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终究撞山了
    说动了皇帝,说动了长公主和苏十柒,等转了一个圈回到自己家时,越千秋却知道,自己面前还有最难跨越的大山。

    皇帝也好,长公主也好,他都是把越小四的实际处境交待出来,这才把人勉强说服的,可现在,他能对老爷子说,爷爷,我爹要被人抢去再次当驸马了?所以我得去扶危济困,把人从北燕带回来听你教训?

    越千秋踌躇了一会,便先去了大太太的衡水居。发现东厢房里,诺诺和大双小双都正在越秀一的监督下,好好地背诗,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的他就退了出来,随即就到了正房门口,却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进屋。

    早已得到消息说越千秋过来,人却拖拖拉拉到现在才进屋,大太太不用想都知道这个侄儿必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她也听说了越千秋正和严诩捣鼓着想去出使北燕,可却没看成是年轻人的冲动,反而有些小小的欣慰。此时见越千秋进屋问好,她就颔首示意人坐下说话。

    可下一刻,还不等她开口问其来意,她就只听越千秋主动开口道:“大伯母,我和师父的事您应该也知道了,爷爷那儿,您能帮忙说说情吗?”

    大太太闻言微微一愣,可不过片刻,她就露出笑容,可说出来的话,就不像她此时的表情这么和煦了:“你平时最能哄老太爷开心,最能说服他老人家的,不应该是你?现在你却不能让老太爷点头答应,可想而知,你没把真正的实话说出来,所以老太爷死不松口。”

    见越千秋嘴张得老大,随即垂头丧气,她就知道自己一语戳中了小家伙的软肋,当即不慌不忙地说:“老太爷心如明镜,光是想瞒是瞒不住的,你自己应当知道该怎么做。”

    该怎么做……不就是说实话吗?越千秋只觉得心里无奈得很,继而就敏锐地发现门外似乎有动静。他还以为是诺诺发觉他来了,于是跑了过来,可片刻之后见门帘没动,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了。他仿佛道歉似的向大太太欠了欠身,可紧跟着就一个箭步窜到门前,一把将把门帘拉起来,可入目的那个人却让他傻了眼。

    “影……影叔?”

    越千秋这一惊非同小可。越影要是想偷听窥视,那么绝对不会发出动静,难道刚刚是爷爷来过?

    可要说他从亲亲居过来的时候,越老太爷还没回家,怎也不至于如此快地赶过来听壁角,大太太这衡水居的其他人更不至于发现老爷子来,却连个声音都没有。一时心乱如麻的他结结巴巴叫了一声后,心里七上八下,好半晌才挤出了一个笑容。

    “影叔你这么早就跟着爷爷回来了?”

    “老太爷回来了,让你去鹤鸣轩。”越影瞥了一眼竭力装作若无其事的越千秋,平板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明明瞒不过去的事情还要瞒着,你以为老太爷是什么人?”

    大太太是因为看到他这犹犹豫豫的样子,再加上他开口求其说情,所以能够猜到,那并不奇怪,可越影这么说,无疑表示越老太爷也知情,越千秋就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吧,是皇上还是长公主露了口风?”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越影嘴角绽放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恍然大悟的同时也为之气结:“影叔,你什么时候也变坏了,竟然诈我!”

    都多少年了,他居然还会被人调戏得不打自招!

    越影耸了耸肩,什么都没说,对着门内的大太太点头致意后,就转身走在了前头,竟是丝毫不担心越千秋不跟上来。直到出了衡水居,听到背后只有脚步声,微微的呼吸声,却没听到那素来多话的小家伙说话,他就头也不回地问道:“怕了?”

    “谁怕了!”越千秋就犹如被人撩拨了一下的小猫似的,猛地炸了起来,“我又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会先说动皇上和长公主,却最后才想着怎么应付老太爷?”越影倏然转过头,见越千秋根本没法掩饰脸上那苦色,他就莞尔笑道,“老太爷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花花肠子,别人不知道,他会不知道?”

    “影叔,你就别说了,爷爷有多厉害,我还不清楚吗?”越千秋只觉得这辈子都没叹过这么多气,恰是哭丧着脸说,“我这不是怕他老人家担心吗?”

    “大老爷去北燕,虽说是老太爷建议的,但不担心是不可能的。现在你又嚷嚷着要去,不论你有什么样的苦衷,他只会更担心。”越影等越千秋心事重重上来和自己并行,他才淡淡地说道,“是你爹又有消息了?”

    越千秋这回学乖了。事实上,被影叔诈过一次之后,他已经有相当的心理准备,此刻抬头扫了人一眼,他就轻哼道:“想知道?哼,就不告诉你!”

    越影微微笑着,一只手却有意无意地搭在了越千秋的肩膀上,直到小家伙哎哟一声叫了出来,想要挣脱却死活没办法,他方才若无其事地说:“真不告诉我?”

    “真不告诉……哎哟,不行了,影叔你饶了我吧!”越千秋没想到越影这么不苟言笑的闷骚家伙竟然也会和自己玩泰山压顶逼供这一招,逃又逃不掉,求救也绝对别想跑出个救星来,他只能郁闷地举白旗投降。

    可正当他准备说出实情时,却不想脑袋上被敲了一记暴栗。

    “别对我说,对老太爷去说。”

    兜来转去,还是要去对越老太爷坦白,越千秋顿时无奈得很。等到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到了鹤鸣轩大门口,还想打点一下说辞拖延时间时,却不防背后被人重重推了一把。

    被这把猛力一推,他跌跌撞撞进了门,脚下不稳,差点跌了个趔趄。等稳住身形,抬头看到越老太爷正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上,那严肃的样子犹如审案,他顿时有点傻。

    “臭小子,我让小影去押你,还磨磨蹭蹭这么久?快老实过来让我拧耳朵!”

    越千秋下意识地捂住耳朵,等到越老太爷不耐烦地拍扶手,他这才一步一步挪了过去,却没去越老太爷身边,而是隔着书桌在另一边站了。可即便隔着一整张桌子的距离,他却没想到年纪一大把的越老太爷竟是猛地扑了过来。

    习武有成的他倒是可以后退让开,可为了防止老爷子有个好歹,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被人揪住了领子,然后……当然是被使劲揪了揪耳朵。不用看他就知道,耳朵肯定红了!

    “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等越老太爷没好气地松手回去坐直了,他才不得不收拾了一下情绪,将安人青带着诺诺去逛街时,诺诺从一串糖葫芦上吃出的越小四那封信原委给说了。至于信的内容,他还没来得及提,越老太爷就骂了娘。

    “我就知道,皇上突然召见我,态度大改,绝对是有事!那个小兔崽子,就算要保密,送信就不能好好的送?这要是诺诺随手把那纸一扔,那时候怎么办?专在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上下功夫,闲得他!”骂过之后,老爷子才中气十足地问道,“信上说了什么?”

    等到越千秋期期艾艾把软绢再次拿了出来,越老太爷看过后,却并没有如之前那样雷霆大怒,而是默默坐在那儿微微沉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低低叹了一口气。

    “如果让小四自己来选,他是绝对不希望你们去那边给他添乱的。只不过,此番你大伯父去的缘由你知道,你们师徒俩都算是武人,去了倒也可能帮上点忙,至于是不是帮倒忙……”

    “爷爷放心,我一定管好师父,绝不让他帮倒忙!”

    听到越千秋这信誓旦旦的保证,越老太爷顿时被气乐了:“不只是你师父,还有你!从前你闯祸有我兜着,还有长公主向着你,可这次远去敌国,稍有不慎就得用自己的命来偿,你有心理准备?”

    “当然有!”越千秋昂首挺胸答应了一声,心里却知道,自己去北燕那是另有目的。

    自从因为金枝记成为众矢之的之后,他知道朝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因此完全不敢在金陵随便招揽人手经营势力,给自己和越家招祸。

    至于玄刀堂……那小打小闹,处处都过了明路的,根本就不算经营。武英馆也是一样,毕竟一切都是摆在太阳底下,堂堂正正。

    可此去北燕,那就不同了。

    自从知道越小四在北燕当驸马,自从知道北燕秋狩司二把手,精明强干的楼英长上吴朝的地盘来了,他找专业人士商量,定下了一揽子发展计划,七年来在那儿其实下了不少功夫,现如今终于可以过去看看了!

    只顾着自己得意的越千秋根本没有注意到,越老太爷看他的目光颇有些复杂。那不只是欣慰,自豪,竟然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怅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