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五十章 骂的就是你!
    “都搜过了吗?”

    “搜过了,肯定没有遗漏,全都抓住了!”

    “苏师叔真厉害,多亏了今晚有她居中指挥,否则差点让人放了火!”

    “谁能想到这石头山那乱七八糟的小道竟然真的四通八达!”

    这叽叽喳喳的正是回春观和峨嵋派四个小侠女的声音。今天越千秋的小伙伴们全都留在嘉灵楼中当幌子,所以苏十柒就抽空偷偷溜了出来,自然而然就凭着挺高的辈分以及特殊的身份,成了今夜率领众多武英馆准学生的首领。

    此时此刻,苏十柒唯有假装没听到宋蒹葭正在拼命对峨眉三姝炫耀自己这个师叔。

    事实上,虽说有四个小姑娘加入,此时此刻的一二十个少年英杰中,仍然是男多女少。毕竟,除却回春观这样全都是女弟子的,以及峨嵋派这样女弟子和男弟子大约对半开的,其余各派大多数都是男人居多。

    男子在先天体能上占的优势,再加上这世道本来就少有女子抛头露面,导致在诸派之中,女弟子自然而然就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可这种情况也就使得这会儿宋蒹葭和峨眉三姝的身边围着好几个男弟子,有的很会说话,有的却只是憨憨的扎在那儿,想要讨好献殷勤却又不太擅长的模样,以至于她看着着实忍俊不禁。

    “师叔,师叔,你听,山上有声音!”

    正想到自己少年学艺时的情景,苏十柒不禁有些分神,等听到宋蒹葭的大呼小叫,她立时回过神来,侧耳倾听了片刻,发现是一个断断续续的埙声,她不禁笑了起来。

    “是千秋这小子……诺诺小小年纪就能像模像样把埙吹得这么好,可他学了好些天,却还是这咿咿呀呀像鬼哭似的声音,居然还想到借由这个来传信!”

    一旁有个男弟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苏前辈,越九公子用埙声传的什么消息?我怎么听不出来?”

    不但是他,其他每一个人都很想问这问题……因为谁都听不出那鬼哭似的声音是啥意思!

    苏十柒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他哪有那本事。吹了这么久,就是说我们可以收拾收拾,上玄刀堂去开庆功宴。要是吹两下就停,那就是赶紧让我们上山去增援。现在你们听听,他这吹个没完没了,当然是让我们赶紧上去开庆功宴呗!”

    她说得轻描淡写,但在各派的少年弟子们听来,得知山上大获全胜,他们却不禁都直咂舌。要知道,刚刚如果不是他们有心算无心,准备好了各式各样的陷阱,单这几个意图放火的家伙,他们都差点阴沟里翻船,而山上情形想也知道比这儿险恶,竟然这么容易赢了?

    “好了,不用多想,大好的上元节,就因为给千秋那小子帮忙,结果都给浪费了,咱们上山,让他好好地补偿我们,至不济一顿丰盛的庆功宴当夜宵是不能少的!”

    “庆功宴,庆功宴!”

    宋蒹葭兴高采烈地叫着。被她这么一嚷嚷,众多人都想起了当日诺诺生日时,那一顿可以敞开肚子吃的自助餐,不禁都被勾起了馋虫。一时间,肚子叽里咕噜乱叫的人不在少数。

    当一行兴高采烈的年轻人押送着自己的俘虏,跟着苏十柒循路上山,最终来到了玄刀堂山门的时候,却发现有几个人正背对他们站在那儿。虽说只有背影,可还是有人第一时间认出人来,开口嚷嚷了一声。

    “青城派的甄师兄?”

    外间这么多人过来,动静当然不小,甄容自然不会察觉不到。他有些僵硬地转过身来,发现在一大群各派年轻弟子当中,赫然有个年纪显然要大一截的年轻少妇,不禁心中一动。然而,既然没见过,他也不敢乱认人,沉默片刻就突然深深一揖。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只求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能够替我向九公子求个情。五行宗钱少宗主身受重伤,还有少林的两位师兄,造化门的一位师弟都伤势不轻,我一个人没法把他们带下去,还请玄刀堂能够容他们在此疗伤……”

    他这话还没说完,一旁就传来了一个嘶哑微弱的声音:“甄容,别求他!带我下山,就这点伤,我死不了……咳咳咳咳!”

    甄容顿时气得面色铁青。他之前是想着第一时间下山去求医的,可钱若华昏厥了过去,三个同伴之前因为要护着这位五行宗少宗主,受伤都不轻,需要立刻处置上药。所以哪怕越影临走前让他给个交待,他思来想去,还是咬咬牙揽责上身,请越千秋帮忙收容这些伤员。

    可越千秋都已经答应了,他们也已经到了玄刀堂,苏醒过来的钱若华却犯了固执,死活不肯接受玄刀堂的医治,吵着闹着要下山,说出来的话也相当难听,于是,越千秋一怒之下,甄容连带三个同伴都被撂在了外面。

    此时此刻,他好容易瞅着新一批来人的空子低三下四道歉,谁想人还在犯贱!

    钱若华却不知道自己在甄容心目中已经成了犯贱,还在那义愤填膺地说道:“明明是他越千秋设下圈套坑害我们这些武林兄弟,还在那装好人,我就是死了也不绝不受他的好处……”

    苏十柒顿时柳眉倒竖。她也不理会周围那些少年们是何反应,叉腰怒喝道:“闭上你的狗嘴!甄容称呼你一声少宗主,你就真当自己是一号人物了?五行宗宗主是你爹不假,可五行宗还不是你们钱家的一言堂,玄刀堂更不是你大放厥词撒野的地方!”

    虽说成婚之后修身养性,脾气不像之前那么冲动了,但苏十柒此时一气之下,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长辈的形象,没有泼妇骂街,那已经是她很克制的结果了。

    “再说了,今天是玄刀堂有人请你来的吗?没有!不请自来还把自己当一号人物,自以为是!不想在这玄刀堂医治就自己凭两条腿下山,少呆在这儿碍眼,直接给我滚就行了!”

    说到这里,苏十柒才不管钱若华是否气得伤口崩裂,直截了当地冲着目瞪口呆的甄容和其他三人说:“至于你们四个,我不管你们今天晚上到底是来帮忙还是来添乱的,千秋是玄刀堂掌门弟子,除非有人犯贱,断然不会看着有人受伤见死不救,你们别杵在这儿了,把那个豪言壮语的家伙扔下,跟我进去疗伤!蒹葭!”

    宋蒹葭咬着食指,只觉得苏十柒实在是帅气极了,压根没听到人家在叫自己。直到背后不知道被谁使劲戳了戳,她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慌忙大声应道:“是,师叔!”

    “别发愣,今天晚上受了外伤的人不少,回春观就来了我们娘俩,再不抓紧就天亮了!”

    吩咐完了宋蒹葭,苏十柒又对其他众人打了个手势,那些因为今晚漂亮收网对这位回春观前辈颇为佩服的年轻弟子们,顿时一哄而上,不由分说把甄容和其他三人给拖拽了去疗伤。一时间,冰凉的地上,只躺着一个咬牙切齿,恨意满心的五行宗少宗主。

    在苏十柒带人进了玄刀堂山门时,越千秋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可他深知师娘个性,因此一直等到师娘怒怼少宗主的一幕演完,急急忙忙率领人把所有伤员护送到了玄刀堂专用的医堂,他才去露了个面,笑眯眯地看着师娘和宋蒹葭两个忙忙碌碌地当她们的妙手名医。

    明知道甄容这会儿只怕最耻于面对的就是自己,越千秋却偏在人眼前晃,直到把人羞得面色通红,他这才拍了拍巴掌。

    “各位兄弟姐妹们,多谢今夜不去过大好的元宵灯节,却到这儿来出生入死。我也没什么好回报的,只有之前就吩咐厨子预备的好酒好菜好点心,一会儿诺诺他们也会过来,咱们一醉方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