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鹤鸣轩出品
    当这一日赵青崖召集的文会散去之后,那一波三折的剧情立时传遍金陵城。

    邱楚安冒认《梦游天姥吟留别》的作者,固然彻底把这位曾经的名士钉在了耻辱柱上,可经由越千秋送赵青崖的一副卫朝古画和那本卫朝诗集,所谓的卫朝末年诗人李白,却一时间成为了无数人口中热议的人物。

    如果李白是今人,也许还有文坛才俊担心如此惊才绝艳的人物大放光芒,必定压得自个透不过气来,可既然是百多年前的古人,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赞颂推崇一个古人,根本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没见人家赵相爷也赞口不绝吗?

    至于越老太爷的鹤鸣轩,更是转眼之间收获了无数关注。越千秋趁热打铁,从大年初四开始,印着鹤鸣轩出品,秦家书坊刻印的,和赵青崖手中那抄录版同款的李太白集第一卷,就这么突然上市,因为首相大人那场文会的加成效应,首批总共四百本竟被一抢而空。

    哪怕那薄薄的小册子里就只有四首诗……

    而同一天傍晚,摆在越老太爷面前的,却是纸张泛黄,墨迹却依旧坚挺,古色古香的一卷书。他非常小心地翻了翻,随即就抬头瞥了越千秋一眼。

    “倒还真是看不出破绽。”越老太爷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问道,“万一做这东西的人露出口风,那可不是小事。”

    越千秋笑嘻嘻地站在越老太爷背后,揉着爷爷的肩膀,“首先,秦家是因为有爷爷这门姻亲,这才能够有今天。对于只是商贾的他们来说,借着这些风雅的东西,把铜臭味洗掉一点,这是最划算不过的。第二,有谁给他们的好处,能超过我们越家?最重要的是,他们怎么能确定,咱们手里没有真正的孤本,正等着别人循着秦家这个破绽寻上来痛加反击?”

    “哦,照你这么说,我这鹤鸣轩里还真的是混进了前朝的孤本?”越老太爷犹如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伸出手把越千秋给抓了过来,使劲揪了揪小孙子的左颊,“小兔崽子,我的书几乎都是你影叔一本一本买进来的,你造假问过他了吗?”

    “当然……没有。”越千秋含糊不清地吐出四个字,等到老爷子松手,他看了一眼越影,这才理直气壮地说,“什么造假,这明明是影叔眼光好,从不识货的人手中搜罗来,这才放进鹤鸣轩的。从现在开始,金陵城里立刻就会流传一句名言。鹤鸣轩出品,必属精品!”

    越老太爷敏锐地察觉到了越千秋的言下之意:“照你这么说,之后还会有?”

    “当然,这还只是第一卷呢。”越千秋揉了揉左颊,这才若无其事地说,“否则我打着爷爷的名头去给赵青崖送礼干嘛?不就是为了借这位文坛领袖首相大人的东风?这下子,人人都知道爷爷的鹤鸣轩藏书多,又准备把这些古书捐给武英馆,到那时候嘛……”

    饶是常常另辟蹊径,出招犹如羚羊挂角,让人捉摸不透,此时越老太爷听了小孙子这馊主意,刚刚喝出去的一口茶还是差点喷了出来。

    武英馆虽说被不少人视之为儿戏,可那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国子监下辖最高等级官学之一。一旦这些书过了那样一道明路,甚至到了皇帝面前,那么其古籍的身份就相当于铁板钉钉了。

    直到这时候,越千秋才笑吟吟地说:“而借着这机会,爷爷上书,说是当年的卫史文苑传不全面,请求重新修史,再请皇上向天下征求典籍,编一部可以传给后世的大典,这不是正好吗?这下别人的目光就会从神弓门叛逃的事情上转移出来,我们干什么事情不方便?”

    “好小子,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被你用来打掩护?”

    敢情他从前任由越千秋胡闹,自己在后头不紧不慢出招的技法,全都被小家伙学去了!

    越老太爷这才明白越千秋的真实目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但眼神中却颇见惊喜,可转眼间,他那惊喜的表情就变成了意味深长,“说来说去,你最大的目的,是打算让你需要的老师送上门来吧?”

    仿佛是印证了越老太爷的这句话,外间立时传来了越影的声音:“老太爷,原翰林院刘学士,金陵处士石欢、凌源联袂求见。”

    越老太爷斜睨了喜笑颜开的越千秋一眼,没好气地笑骂道:“人都被你骗上钩了,这下你心满意足了吧?还不快去?”

    “那我可就去啦!”越千秋一面说一面往外走,到了门边上方才回头说道,“爷爷你可千万别给我穿帮,别人问就往我身上推。要保持神秘……”

    “得了得了,臭小子快滚!”越老太爷不耐烦地挥手赶人,等越千秋一溜烟出去了,他这才轻哼道,“你爷爷我自己都没瞧过你说得那几本古书,连内容都不知道,我怎么给你穿帮?小影,你听听,这小子刚刚赞你眼光好,以后你在读书人当中也要出名了!”

    越影正好进了屋子,掩上门的同时,看到越老太爷那分明戏谑的目光,他就淡淡地说道:“我就算出名,也顶多是被人赞一声运气好。老太爷这鹤鸣轩出名,却是万千之喜。只不过,家里已经有些声音,说那些书全都是稀世之宝,为什么不传给自己人,而是捐给武英馆。”

    “二房还是三房?”越老太爷眼皮子都没眨一下,见越影默然不语,他就气咻咻地说,“我怎么就生了头尾两个好种?中间那两个鼠目寸光的混蛋,从前生怕千秋多分了一份家产,现在又觊觎千秋捣腾出来的古书,他们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去扎扎实实做点事?”

    对于老太爷的恨铁不成钢,越影非常明智地没开口说话。历来朝中名臣,十之八九都是老子英雄儿狗熊,软蛋脓包不计其数,甚至有的高官膝下五六个儿子,结果却一个成器的都没有。说来说去,那都是因为当官的不得不把全副精神都用在朝中,家里儿子缺乏管教。

    越老太爷出身草根,早年丧妻,自己一面做官一面养儿子,替其娶妻,开枝散得那位致仕的老翰林,两位连官都从来没做过的老处士唏嘘不已。

    “老夫家中高祖曾说,幽帝末年,搜书烧书,捕儒坑儒,也不知道多少文士逃入山野,湮没无踪,更不知道有多少古籍和典籍散落无存。想不到时隔百年,你能从故纸堆中翻出这些前辈才俊的诗文来,让他们的名字能传遍天下。”

    刘老翰林说到这里,更是用一种极其欣赏的目光注视着越千秋:“邱楚安一大把年纪的人,尚且放不下功名之心,想要将别人的作品占为己有,你却能够不为所动,着实是难得。要知道,之前那诗集上的四首诗,谁都不曾听说过,你明明可以说是你自己做的。”

    越千秋那是多厚的脸皮?他想都不想就摆出了异常诚恳的表情:“都是因为爷爷从小都教导我,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不可痴心妄想。我让人宣扬这首诗,为的是替前辈先贤扬名,真没想到有人会冒认作者。”

    熟人都知道,越千秋素来是随心所欲千变万化的性子,只要他愿意,可以拿出最能打动人的真诚面孔来。所以,当他与今天来拜访的三人攀谈了半个时辰之后,他就成功礼聘到了三位才学品行都不错的教授,代价只是……以后但凡有书印好,先给人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