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六十章 北燕男人都死光了吗?
    在名为天巧阁的那家首饰铺门前碰壁而归,越千秋请了师父掠阵的兴师问罪就暂告一段落了。当然只是告一段落,还没结束。

    可脑海里印着一份写了二十多个名字的名单,他却着实心头火大。

    宰相肚里能撑船,这话固然不假,可宰相是他爷爷,他又不是宰相,哪里会轻易放过那些打算往他头上泼脏水的家伙?就算群英会的那些人是因为这些年武人饱受压制,于是变得偏激,可凭什么他们就敢拿他这个玄刀堂掌门弟子立威?

    刘国锋是跑了,除了钱若华之外的甄容和另外三个人是宁可独自揽责也不肯供出别人,看上去一个个都很有义气和风骨,可他们不就是认为如果他继续追究,反而会坏自己名声?

    想得美!

    越千秋怀揣着满腹火气回到越府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没走正门,而是径直回到自己的亲亲居。刚一进二门,他就看到正房大门被人风风火火撞开,紧跟着,一身荼白衣裳的诺诺就一溜烟冲了过来,抓住他的手就嚷嚷道:“爹来信了!”

    越千秋忍不住呆了呆,随即第一反应就是伸出手指头掐指算了算。

    付柏虎把诺诺送到金陵这才不到一个月,而越小四人在北燕,所以绝对不可能出现得知金陵城出了什么事,所以紧急送信来这种状况,因为这点时间信使越境来回都不够。因此,若是有信过来,只有唯一一种可能性,派人送了诺诺过来后,越小四在北燕那边又有状况!

    想到今日出垂拱殿时,边境刚刚报说北燕使团来了,越千秋不禁有些犯嘀咕,但还是将诺诺一把抱起来往里走,嘴里却问道:“爹的信什么时候送来的,谁送的?家里其他人知不知道?爷爷知不知道?”

    诺诺一点都不诧异越千秋把越老太爷和家里其他人区分开来,因为爹从前对她说越家事的时候,爷爷和千秋哥哥也从来都是和其他人分开来说的。

    她清了清嗓子,得意地说道:“爹的信不是送到家里来的,今天我请安姑姑带我出去玩,结果买了一串可好吃的糖葫芦……包糖葫芦的纸是三层的,中间一层就是爹的信。除了安姑姑没人知道,爷爷才刚回来,听说正在鹤鸣轩审三伯父呢!”

    敏锐地听到身后某处呼吸声陡然粗重,那气息仿佛是安人青,当他回头时,恰只见一个人影飞一般消失,分明是跑远了,越千秋没好气地冷哼一声,本能地想到了之前越小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大摇大摆作为北燕使团副使跑回金陵的往事。

    难不成这次某人固然没法再次混进使团,可还是一面对他哭着喊着说处境堪忧,一面则是悄悄潜入金陵城来了?

    诺诺提到老爷子在审三老爷,越千秋本来很感兴趣去旁观一下,最好能让人挨顿家法那就更解气不过了。然而,此时天大地大,也比不上他那个便宜老爹的幺蛾子大,因此他再不迟疑,立时追问道:“信在哪?”

    等看到小丫头伸手指了指头上的珠钗,他不禁哭笑不得。

    从前是他对安人青身上层出不穷的小玩意感兴趣,现在是诺诺。

    从迷烟丸,到空心珠子、空心玉簪,再到底下藏着利刃的绣花鞋……他有时候简直担心诺诺会不会随手一摁把自己给弄伤了。此时此刻,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摘下小丫头那支珠钗,将其叼在嘴里后,又根据她的提示旋下了其中一颗珠子,最终掏出了那张写满字的软绢。

    仔细看信的越千秋在抬脚跨过正房门槛时,脸上表情瞬间僵硬,下盘最稳的他竟是被门槛给绊了一下,整个人连同诺诺一块往前倾倒。

    好在他到底练了这么多年,在往前绊出去的刹那把手里的人和东西往高空一扔,随即双手往地上一撑,双脚腾空向上一甩,一个空翻后稳稳落地。

    这时候,他方才勾手把诺诺重新接住。再看怀里那小丫头时,他就发现人哪有半点受惊吓的样子,反而又惊又喜,笑得双颊一片红艳艳的。如释重负的他伸出另一只手,这才接住了那张和扔诺诺一块扔出去的软绢。

    他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素来有几分忌惮,此时便忍不住问道:“诺诺,信的内容你看过没有?”

    这个过了年才五岁的小丫头,其实是识字的,那才是真正的资质顶尖,聪明剔透,谁如果小看她……就和当年他被人小看不识字糟蹋书是一个下场!

    “看过了呀。”诺诺瞪大了眼睛,喜滋滋地说,“爹明显也是写给我看的,用的字我几乎每一个都能认得。”

    虽说这是一个能猜到的答案,可越千秋还是很想揪着越小四的领子暴打他一顿尽管很可能打不过。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的口气温和一些,别那么恼火。

    “他可是在信里说,他又要回去当他的驸马爷了!”确定外间无人,越千秋低低说出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在咬牙切齿,“北燕公主就算真有那么多,可北燕男人都死光了不成,居然又能轮到他?他上次不是说有人翻旧帐,所以他被人怀疑了,这才被赶到边境?”

    上次付柏虎固然替越小四带了话,可真正重要的信,也是诺诺贴身携带的。此时,还是这个小丫头一本正经干咳了一声,随即才低声嘟囔道:“千秋哥哥,爹之前就是娘走了之后,死活不肯娶大姨母,所以才被赶去边境的。”

    越千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不早说!”

    “可你也没问我呀?”诺诺的声音挺小的,脸上却很是理直气壮,“爹从前说过的,大姨母那是出了名的……嗯,叫人尽可夫?她前后有过十几个驸马了,他才不要这种女人。爹肯定是那个……那个什么虚与,虚与委什么来着……”

    越千秋这才想起,之前越小四的妻子,诺诺的母亲平安公主确实太没存在感,打听不出什么情况来。可北燕最有名的那位大公主就不同了。

    这位是北燕皇帝已故皇后独生女,娘家势力庞大,又没有兄弟,所以皇帝尤其纵容宠爱,哪怕她结婚离婚都是家常便饭,一年嫁两三次,皇帝也毫不在意。

    可要是越老太爷知道越小四丧妻之后居然要娶那么个放荡女人,不气得吐血才怪!

    诺诺看着越千秋面色一连数变,不禁有些内疚,当下勾着越千秋的脖子说:“千秋哥哥,娘对我说过,大姨母最喜欢勾搭那些看不上她的人,而且会想方设法下死劲,可真正勾搭上了就反而没兴趣了。之前她的一个驸马就是我七姨父,她花了七个月把人勾搭上,然后我七姨父和我七姨离婚,可两个人成婚才一个月,大姨母就把人赶出家门了。”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随即认认真真地说:“可大姨母撵在爹屁股后头,追了他一年半,娘走了之后更是天天跑来,爹也没理她!爹肯定是耍她来着……”

    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小丫头你真信你那个爹,如今你娘都不在了,就算人是个荡妇,万一他偷腥,那也是没准的!可听到诺诺口口声声说娘走了,他的心又软了下来。

    亏他还拜托二戒和尚把越小四和那些个武林同道接应回来,现在越小四却在信上用隐语说,那几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武林同道都已经安排好了脱逃的线路和时机,只等人接应即可,他自己还没玩够,要重新杀回上京旧地去。

    那个二和尚要知道越小四变卦,不气煞才怪!

    这死老爹还在信上说,让他转告越老太爷,甚好,勿念……好个屁!幸好他上次没把诺诺捎带的那封信给老爷子看,否则这大起大落非得把爷爷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越千秋抱着诺诺到主位的太师椅坐下,却突然联想到当初越老太爷建议越大老爷出使北燕。越小四突然杀回上京,是不是不谋而合,也打算去做做老爷子吩咐大老爷去尽力试试的那件事?

    “越家人就是这么麻烦,逞能,死犟!”越千秋嘴里喃喃自语,可想到严诩的“野望”,他忍不住轻轻呵了一声,“可我也姓越!”

    基于越小四这封信,他险些被人抹黑名声的这件事,得快刀斩乱麻尽快处理了。

    至于办法吗……呵呵,你夺我的名声,那就别怪我雀占鸠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