的讲话
    如果说,皇帝赐下的“少年豪杰,群英荟萃”八个字被刻在铜牌上后,各派长辈对此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对原本那个群英会突然被如此取代再不敢有异议有异议者也不得不闭嘴那么,此时此刻看着那盖着御宝的武英馆牌匾,他们更是生出了深深的感慨。

    武英这两个字,实在是指代意义太明确了。

    多少年来,各家曾经从太祖皇帝征战,因此得以立足的武林门派,在巡武使的打击下渐渐不复往昔声势,甚至还有不少已经消亡在吴朝百年历史之中。如今,他们终于有了名正言顺重新回到朝廷中枢的机会。

    哪怕只是让子侄晚辈进入武英馆读书!

    “这武英馆三个字也写得不怎么样嘛……”宋蒹葭正在和峨眉的紫葭咬耳朵。虽说曾经因为争抢诺诺当徒弟,两个人还争过打过,可如今时过境迁,两只吃货还是重新成了好朋友。可此时话音刚落,她就领受到了两旁四道犹如刀子似的目光,连忙吓得闭嘴。

    呜,观主和峨眉青灵师太这眼神太吓人了!我就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嘛……

    “活该,谁让你竟敢评判皇上?”紫葭笑眯眯地捏了一把宋蒹葭腰中软肉,直到人气恼地反击回来,她才立刻求饶打住,随即转移话题道,“看,今天来了好多大人物,越老相爷来了,兵部尚书和户部尚书也都来了。”

    如果越千秋听到下头这些窃窃私语,一定会轻哼一声皇帝都御笔亲题了武英馆牌匾,武英馆这成立挂匾的仪式,怎么可能没有大臣过来?

    爷爷一是因为圣命,作为宰相来给武英馆撑场面,但有很大成分是为他这个孙子做面子。户部尚书李长洪过来,那是因为皇帝敲打,户部给武英馆的拨款太少了。至于兵部尚书叶广汉,虽说武林英杰和军中英杰有区别,但皇帝点名,还是不得不来点个卯。

    尽管叶广汉的儿媳妇是越小四逃婚没娶成的未婚妻,尽管这位曾和越老太爷打架吃过亏,但在这些年朝堂时常会发生变动的情况下,依旧牢牢占着兵部尚书的位子,就足可见他的独到之处了。叶尚书虽说在朝中常常和越老太爷横眉冷对,但态度却不像裴旭这样一味硬梆梆。

    比如此时此刻,眼看那武英馆的牌匾被正式挂在了门楼上,他的脸上竟还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迥异于大多数官员对此的不屑一顾。

    只是当他和众人一同移步今后用来上课的明德堂,他看到越千秋挂在正中央的“少年豪杰,群英荟萃”御笔牌匾,却只觉得招摇之极,刺眼之极,忍不住多看了越千秋几眼。

    可越千秋压根就没理会这位兵部尚书大人,因为接下来,那才是他蓄意安排已久的另一件大事越老太爷的捐书仪式。

    事先并不知道具体安排的李长洪和叶广汉完全没想到,越千秋竟真的会堂而皇之把这件事放在这种场合。因此,眼看好几个大箱子的书放在了众人面前,他们全都为之色变。

    那个暴发户竟然真的藏了这么多绝本好书?而且竟然不留给子孙,而是捐给武英馆?

    相对于那些口口声声忠君、礼仪、仁恕,最是讲究风仪的大儒,越老太爷不慌不忙走上高台时,脸上含笑,双手拢在袖中,像极干了半辈子活的老农。

    而他在看着越影亲自将一箱箱的书移交给越千秋聘请的那些学官教授等人之后,见那几人喜笑颜开,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底下其他好奇的少男少女们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各位都是武林豪杰,绑上一只手也能打十个我这样的老头,所以与其说我是捐书给武英馆,不如说,我是借着送书过来,见识一下你们这些武艺出众的少年豪杰。希望你们能够知道,当年那个同样武艺出众豪杰不穷的年代,还有很多几乎被人忘记的人物。”

    说到这里,越老太爷的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我年少的时候,种过地,打过杂,看过仓库,断过案子,抓过强盗,平过盗匪,和乱民对峙过,砍过很多人的脑袋……可如今这个世道哪怕有这样那样的不太平,终究还有它的好处,那就是大体还安定。”

    “千秋从我那鹤鸣轩的大箱子里刨出来的这些书,还没整理完,放在这里的只是一部分。你们应该已经听说过其中几首有名的诗,譬如最近很流行的那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可就是写出这样句子的李太白,在卫朝末年的动乱之中,险些就被湮没无人知了。”

    越千秋听到这里,只觉得瀑布汗。

    爷爷你把这么件子虚乌有的事渲染得如此悲情,你让我这个造假者情何以堪?

    “书烧了,藏毁了,儒士血溅五步,武人惶惶难安,天下乱了,文采再好的才俊,武艺再高的英杰,在乱世之中死了多少,又能抵几何?正因为如此,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尽管一大把年纪,但此时中气十足的越老太爷,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各位在武英馆,不是要你们学那之乎者也,而是要学那之乎者也背后的道理。读这些雄奇壮阔的诗,不是要各位依样画葫芦做一首,而是通过读诗冶性情。可不是为了我家千秋说的,日后可以拿出去炫耀。大家可以学他的博览群书,可别学他的浅薄……”

    越老太爷的话不短,可这带着戏谑和期待,犹如邻家爷爷似的一句一句,却让下头的少年们听得心中熨帖,只觉得那不是高高在上的相爷,而是极其亲近的长辈。

    可是,当越老太爷词锋一转,把收尾的一番话给丢出来时,无论是李长洪叶广汉这样的高官,还是下头各派长辈和弟子们,全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我已年老,诸位却还年少。有道是,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

    越千秋只觉得整个人都傻了。他让秦家两位舅爷炮制出来的书里,加了一篇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节选。这是当年他读书时的必背片段,再加上觉得慷慨激昂,于是打算让各派年轻弟子好好读一读,可没想到老爷子只不过捐书前随便翻了翻“古籍”,竟然这就引用上了!

    他依稀能想见到,爷爷来过这一段之后,朝中那一片批驳其捧着年少,贬低老人的声音。可还没等他头皮发麻地想着此中后果,越老太爷就提高了声音。

    “老年人从何而来?从青春年少而来。明明知道自己当年怀揣着何等梦想,却在垂垂老矣之际,常要借口磨砺,让少年人多磋磨,多历练,将那锐气都磨光了,然后再美其名曰历练出来了,可以大用了。而这种时候,少年人大抵已经锐气不再,暮气沉沉了。所以,希望你们在武英馆不要辜负了大好时光,不要历练得圆滑世故,要永远如同一把锋利的剑!”

    在沉寂过后,下头突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和喝彩。就只是这么一会儿,越老太爷就取代了少年男女们从前心目中最敬畏的长辈,成为了最可敬的人。

    “老太爷真厉害!”

    周霁月刚刚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喝彩,眼见四周围根本静不下来,她方才看着目露异彩的越千秋说:“难怪他能养出你这样的孙子!”

    “那是,也不看看那是谁的爷爷!”越千秋耸了耸肩,须臾就把那些担心给都扔了。直到越老太爷在一片喝彩和掌声中从容下台,他才不慌不忙地上了台去。

    俯视下头寥寥三四十个学生,数量更多的各派长辈,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个自己一手打造的武英馆,真的非常不同。

    否则按照这年头的规矩,第一件事是祭孔,紧跟着是拜国子监祭酒和各类学官师长,磕头虫完了之后就是端坐凛然听训,学生们和囚犯有什么两样?

    嗯,其实前世今生,学生大多数时候确实和囚犯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