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碰壁
    多了个来意不明的越千秋,赵青崖只觉得今天这文会犹如变了滋味,再也没了之前那舒心惬意的感觉。因此,眼见下头那些吟诗作赋的门生和子侄们,也显然不如之前活跃,他的目光不经意地往越千秋身上一瞟,突然心中一动。

    “越九郎,你说是代你爷爷给我送礼的,人来了,礼物却还捂着,这是什么意思?”

    “相爷,真的没什么意思,就是我这人爱卖关子,所以迟点再送给您而已。”越千秋挤挤眼睛做了个鬼脸,一副顽皮少年的架势,“反正我肯定不敢据为己有的,您尽管放心。”

    放心个屁,你小子绝对有花招!

    赵青崖轻哼一声,终究不想以大欺小他还不想那个护短的越老头打上门来讨公道,更不想那个二十四孝师父跑来找他算账,至于东阳长公主那女人他就更不想招惹了。

    可他有这样清醒的认识,却不代表别人有。刚刚才被越千秋喷了个满脸花的礼部主事冯昆,就忍不住出言讥讽了一句。

    “听说越府重长孙小小年纪就已经考出了秀才,不知道九公子何时下场去考?”

    “我为什么要去考?”越千秋眉头一扬,语气赫然是说不出的理所当然。

    冯昆顿时被噎得胸口发慌,当即恶狠狠地说:“也是,天底下本来就不公平,多少儒生十年寒窗兢兢业业,苦苦拼搏,尚且可能落榜,却有人落地便有出身,十几岁便有六品,一步登天!“

    “啧啧,这话怎么听着像吃不着葡萄却说葡萄酸呢?”

    越千秋掏了掏耳朵,满脸的不以为然:“长安爱读书,我喜爱武艺,所以他考他的秀才,我办我的武英馆,这就叫人尽其用,各司其职。要说不公平,这年头考武举还要参加文试,可儒生参加的考试却没有武试吧?岂不是说,有人忘了君子六艺不止礼乐书,还有射御数?”

    赵青崖眼看下头一片哗然,知道再争下去就算侥幸赢了越千秋,那也徒劳无益,只能没好气地拍了拍扶手,把这点争论给暂时按下了。就在他快速思量应该如何岔开话题的时候,外间恰是传来了一个通报声。

    “相爷,邱先生到了。”

    这么快?

    正当赵青崖闻言刚刚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时,他只听到旁边又是一个嚷嚷声:“这么快?”

    嚷嚷出来之后,见好些人瞧着自己,越千秋就呵呵笑道:“敢情这位邱先生早就等着相爷召唤。原来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佩服佩服,果真好算计。”

    冯昆只觉得众多视线又一次汇聚在自己身上,这一回,他比之前更加如坐针毡。情知就算一会儿邱楚安真把越千秋杀一个大败亏输,他还是必定会在赵青崖面前留下一个诱其入彀的坏印象,他终于有些懊悔不该贪图邱楚安送的那份厚礼,来做这个引介的中人。

    “姜太公和文王一则贤臣名相,一则明君英主,越九公子这比方若是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随着这句话,门帘高高打起,一个瘦削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只见他鬓发霜白,脊背直挺,额头上较之六年前多出了几根深深的横纹,分明是岁月留下的深深痕迹。和当年相比,邱楚安的气质更加深沉了许多,看向越千秋的眼神却显得很平静。

    可谁都知道那是假象。如果不是越千秋,这位曾经风光无限,刷名声刷得风生水起,只等一道招贤令就可以轻而易举跻身朝堂的金陵名士,怎会混到眼下这地步?

    六年前,在始作俑者的余家父子被江陵余家抛弃之后,邱楚安遭到了越家和姻亲金家的联手打击,曾经桃李满天下的胜景不再,虽说有些学生会记得邱楚安过去的教导伸手相助,但更多趋炎附势的人因为邱楚安名声太差,再不提自己是邱门弟子。

    “邱先生说得对,我这比方打得确实不太恰当。”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越千秋竟是让步了,可接下来的话却更加犀利,“这世上只有一个文王,也只有一个姜太公,至于其他的,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

    邱楚安早就从当年的经历以及这些年的例子知道,和越千秋斗口,斗赢了要面对后头老的,斗输了则更是难堪屈辱,此时心头虽恨,他却强迫自己从越千秋身上移开了视线。

    在正月初一那一天听到这首诗,此后又发现三日之间席卷整个金陵城,他就意识到那是一种造势的手段。类似的手段他也曾经用过,更知道这是籍籍无名之辈在京师这种地方立足屡试不爽的招数,因此在辗转反侧一晚上后,他就做出了截胡的决断。

    他这几年著书立说,虽也有拿得出手的著述,但还有什么比这首风骨硬挺的山水诗拿来当敲门砖更妙?

    至于得罪人……他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怕什么得罪人!再说就算原作者出来站在他面前又怎么样?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和他这个一度受重挫的名士比起来,谁的话更可信?

    过去的关系他只是不动用而已,一旦动用,他轻易就能找出一堆证人!

    正因为这么想,邱楚安只当越千秋不存在,对赵青崖略拱了拱手,便沉声说道:“相爷,我朝代卫立国,至今已经有百年。当年编纂卫史的几个史官,多数都出自世家,于是也不知道多少文苑英华,今人竟是不得而知。我在家苦心十余年,著卫史文苑传补遗,为寒士张目。”

    此话一出,四座顿时传来了无数惊呼声,不少人看向邱楚安的眼神中便大见钦佩。

    历朝历代史书中总有文苑传部分,记载的是儒林中有名的文士。而大多数没有出仕,又或者出仕时间极短的人,自然而然把跻身其中作为人生目标。

    不论何时,能想到补遗文苑传的人,总是相当受人尊敬的。

    而越千秋则是嘴角一挑,心中呵呵。想当初你邱楚安和余泽云混在一起,不外乎是想抱江陵余氏的粗大腿,现在余家父子倒台,江陵余氏自然不会再理会你一个失败者,你就拿出一部所谓的卫史文苑传补遗,想对赵青崖为首的寒门党摇尾巴?

    哪怕邱楚安此刻双手空空,可人人都知道,他必定带了东西来,只要赵青崖开口说一句,那所谓的卫史文苑传补遗就会送进屋子。一时间,主位上的首相大人顿时享受到了集体注目礼的待遇,每个人都在思量首相大人会如何应对。

    “卫史补遗……名头不小,想把私史变成国史,野心更是不小。”赵青崖看到邱楚安那陡然色变的样子,他就淡淡地说道,“卫史重修是一件大事,我虽忝为宰辅,却也不敢一言决之,邱生若是有这雄心壮志,不如上书直言。本朝从来不禁处士上书,你大可往直中取。”

    此话明显是讽刺邱楚安行事不往直中取,偏向曲中求。这下子,四座嗡嗡嗡的声音就更大了。越千秋大略猜到,赵青崖恐怕是因为邱楚安通过冯昆造势游说,心中不喜,故而做出了如此答复,可当他看到邱楚安长叹一声,拱手行礼后转身就走,他却突然扬声叫了一句。

    “邱先生还请留步。”

    眼见邱楚安身子一僵,停是停下了,却没有转过身来,他就笑吟吟地说:“重修卫史这可是名扬千古的大好事,我回去一定好好对爷爷说说。毕竟,卫朝史书和典籍散佚这么多,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邱楚安才不信越千秋会如此好心,此时干脆硬梆梆头也不回地说道:“那我就多谢九公子热心了。”

    “不谢不谢。其实我更好奇的是,邱先生这些年卧薪尝胆,除了那首坊间传唱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可还有什么别的佳作让大家赏析赏析吗?”

    不好!

    邱楚安只恨自己刚刚在没有打动赵青崖时,不曾当机立断拂袖而去,更恨自己在越千秋出口叫人时停了一停因为只要他走得快,就不用面对这质疑了!

    然而,他除了买通冯昆通过那首诗造势之外,很难有机会见当朝首相,此时也只能按下懊悔,把心一横说道:“诗词小道,我已经多年不曾涉猎了,那不过是游戏之作!”

    “哦,原来是游戏之作。”越千秋不以为意地咧嘴一笑,这才站起身来,从旁边侍立的虎头手里接过了那个长盒子,“刚刚相爷问我今天送的什么礼,我卖了关子,可现在见到邱先生,我可就不敢再藏着掖着了。这是爷爷偶尔得到的卫朝一卷古画,赠给相爷赏析。”

    他亲自打开盒子,取出了里头的长卷,双手捧到了赵青崖眼前,又不由分说将其展开。等到赵青崖有些犹疑地接了右边的轴头,他就将画卷往左徐徐打开,等露出了最左边的题诗时,他方才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而下一刻,就只听当朝首相大人喃喃自语道:“这画上的题诗……梦游天姥吟留别?”

    刹那之间,邱楚安就如同被烧了屁股一般,倏然一蹦转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