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畏死者不配当士大夫
    当这一场垂拱殿议事结束,赵青崖离开垂拱门时,这位当朝首相忍不住往左右看了一眼。左手边,越老太爷面沉如水,丝毫没有孙儿一举建功的得意。右手边,裴旭失魂落魄,分明是因为杜白楼揭发出的那一桩案子而乱了心神。

    就连他自己,此时也不禁万般庆幸在当年吴仁愿之事爆发,吴仁愿挟短要挟众官员后吸取教训,吩咐老妻治家时一定要瞪大双眼从严发落,对儿孙更是一条条家规异常严厉,就连老家亲戚,他也吩咐当地官府严加管束,否则说不定这时候自危的就不止裴旭,还有他了!

    走在半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他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越老太爷的声音:“千秋说的虽说只是可能,但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大。出使北燕的事情,还请二位能够尽快定下来。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家老大主动请缨,那就派他去。至于副使……”

    裴旭正因为很可能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忍痛处置一个弟弟而心中懊丧,听到越老太爷又开始提出使北燕之事,他那之前硬生生按下的怒火终于完全迸发了出来。

    他一个箭步绕到了越老太爷的跟前,恶狠狠地质问道:“越太昌,你和我裴家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硬是揪着我裴家不放?”

    “我一个泥腿子出身的老汉,和你高高在上的裴家没仇没怨。”

    越老太爷不动声色地盯着火冒三丈的裴旭,声音平静,可说出来的话却如同刀子一般,让裴旭暴跳如雷。

    “你那弟弟作孽逼死人,不是我和他的仇怨,是苦主和他的仇怨,是你这个当兄长的失察,是裴氏家教缺失,你敢说不是?你那个御史侄儿有能耐在大殿上振振有词,批驳别人,却没胆量自己去涉险,这种货色去北燕,不是给我朝丢脸?当初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他要真敢答应,我还敬他三分,现在就算他愿意,你愿意,我还不答应呢!他不配当这个副使!”

    “你……”裴旭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怒吼一声道,“好,好,越老儿你嘴毒!我倒要看看,你敢扔一个儿子去冒险,可你手下还有哪个被功利之心冲昏了头脑的蠢货,敢跟着你儿子去北燕送死!”

    越老太爷的眼睛已经完全眯成了一条缝,刚刚犀利如刀的言辞,此时却仿佛摇身一变,成了一根根在裴旭肺腑中搅动的银针。

    “裴相爷,裴大人,知道我瞧不起你哪一点吗?自以为是,居高临下,眼高手低……最重要的是,没有责任和担待!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自以为护着同族晚辈不涉险,那便是好族长,好家长,那些世家大族早就湮没了。你说没人肯去北燕送死?呵,我现在就问一句,有哪个大好男儿,肯去北燕见识一下和我吴朝截然不同的风光?”

    裴旭怒极反笑:“简直可笑!这宫中不过是些宫人内侍之流,如若去了北燕那才是丢脸!”

    话音刚落,他就只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沉着的声音:“越老大人刚刚所言,实在是深得我心。犬子余长清虽则年少,却愿附骥尾,跟从令郎越大人去北燕见识一下北国风光。”

    此时此刻,就连刚刚一直冷眼旁观两个宰相吵架的赵青崖都转过了头去。看到余大老爷不慌不忙地上了前来,他想起从六年前开始就流传的越家和余家深有默契的传言,若有所思蹙了蹙眉,却没有贸贸然开口。

    裴旭和余大老爷这个刑部尚书这几年一直在较劲,此时那惊怒就别提了:“余大,你就不怕你儿子切齿痛恨你这个当老子的心狠手辣!”

    “如若他那般没担待,那就不配当我江陵余氏子孙。”余大老爷眉头也不动一下,眼睛也不眨一下,颇有几分渊渟岳峙的风范,“有些事总要有人做,世家子弟若是只知道占据高官厚禄,却没点儿担待,岂不是平白让天下官民百姓给看轻了?”

    “好!”此时此刻,赵青崖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好。他无视了裴旭那气怒的表情,诚恳地对余大老爷点点头道,“余尚书的心意确实让人佩服,令郎俊秀天成,才华横溢,但北燕虎狼之地,他年少阅历太浅,你敢放他去,我却不放心他辅佐越鸿胪。”

    余大老爷正要答话,可他身后却突然探出来一个脑袋:“赵相爷,余公子不行,我行吗?”

    发现竟是越千秋,赵青崖不禁愣了一愣。他还没来得及答话,越老太爷却沉下了脸喝道:“胡闹,余长清年少阅历浅,你比他还小一岁,跑到这里充什么大人?”

    上次在书房,越老太爷对越大老爷说到出使北燕这件事时,越千秋就曾经主动请缨,结果被老爷子骂了个半死。这会儿说出来再次被训了一顿,他自然不会觉得意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就笑眯眯地说道:“我又没说要去做副使,我去给大伯父做个随行护卫也不行吗?”

    裴旭眼睛闪动,心里快速合计,打算用个激将法逼这个讨厌的小子把此事敲定。然而,还不等他把打算付诸实践,就只见前方一个小黄门一溜小跑地朝这边奔来。

    发现路上拦着好几位地位崇高的老大人,那小黄门脚底下放慢了速度,最终停了下来。他毕恭毕敬地双手作揖行礼,随即开口说道:“三位相爷,余大人,九公子,外间边关快马急报,北燕又派了使团入境,据称,此次的副使是北燕秋狩司副使楼英长。”

    尽管前后两个副使,但站在这小黄门面前的五个人,没有一个人会弄错其中截然不同的含义。见另外四个人眼睛都往自己身上瞟,裴旭又羞又怒,可这会儿他说什么都是错,干脆冷哼一声不做声。而那小黄门把这消息先给众人通了气,当下就立时告退冲进了垂拱门。

    “看来大家都别想走了,好好想想一会儿见皇上怎么说吧。”

    越老太爷再次把双手笼进了袖子里,好整以暇地说:“楼英长在北燕消失了七年,很有可能在我朝也潜伏了七年。他游说了神弓门叛逃,在金陵城埋了一个金阿七,轻轻巧巧用武德司的名义收了一堆吴人给他们做哨探,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来去,如今更有胆量堂而皇之来金陵。”

    裴旭知道越老太爷是用这话刺激自己说没人敢去北燕送死,登时反驳道:“楼英长乃是北燕皇帝的鹰犬,主子有命,他当然悍不畏死。”

    “原来鹰犬不畏死,士大夫畏死?啊,我说错啦,畏死者不配当士大夫!”

    越千秋抢在前头一声哂然冷笑,见裴旭那张脸已经黑得无以复加,他这才笑眯眯地说,“北燕使团又来了,这是国家大事,皇上要商量也是召见爷爷和各位老大人,我和师父要去找那些坏我名誉的家伙算账,就不奉陪了!”

    “小兔崽子,快滚吧!”越老太爷笑骂了一句,等到越千秋行过礼后一溜烟跑得飞快,他这才呵呵笑了一声,“这小子的乌鸦嘴现在生效了一半,北燕皇帝派了使团过来,就不知道所谓的国书会不会来。”

    越老太爷是不是正在那继续使劲撩拨裴旭气死人不赔命,越千秋已经无暇理会了。和严诩会合之后,他噼里啪啦把之前在垂拱殿的经过一说,又把刚刚那纷争的情形复述了一遍,见严诩开始发起了呆,他不禁心中一动。

    “师父,你不是想去出使北燕当这个副使吧?”

    “知我者,千秋也!”严诩顿时眉飞色舞,“这天下我哪都没去过,若是一去就能跨越万里到北燕,那也不枉我学文练武一场!”

    最重要的是,越小四也在那!

    想到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跳出过东阳长公主手掌,严诩那股远走高飞的冲动空前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