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急转直下
    甄容倒没注意到钱若华那阴郁的表情,也没听出这嫉妒的口气,他歉意地对庆丰年笑了笑,随即脚尖一点地,整个人便仗剑冲入了那仅剩的几个黑衣人中。这一刻,他终于展露出自己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卓绝武艺,就只见剑气银光之中,他手下几无一合之敌。

    “真厉害!”小齐眼睛亮闪闪的,满是惊讶和羡慕,“果然不愧是青城高足!”

    慕冉却不像师弟这么容易沉醉,撇了撇嘴道:“想当初他在玄刀堂的时候,车轮战上去那么多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今天这些杂鱼?”

    庆丰年发现钱若华听到自己师弟的这些议论,脸色极其难看,随即跃入战团,和其他来援的人一起发狠似的朝那些黑衣人砍杀了过去,他看着这一边倒完全不需要自己师兄弟几个加入的局面,那看似游离的目光一直死死盯着之前说话,又和自己交过一招的那个首领。

    因此,他看到了这个嘴上很厉害的家伙从一开始就被钱若华轻轻松松撂倒,看到了这个家伙躺在几个黑衣人当中装死,也看到了人用手势也不知道是谁的家伙暗中交流。

    事到如今,甄容说的所谓武德司对他们这些神弓门弟子贼心不死,他已经彻底看破了。很可能只是甄容身后的群英会笼络人心的骗局而已!这些黑衣人很可能只是托!

    想到自己和应长老交心之后,选择了对白莲宗宗主周霁云和盘托出,周霁云转达了越千秋的主意,最终定下了撒饵捕鱼,引蛇出洞,结果很可能只是钓出了这么一群跳梁小丑,庆丰年不禁气不打一处来。

    可看到甄容犹如游鱼一般穿梭在黑衣人当中,剑光之下血花四溅,下手分明毫不容情,他不知不觉又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就在庆丰年侧头看向不远处,却丝毫没有发现任何端倪时,他只听到钱若华大声嚷嚷道:“什么武德司,不过是一群脓包而已!甄贤弟,接下来该如何,你给个章程呗?”

    原来,不过这一会儿功夫,所有黑衣人都已经被撂倒在地,呻吟惨哼不断。

    甄容斜睨了钱若华一眼,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到一个黑衣人跟前,原本挽在身后的剑倏然下探,剑尖直点对方胸口。

    庆丰年见状瞳孔猛地一缩。一直没放松过警惕的他当然知道,那便是起头那个在后头指挥,仿若首领的人,可甄容是早就注意到了,还是故意为之?

    “说,武德司是私自出动,还是奉上命来拿人?”

    即使是庆丰年,此时此刻也不禁竖起了耳朵,慕冉等人更是不知不觉上前了几步,人人都露出了聚精会神的表情。唯有钱若华今次出动不过是为了彰显自己这个五行宗少宗主的存在感,此时见自己被忽略了,他便恨恨冷笑了一声。

    “有什么区别?他说奉上命拿人,那就是朝廷明里宽容,实则严苛。他说私自出动,那说不定就是沈铮明知道皇帝肯定心怀默许,这才有这么大的胆子。”

    “我也不知道沈大人是奉上命,还是自作主张……”

    话音刚落,那首领模样的黑衣大汉就只见一把剑倏然直刺了下来,几乎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嚷嚷道:“我只知道越千秋和知事韩大人向来有交情,和沈大人的水火不容,说不定是做给外人看的。就和刚刚神弓门有人说的那样,这次要不是越千秋把玄刀堂弟子全都调了出去,我们怎么敢在石头山这种玄刀堂的地盘设伏!”

    “果然如此!”对于深恨越千秋的钱若华来说,这本来就是他最希望得到的答案,此时立刻忿然叫道,“我就知道,那是个最善伪装的卑鄙小人!”

    甄容想起行前兄长就有过这样的断言,微微松了一口气,暗想今天这情景,总算和他之前对庆丰年的说辞合上了。他信手回剑归鞘,立时走到庆丰年面前:“庆师兄,接下来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是甄师弟带人来解了我等危难,接下来该怎么处置,当然由甄师弟做主。”庆丰年想都不想就把皮球又踢了过去,见钱若华满脸不忿,他心中一动,淡淡地说道,“再说,就算我们联手把这么多人拿下又如何?这是金陵帝都,难不成我们还能把这些家伙都杀了不成?”

    见甄容眉头紧皱,钱若华顿时恼将上来:“怎么不能?如此贼子,就该杀一儆百,让人知道我们群英会不是好惹的!金陵帝都又怎样,只要把线索收拾干净,不就神不知鬼不觉?”

    嘴里这么说,他竟是提着剑来到了刚刚甄容问过的那个黑衣人面前,恶狠狠狞笑一声挺剑就刺。然而,这在他看来几无悬念的一剑,却在刺出去之后,得到了一个让他意外到瞠目结舌的结果。

    就只见刚刚那在钱若华剑下一招败北的手下败将,此时竟是从肩膀到腰神乎其神地一塌一缩,避过了那穿胸一剑,继而整个人缩成了一个球似的,猛地撞入了钱若华怀中,在其小腹上留下了重重一击。

    当钱若华惨哼一声踉跄连退了好几步时,这首领似的大汉方才一个鲤鱼打挺稳稳当当站了起来。不但如此,他还鼓起双颊呼哨了一声,顷刻之间,那些一度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黑衣人,竟是齐齐起身围聚到了他的身边。

    “我还想看看,是谁竟敢大言不惭和武德司放对,没想到是几个绣花枕头一包草的蠢货!怪不得本来该站在这里,配合你们演戏的那帮家伙如此不中用!还好意思自称什么群英会,脸皮厚到家了!”

    那黑衣人看也不看满脸不可思议的甄容,脸色惨白而难以置信的钱若华,举起的手猛然向下一挥:“该钓的人没钓出来,不该钓的人却主动咬钩,真是晦气!都别留手了,上!”

    这语焉不详的几句话里,却实在是透露了太多讯息,因此无论是甄容还是钱若华,以及跟着他们前来的那三个群英会同伴,一下子都陷入了极致的震惊之中。

    反应最快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始至终心存警惕的庆丰年。他突然发出一声尖啸,随即独自一人疾退,十几个刚刚扑上来再次包围众人的黑衣人猝不及防,竟给他硬生生突出重围。

    眼看素来敬仰的师兄丢下自己等人独自跑了,慕冉和小齐等人无不惊愕交加。可心直口快的小齐根本没有质疑师兄逃跑的意思,而是瞪着甄容和钱若华嚷嚷道:“好啊,原来你们根本就不是恰逢岂会,你们是故意串通了人来消遣我们!”

    “不,不是……”甄容只觉得浑身有嘴都说不清,可即便是气急之下,武艺出众的他仍然没忘记先出剑圈下了三个骤然之间生龙活虎的黑衣人。

    然而这一次,纵使他的剑光依旧寒冷而凌厉,甚至比之前更多了几分情急拼命的气势,可刚刚那些败军之将却不再那么好对付了。

    三个人呈掎角之势死死缠住了他,而剩下的群英会众人却又不得不照应刚刚一个照面之下就已经被重伤的钱若华,竟是拦不住那些冲着神弓门弟子杀去的黑衣人。

    “庆师兄一定是去找人求援,坚持住!”慕冉来不及责备小齐的多嘴,只能一面竭力给师弟们鼓劲,一面努力告诉自己要信任师兄,可即便此时围杀他们的黑衣人不过也就是六个,他却只觉得捉襟见肘,一不留神,胳膊就被划开了一条深深的口子。

    当他在苦战之中用眼角余光瞥见,正和一个黑衣人厮打正酣的小齐丝毫没注意到背后一把钢刀落下,他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

    “小齐小心……”

    话音刚落,便只听一声尖锐的弓弦厉响,紧跟着,刚刚心灰若死的慕冉顿时生出了难以抑制的狂喜。

    就只见一支长箭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刹那猛地扎进了那偷袭者的肩膀,带起了一簇血花。紧跟着,便是第二箭,第三箭……每一次弓弦声响起,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就必定有一个黑衣人应声倒地。

    不但慕冉,包括小齐在内的每一个神弓门弟子全都欢欣鼓舞。

    是神弓门独有的夜箭绝学,大师兄没有走,他拿着弓箭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