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攻敌攻心
    越千秋一直都觉得,自己和刑部挺有缘。

    想当初他刚被捅破是老爷子抱来的,就在路上捡了个刑部尚书吴仁愿府邸逃出来的小飞贼周霁月;紧跟着又在拜师宴上受爷爷指使怒怼吴仁愿;被师父带去刑场看杀头,他又闹出一场绝大的风波,最终利用自己的生日宴将刑部尚书吴仁愿和刑部侍郎高泽之一块拉下马。

    而现在的刑部尚书余大老爷险些挑了他当侄女婿这还是他事后从师父嘴里知道的;刑部总捕司里曾经当过一年总捕头的一等捕头杜白楼和他的影叔有“奸情”,虽说他到现在还没有参破;最最重要的是,想当初刑部换血,总捕司固然首当其冲,可书吏也换了一大批。

    人哪来的?户部调派去的!那是越老太爷的老本营,哪怕只是十个骨干,可余大老爷上任至今,都没有换掉其中任何一个!可以说,如今的新刑部,带着一丝抹不去的越氏印记。

    所以,哪怕大晚上越千秋乒乒乓乓敲门,应门的门子却还是笑容可掬,恭恭敬敬地把他给请了进去。至于背后的严诩和几位明显有不小年纪的武林名宿,他也一一点头哈腰伺候。

    等到他小心翼翼地把人带到了刑部总捕司的地盘,眼见得杜白楼出来接待,咂舌的他才悄然退下。只是行过礼转身出院门的一刹那,他猛地觉得什么东西飞进了袖子里。心下惊疑的他一面走一面伸手去摸时,发现竟是一串铜钱,他那脸上就顿时喜笑颜开了。

    阔气地打赏了门子,当着身后师父和一堆前辈的面,越千秋仍是第一个和杜白楼打招呼。他笑吟吟地说道:“杜前辈,彭会主在这儿帮上忙了吗?他这个老固执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哼!”

    随着这一声冷哼,彭明大步现身在众人面前。他看也不看越千秋一眼,没好气地瞪着严诩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我千辛万苦给他做铺垫打墙角,就得了他这一句老顽固?”

    “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你本来就顽固,我徒儿怎么就说不得?”严诩毫不示弱地顶了回去,见彭明脸色气得发黑,他这才一本正经地说,“不过一码归一码,这次是你查出有人冒名武德司招募人手,首功当然是你的……”

    “谁稀罕这首功!”彭明差点气得骂脏话,“敢情那小子这么蛮不讲理,强横霸道,全都是因为有你这个师父!”

    “过奖过奖!”严诩神气活现地呵呵了一声,浑然不顾旁边三位掌门恨不得离他远一点。

    人家哪里是在夸你?

    趁着彭明和严诩扛上了,越千秋这才抽空小声询问杜白楼那些黑衣人眼下情况如何。得知死了三个,重伤四个,剩下七八个也是人人带伤暂时死不了,刚去过武德司却被敷衍了出来的他眼神闪烁,脑海中转动着各式各样的盘算,但紧跟着就开口说道:“师父和各位掌门是护送我来的,还请杜捕头带我去问问那几个能说话的人。”

    “好。”杜白楼并没有任何犹豫,点点头后就转身在前头带路。

    而眼看着越千秋当仁不让地跟了上去,彭明眯起眼睛大步要跟上去,可才迈出去第一步,他就不由得身躯一晃,肩膀一缩,躲过那一抓之后骤然一弹转过身来。发现对自己出手的竟然是严诩,他立时恼羞成怒:“你有完没完,到底想干什么?”

    “我家千秋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我……”严诩直截了当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有指向了其他三位掌门,“还有他们三位,都是护送他来的。至于问案,没我们什么事。”

    此话一出,彭明原本就阴霾重重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他斜睨了一眼那三位掌门,声音不知不觉就变得嘶哑而难听:“一个是上三门的峨眉掌门,两个是中六门回春观和追风谷的头把交椅,就被这个莫名其妙坐上玄刀堂掌门的小子支使得团团转吗?”

    “不是支使得团团转。”追风谷的老谷主孟非凡老脸上的褶子都笑得舒展了开来,说出口的话却显得尤为犀利,“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越九公子是奉了圣命,所以他可以问,严掌门纵使是长公主之子,却不能去。至于我们,确实是怕年轻人出问题,所以来护送,仅此而已。”

    彭明登时被噎得眉头倒竖:“你们是不想趟那浑水?”

    “这是给年轻一代历练的机会,谈不上趟不趟浑水。”峨嵋掌门青灵师太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们还没那兴趣去管。”

    “哪怕事涉朝中某些道貌岸然的官员暗地里如何男盗女娼?”彭明却没有气馁,反而吐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见面前的四个人虽说毫不动容,但眼神和之前显然大不相同,他就嘿然笑道,“我可不像你们,对杜白楼死缠烂打,见过了那三个伤势还轻的。”

    顿了一顿,他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他们的头子就是越影已经送去武德司的那个家伙,名叫金阿七。这金阿七自称是武德司的,他们还几次看到人从武德司中进出,所以深信不疑。最重要的是,金阿七曾经授意他们去打探朝中官员的阴私把柄。”

    片刻的寂静之后,回春观观主岳盈就冷笑道:“好啊,朝廷像防贼一样防着咱们这些武人,先是惯出陷害忠良的一个尚书一个侍郎,把总捕司变成了人人皆知的黑皮狗,现在又放纵出一个武德司,不是我看笑话,消息穿出去,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该乱成一团了吧?”

    “那是自然!”彭明对于岳盈的态度明显表现得非常振奋,“我们武人只要稍加利用此事,就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这话还没说完,严诩就哂然冷笑道:“怎么个漂亮的翻身仗,把这些很可能是北燕秋狩司苦心搜集的把柄一股脑儿抖落出去?我也恨不得朝中那些尸位素餐,贪赃枉法,陷害同僚的卑鄙小人统统去死,可用北燕人查出的把柄去兴风作浪,你不觉得是被北燕人当了枪使?”

    不等彭明反驳,严诩声音一时转厉:“你以为北燕人在金陵这么折腾是何缘故?北燕人狼心不死,这是又要打仗了!攻敌攻心,如果你刚说的这消息是真的,不用等你想着怎么惩治那些贪官污吏,北燕人就会让他们名声扫地,到时候朝中人人自危,会乱成什么样子?”

    越千秋跟着杜白楼进去,匆匆问了几个人,他就赶紧退了出来,万分庆幸把这些容易啃的骨头丢进了刑部总捕司,而把那块难啃的骨头让影叔送去了武德司。当发现严诩和彭明还在横眉冷对,他就快步上前说道:“师父,我要进宫一趟,得悄悄的,最好别惊动人。”

    “我送你去!”严诩想都不想就应承了下来,“我早想到可能遇到这情况,和你南瓜叔叔说好了,他今夜正好守拱宸门,我亲自带你进宫!”

    眼见严诩朝其他三人点了点头,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带着越千秋大步离开,彭明心里大不是滋味。

    自从刑部总捕司收敛之后,他这几年悄悄潜入金陵,不知道在武德司这条线上下了多大的功夫,这才发现了武德司都不曾注意到的暗流。

    他只想着借此给武人出一口恶气。可如今被严诩这么一说,某些文官声名扫地自是大快人心,可如果北燕不只是借此落中原士气,还要借此南侵,那他这所谓的快意还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