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零二章 百花街上的疑云
    如果要说越千秋这一世最不想见的人是谁,越小四荣登榜首。

    这么个离家出走的不孝子,见了干嘛,吐他一脸唾沫?他才不想叫这家伙一声爹!

    但如果要说越千秋这一世最想见的人是谁,越小四仍然荣登榜首。

    因为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离家出走后当了北燕大寇!

    这七年来,即便越小四在家里是个不大不小的禁忌人物,等闲没人愿意提他,可越千秋当初厮混于赵大娘等底层仆妇中,刻意打听,再加老爷子偶尔露出口风,他还是了解了不少。

    而如今他的师父严诩,用通俗的话来说,当年和越小四那是好得能穿一条裤子的死党,通过严诩的讲述,他自认为又了解了便宜老爹不少。

    简单地总结一下,七年前,越小四是个集合了愤青、中二、喷子、自我中心者等等特质于一体的叛逆青年。

    可根据越小四七年来第一次送回来的那封信,还有付柏虎的讲述,那结论就截然不同了。

    那是能把北燕捅个窟窿,纵横来去如风,犹如开了主角模版的逆天大寇!

    所以,如今付柏虎说能够带他去见越小四,越千秋眼珠子一转就冷哼道:“不想!要见也是他先回来见爷爷!”

    付柏虎没想到越千秋的回答这么干脆,不禁呆了一呆,紧跟着才赔笑游说道:“越四爷只是好奇,老太爷替他收养的儿子。而且,他也有些事情想和九公子单独说……”

    越千秋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付柏虎:“他能给我什么好处?”

    “好处……”付柏虎直接想跪了,这越千秋怎么就和寻常小孩儿这么不一样呢?想来想去,他只能咬咬牙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有些肉痛地撮牙。

    越四爷才不会这么好心到给养子见面礼,回头他非得把竹杠敲回来不可!

    越千秋见是一面温润的玉牌,看颜色和纹理,大概值个几百贯,他这才把东西揣回怀里。

    嗯,有这么点好处还差不多,但他还得去做点准备!

    他从来就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之前看似他回回胆子贼大,连尚书大人虎须也敢捋一捋,可那是因为他仗着有越老太爷这个靠山,更何况大多数都是老爷子背书怂恿的。

    在答应付柏虎之后,他首先回房打发落霞去大太太那儿报备,然后……

    他就带上了安人青和徐浩!

    虽说这一女一男曾经都不是什么好鸟,可在严诩和越影全都不在的情况下,这是他能够调动的最强大战力了。至于他自己,身上还揣着师父的酒肉朋友齐南天送的匕首,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武器。

    因为付柏虎说要隐秘些,越千秋就从善如流地没有坐车出门,而是和安人青同乘一骑。至于为什么不是和徐浩同骑……原因很简单,他不喜欢那个装腔作势的老男人!

    尽管妩媚妖娆的安人青也同样不是善男信女,可在他潜意识中,阿姨总比大叔好。

    总共三骑人出了越府不多久,便立时又有两人匆匆骑马出府,看方向竟是朝着前头越千秋一行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此时已经过了申正(四点),付柏虎带路,越千秋等三人两骑在后头跟着,在城中大街小道兜兜转转足有两刻钟,越千秋还没开口,徐浩就先板脸了:“喂,你这是在绕圈子吧?京城这一亩三分地,我闭着眼睛也能知道哪是哪,你不嫌浪费时间吗?”

    这快黄昏的时候突然跑出来,越千秋还神神秘秘不说到底出来干什么,他回头可要担责的!越老太爷倒是一直笑眯眯的,从来不说打罚之类的,奈何越影那切磋二字吓死人!

    他自忖武艺高明,可每次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越老太爷这贴身护卫从哪找来的?

    越千秋没想到爱装高手范的老徐还是个活地图,心想自己倒是能省点事,嘴里却对安人青问道:“安姑姑,徐老师说咱们在绕圈子,你怎么看?”

    安人青一路上就发现越千秋身体前倾,几乎就没怎么往后靠过,自己的酥胸白挺了,有心靠过去,想想一个才七岁的小兔崽子也实在浪费了自己的美色,再加上处处讲究规矩体统的大太太实在给她留下了太大的心理阴影,因而她反倒纠结了起来。

    这会儿越千秋发问,走神的她隔了片刻才醒悟,连忙顺势笑道:“我这见识怎么能和徐老师相比?付爷,徐老师可是追风谷高手,你可别糊弄他!”

    付柏虎这才多看了徐浩一眼,随即打哈哈道:“九公子,徐老师,安姑姑,我这可不是绕圈子,是金陵城实在太大,我初来乍到,这一时半会有些迷路了。这下子终于找到路了,一会就到,我保证一会儿就能到!”

    越千秋可不会相信这鬼话。

    他刚刚临走之前就嘱咐落霞去衡水居禀告大太太,为的就是给自己多点保障。

    一来出行前向长辈报备,回来越老太爷不至于再拎了他过去耳提面命。

    二来,他也想试探试探老爷子是否有什么稳妥高手交到大太太手里,又或者大太太自己就有这样的班底,到时候只要看跟上来的人,就能有个直观的体会。

    至于第三,那就更简单了,即便带了安人青和徐浩,可他还是担心安全!

    这年头,命最要紧,没命就什么都没了!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能把越小四拎回去让越老太爷训斥一顿,看着也很带感!

    也许是被徐浩警告过,被安人青提醒过,接下来的一程,付柏虎没有再乱走,最终将越千秋一行三人带到了一条大街。

    和越千秋之前认为的僻静无人处不同,这却是一条非常热闹人来人往的大街,处处大红灯笼高高挂,莺声燕语,丝竹管弦不绝,只看迎来送往的那些花枝招展女子,这是什么去处,那就很明显了。越千秋嘴角正抽搐,身后就传来了安人青的声音。

    “这是百花街?啧啧,这可是行院聚集的地方。”

    安人青看到越千秋扭过头来,她突然很想瞧瞧这七岁妖孽娃儿尴尬失语的样子,便眨了眨眼睛。

    “九公子,金陵城中有三大玩乐圣地,一切都讲究雅致的平秋坊,想听什么曲子看什么戏都有的百花街,还有就是只要花几个钱就能尽兴而归的下九寮。这百花街有百戏,有歌舞,有任何玩乐的地方,但最多的是各色各样的女人。”

    不就是灯红酒绿的那地儿吗?

    越千秋表示淡定,可想到便宜老爹居然厮混在这里,他忍不住有些火大,这一回看向付柏虎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而付柏虎不但装成没看见,还搭凉棚东张西望,一副颇有些鬼头鬼脑的样子。由于停留的时间有点长,他们这一行四人顿时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想也知道,在这种富贵销金窟,一个看着明显是保镖跟班——付柏虎;一个满脸书卷气像是西席夫子——徐浩;一个妖媚得不大像良家的少妇——安人青……这种三人组合,已经够诡异了。可一旦再加上七岁的越千秋,没有人想得明白这些人是来干嘛的。

    就算今天越千秋打扮得很低调,身上配饰统统摘掉,可他坐在安人青身前,又因为这些年的生活不知不觉就流露出颐指气使的派头,没有谁会认为,他只是个书童或小厮。

    就在越千秋对于众多端详打量的目光已经快受不了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家院子门前起了骚动,紧跟着,五六个寻欢作乐富家公子似的年轻人和他们的随从狼狈不堪地从里头跑了出来,有人站稳之后转身就想喝骂,可却被同伴一把拉住拼命劝解。

    见这显然是老套的青楼楚馆争风吃醋,越千秋原本很不在意,可没想到付柏虎立时策马上前,徐浩一愣之后就跟了上去,于是,他也只能满腹嘀咕地任由安人青追上。等到了那院子前头,他就听到了那几个败者的抱怨声。

    “他娘的,竟然是一群北虏!”

    “嘘,小声点,人家好歹是使节!听说北燕整个使团来了二三十号人。”

    “让一群北虏占了百花街上最红的两位行首,真憋屈!”

    “真恨不得朝中哪位老大人出条子,把符行首和白行首都请过去!”

    越千秋这才知道占了这座院子赶人的,竟是让越老太爷之前和兵部尚书争执不下挥拳相向的北燕使团。他一下子想到了某种让人匪夷所思的可能性,不由得看向了付柏虎。

    便宜老爹本事没这么大吧?居然能混进这次据说规格相当高的北燕使团?

    如果他没记错,那家伙在北燕是混草莽,当大寇,不是混官场,当大官吧?

    付柏虎是在耍他?还是便宜老爹的那封信根本就是在耍越家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