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兴师问罪
    过了年,越千秋十四,严诩三十二。

    按照年纪来说,越千秋才应该是中二病发作的那个,可他跳脱桀骜的外表下,实际上还藏着不少圆滑世故,反倒是早就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严诩,骨子里依旧是那个难忘初心的固执少年。因此,被越千秋戳破了心头念想,严诩这一路上就没少对徒儿唠叨。

    很简单,无论在越老太爷还是在东阳长公主面前,他的徒儿都比他更有说服力。他最敬重的老爷子,他最畏惧的母亲,全都更信他这徒儿。

    越千秋哪敢随便乱答应去当说客,可禁不住严诩死缠烂打,再加上他自己也真想去北燕看一看那截然不同的国度,“顺便”见一见上次送信来说是“情况危急”的越小四。

    更重要的是,他非常明白,越老太爷为什么会建议最器重的越大老爷冒那么大的危险去出使北燕,那绝不单单是为了接回在异域漂泊多年的幼子。所以,他就给了个含糊的答复。

    “师父你别心急,回头我探探爷爷和长公主的口气。”

    “那可就交给你了。”严诩深知徒儿诡计多端,此时登时眉开眼笑。可当他发现眼下目的地渐近,那表情就大不相同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把表情转换成了更适合兴师问罪的杀气腾腾,当到了大门口时,他更是运足中气高喝了一声。

    “甄容,你给我滚出来!”

    尽管是来讨公道的,可越千秋听到严诩这声嚷嚷,他还是觉得有些丢脸。

    明明是他有理,可被严诩这么一闹,怎么自己师徒俩这么像上门找茬或要债的恶棍呢?

    所以,眼见里头没动静,严诩张口仿佛要叫第二遍,越千秋慌忙阻止道:“师父,矜持一点儿,气度,气度!您不只是玄刀堂掌门,还是这金陵城上一代两大公子之一哪!”

    越千秋嘴皮子一动,就瞎掰出上一代的两大公子来,严诩听着却很满意。虽说他和越小四七年前一见面就大打出手,可那仍然是他在金陵城身份相当的同年人中最认可的朋友。所以,他有些不太情愿地闭上了嘴,抱手等着面前这座道观中的人做出反应。

    好在里头的人并没有让师徒俩等候太久。不多时,一个人就匆匆迎了上来,正是曾经拜会过东阳长公主府的云霄子。想当初除了少林那位二戒和尚,他和峨嵋派的青英都是越千秋代师接待的,素来以处事老练圆滑著称。

    可即便是江湖人称长袖善舞如云霄子,这会儿疾步出来之后,长揖拱手行礼时,发现严诩别着脑袋不理人,也不禁一阵尴尬。虽说不至于恼羞成怒,可他还是忍不住暗自腹诽。

    之前严大掌门设宴款待各派长辈的时候,看着像是个挺讲道理的人啊,怎么现在就如此不好打交道了?

    师父唱黑脸,越千秋当然就只能唱白脸了,虽说之前差点被毁了名誉的人是他,不是严诩。他似笑非笑地上前答礼,随即拉着云霄子的袖子,把人拽到了一边。

    “昨夜师父和几位前辈潜伏在暗处以防不测,贵派落英子道长和其他几位说的话,师父一字不漏都听到了,当时若非被回春观岳观主死活拉住,他差点就冲出去露馅坏了大事。”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仿佛后怕似的叹了一口气:“我师父是至情至性的人,想当初为了对太师父一句承诺,就致力于重建玄刀堂,堂堂贵公子却像个潦倒落魄的穷汉,却从来没后悔过,面对高泽之吴仁愿之流时也是毫不退缩,因为他最恨的就是玄刀堂名声被人玷污。”

    越千秋决口不提自己的愤怒和委屈,只说严诩,只说玄刀堂的名声被玷污,云霄子只觉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事先准备好规劝越千秋大肚容人的那番话都泡了汤。

    因此,他唯有苦笑道:“九公子,还请严掌门和你能够入内商谈,甄容昨夜回来之后就已经认错悔罪,负荆请罪也好,磕头赔罪也罢,全都好商量。”

    “说得轻巧!”

    严诩看似在一旁装高冷,可他何等功力,越千秋和云霄子交涉的过程岂会听不见?他倏然转身一个箭步到了云霄子跟前,一字一句地喝道:“昨夜的事情,往小了说,那是想要抹黑我玄刀堂掌门弟子千秋的名声,往大里说,那根本就是要抹黑我玄刀堂!区区一个落英子甄容,就想扛得下所有责任?除非青城打算把一个杰出弟子赶出门庭,否则他扛不下!”

    云霄子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挣扎了好一会儿,他最终无奈地低头道:“严掌门和九公子随我来吧。”

    转身领了两人进入那座他们临时借住的道观,足足走了一箭之地,这位青城长老确定外间人绝难听到自己说的话,他才停下脚步,脸上货真价实全是苦涩:“昨夜甄容回来之后,就向掌门师兄请罪,可他一味大包大揽,说一切都是他看不惯九公子,都是他的罪过。”

    对于这样的说辞,严诩刚刚就表示过态度,此时轻哼一声,昂着头连话都懒得说。而越千秋则呵呵一笑,耸了耸肩道:“虽说甄师兄和我是有点龃龉,可他又不是五行宗那个蠢货钱若华,理应不至于因为一时龃龉演那种猴子戏。我想,道长和贵派掌门也不会相信吧?”

    纵使是别人眼中出尘脱俗的道长,可此时云霄子听到蠢货两个字时,却忍不住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解气笑容:“多谢九公子能够不计前嫌,为甄容说这么一句公道话。我和掌门师兄昨夜就去见过钱若华,还有另外三人,结果说辞迥异。”

    “钱若华说,一切都是甄容的主意,他是不谙世事被拉下水的无辜人士。”云霄子说到这里,竟破天荒爆了粗话,“无辜个屁,他以为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的话,全都能一个个字吃进肚子里不成?更何况还在玄刀堂耍无赖,我当着他老子的面就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严诩听着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想跟着一块破口大骂,可想想自己要维持兴师问罪的架子,不能被云霄子带进沟里,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继续扮高冷装哑巴。

    而越千秋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他哈哈大笑道:“道长骂得好,那家伙确实是招人恨。不过昨夜另外三位可是苦苦支撑救了他的性命,因此受伤不轻,单从这一点来说,那三位理当不是钱若华这等推卸责任的卑劣小人,他们怎么说?”

    云霄子倒希望严诩和越千秋跟着多骂钱若华几句,如此大家同仇敌忾,他才好说话,没想到这师徒俩竟是不上当,越千秋干脆直接岔开了话题。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和掌门师兄是去见过他们三个,但和甄容一样,他们都一口咬定是自己的错,抵死不说别的。”

    “也就是说,幕后主使是谁,所谓群英会到底有哪些人,青城派根本没有问出来?”越千秋眼睛瞪得老大,见云霄子老脸一红,他就直截了当地转过身看着严诩道,“师父,那就别耽误时间了,咱们去五行宗那儿。”

    严诩素来对宝贝徒弟的建议很少打回票,此时想都不想扭头就走。眼看越千秋亦是大步跟上,云霄子顿时急了,三两步追上前去拦住了师徒俩。

    “严掌门和九公子何必心急,掌门师兄已经在联络各派了……”

    “求人不如求己。”越千秋笑眯眯却不由分说地伸手搭在了云霄子伸开的手臂上,一字一句地说,“甄容和那三位师兄想要做守口如瓶的硬汉子,我们不去逼他们,让他们去守着他自己一心认为的大义。柿子挑软的捏,我们当然是去找钱若华。”

    他笑得连牙齿都露了出来,但那笑容却很冷:“至于道长刚刚说什么负荆请罪,磕头赔罪,全都不用了。”

    “甄容劝神弓门的庆师兄参加群英会,庆师兄原原本本都告诉过我。道长和贵派掌门还请好好斟酌斟酌,如此一个跨门派的‘年轻俊杰联盟’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成型,你们却一无所知,甚至连他们这一出闹剧都一无所知,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告辞了!”

    越千秋故意加重了年轻俊杰四个字的语气,紧跟着就再不管云霄子是什么表情,拉了师父大步就走。直到出了道观上马离开,他方才为之嘿然。

    群英会的小子们,你们最大的错误不是选了我立威,是选了钱若华这个最不靠谱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