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虚名诱人心
    正月初一到初三,首相赵青崖家的贺年帖子堆成了小山。

    他三十岁状元及第,官场三十一年,去年刚过了六十岁整寿,比次相越老太爷年轻,又做到首相,在寒门书生看来那是一等一的表率,在世家子弟看来亦是要追赶的目标。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首相的位子有多不好坐。

    不说别的,政事堂那另两位同僚,裴旭一直都致力于当世家的领袖,无奈刑部尚书余大老爷余天成从六年前入朝开始崛起,大事不拖后腿,小事却常常力争,所以裴旭有那样一个对手,他虽说不时要应对人家的争权,可终究还不用太过费心。

    奈何那位连宫中陈五两都常常以老太爷称之的次相越太昌,却是时时刻刻都会出幺蛾子。自从人进政事堂开始,他就只觉得自己比从前老得快。

    总算如今是一年到头难得的休息日,作为当朝首相,又是文坛领袖,赵青崖的家里汇聚了一大堆门生故旧,谈诗论文,他难得安享了一段惬意时光。这会儿,他再次心满意足地品了一口幼子刚刚孝敬的好茶时,突然捕捉到了一个说话的声音。

    “那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只听意头就知道心存愤懑,也不知道是哪个愤世嫉俗的名士写的!”

    赵青崖虽说从不奢望野无遗贤,可此时身为宰相的敏感却让他一下子皱起了眉头:“你们在说什么诗?”

    “师相,是一首这两天风靡一时,四处传唱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抢着答话的,是刚刚调任监察御史的赵青崖门生闵志远。他根本没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用最快的速度将这首诗从头到尾吟了一遍,末了才冷笑道,“这诗分明是有人借此抒发怨望,否则怎会匿名?”

    这一顶怨望的大帽子扣上去,在座也不知道多少人眉头大皱。见此情景,赵青崖忍不住责备道:“本朝从来不因言治罪,若是一首诗就算怨望,也未免太过严苛。从古至今,自负有才华却不为所用的隐士高人,多半都会写一两首这样的诗,不足为奇。”

    赵青崖下了定论,闵志远虽说怏怏,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其他人更是如释重负,甚至还有人借此逢迎首相大人胸怀宽广。可在这一片说笑声中,却钻出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这首诗可不是什么怨望,只不过是有人心怀不平,直抒胸臆而已。”

    说话的是礼部主事冯昆,见众多目光一下子聚集到自己身上,他就矜持地欠了欠身道,“首相大人,诸位大人,想来你们都听说过邱楚安这个名字。想当初越老儿家中那对叔侄去邱家求学,事情不成就狠狠羞辱了他一顿,六年了,难道还不许这位金陵名士发泄发泄?”

    “是邱楚安写的?”

    “倒是有可能,听说这位文采出众,曾经教过不少学生。”

    “这几天大家四处打听,也一直都没打听着这首诗的作者,若是邱楚安,倒也难怪。”

    “首相大人,当年越家小儿小小年纪就敢大放厥词,说什么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现如今他年岁渐长,越发嚣张跋扈,足可见邱楚安当年那般狼狈,非他之过,而是越家小儿太猖狂,辱我等儒生太甚。”

    说到这里,冯昆就霍然起身,慷慨激昂地说:“更何况,越老儿从六年前开始就偏向那些草莽武夫,此次更是纵容得神弓门叛逃,此等国贼若不铲除,简直是我大吴之耻!”

    他本以为自己一言既出,必定四方附和,可让他尴尬的是,在他说完好一阵子之后,四周围既没有响应,也没有驳斥,有的只是一片冷场似的寂静,就连赵青崖也没说话。大为难堪的他很想用拂袖而去表达自己的风骨,可终究脚下如同生根似的没法动弹。

    就在他渐生懊悔之际,上首终于传来了赵青崖的声音:“邱楚安当年也是一时名士,因孩童受挫,确实有些可惜了……”

    冯昆只觉心中大喜,立时接上话茬道:“首相大人今日文会,金陵城内英杰几乎汇聚于此,何妨把邱楚安也请来?毕竟是这几日风靡一时的那首诗的作者,如若他应召而来,首相大人坐镇政事堂,野无遗贤的名声,必定能让无数人称颂。”

    赵青崖本能地觉着冯昆如此撺掇,恐怕背后目的绝不单纯,说不定就是受了邱楚安的好处,一时对刚刚那首听来颇觉惊艳的诗也生出了几分厌恶。然而,偏偏就在这时候,外间传来了一个小心翼翼的通报声。

    “相爷,外间越九公子来了,说是奉越老大人之命来送年礼。”

    刹那之间,屋子里一片寂静。这次却不是冷场,而是不知道多少人想到了越千秋的“凶名卓著”这位九公子从六年前到现在,斩落马下的人不在少数,就几天前那朝会,裴御史也遭到惨败。他们背后说人坏话可以,但当面和人对上,斗嘴斗得过,可拼背景拼得过吗?

    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母子也就算了,可皇帝不知怎的也一心维护这个身世成谜的小子!

    赵青崖也同样有些头痛。好好的休息日,他可不想放进一个煞星来,当机立断地说道:“请他去见夫人吧,让夫人斟酌回礼。”

    虽说这等于把烫手山芋推给老妻,有些对不起她,可总比越千秋跑到这儿,搅和得鸡飞狗跳来得好!

    赵青崖固然决断做得快,可事与愿违,门外下一刻就传来了一个声音:“首相大人今天高朋满座,所以就容不下我这个不请自来的小子吗?话说回来,刚刚我还听到有人替邱楚安喊冤的,还说他来了,就能昭显我大吴野无遗贤,那我这个当事人不应该凑个热闹?”

    此话一出,齐刷刷一大片目光再次聚焦在了礼部主事冯昆身上。这一次,冯昆感觉到的就不是之前那种一语惊人受重视的飘飘然了,而是额头背后都有些冒汗。总算他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露出半点怯意,否则刚刚造势就会成为笑话,因此只能把心一横。

    “首相大人在此开文会,你一介黄口小儿居然不请自来,还在外听壁角,更是妄议选才纳贤的国家大事,越府家教就是如此放肆吗?”

    “放肆还是放伍,不是尊驾上下嘴皮子一合说了算的。再者,你刚刚说得这么慷慨激昂,我隔着老远就能听见,如今却还来指责我听壁角,岂不是恶人先告状,实在没人品?嗨,带路的大叔,你可得给我做个证,我刚刚可没有靠近过赵相爷宴客的这座大堂,耳朵好难道也怪我咯?”

    随着这句话,越千秋直接把身边那个苦着脸的管事给拽进了大堂,后头还跟着手上捧了一个长盒一个方盒,整个人显得雄赳赳气昂昂的伴当虎头。

    他从容自若地扫视了一眼满座宾朋,随即方才松开拽着那中年管事的手,对赵青崖做了个揖,笑眯眯地说:“相爷安好,我也不大想当不速之客的,可实在是爷爷之命不敢违。”

    赵青崖瞥了一眼面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冯昆,心想没那本事却非要自取其辱,实在是不自量力,可他嘴上却还不得不维护冯昆,当下沉着脸说:“越九郎,冯主事好歹是朝廷命官,年长你十几岁的前辈,你就不能收敛一些,不要这样不饶人?”

    “相爷责备的是,对不住,我实在是口快了。”越千秋这才斜睨了冯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我和邱楚安那点过节,早就过去了,既然冯主事想请相爷召人过来以表野无遗贤,那就请呗。说起来,都快七年没见了,我也很想看看这位邱先生如今是何等风采。”

    前头说邱楚安,后头却改口称邱先生,谁都不会觉得越千秋那是尊老敬贤,赵青崖也不禁眉头大皱。可他不想沾越家和邱楚安那点过节,却禁不住门生中有血气方刚的人,如闵志远等年轻官员就先后站起身来。

    “师相,既然越九公子这么说,何妨就把那位邱相公请来一见?”

    “学生也很好奇那位能做出梦游天姥吟留别的名士。”

    “今日群英荟萃,何惜一个邱楚安?”

    在这些撺掇声中,哪怕赵青崖看着气定神闲的越千秋,心里颇觉不对劲,可最终,他还是淡淡地说道:“既如此,就劳烦冯主事去代老夫相请,让大家看看邱生如今是何风采。”

    听到赵青崖开了口,越千秋顿时露出了浅浅的嘲弄笑容。

    他让人宣扬李白的名篇是另有盘算,可既然有人见猎心喜欺世盗名,那就别怪他借机再抽一次旧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