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夸功
    当听到看守山门的弟子禀报说甄容等人先后到来,却都聚集在山门说话,越千秋就吩咐姑且将守卫内撤到金戈堂附近,然后自己赶了过去。当此时此刻他把一群人带了回来时,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内中一片欢声笑语,他的嘴角不知不觉翘了起来。

    不得不说,十四五六的孩子们多半是吃货,聚集在一起之后,可有共同语言了!

    而甄容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尽管之前诺诺生日会的那一次,他们已经见识过了这样的自助餐,可相比那一次,此时气氛更加轻松活跃。

    他们放眼看去,就只见一个个往日在长辈们面前被管束得非常讲规矩的少男少女们,此时端着盘子走来走去,高声谈笑,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就连他们的同门师兄弟都是如此。

    从前若有饮宴,人不到齐,哪能开宴?就算吃饭的时候可以说话,大家或十人或八人一桌,虽说有离席敬酒谈天的机会,可哪里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走动,谈笑无忌?就连他们群英会的这些人,彼此说是兄弟战友,可谁又能说,心目中真的就完全不存门户之见?

    就在群英会一行人微微失神的刹那,越千秋重重拍了拍手,见众人往自己这儿看来,有人还拿着筷子,有人嘴里还塞着食物,有人正在和朋友起哄说笑……当看到众人他后头还有甄容等人时,少年们方才慌忙吞咽食物,狼狈地把盘子筷子往身后藏,他就不禁笑了起来。

    “大家别慌,我刚刚就对他们说了,是他们自己来迟,一会只剩下残羹剩饭,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错。”

    越千秋一面说一面自顾自走上前去,听到宋蒹葭附和似的嚷嚷了一声就是就是,他莞尔一笑就来到了正中央,随即干咳一声道:“上元夜,玄刀堂虽说草草也开了一场庆功宴,但那时候毕竟大家忙活了一晚上,困了累了,吃吃喝喝也不痛快,该说的话更没说透,我这才厚颜请师父帮忙写了请柬,这样就不至于因为我太会折腾,那请柬被各派前辈打回来。”

    他这话刚说完,下头便传来了一阵哄笑。其中笑声最大的,便是他那些玄刀堂的师弟师侄儿。刘方圆更是躲在人群中大声叫道:“大师兄,你这太会折腾四个字,实在是太贴切啦!”

    越千秋才不理会越大越贱的这家伙,自顾自地说:“再加上,有些功臣那天晚上来了,有些功臣没到场,我心里不安,今儿个这才一定得把人请上。不说废话了,那个被送进武德司的家伙招供是北燕秋狩司副使楼英长的下属,而能够把这家伙引出来,有一个人是首功。”

    听到首功两个字,偌大的金戈堂中渐渐安静了下来,互相审视之中,有人把目光投在了周霁月身上。谁都知道,白莲宗周宗主带着弟子入京之后就一直都住在玄刀堂,但凡有事必定和玄刀堂同进退,之前那天晚上又是第一个暴起出击,首功不是他是谁?

    可在众人注视下,周霁月却是微微一笑,随即摇了摇头。下一刻,就只听越千秋说道:“首功是铁骑会的袁侯袁师弟!”

    正在角落中闷头吃东西的小猴子顿时愣住了。因为师父的关系,他和别人不熟,心里又一直耿耿于怀之前被越千秋丢出门后那光怪陆离的事件,再加上彭明的训诫,今天他来是来了,可却告诫自己是为了好吃时这首功两个字,着实把他震得懵了。

    直到背后传来了使劲一记推,他又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人抢掉了盘子,又踉踉跄跄往前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出了人群,站在了所有人的目光底下。

    从来没有这种经历的他只觉得整个人都傻了,压根忘了扭头去追究谁推他出来的,老半晌才讷讷说道:“我……我哪有什么功劳……”

    “怎么没有?”越千秋笑吟吟地上前把小猴子拖了过来,随即扳着人的肩膀,让其面对面对着所有人,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首先,正是因为你师父,铁骑会的彭会主发现金陵城中很可能有人冒名武德司,这才有了后来的一系列计划。”

    至于彭明查了多久,怎么查的,他可不想知道……

    他一边说一边扫视了众人一眼,语调郑重地说:“然后,正是因为袁师弟你不惜受辱,被我让人从越府丢出来,随即你找地方借醉诉苦,把神弓门的庆师兄知道徐厚聪和北燕人来往的消息放了出去,把群英会招揽神弓门庆师兄等人的消息放了出去,计划才能顺利进行。可因为你说得太多,人家连着试探了你几回,差点要了你的命。所以,是我对不起你!”

    “不是……不是这样的……”

    小猴子见越千秋竟是放开手,对他深深一揖,他先是手忙脚乱伸手去扶,等越千秋起身之后,他又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可想要解释却觉得自己解释不清,到最后忍不住手无足措。

    “我那时候是真的以为九公子你生气不要我了,所以醉了之后,我好像骂了你,还把该说的不该说的什么都说了。师父事后骂我直肠子,藏不住话,只能凭本色去演戏……真的,我真的没有一点功劳,我对不起你,呜呜!”

    又干瘦,又不起眼的袁侯,除却和他打过好几次交道的庆丰年慕冉小齐等几个神弓门弟子,别人大多数和他不熟,可听到这里,谁不知道越千秋和铁骑会彭明设计,小猴子去出演的那一场圈套,其实惊险之极?

    一时间,就连最初不大满意越千秋把首功给出去的人,也为之释然了。

    金戈堂屋顶,盘膝坐着的彭明没去看一旁捋着下巴满脸得意的严诩,轻轻舒了一口气,突然觉得直到刚刚还不平的心气一下子都顺了。

    如果不是他在越府门前和越千秋的那次冲突,如果不是他几次市井买醉,撒酒疯道出了群英会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放风声说庆丰年等人了解徐厚聪叛逃背后的隐情,正待价而沽,看今后是戴罪立功,还是干脆也叛逃去北燕,另找山头投靠,将来和徐厚聪别苗头……

    小猴子一场戏怎么够?

    可那是他的关门弟子,那是在铁骑会吃了这么多年苦,却连马都没骑过的孩子,把首功归于那个他从小拉扯大的孩子,又有什么关系?越千秋都愿意,他又有什么不愿意?

    而越千秋见小猴子哭得真有些伤心,他不禁上去拍了拍这个干瘦少年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师父也说了,这叫本色演戏,所以首功还是你的,说什么对不起?好了好了,来,敬你一杯庆功酒,让咱们永远记得,此次铲除北燕一条暗线的首功,就是你小猴子和铁骑会的!”

    不由分说从一旁的戴展宁手中接过执壶,倒酒猛灌了小猴子一杯,越千秋这才来到了庆丰年和那些神弓门弟子面前。他刚刚看得分明,推了小猴子一把的,是满脸促狭的慕冉,抢了人盘子的,则是笑嘻嘻的小齐。见这会儿几个人又惊喜又激动,他就一一斟酒送了过去。

    “第二大功劳,是神弓门诸位的。如果不是各位以身作饵,也就没有后来这场漂亮的反伏击。如果不是各位拼尽全力,也不会拖到对方底牌尽出。各位被徐厚聪连累至此,却还能心怀家国,我在这儿多谢诸位,也转告诸位一个好消息,神弓门是暂时被武品录除名了,但皇上金口玉言,政事堂业已批复,神弓营即将重建,征召曲长老和应长老入营为训导!”

    眼见得满堂一下子如同炸开了似的,人人激奋不已,甄容不禁满脸怔忡。而在他身边,加入了群英会的年轻人们在羡慕的同时,不禁也有些失魂落魄,叶凤杰更是苦笑道:“就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位九公子能做到如此,着实让人佩服。刘师兄败得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