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小猴子的猴子戏
    “一,二,三……扔吧!”

    随着这么一个声音,两个家丁将他们用两只手拽着胳膊的干瘦少年丢出了大门。就在路边行人满以为小家伙会摔个狗啃泥,又或者四脚朝天时,却没想干瘦少年还有余裕在空中翻了个跟斗,随即稳稳当当落了地。

    可刚刚站稳,他就立刻转过身来跳脚骂开了:“仗势欺人,狗眼看人低,我不就多吃了你一点东西吗?居然把我扔出来……”

    小猴子明显不太会骂人,这时候气得脸色涨得通红,可说出口的却没带脏字。

    显然,如今的铁骑会固然业已式微,彭明却把关门弟子调教得颇好。

    小猴子只骂了几句,就完全词穷了,只能在那气得直蹦跶。

    “多吃了一点?你摸摸你的肚子,好意思说就多吃了一点?你之前哪次来,九公子不是让你大吃大喝,顺便还派车送你回去?这次要怪就去怪你师父,谁让他不识抬举,送了那样的信来,我家九公子不生气才怪!”

    眼见那家丁骂过之后,直接把门砰的一声关了,小猴子这才恨恨转身,可脑袋却不知不觉耷拉了下来。等到出了越府门前的巷子,埋头走路的他随便找了个方向,接下来这一路就是漫无目的乱走,当他再次抬起头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少年挠了挠头,四处张望了一下,他突然听到肚子响亮地咕噜了一声,便随着空气中传来的香气磨磨蹭蹭向前走去。当来到一家挂着百年老店的小食肆面前时,他张头探脑了一会,见一个小伙计虎着脸出来赶人,他就在怀里使劲掏了掏,最终摸出了一枚银质钱币。

    “这个能当钱吃饭用吗?”

    小伙计正皱眉,后头却有人将他一把拨开,却是掌柜笑眯眯地赶了出来。他接过小猴子手中的银钱,抛了抛试重量,随即又放在嘴里咬了咬,等吐出来之后,他那张脸上已是喜笑颜开:“当然,小公子爱点什么就点什么!”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又加上了几个字:“还有得钱找!”

    小猴子眼睛一亮,不假思索地说:“不用找,反正是别人那儿赢来的彩头,干脆吃个痛快,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直接把好吃的全都上一份,剩下的都给你!”

    是给你,不是赏你,这就彻底暴露了小猴子和金陵城中非富即贵的圈子扯不上大关系,这枚银钱来历可疑。但对于掌柜来说,有钱就好,别的也不在乎。他一颗心落了肚,连忙差遣了小伙计带着小猴子去里头张罗了一个好位子,又送上了小店各种拿手酒菜。

    可上菜之后,小伙计就几乎看呆了。

    不论上什么菜,荤的素的,点心还是热菜凉菜,顷刻之间盘子就光了……这干瘦的少年竟然这么能吃!最后,他在掌柜支使下,把店里自家酿的老酒给小猴子送上去一壶。

    “呃,好辣!”小猴子只喝了一口就几乎全都喷了出来,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苦色,“原来酒这玩意这么难喝,和马尿似的!”

    跟着小猴子进店的几个客人发出了善意的哄笑,一个单桌的食客更是拍桌子道:“你小小年纪喝什么酒,还不如送给大叔,这才是酒尽其用。”

    小猴子犹豫了一下,再次不服输地喝了一口,结果又被呛得连连咳嗽,最终直接把酒杯一放,示意那小伙计拿了酒壶去送给旁人。他也没在意那边厢几个意外之喜的食客抢着喝酒,自顾自继续扫荡美食,直到小伙计再次赔笑送来了一壶清澈的米酒,他喝了一口,这才满意。

    这甜甜的米酒最初喝起来不觉得,可后劲却大,再加上小猴子贪那香甜,一口气喝了两壶下去,等到又消灭了几大盘菜,他终于把自己喝得满脸通红,坐都坐不稳,到最后干脆滑坐到递上去。见此情景,刚刚几个喝了他酒的食客少不得过来,手忙脚乱把他扶着坐好。

    有人摸了摸他那如同火烧一般的脸,不由得嗔道:“这小家伙,不会喝酒还拼命灌米酒……掌柜的你可不厚道,那酒固然香甜,可怎么能给小孩子多喝。”

    讪讪的掌柜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小猴子就猛地一甩手:“我才不是小孩子!”

    仿佛是这句抱怨让他打开了话匣子,他一拍桌子就开始大叫大嚷了起来。

    “铁骑会都已经成这样子了,师父还是老古板,人家越九公子想收我进武英馆,他让我送信去,我以为他是答应了呢,谁知道他竟然是和人翻脸,害得我也被人赶了出来!”

    想到刚刚被人扔出越府大门,小猴子顿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到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这么趴在膝盖上抽噎了起来。

    尽管他只说了这么一丁点,但只要有脑子的人,从那几个称呼里头,已经大略判断出了小家伙的来历,一时间刚刚收了那枚银钱,觉得赚大了的掌柜不禁后悔不迭。

    因此,当有两个带着几分醉意的食客自告奋勇,说是要送人回去时,掌柜几乎如同送瘟神似的把他们欢送出了门。尤其是听见小猴子出门时还在骂越千秋,他脑门子上都是油汗。

    “坏蛋,用得着我的时候就对我客客气气,用不着我的时候就赶我出来!”

    “就和他对神弓门那些师兄们一样,当初一副慷慨激昂维护人的样子,现在却不闻不问!”

    “师父也是的,写信就知道骂人,就不知道好好说正事。明明他在我面前还说,神弓门掌门徐厚聪叛逃,神弓门剩下的那几个人,总肯定比外人多知道一点什么。哼,我才不告诉他,庆师兄和我关系挺好的,他说其实有一次看到过徐厚聪和神秘人见面……咳咳咳咳……”

    “我才不告诉他们,各派少年英杰组织了一个群英会,对老前辈们不满,对越九公子更不满,正打算招揽神弓门的师兄们呢!庆师兄亲口对我说的,还说愿意招揽我进群英会,我之前不想答应的,可师父和越九公子这么过分,我答应算了!”

    本来就嘴碎,如今酒醉之后的小猴子更是话匣子全开,眼睛发亮地把越千秋当初的承诺,师父在他面前的牢骚,庆丰年对他说的私房话,林林总总全都吐露得干干净净。

    酒醉的他完全没发现,两个自告奋勇送他回家的食客把他放在一条僻静小巷的地上靠墙坐着,随即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做了个割喉的姿势,另一个却摇了摇头,打了个手势示意同伴跟自己离开。等到两人消失了好一会儿,巷子里又传来了动静,却是他们去而复返。

    发现小猴子仍是醉倒在那儿一动不动,他们方才舒了一口气,这次却是一前一后分头离开。须臾竟是转回来了第三次!等发现仍然没有任何异样,两人方才如释重负地再次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墙头上方才有人飘然而下。那人没好气地拎着小猴子的头发把人拽起来,用手轻轻拍了拍其面颊,发现人纹丝不动,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

    随着一声呔字入耳,小猴子几乎下意识地蹦了起来。仍旧醉眼朦胧的他看到面前那熟悉的人影,足足愣了好一会儿,他才讷讷叫道:“师……师父……”

    “你还知道我是你师父?刚刚口口声声的老顽固老不死是谁?”

    尽管还没酒醒,可听了这话,小猴子的酒气好像都化成冷汗出了。他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随即带着哭腔说:“师父,我……我喝酒了,我都不知道说了什么……”

    “哼!”彭明没好气地使劲揪了一下小猴子的耳朵,直到其龇牙咧嘴连连告饶,他这才松开了手,随即淡淡地说,“只希望你这小猴子演的猴子戏能有点作用,否则我在越千秋那儿打的包票就泡汤了。我早就说过,你小子不能沾酒,以后要敢再犯,我打断你的腿!”

    “是是是……”

    小猴子长舒一口气,等到他挣扎着想站起身,却被彭明一把捉住往背后一扔,继而被背了起来,他方才整个人都木了,脑袋简直有点转不过来。

    师父不是气坏了吗?怎么还愿意背他?

    “以后长点记性,像越千秋那种人,不管演什么戏就能像真的一样。至于你,就只能把你蒙在鼓里,然后让你本色出演,否则根本骗不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