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宰相出气筒
    这一夜,玄刀堂灯火通明,醉倒一大片少侠侠女。跟着诺诺过来的小胖子和李崇明,因为斗口没有分出个结果,便斗起酒来,最终同样双双醉得不省人事。

    这一夜,武德司灯火通明,因为越影带去的那个光头大汉,沈铮和韩昱吵得完全翻脸,可越影不劝不语站在那儿,他们最终却还是不得不“大局为重”,忍气吞声一同审理。

    这一夜,刑部总捕司紧急出动,满城大索,最终大牢里塞满了自称出自武德司的人。

    总之,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这一晚是狂欢上元不夜天,可对于达官显贵来说,消息闭塞的还能睡个安稳觉,但凡得到消息的,全都敏锐地意识到,又一场绝大的风波已经来了。

    尽管平日也没有宵禁,可大晚上的在外走毕竟碍眼,趁着眼下举城热闹,也不知道多少官宦人家彼此串联商量。

    而作为如今金陵城中举足轻重之地的越府,自然是所有人打探消息的重心。奈何那两扇大门紧闭,守门的家奴对求见越老太爷的每个来访者都只有千篇一律的一句话。

    “老太爷已经早就歇下了,谁也不敢扰他睡觉。”

    至于聪明地提出要见越千秋的,那答复就更简单了九公子压根就没回来!

    前一夜早早歇下的越老太爷,次日一大清早起床洗漱过后,那自然是神采奕奕。虽说正月十六仍然属于灯节范畴,按照一般的习惯,宰相不用去政事堂点卯,可他老人家还是坐了轿子慢慢悠悠出了门。当他优哉游哉进了政事堂时,却发现赵青崖和裴旭竟然全都在。

    “哟呵?两位果然夙兴夜寐,这正月十六一大早,居然都在这政事堂忙公务,真是天下官员的楷模啊!”

    裴旭被越老太爷这揶揄口气顶得一阵胃疼,一拍扶手就没好气地叫道:“你还好意思说?你那孙子大晚上折腾出老大事情,我们怎么睡得着?”

    “孙子?是说千秋?哎呀,我年纪大了,昨晚上早早就睡下,也没去看灯,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越老太爷一边说,一边笑眯眯地拉开椅子,随即一屁股坐下,这才饶有兴致地问道,“昨夜放花灯,我家千秋难不成去强抢民女了?否则你们用得着这样对我黑着脸?”

    此时此刻,就连赵青崖也受不了越老太爷这东拉西扯的态度了。他没好气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说道:“千秋和你身边最得力的护卫越影纠集了一大群各派武人,把一个自称武德司,大晚上带人去伏杀神弓门那几个弟子的家伙拿了送去武德司?”

    裴旭更是紧跟着说道:“刑部总捕司一等捕头杜白楼又紧急提请总捕头和其他一等捕头,满城大索,也不知道把多少人抓了进去,闹得满城不宁,你敢说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啊!”越老太爷惊讶地揪了揪自己的胡子,那莫名诧异的表情活灵活现,浑然不理会对面两个老家伙是否会气出个好歹来,“千秋这小子,什么时候做事居然知道叫上小影了,这小家伙倒是越来越贼机灵了!至于杜白楼,他要干什么,关越家什么事?”

    你这孙子什么时候不机灵,想当初七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够难缠了!

    杜白楼和你家没关系?谁不知道他三天两头找你那个护卫比试!

    赵青崖和裴旭气得无不暗骂越太昌老滑头。可这时候不是和人斗气的时候,他们急着知道,越千秋抓人的细节毕竟,有小胖子和李崇明这两个龙子凤孙帮忙打掩护,要说皇帝什么都不知道,那分明是不可能的。

    难不成在之前清洗了刑部总捕司之后,皇帝又对武德司有所不满?

    然而,越老太爷不想说真话的时候,别说两个宰相加在一起,就连皇帝也拿他那东拉西扯的态度没办法,因此两个人越是追问,越老太爷越是瞎扯这些年带孙子的辛苦,到最后连带孙女的心得也拿出来分享,直让赵青崖暗骂狐狸,裴旭则按捺不住暴跳如雷捋起了袖子。

    见此情景,越老太爷眉头一挑道:“怎么着,想打架?那敢情好,我这些年没活动过腿脚,筋骨都快要生锈了!”

    裴旭本来就不是好脾气,被越老太爷这一撩拨,他那点拙劣的忍耐功夫顿时为之彻底破功。怒喝一声后,他就冲着比自己年长一大截的越老太爷扑了上去。

    就在这政事堂眼看要上演一场全武行,赵青崖正在思忖是劝还是放任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有人低声说话的声音。裴旭下意识地皱眉住手,却没看见越老太爷耸了耸肩,仿佛非但不是如释重负,而是还有点失望。很快,大门就被人轻轻敲响了。

    “皇上在垂拱殿召见三位相爷。”

    裴旭面沉如水,越老太爷但笑不语,赵青崖只能沉声问道:“还有谁?”

    这就是作为首相的审慎了。果然,自己一言过后,赵青崖就发现门外那禀报的书吏沉默了下来,分明是并没有想到这一茬,此时正忙着跑回去追问来传话的人。足足好一会儿,他才听到了一个略有些气短急促的声音。

    “三位相爷,英王殿下、嘉王世子、越九公子都去了。武德司的沈都知和韩知事去了,刑部总捕司的杜爷去了。除此之外,刑部尚书余大人也去了。”

    虽说把刑部尚书余天成放在最后头仿佛有些不恭敬,但赵青崖和越老太爷都听出来了,外头那个书吏是裴旭的人,从这种角度来说,此人故意贬低刑部尚书余天成迎合裴旭,那是根本就没什么好惊讶的。

    至于越千秋,那肯定是因为和李易铭李崇明那叔侄俩联袂去的,所以被放在了前头。

    可不管怎么说,从垂拱殿中此时汇聚的人选来看,三个人谁都知道事关重大。

    所以,刚刚耽搁了这么一小会,此时此刻,这三位宰相立时站起身来,整整衣冠后就先后出门。不论平时他们对彼此是什么态度,刚刚又是否险些抡拳头打架,可这时候却严格遵守着次序,赵青崖最先,越老太爷居中,裴旭则落在最后。

    走在前面的两位宰相,丝毫没有注意到落在最后的裴旭脸色发黑,眼神犹如锐利的小刀子似的往前头的他们背上扎。直到出了屋子,裴旭这才回复了一贯死板的那张脸。

    接下来往垂拱殿的一路上,三人少不得也会说说话。领路的小黄门是陈五两的心腹,一路走一路观察,却发现赵青崖和越老太爷还常常交谈几句,裴旭反而很少开口,一开口则必定是的,仿佛另外两位欠他钱似的。

    “怪不得陈公公说,政事堂若是要换人,裴相爷虽说出身最显贵,却肯定是第一个被挤下去的。”

    发现越老太爷正在和赵青崖谈笑风生,说的是当年设计皇宫的几位前辈先贤,话里话外却有所暗指,那小黄门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直到把人带进了垂拱门,他才停下脚步,眼看着陈五两亲自出来,领着这三位可称得上吴朝官阶最高的三位文官进了垂拱殿。

    三人是最晚到的,一进殿就发现英王李易铭侍立在皇帝左边,而右手边稍稍下首处,不但站着李崇明,而赫然还有越千秋。至于其他人,一溜站在下首,却也没有分左右。对于这样的格局,哪怕三位宰相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可裴旭还是朝着越千秋投去了狠狠的一瞪。

    可下一刻,裴旭却迎来了自己绝对意想不到的反击

    “裴相爷你瞪我干嘛?我忙活了一晚上,几乎连觉都没来得及睡,这才好容易把事情收拾干净抹平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值得你对我这么吹胡子瞪眼吗?”

    “你……无事生非的黄口小儿,昨夜好好的上元之夜,被你搅和成了什么样子,你还好意思说什么功劳苦劳!”裴旭下意识地狠狠回击,可当这气话一出,他就看到了越千秋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等发现皇帝微微皱眉,小胖子和李崇明面色古怪,他就意识到说错话了。

    就因为越千秋出言撩拨,他竟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反唇相讥,实在太不冷静了!

    这小子从来都和越老头一样难缠!

    裴旭不安地扫了沈铮一眼,却只见这位之前自己还维护过的武德司都知目不斜视,甚至没有给他一个暗示,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到了皇帝的声音。

    “千秋,哪有你这样对着宰相居功自傲的?”

    皇帝板着脸看了越千秋一眼,见人喏喏应是,却别过脑袋不去看裴旭,一副赌气的架势,他这才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即淡淡地说道:“裴卿确实有些苛责了千秋。昨夜是他带着一群少年英杰设伏,抓了一个打着武德司名义兴风作浪的北燕谍探!”

    这下子,裴旭顿时瞠目结舌。

    想当初越千秋就是凭着抓了北燕谍探这个名义,摇身一变进阶六品的,现在居然又被他瞎猫撞到死耗子抓到人了?那些北燕的蛮子也太没用了!

    越老太爷笑呵呵地瞄了一眼越千秋,心想这孙子真没白养。他倒是想在裴旭身上试试自己那还没生锈的拳脚,可惜裴旭半途而废,但如今却有千秋接上给了人凌空迎面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