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四十章 拜年送诗集
    一大清早,应越千秋召集而来的一大群人齐聚亲亲居,对于越千秋放在桌子上的三张聘书,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一个个全都欢欣鼓舞。自来熟的小猴子虽说和大多数人不过是第二次见面,可他上窜下跳,到最后干脆一个跟斗翻到桌子后面,这才探出头去想看个仔细。

    可一看他就傻眼了,正着的字他勉强还能认一下,可倒着的字实在是……

    还是朱鹏俊体谅他,捞起一张聘书倒转过来摆在小猴子跟前:“看看,这就是聘书?啧啧,这三位在金陵城可是很出名的,这下子,咱们武英馆可把那劳什子文华馆给压下去了!”

    今天来的除了越千秋的小伙伴,小猴子以及两位追风谷的年轻弟子,还有峨嵋派和回春观的四位小女侠。在女孩子面前,一群男孩子无不昂首挺胸,想要展露出最好的一面。可这其中却不包括压根还没开窍的小猴子,他似懂非懂端详了一会儿聘书,随即傻乎乎问了一句。

    “这些老先生听说都是最死抠世俗礼法的,他们愿意连几位师姐一块教吗?”

    此话一出,宋蒹葭和峨眉三姊妹的脸色就全都黑了。而小猴子也遭到了集体白眼,他却还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见此情景,越千秋干咳一声道:“没事,不用担心,武英馆女学我已经拜托长公主上书了,到时候长公主和我家师娘一块出马当老师!”

    这下子,刚刚还在犯嘀咕的宋蒹葭顿时眉飞色舞,紫葭更是大呼小叫道:“真的?苏前辈出马给我们当老师?还有长公主?那我们的运气岂不是太好了?”

    “师叔的双股剑用得可好了,长公主听说也学问很好!“

    越千秋听到有人称赞东阳长公主的学问,他忍不住在肚子里呵呵。学问好的是严诩他老爹,至于东阳长公主,政治手腕很厉害,学问只能说一般般,可架不住东阳长公主一口承诺会拉一个孀居却好学问的女先生来。

    等到发现一群男孩子人人瞠目结舌,仿佛是想到了长公主和苏十柒这一对厉害的婆媳去当老师,回头这四个小女侠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就不得不出面给少年们吃一颗定心丸了。

    “既然叫做武英馆,师父和武盟的各位高手当然也应该轮流来当老师。此外还有御前亲军的各位将军。就连阿圆和阿宁的父亲一旦回京,也会加入进来。可正因为武学阵容根本不用担心,教经史子集的老师一定得让人无话可说。”

    越千秋说着就环视了众人一眼,气定神闲地说:“所以,这会儿宋师妹你们四位不妨去找诺诺玩儿,其他各位,跟我出去拜年吧!”

    拜年?给谁拜年?黄鼠狼给鸡拜年?

    一群人面面相觑,可因为越千秋从来都是主心骨,只要有他打头,大多数事情都无往不利,因此随着马三林第一个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下来,其余人也都最终点了头。临到末了,发现竟是鬼使神差谁都没问到哪去拜年,出门时刘方圆和白不凡就落在了后头。

    刘方圆的问题最直接:“你又捣什么鬼?为什么这么大的事,宁哥竟然不在?”

    不等越千秋回答,白不凡却挠了挠头抢先答道:“宁哥让人捎话给我,说是九公子名单上的那个人选,他已经盯牢了,保准他想出也出不了门。”

    越千秋笑得无比开心:“不愧是阿宁,否则我们这么多人大张旗鼓跑过去,结果跑到哪家,哪家人就不在,那就糟糕了。”

    刘方圆直到这时候方才明白戴展宁到哪去了,暗自嘀咕的同时,他忍不住又问道:“那神弓门的几个家伙呢?他们不是也要进武英馆读书的,怎么一个都没来?”

    “他们?”越千秋此时已经出了亲亲居,接过虎头递过来的白雪公主的缰绳,他就耸了耸肩道,“呵,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我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要看他们自己。走吧,咱们去拜咱们的客!”

    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素来是整个金陵城的拜年时节。只不过,除却真正关系亲近的亲朋故旧,大多数人就是揣上名帖,犹如撒传单似的各处都送一遍,这就算完成任务了。反而是主妇们更忙碌,因为各处的年礼都要预先准备,这是最费心力的事。

    所以,还没出初五,一大堆少年不是跟着自家大人,而是成群结队骑马呼啸而过,这一幕自然引来了众多关注的目光。尤其有人认出领队的是越千秋,那就更加不敢等闲视之了。于是,当这一行十几个人最终驶入一条小巷子时,后头也不知道跟了多少尾巴。

    “确定人在家里?”

    从戴展宁口中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后,越千秋就第一个跳下马背,从容自若地走到门前,用力叩响了门环。他非常好地掌握着敲门的节奏,三下之后停顿一会儿,再是三下,可却锲而不舍,摆明了敲不开门就不走。良久,两扇大门终于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条缝。

    然而,眼见门口这黑压压十几个黑色衣衫的少年,那应门的小童显然吓了一跳。当他下意识地想要把门关死时,可使出吃奶的力气,那两扇大门却纹丝不动。直到发现越千秋一手举重若轻地按在门上,他方才醒悟到其中的猫腻,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先生……我家先生不会客。”

    “我知道明先生轻易不会客。”越千秋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从身后虎头那儿接过一本书递了过去,“我是白门越氏越九,之前李太白集才出了简略版第一卷,这是还没付梓的全版,想请明先生斧正。”

    小书童这下不禁踌躇了起来。自家先生什么脾气,他是知道的,最近金陵城最火热的是什么事,他也是知道的。先生对于科场素来不大上心,却唯独对于搜集编纂卫诗非常感兴趣,要是这样一部送上门的诗集就这么给他拒绝出去,回头他就惨了。

    于是,他犹犹豫豫伸出手,等越千秋把东西递了过来,他接过就随便翻了翻。

    认识字的他虽说看不出好与坏,可那上头前四首确实是之前刚刚流传出来的那四首,后面四首则是他压根没听说过的,他总还分辨得出来。当下他急急忙忙地对越千秋说:“你等一下,我去送书给我家先生!”

    眼见人一溜烟就跑进去了,越千秋这才退后两步,而刚刚过来和众人汇合的戴展宁已经开始对身后那群不大明白的少年解释了起来。

    “这位明先生今年刚好四十,那是个很传奇的人。他总共考过三次会试,第一次针对出题的谬误长篇大论批驳,据说差点没把出题目那位老大人给气死。

    第二次人家写的是花团锦簇文章,他不依格式,写了一篇华采的长赋,事后还说,朝廷又没有明文规定格式……就因为这个,之后他十二年不得解送。

    最近一次会试,他根据题目写了一篇格式无可挑剔的文章,却把尸位素餐的大臣全给骂了一个遍。”

    “这么猛?”白不凡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那就没人打击报复他吗?朝中小心眼的人可是很多的!”

    “那当然是因为我行得正做得直!”戴展宁还没来得及解释,一个声音便从门内响起,紧跟着,一个没有半点儒生气质的八尺大汉便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环视了瞠目结舌的众人一眼,哂然一笑道,“我就是明守一!”

    越千秋刚在心里暗赞了一声果然和打听到的一样,好一条昂藏大汉,可紧跟着对方说出来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刚刚建立起来的印象犹如碎玻璃一样轰然崩塌。

    “呵呵,刚刚第一句是开玩笑的。那些老大人们恨得直跳脚却拿我没办法,是因为我家里有太祖皇帝丹书铁券,所以人家只能干瞪眼骂娘,顶多阻着我的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