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拿下长公主
    越千秋最讨厌李崇明和小胖子同时出没的场合,原因很简单,嫌麻烦。

    所以,趁着李崇明出现,吸引了小胖子所有的注意力,他等到李崇明上前之后,笑呵呵朝人打了个招呼,随即借口有事脚底抹油立时就溜。可当轻功极好的他三两步到了垂拱门时,听到背后那对叔侄又开始例行斗嘴,他心中一动就扭过头去。

    “英小胖,我不在,武英馆也有主了,你就不用打主意了。要有那闲心,何妨去文华馆抢个馆长当当?”

    李易铭顿时气急败坏地骂道:“去你的!文华馆都是那些自命不凡的才子,我才不去!”

    等看到一旁李崇明那分明脸上一亮的表情,越千秋就耸了耸肩道:“皇上这会儿心情有点复杂,你们两个若要进去见他,最好说话注意一点,可别惹了他老人家发火!”

    李易铭和李崇明根本就没机会问越千秋皇帝为什么心情复杂,就只见人如同一道轻烟似的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于是,两个人只能彼此互相狠狠瞪了一眼,然后开始犹豫是否要进去。有心走人,可又顾忌到对方会趁机进去讨好卖乖,两个人全都头疼坏了。

    丢下一个棘手的难题之后,越千秋才懒得去想这两个家伙谁进谁退,几乎用最快的速度溜出皇宫之后,他就径直转去了东阳长公主府。

    自从各大门派齐集金陵重修武品录,他每次来这儿都要经受的日常闯关训练就停止了,可这会儿他却没走大门,照例翻墙之后,沿着那纵横交错的围墙一路深入。如此大剌剌直闯,当然也有长公主府的护卫和高手发现,可当看清楚那个飞奔的人影,他们就都放松了起来。

    虽说长公主严令不许放人进来,可这小家伙不是外人,谁吃饱了撑着敢拦着?

    当越千秋一路飞檐走壁,最终到了严诩的燕水阁时,他就听到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嚷嚷:“你有没有良心?人家是见利忘义,你倒好,动不动就要丢下你老娘,现在还打算丢下你媳妇和你儿子!北燕那是什么地方,你一个从来都没好好当过一天官的人跑去那儿能干什么?”

    “就因为我从来没好好当过一天官,所以我这次想好好当一回官,不行吗?你以为我不想和人家一样去上朝,去当官,可那是因为我没那个资格,从你们骗我说考状元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没那资格!宰相、六部尚书侍郎,大理寺卿……反正但凡真正有实权的官我都不能当,我当然不用费那个神!但现在,北燕我非去不可!”

    东阳长公主深知严诩是个认死理的家伙,这几日天天吵到她头疼都没能说服儿子,此时只能看向苏十柒。对于她这个可以说是一手带出来的儿媳,她一贯满意,此时也唯有指望人能用一腔柔情把儿子给拴住。至于实在不行……

    她瞥了一眼壁上苏十柒的双股剑,心里迅速盘算着儿媳拿剑拦住儿子的可能性。

    儿媳一个不够,再加上府里那些人,应该是够了……

    然而,下一刻她听到的不是劝解,而是苏十柒弱弱的声音:“娘,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要去就让他去呗,否则他在家里是不会安生的。”

    苏十柒这话还没说完,严诩便大声嚷嚷道:“十柒,还是你懂我的心……”

    可这一次轮到他被苏十柒怒气冲冲地噎了回去:“呸,别来这套!你还得意上了!我是不想家里被你闹得鸡犬不宁,娘被气出个好歹来,儿子跟着你这个爹学坏了!”

    门外偷听的越千秋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偷笑。可大门立时砰的一声被人一把拉开,紧跟着就探出来一只手,不由分说地把他拽了进去。

    不消说,能有这么准确分辨力和执行力的,只有他的师父严诩。见那边厢一对婆媳全都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东阳长公主还一脸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帮你师父做坏事的痛心疾首表情,他不禁缩了缩脑袋。

    但他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侧头对严诩说道:“师父,我有话对长公主和师娘说,你出去回避一下。”

    “我……回避?”

    严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见越千秋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他不禁眼睛一亮。之前他流露出要去北燕的意图,立刻招致母亲的强势镇压,就连越千秋说情也没用,而且小家伙也被暴跳如雷的越老太爷骂了个半死。虽则如此,可徒弟一贯的神奇还是让他选择了相信。

    可虽说有些期待着,他走出屋子之后,仍感到七上八下。

    认真算起来,从小到大,他就没有什么事情真的拗过了自己的母亲,即便大多数时候事实证明母亲都是对的,可这一次他实在不想退缩。他不能登朝堂,不能上战场,如果连异域北燕都不能去,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屋子里,越千秋冲着苏十柒打了个眼色,见师娘莞尔一笑,主动到门前透过门缝看着严诩,以防人偷听,他方才窜到了东阳长公主面前,直接把从诺诺那儿顺来的越小四那封信递了过去。

    东阳长公主见手中这条皱巴巴的软绢上还留着可疑的污痕,狐疑地瞥了越千秋一眼,这才把东西展开,可等到一扫过后,她的脸色就变了。她没好气地狠狠瞪了越千秋一眼,等到将这封语焉不详,但知情者却绝对不会弄错的信看完,她就深深叹了一口气。

    “不给你师父看?”

    “长公主您说了算。”

    东阳长公主只觉得自己当初就不该觉得,能让严诩和越小四做个朋友很好,否则这两个混世魔星要是彼此不相识,那么她能省多少事?可一想到严诩必定会变得孤独傲慢谁都不理,她最终还是打消了那一丝懊悔,当下朝着苏十柒叫道:“十柒,你也来看看。”

    苏十柒见严诩背对着屋子孤孤单单站在院子里,只觉得这个常常会像孩子似的男人有些可怜。因此,渐渐发起呆来的她直到东阳长公主叫了第二遍,这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连忙转身匆匆来到婆婆身前,有些讶异地接过了那张软绢。

    等到看完,她再想想刚刚越千秋对东阳长公主说的您说了算,忍不住狠狠揉了揉越千秋的脑袋:“你师父要知道他是最后一个知情的,非气死不可!”

    越千秋叹了口气道:“可如果师父是第一个知道的,长公主,师娘,你们拦得住他吗?”

    东阳长公主顿时哑然,苏十柒则是忍不住扑哧一笑:“你说得对,那时候他说不定连你这个徒弟都先扔了再说,直接跑去北燕扶危济困……越四爷十几年漂泊在外,默默无闻建功立业,娘,你总不能让阿诩不但被人比下去了,而且连个和人并肩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这里,她便伸手抱着东阳长公主的胳膊,犹如女儿似的撒娇道:“娘,阿诩就算人在家里,心也不在家里。让他去吧,否则他有的折腾了。他走了,我和大双小双陪你。”

    东阳长公主忍不住庆幸到底还是让儿子娶妻生子,否则这回严诩一冲动跑出去,她岂不是又要孤零零一个人?而且,儿媳妇不像儿子心这么野,否则这会儿迸出一句非要一起去的话来,她更是得气死。她长舒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媳妇的手,这才看着越千秋。

    “千秋,你师父这个人,冲动易怒,大大咧咧没个城府,最容易吃亏。在金陵人家至少还看我的面子,可在北燕敌国,你们是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我最怕的是他还一味不知收敛,你也跟着胡闹,那就真的是去送死了!”

    越千秋被东阳长公主说得直缩脑袋,不得不讪讪地保证道:“我知道从前都是仗着爷爷和长公主的势,在金陵这才能够横行无忌,到了北燕自然不同,哪敢再这么胡来?”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随即眨巴着眼睛说道:“长公主也不要太小看了师父,他从前离家出走的时候,在外虽说落魄,却也不曾拿着贵公子做派压人。那时候在同泰寺,他那满口鬼话忽悠人的落魄秀士样子,还是装得挺像样的。”

    这种丢脸的事却被越千秋当成了优点,东阳长公主不禁哭笑不得,当即没好气地说道:“总之,我把你师父交给你了,给我好好看着他!”

    “得令,遵命!”越千秋雄赳赳气昂昂地一拱手,随即反身就快步出了门。

    严诩听到身后有动静,连忙转过身来,还没开口就看见越千秋那大大的笑容,意识到徒弟马到成功,登时喜出望外。他几乎想都不想就大步奔上前去,抱起越千秋就连打了几个圈子,仿佛是回到了当初刚收下这宝贝徒弟的那会儿。

    徒弟出马,手到擒来,真没白疼他!

    等好容易摆脱发孩子疯的严诩时,越千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都多大人了,还玩这个?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恼火地喝道:“师父,事情是办成了,但我要和你约法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