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训徒
    武品录的重修尘埃落定,与此同时尘埃落定的,还有严诩极力倡导的武盟。轮流当盟主的提议在各大掌门当中很容易地就通过了,奈何严诩那过家家似的盟主从后往前轮却惨遭驳斥,就连皇帝也大摇其头,第一任盟主终究落在了德高望重的少林主持觉安手中。

    而通过越千秋之口,突然过了明路的群英会,反而引起了剧烈反响。

    皇帝御笔题字的铜牌,上元夜那天晚上参与过伏击“活动”的年轻弟子们人手一块,回去就被他们各自的长辈要过去研究了从字迹,从玺印,从做工和材质……等到木刻的牌匾送到各派,惊叹于越千秋实在是手眼通天,神通广大的同时,大多数老一辈的武人也终于下决心支持。

    这其中,很有一些人不愿意看到群英会这名头响亮的三个字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毕竟,群英会三个字并不是刘国锋和甄容脑袋一拍就凭空出现的,在不少前辈名宿们年轻的时候,也曾经用过这三个字,联合志同道合的同门或者其他门派的师兄弟闯荡江湖。

    稀里糊涂被越千秋推出来当倡导者的峨眉三姊妹虽说年纪小,资历浅,可她们那天真乐观的气质却很让人信服当然,有多少支持她们的年轻弟子是怀揣着追女孩的心思,那就不得而知了。只不过,纵使峨眉青灵师太,也不认为那三胞胎真能够领袖群英。

    最终被推为群英会临时话事人的,是白莲宗宗主周霁云不但是一宗之主,年纪轻轻,武艺手段却让所有人信服。而这也是越千秋相当意外却相当满意的人选。反正他这个硬生生把群英会名头从甄容等人那儿抢过来的人,是根本不打算去领头拉仇恨的。

    可无论严诩还是越千秋,这场兴师问罪结束之后,他们别说没功夫去管什么武盟和群英会,甚至连武德司和刑部总捕司怎么联手炮制那些被拿住把柄的官员,都没空去关注。因为身上全都有官职的师徒两个,联名上书,慷慨激昂地表示愿出使北燕。

    挂着四品官衔,没去过一天衙门的严诩,主动请缨当副使。挂着个六品虚衔的越千秋,求的是在使团里当个随员。而在联名上书中,师徒俩用了一句豪气十足的话。

    岂能让北燕以为我吴朝无人!

    而对于正等着武英馆正式开张,又或者说开学,于是尚未离开金陵回乡的各大门派中人来说,严诩和越千秋的举动在朝堂官员们看来是瞠目结舌大多数官员以为这是师徒俩又疯癫发作了,如宰相裴旭则是心神振奋力求促成可他们却觉得五味杂陈。

    还以为严诩想着组建武盟是想当盟主过瘾,还以为越千秋把群英会名头抢了过来是为了耀武扬威……结果这一对师徒转眼间就把事情抛到脑后去不管了,人家根本就没把他们认为很大的事情放在眼里!

    不过也是,他们终究忘了,人家一个是长公主之子,一个是宰相孙子!

    当那一日“群英会”回来,便被勒令闭门思过的甄容再次走进青城派掌门云中子那间临时居所时,一贯注重仪表的他已经几日没有打理过自己的容貌,此时显得憔悴而又邋遢,云中子险些没认出这个关门弟子来。

    师徒俩对视了好一会儿,白发白须的云中子方才一怒拍下扶手喝道:“孽障,犯了错就要弥补,你这么多年练武练心,就是练成了一条虫吗?给我跪下!”

    甄容只觉得云中子这话犹如炸雷似的在耳边炸响,整个人晃了一晃,却是足足好一会儿,这才沉默着屈膝直挺挺跪了下来。当陡然之间肩头被死死压住时,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等抬头发现肩头恰是自己早些天就被勒令卸下的佩剑时,面色顿时更苍白了一些。

    “认出你的剑来了?怎么,觉得我会和天巧阁阁主一样,把你打成叛逆,逐出青城,自生自灭?”云中子猛地提高了声音,抬起这把连鞘的剑就重重击打在甄容的肩头,眼见人微微一晃,终究是咬着嘴唇没有作声,他这才冷哼了一声。

    “你还欠着我的养育之恩没还,还欠着青城的收容之恩没还,还欠着家国庇护你之恩没还,你就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混帐东西,你以为青城是天巧阁那样虚伪做作没担待的?”

    劈头盖脸痛骂了甄容之后,见人面色虽说更白了,可眼神里却恢复了几分生气,云中子却突然伸手一按剑柄机簧,竟是一声轻响把剑拔了出来。随着那倏然一道寒光朝甄容头脸击去,他就只见面前的弟子只是瞳孔猛地一收缩,竟是不闪不避!

    那一刻,他神色未变,嘴角却是微微翘了翘。随着匹练似的剑光倏然散去,刚刚挥出去的剑竟是随之归鞘。而这一剑从出剑到收回,仿佛只是划破了空气,甚至没有伤到甄容半根头发。只是当那清越的归鞘声响起之后不多久,甄容右肩的衣衫陡然之间化成碎片。

    随着那右肩的肌肤完全裸露了出来,甄容原本就苍白的脸上陡然之间多出了几分血色,可这血色实在是来得太快,不多时,他的脸就犹如煮熟的红虾米,通红通红。

    “师……师父……”

    “想来你自从发现这个印记,心里就一直没有断过思量,是不是?”

    见甄容似乎摇摇欲坠,那脸上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云中子便哂然笑道:“你知道自己是被我捡回来的,所以生怕知道你自己的身世是最不堪的那一种,于是被刘国锋拉进群英会之后,就一个劲想要做出一点成绩来,免得他日被拆穿时,百口莫辩,下场堪忧?”

    甄容张了张嘴,脑际一片空白,几乎无意识地喃喃自语道:“不是,我没有……”

    “你是不是还被刘国锋看到了这肩头的印记?”

    这一次,云中子成功看到了一张再次突然从红转白的脸。他一下子给气乐了,直接用剑身狠狠砸了一下甄容的脑袋,这才训斥道:“笨蛋,蠢货,你是我捡回来的,你身上有什么印记能瞒得过我?心里有苦楚不找我来说,却去找外人,活该被人坑被人骗!”

    “大哥不是那样的人!”甄容本能地反驳了一句,话一出口,他方才体悟到云中子前半截说了什么,震惊之后不由得失声惊呼道,“师父,你早知道了?你是说我这印记不是……”

    “没错,印记是真的,但不是你生来就有,是后来我让人给你纹上去的。教你北燕语的那个盲眼老人,是少林俗家的前辈,你李达安师伯。至于当时给你纹身的时候,不止一个武林前辈在场,每个人都能证明你并非被我捡到时就已经有这印记,这下你该安心了吧?”

    甄容简直完全懵了,想张嘴说话,喉咙却似乎哑了一般,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到最后总算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时,他那声音干涩嘶哑,仿佛一瞬间被人刺破了音一般。

    “师父,为什么?”

    “早来问我,就没这事了!”云中子随手丢下剑,双手狠狠捏了捏小徒弟的面颊,把那张清俊的脸捏成了大阿福,随即才长叹一声道,“一来这纹身是纪念我捡到你的地方,二来是因缘巧合,遇到了那样一个从北燕过来的人,他转告了北燕的一个传闻,三来是我们预备就此拿你做一件大事……”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足足好一会儿,这才微微笑道:“没想到,你加入之前那个群英会,搞出来的那几桩闹剧,虽说不能再蠢了,可风声要是传出去,鬼使神差地还能给你加点筹码。”

    这一回,甄容是货真价实脸上发烧。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几乎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直到脑袋被云中子狠狠揉了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犯错的时候,他方才讷讷开口说道:“师父,我对不起你,我真的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以为我会这么说?”云中子狠狠屈指在甄容脑门上弹了一下,哪有半点得道之士的清逸出尘,“犯错了就要立功来弥补,这就叫戴罪立功,懂不懂?给我挺直腰杆,我没那种犯错之后就和死了老子娘似的没用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