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大势已定?
    慕冉顾不得去想庆丰年在什么地方取得的弓箭,只是大声呼号其他师弟退到自己身边防守。然而,那为首的黑衣大汉非但没有因为手下的伤亡而动容,反而再次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呼哨。漆黑的树林之中,竟是再次倏然之间窜出了十几条黑影,朝几个神弓门弟子扑去。

    竟是还有伏兵!

    不过短短一小会儿功夫,局面便已经一波三折,让人目不暇接,别说重伤之后的钱若华心灰若死,就连此时还占据着上风,只是没法突围来援的甄容,也同样几乎目呲俱裂。素来因为风仪出众被称为谪仙人,剑术凌厉之中却仍不失优雅飘逸的他,此时此刻真的拼命了。

    神弓门弟子的一身武艺几乎大部分都在弓箭上,所以庆丰年才能在拿到弓箭之后立时建功,可此时此刻也只有庆丰年拿到弓箭!

    夜箭即便凌厉无匹,可在混战之中,庆丰年一定会有所顾忌准头下降,那时候其他神弓门弟子怎么办?这些黑衣人一心要杀他们,绝对有缘故!

    甄容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留有余地的繁复剑招渐渐变得洗练而又简单,可单单只看他那三个对手身上这会儿添的十几道伤痕,就知道这变招的效用。可就在他拼着右肋挨了一掌,长剑直搠一人小腹,提脚踹开另一人,最终奋力脱出重围时,他突然只听到钱若华惨呼连连。

    他不得不分神往那边看过去一眼,可就只见同来的另外三个群英会同伴因为这位五行宗少宗主的连累,左支右绌,身上血迹斑斑,也不知道是对手的血,还是自己的血。而钱若华就更惨了,就在他关注那边的这一瞬间,胳膊上大腿上就连添了两处新伤。

    又惊又怒的甄容一下子就看出来,对方分明可以直接将钱若华毙于剑下,可却犹如老鹰抓小鸡似的不下杀手,这分明是让他做一个抉择。

    是救钱若华,还是去救神弓门那几个弟子?

    刚刚在志得意满,趾高气昂的最高点被人突然重伤,如今又被人当成了戏耍羞辱的对象,钱若华几乎都要发狂了。然而,和自尊心比起来,他更难以忍受的是因此丢掉性命。

    他下意识地大叫道:“甄容,快来救我!我是五行宗少宗主,如果让我爹知道你见死不救,日后五行宗便是青城的生死大敌!”

    甄容登时气得脸都青了,他反手一剑挡住背后来袭的一个敌人,侧头看到慕冉等人正在拼命抗敌,本来赤手空拳的他们都已经趁着之前庆丰年射杀敌人,抢到了几件兵器,只是还不大趁手,此时虽说情况危急,几个人却都还在苦苦支撑,就没有一个开口向他求救的。

    见此情景,他不禁心烦意乱。

    一边是平常自视极高,临到战时却第一个被人钻空子的钱若华,一边是从前素无瓜葛,可真正到遇见艰险时,却骨头太硬不肯向他张口的神弓门弟子。

    从感情上来说,他自然想丢下钱若华这种讨厌的家伙不管,率先去救那几个神弓门弟子。可从理智上来说,他却绝不能让钱若华被人杀了。

    神弓门已经被除名了,可五行宗却还是下九门中排名靠前的门派!

    把心一横,甄容就冲着钱若华的方向疾冲了过去,打定主意速战速决。可就在此时,他只听到刚刚那为首的黑衣大汉发出了啧啧冷笑。

    “什么群英会,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一群蠢货而已!所有人都听好了,别只盯着那个射箭的,拿人挡箭这种事还用我教你们吗?就算他的箭准头再好,须知却不会拐弯射着你!”

    神弓门的弟子哪里不知道使用弓箭者最大的软肋是什么,也同样有克制之道。因为,他们不是独行侠,他们可以彼此结阵配合。

    可眼下是在漆黑的深夜,虽说是正月十五,厚厚的云层却遮蔽了光线,别说只有庆丰年有弓在手,就算他们也有,那点可怜的夜箭准头也派不上用场。

    在这混战之中,他们竟是成了拖后腿的人!

    想到这里,慕冉当机立断地大叫道:“庆师兄,你别管我们,快走!”

    几乎与他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那首领模样的黑衣大汉冷冽到极点的声音:“庆丰年,你要是想走,那也不用给你的师弟们收尸了,我保证他们一定会死无全尸!当然,你若是不顾及他们,大可远走高飞!”

    利箭破空声终于告一段落,一时间,尽管那边厢甄容为救钱若华再次落入围困,刀剑交击声不绝于耳,这边厢神弓门等人却因为攻势愈急,连开口让庆丰年千万别回来的余裕都没有,能做的唯有咬牙硬挺,哪怕受伤也不愿意出声。

    “庆丰年,我数到十,你要是再不现身,就别怪我从你师弟们身上拆一条胳膊腿下来!”看到那神出鬼没的夜箭突然停下了,首领模样的黑衣大汉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嘴里拖长了声音大声数数道,“一,二,三……”

    他这数字还没数过一半,苦苦支撑的慕冉等人就听到了庆丰年的声音:“你们绝不是武德司的人,你们到底是谁?”

    “死到临头,就不要东问西问了!”黑衣大汉明显不愿意多费唇舌,大喝一声道,“四,五,六,七……”

    这一次,和之前的拖长声音相比,他的语速明显快了许多。而配合着他的报数,其他人也加紧了攻势,一时间慕冉等人险象环生,若不是竭尽全力守望相助,早已经有人支撑不下来。可就在这时候,他们猛地听到了庆丰年的声音。

    “你不是让我现身吗?好,我出来了!”

    小齐几乎急得差点疯了,下意识地大叫道:“庆师兄,不要!”

    慕冉心中一动,可眼见得那发号施令的黑衣大汉一声呼哨,那些黑衣人全都以他们师兄弟几个作为掩护,遮盖住了所有要害,那黑衣大汉更是干脆躲到了手下身后,再听到那一句嚷嚷“先丢下你的弓”,他的一颗心不禁沉入了无底深渊。

    这些家伙如此谨慎,就算庆丰年是想借着现身出来吸引众人注意力的刹那,用出那最厉害的一招射日箭,恐怕也会徒劳无功!

    当着众多汇聚着各式各样情绪的视线,庆丰年信手将那把弓高高向后抛去。当看清楚这个动作的刹那,无论是百忙之中抽空瞥了一眼的甄容,还是那首领似的黑衣大汉,又或者是慕冉小齐等神弓门弟子,每一个人都不由得生出了一个念头。

    这下子再也难以翻盘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已经各自做出判断,注意力稍稍转移的一瞬间,就只见一条黑影猛地破土而出,手中剑影犹如灵蛇一般上下纷飞,一下子将那七八个掩藏在慕冉小齐等人身后的黑衣人全数罩入了其中。只听两声惨呼,却只见两个黑衣人软软倒地,死活不知。

    这些日子一直呆在玄刀堂的慕冉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顿时失声惊呼道:“周宗主!”

    “收队,撤!”

    那为首的黑衣大汉瞳孔猛地一缩,几乎想都不想就往后疾退,随即轻轻巧巧一个凌空转折,眼看就要没入树丛中时,他却听到了一声嘿然冷笑。

    大吃一惊的他下意识地横刀身前做出守势,可迎接他的却是扑面而来势大力沉的一刀。两刀相交的一刹那,他一下子被劈飞了出去。

    “不可能!”那黑衣人被劈得踉跄后退,还没落地就忍不住叫道,“越千秋,你不是在嘉灵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