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弥天大谎
    “你消息倒是很灵通,知道我在嘉灵楼。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英王殿下和嘉王世子两位龙子凤孙都先后到了吧?有他们替我遮掩,让我能赶到这里做个渔翁,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随着这声音,手提陌刀的越千秋从树丛中出来,他先是看向了不远处正和赶过来的庆丰年汇合的神弓门众弟子,随即对正收拾那几个黑衣人的周霁月笑了笑,也没在意她有没有瞧见自己的表情,随即就咳嗽了一声。

    “应长老,我记得早就让周宗主带了信给你。你锻炼弟子也得有个限度,我明明说了今夜很惊险,你居然只和庆师兄通气,这也太托大了吧?”

    慕冉和小齐几乎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而他们身边的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去。

    应长老?他不是去见曲长老了吗?

    而那为首的黑衣大汉心里咯噔一下,随即顺着越千秋的目光望去,就只见树丛一角,应长老现身,恰是和越千秋周霁月一块,从三面堵住了那他的退路!

    应长老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弟子们,随即声音沉着地说:“是我让丰年瞒着他的师弟们。毕竟,有些事情要经历过方才知道险恶,有些人也要他们自己打过交道,才能分得清楚善恶好坏。神弓门只剩下这几个苗子了,我的弓箭一直都拿在手里,如果谁有性命之危,我自然拼了命也会出手。可事实证明,这场殊死拼杀,从头到尾就只是一场闹剧,不是吗?”

    眼见自己的手下在周霁月和甄容的强势反击下节节败退,已经不剩几个人,黑衣大汉只觉得嘴里一片腥甜,声音不知不觉沙哑了起来:“越千秋,你居然一再坏我武德司的好事!”

    “我记得刚刚庆师兄已经说了,你绝对不是武德司的。”

    越千秋咧嘴一笑,手持陌刀再次逼近了一步。

    “武德司都知沈铮是个固执冷血的家伙,可他毕竟是皇上的忠犬,之前跑到玄刀堂还能说是因为得到徐厚聪等人叛逃的消息,于是来围捕漏网之鱼,可现在趁着玄刀堂没人,在这石头山布下伏击,如此自作主张,可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没想到越千秋和庆丰年全都如此断言,为首的黑衣大汉登时面色铁青。他想都不想就掏出一样东西放到唇边,随即用力吹响。随着那尖锐到极点的声音骤然响起,他只觉得牙齿巨震,那竹哨随即弹落在地,等看见应长老那张弓的姿势,地上还深深扎着一支箭,他不禁嘿嘿冷笑了起来。

    而被甄容含怒一剑砍倒的一个黑衣矮个子则是大声叫道:“我们怎么不是武德司的?我们是武德司下头的暗组行动队……”

    这话还没说完,越千秋就掏了掏耳朵嗤笑一声道:“哦,原来武德司还有情报组,总务组,通信组……我呸,武德司是朝廷的衙门,哪怕这六年来声名几乎盖过了刑部总捕司,可至少有一条规矩,那是不可能变的。眼线可以想招多少招多少,但动手的却不许私自招募。”

    他顿了一顿,旋即一字一句地说:“否则……一概以谋反谋叛论处!武德司沈都知何等样人,至于把自己弄成逆贼?”

    此话一出,最后两个还在甄容和周霁月手下苦苦挣扎的黑衣人顿时如遭雷击,下一刻便被周霁月两记擒拿撂倒在地。可即便如此,其中一个仍是怒瞪着刚刚他还凛然听命过的首领:“头儿,这话到底是不是真的?难不成我们都不算是武德司的人?”

    “武德司?呵呵呵,哈哈哈,你们当然不是!”黑衣大汉猛地拉下了头巾,露出了一颗光溜溜的脑袋,随即紧紧握着手中钢刀,哂然一笑道,“都说金陵城是龙潭虎穴,可其实倒未必,我这六年来打着武德司的旗号,却也招揽训练了不少人,谁也没瞧出破绽来。”

    这一句话顿时使全场一片寂静,紧跟着就传来了越千秋的声音:“不用拖延时间了,你这哨子一响,不外乎是让你伏在周围的人制造混乱而已,也许还会放火烧山?只不过,今夜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峨眉、回春观、追风谷、白莲宗……好些门派的年轻俊杰都出动了。”

    说到这里,越千秋就咧了咧嘴:“要是在别的地方也就算了,在这我最熟悉的石头山,要和我玩捉迷藏,你的人火候还不够!”

    随着越千秋这句话,在寂静的夜色中,不断传来了呼喝和惨叫,间或还有刀剑相击的声音随风飘来。黑衣光头大汉只觉得一颗心渐渐沉了底,再联想到之前得知时如获至宝的线报,他哪里还猜不到一切都是一个圈套?

    刹那之间,他就做出了决断,怒喝一声朝着越千秋冲了过去,刀锋一转便是一招同归于尽的压箱底招数。可他等来的却不是越千秋惊慌失措的表情,而是一声嘲笑。

    “要玉石俱焚,晚了!”

    几乎是在这嘲笑声响起的瞬间,一团烟雾爆开在光头大汉的面前。气势十足的他根本来不及闭住口鼻,紧跟着就手足一软,别说继续前冲,甚至连握刀的手都没有丝毫力气,手中钢刀竟是叮的一声掉落在地,紧跟着,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己五体投地,重重摔在了地上。

    “你……你……”

    “兵不厌诈。”越千秋先退后两步,等到烟雾散尽,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会用什么目光看自己,调转陌刀的刀柄狠狠给光头大汉的腹部来了一下狠的,眼见人痛得整个人都抽搐在了一起,他方才皮笑肉不笑地眯起了眼睛。

    “我这个人,能用一分的力就绝不用两分,可今天却为了你们这点事用了八分力。”

    他微微一顿,一字一句地喝道:“说,你和北燕秋狩司副使楼英长是什么关系?”

    北燕秋狩司副使……楼英长!

    这短短十个字犹如重锤,猛地敲响在众人心头。应长老到底比庆丰年想得多一些,从越千秋的大张旗鼓,光头大汉坦陈冒充武德司,他就已经探到了几分端倪。庆丰年则是倒吸一口凉气,一贯的稳重让他硬生生按捺住了冲上去质问的冲动。

    可慕冉和小齐就没有那样的自制力了。浑身血迹斑斑,刚刚剧战之后几乎脱力的二人几乎是相互扶持着跌跌撞撞冲了过去,小齐更是下意识地就一脚重重地揣在了光头大汉身上。

    “你是北燕秋狩司的人?就是你们蛊惑的掌门……蛊惑的徐厚聪叛逃?”

    光头大汉被踢得几乎弓成一个大虾米,如果尚有力气,这两个神弓门弟子哪里放在他眼中,只可惜刚刚他吸进去的迷烟让他直到现在还手脚软麻,越千秋用刀柄在他小腹的那使劲一捣,更是彻底摧毁了他最后好不容易勉强提起的一点劲力。

    可即便如此,他仍是咬牙一声不吭,心中第一次后悔只认为今天的任务万无一失,没有把毒丸预先准备好安放在口中,此时手脚无力,竟是去取怀中的毒丸也做不到。把心一横的他下意识地去咬舌根,如此可避免遭到用刑拷问之苦,可牙齿一动他就为之大恐。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用那下三滥的玩意了吧?”越千秋一手一个扳住了慕冉和小齐的肩膀,把这两个激动的少年给拖开,随即才蹲在了光头大汉身前,笑眯眯地说,“嗅到刚刚那迷烟,你连咬舌的力气都不会剩下,就算你嘴里有毒丸,那也咬不下去。”

    “这可是我家安姑姑专门特殊强化过的迷烟丸第n代。为了这个,她也不知道荼毒过多少鸡鸭猫狗,放在活人身上也试验了两回,每次都能让人晕乎乎几天,你栽在这上头不冤。”

    越千秋说着就一把捏住了那光头大汉的下颌,却是抬起头冲着一处阴暗的树丛嚷嚷道:“影叔,这活我不擅长,你来看看他嘴里有没有藏着毒丸毒针之类的东西。”

    一身寻寻常常灰布衣裳的越影拨开树枝,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没有问越千秋怎知道自己已经来了,见那光头大汉面露惊悸,他直接走上前去,骈指一点让其昏厥了过去,这才看向了越千秋。

    “我押了他去武德司,这么大的动静,沈铮估摸着也该知道了,韩昱已经拖得他够久了。至于剩下的这些家伙,一会儿刑部总捕司会派人过来押解甄别,别让他们都死了就行。”

    他大步上前,一把将那壮实的光头大汉拎起挟在手上,正要走时,他注意到甄容面如死灰,钱若华干脆已经昏了过去,另几个人更是如丧考妣,他就哂然冷笑了一声。

    “群英会的甄少侠还有钱少宗主等诸位,恐怕你们还要费神想想,栽赃陷害九公子的事,打算如何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