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章 祸水东引
    魄力……

    皇帝已经许多年不想听这个词了。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缺乏魄力,从前是和太后硬顶的魄力,后来是和大臣力顶的魄力,现在则是突破现状的魄力。他当年就不是太后亲生,再加上太后有意引导,处事和决断素来不喜欢硬碰硬。

    等到太后过世,留给了他一班强硬的大臣,他没有理会别人对太后的非议,在谥号和死后哀荣上极尽公道,轻轻松松就迫退了不少原本想要借着尊崇圣母兴风作浪的宗室和大臣。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试过和大臣两次掰腕子,结果杀敌八千,自损八百,他也就审慎地决定不要大动干戈,以免朝廷纷争四起,被外敌趁虚而入。这些年来,他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提拔和维护自己信赖的那些大臣,以及生儿子上。

    现在他觉得,治大国如烹小鲜固然不假,可该割的腐肉还是不能手软。尤其是看到比自己年纪还大十二岁的越老太爷竟这般让人惊喜,他又听到最后八个字,不由心头一热。

    不等裴旭等之前被今日这套连环组合拳给打懵的高官完全清醒过来,皇帝就霍然起身,一字一句地说:“越老爱卿说得对,今日之事,非同小可,朕自然不会等闲视之,否则若是就这样让北燕钻了空子占了上风,朕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皇帝用前所未有严厉的目光扫了一眼裴旭等人,见他们皱眉的皱眉,不满的不满,似乎正在踌躇应该如何反对,尤其是素来与越老太爷不合的兵部尚书叶广汉更是跃跃欲试,他不禁一阵头痛,下一句话干脆直接丢给了越老太爷。

    “刑部尚书和侍郎一同缺位,越老爱卿可有什么人选可以举荐的?”

    此言一出,一时间裴旭等人一片哗然。可抢在他们开口阻止又或者攻谮之前,越老太爷就笑眯眯地直接瞧向了他们,那狡黠的笑容看得几个吃过亏的老家伙心里发毛。

    “老臣对刑部的事情不大熟悉,也就熟悉户部这一亩三分地的事。不过……”

    这不过两个字,皇帝听着眼睛一亮,裴旭等人听着却心头一紧。

    就连刚刚返回的越千秋,他也感觉一颗心一跳一跳的,颇有些激动。

    就在刚才越老太爷表明态度时,看到东阳长公主一个眼神差退了桑紫,他连忙拉着刘方圆和戴展宁一块溜了出去。可等到和桑紫会合时,他却发现还多了个齐南天。

    “为免意外,齐将军会跟着我一块护送他们哥俩。”

    想到刚刚齐南天冲着自己狠狠瞪的一眼,他哪里不知道人家是埋怨他和严诩一搭一档拿人耍着玩,可眼下相比齐南天的小小郁闷,更让他在意的,自然是场中局势。

    就只见皇帝身边的一个亲信内侍板着脸到门口,叫了两个侍卫进来,把行尸走肉一般的吴仁愿,鼻青脸肿的高泽之,这一对刑部的难兄难弟先带了出去。

    而皇帝没有因为越老太爷的推脱而改问别人,而是再次问了一遍越老太爷关于刑部尚书的人选,那劲头仿佛是想卯足了劲把这个职位放上自己的头号心腹推荐的人。

    越千秋盯着再次成了众矢之的的爷爷,心想在如今这几个大臣心目中,今后当真第一要务就是防火防盗防越老头。

    越老太爷仿佛没看到那一大堆容色各异的脸,轻描淡写地说:“老臣认为,户部侍郎李长洪挺合适的。”

    只瞧那几个大臣倏然间目光转向,集火到了一个中年人身上,越千秋就知道那绝对是爷爷这次举荐的人了。他本以为对方既然是户部侍郎,总应该是爷爷的心腹,至不济也是非常关系密切的下属,可看到对方那一脸茫然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完全猜错了。

    看这位的表情,恨不得对四周围那些大佬举手投降,然后表白自己绝没妄想过刑部尚书!

    越千秋都能看得出来,皇帝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非但看出来了,皇帝还一下子醒悟到,自己就是不问,这位户部尚书老大人也会自己举荐李长洪,由此把众人的目光从召集各大门派中人,重修武品录,转移到刑部尚书的人选之争。他终于体会到,越老太爷和自己的妹妹东阳长公主为何不曾想过拿下刑部尚书之位了。

    没有这样一个鱼饵让那些吃相难看的家伙去争抢,怎么能做到那样一件高难度的事?

    毕竟,这是要推翻太宗朝末年定立的武品录制度!

    可怜的户部侍郎李长洪被越老太爷一招祸水东引打得猝不及防,在无奈之下,他突然看到了眼睛忽闪忽闪,似乎正在发呆的越千秋,顿时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慌忙高声叫道:“皇上和诸位大人忘了不成,咱们今天不是来给越老大人的孙儿过生日的吗?”

    看到一大堆人瞬间如同泥雕木塑,虽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平安过去这一关,他还是硬着头皮说:“皇上为此,还让陈公公去宫里内库选了贺礼,怎么这时候全都把正事给忘了?”

    这一次,轮到越千秋自己一脸发懵。户部侍郎大人您不是吧?相比起那些朝廷大事,我这个七岁小孩儿瞎掰出来的生日才是正事?就算爷爷玩的一手祸水东引的好计,可您这依样画葫芦就有点太逊了……

    可这次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只听几声响亮的巴掌声,再一看,原来是还在桌子上的小胖子根本就没下来,这会儿正在拍巴掌。

    “对啊对啊,父皇,千秋好容易过一次生日,居然就这样被搅和了,要给他补偿才是!”

    发现自己这个串场的竟然成了目光的焦点,越千秋又好气又好笑。可他连自己的生日都拿出来牺牲了,此时干脆打蛇随棍上,一溜烟跑到越老太爷面前,笑吟吟地说:“爷爷,原来是你把皇上和诸位老大人一同请来陪我过生日的?这可真是太好了,一二三四五六七……”

    他一个个数过来,最后一个数到了皇帝头上:“这不是说,除了爷爷之外,还能给我添上七份贺礼?”

    “这回你却犯糊涂数错了。”越老太爷略过皇帝,随手一指同僚,手指在李长洪身上尤其多停留了片刻,直到对方极其不自然,他这才语重心长地说,“你要知道,之前吴仁愿和高泽之那两个,也都是皇上掏腰包,从皇家内库给他们垫了一份送你的贺礼。”

    “原来如此。”越千秋拳头一敲手掌,做恍然大悟状,但随即就冲着皇帝笑意盈盈来了个深深的打躬。

    “多谢皇上深情厚谊,但爷爷说得那两份,我却实在不敢收,只能退给皇上。师父是玄刀堂掌门弟子,我是师父的徒弟,绝不收仇人的东西!周姑娘是我的朋友,朋友仇人送的东西,我也一样不能收!”

    话音刚落,他就只见一个人影蹬蹬蹬从身边冲过去,等看清楚是小胖子,而且小胖子直接在皇帝身边抓着手撒娇卖萌,饶是他自己在需要的情况下也能把这一套用得炉火纯青,还是忍不住一阵惊悚。

    “父皇,千秋既然不要,您就转赐了儿臣吧,儿臣送给他当贺礼。好歹儿臣刚刚也给越老大人壮声色助威了,您给儿臣这个面子,儿臣出来得急,贺礼是备下了,但有点太薄了!”

    这一次,连越老太爷也已经嘴角抽搐了。

    要是还看不出这死小胖子在拼命和他家拉近关系,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可就在李易铭看到皇帝面色渐渐转好,显然可能答应这个条件的时候,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竟是突然离地而起。吓了一跳的他使劲挣扎了两下,随即就意识到了什么,慌忙往左右一看,这下立时瞧见了那个拎着自己的黑手。

    不是严诩还有谁?

    死板着一张脸的严诩冷冷说道:“舅舅既是帮着他们给千秋出贺礼,千秋不收,我代他收了!那两个家伙欠了白莲宗和玄刀堂那么大一笔帐,收他们一点贺礼算什么,再说还是舅舅帮忙出的!”

    说到这里,他还脸色不善地横了李长洪一眼,让后者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莫名其妙。

    “至于户部侍郎李大人,你马上就要升官了,你不觉得应该送我家千秋双份大礼?要不是他今天过生日,你会有机会荣升刑部尚书?”

    我还不是刑部尚书呀!倒霉的户部侍郎大人欲哭无泪。我今天到底招谁惹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