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拉生源的吉祥物(下)
    虽说诺诺满心不忿,可当越千秋带着她回家之后,被她说成是两个笨小子的双胞胎兄弟俩,却在听说越千秋要带他们出门去拜客之后,立刻一蹦三尺高,别提多兴奋和高兴了。

    从前在东阳长公主府,他们那是货真价实的小祖宗,成天上窜下跳惹是生非,父母头疼管不住,祖母撒手管不了,可到了越府却惨遭三重大山压迫,早就快憋疯了。

    第一重大山自然是不怒自威,不打不骂也能收拾他们的大太太;第二重大山是三两下就能把他们摔个跟斗的诺诺;至于第三重大山……那当然不是心情好时就会逗他们玩的大师兄越千秋,而是论辈分还比他们矮一截,可却不容违逆最讲规矩的老师!

    现如今,终于能摆脱这三座大山压迫了!

    因为下午是带着这对三岁双胞胎出门,越千秋自忖若是让白雪公主驮三个人,他那匹傲娇的坐骑非得动不动尥蹶子不可,因此当然只能坐车。此时,看着对面两个小家伙坐得端端正正,小眼睛却时而偷瞟他,时而彼此交换眼色,他不禁生出了一丝捉弄之心。

    他冷不丁一探手,左手揪着大双的右颊,右手揪着小双的左颊,直把一对双胞胎捏得哇哇乱叫,他才松开,轻哼一声道:“今天你们两个如果不打歪主意,不乱说话,乖乖巧巧跟着我一个个见人,我保准你们见面礼收得手软。要是胆敢调皮捣蛋,呵呵,回头我让你们的老师罚你们。”

    越千秋这一声呵呵,大双和小双不约而同打了个寒噤,大双更是忍不住叫道:“别提老师,呜呜,老师不罚别的,一犯错就罚我们背书!”

    小双也附和道:“大师兄,长安老师也太可怕了!背不出就继续背,不肯背就罚坐不许动,大太太和诺诺姐姐也没他这么可怕的……我们今天都听大师兄的还不行吗?呜呜,我不想回去背书……”

    “不想背书就乖一点。”越千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用脚后跟在作为底下一处机簧一磕,他身侧一个抽屉立时猛地弹开。见大双和小双满脸好奇,他就抱手说道,“这些好玩的,你们各选三件,算是我对你们这些天乖乖读书听课的奖励。”

    说实在的,大太太居然让越秀一那个最爱说教的引导这两个小家伙背书认字,他想想都觉得恐怖!

    “大师兄最好了!”

    大双和小双却不知道越千秋正在深刻同情他们,欢呼一声后,齐齐扑上来到那抽屉里一阵乱翻,一时间两眼放光,拼命在里头挑选了起来,不时还因为争东西而斗嘴动手。

    越千秋却没有劝解的意思,横竖这种情景他见多了。深知这两个太活跃的小家伙喜新厌旧,如果全都送了他们,指不定回头就不知道扔哪去了,可如今一大堆东西在那儿只能选三件,反而如同在鱼儿前头钓了香饵,应该能诱使两人今天乖乖听话。

    等到了地头下车,他一手一个把两个小家伙从车厢中挟了出来,落地之后,他又亲自给他们整理了衣服。直到双胞胎看上去衣衫整齐,精神饱满,雄赳赳气昂昂,他这才示意这对兄弟紧跟着自己,冲着迎上前来的徐浩走去。

    看见大双和小双那老实乖巧的样子,徐浩想到曾经几次去东阳长公主府时,两人那上天入地的猴样,忍不住暗赞大太太到底教导有方。颔首之后陪着越千秋往里头去时,他就低声说道:“我大略和谷主提过武英馆的事,但我觉得,谷主恐怕顾虑朝廷这是留人质。”

    徐浩到底也是追风谷排名靠前的高手,这六年又有越影当对手陪练,较之当年武艺不退反进,此时这话束音成线,足以确保只有越千秋能听见。

    见越千秋点点头表示明白,他就继续说道:“当然,因为九公子之前护着神弓门,严公子又豪爽仗义,谷主对玄刀堂还是有一定信赖的。”

    是一定信赖,而不是全部,越千秋当然听得出其中分别。

    他笑了笑之后,回头看见大双和小双一路走来目不斜视,大异于往日跟他学来的,到哪都是东张西望好奇宝宝的坏习惯,他不禁笑了起来。

    “追风谷距离金陵是最近的,老谷主又曾经在军中立过功,我一向深为敬仰,所以今天这才特意带两个小师弟来拜会。”

    他这话声音不小,两侧迎接的追风谷弟子闻听此言,不约而同挺直了胸膛,深以为傲。

    至于大双和小双,他们只知道追风谷是中六门之一,别的一概不懂,可不懂不要紧,架不住他们会装啊!凭着双胞胎独有的心有灵犀,还有越千秋在路上的耳提面命,两人齐齐接口说道:“对,我们是特意跟着大师兄来拜见老谷主前辈的!”

    骗鬼呢!徐浩嘴角直抽抽。就你们两个贪玩孩子,知道什么老谷主前辈才有鬼了!

    可对于之前才去玄刀堂参加过诺诺生日会的几个追风谷弟子来说,这会儿看着双胞胎兄弟俩的目光就着实亲近极了,心想玄刀堂虽说有一大堆贵介子弟,可到底还是武林门派。否则,当大师兄的怎么会一心维护武人,当小师弟的怎会这么点大就知道敬老尊贤?

    两个小魔星愿意配合,越千秋如愿以偿收获了众多善意的目光,当来到主屋时,他就再次见到了那位之前在东阳长公主府见过一回的追风谷老谷主。

    相比之前见过的峨眉掌门青灵师太,回春观观主岳盈,被人尊称为老谷主的孟非凡,确实已经很老了。

    据严诩的讲述,这位老人在吴朝开国太祖在位中期出生,足足度过了九十年岁月,经历的比谁都多,更曾经在军中闯出了莫大的名声,率领征北军游骑,功勋彪炳,远比曾经只是一寨正副将的玄刀堂弟子刘静玄和戴静兰师兄弟强。

    只不过,英雄也敌不过岁月流逝,风吹雨打花落去,在武品录面世之后,孟非凡就渐渐淡出了军中。此时越千秋面对的,也就是一个膝盖上盖着厚厚毛皮毯子,看上去脸上都是大大小小的褶子,老态龙钟的老人。

    既然表示要听话,大双和小双倒也乖巧,跟着越千秋行礼、寒暄,显得非常礼貌有教养,甚至在越千秋落座之后,一左一右腆胸凸肚站在了他的身边,像极了两个小跟班。

    和越千秋寒暄说话时,孟非凡一直都在眯着眼睛打量两个小孩子,等到那些客套话结束,越千秋提到武英馆时,他方才淡淡一笑。

    “我知道,九公子这提议,是想要给武人张目,而且越老相爷和长公主严掌门都支持你,也许皇上也点了头。可你想过没有,这么多年朝中武将都尚且没有什么话语权,更何况是我们这些草莽武人?这是一个武英馆能扭转的吗?”

    “从前当然不行,但现在和以后却未必不行。”越千秋非常诚恳地笑了笑,这才认认真真地说,“一来很可能就要打仗了,而且是大仗。二来,我爷爷和我师父都是认真的,皇上也许不可能力排众议,可开一个口子,让各派英杰能和当年一样建功立业,却还是能做到的。”

    孟非凡眯起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一丝精光,但旋即就看向了越千秋下首坐着的徐浩。他早就看出了徐浩的不安和踌躇,此时沉默片刻就点点头道:“也罢,既然峨眉和回春观都愿意,我区区一个追风谷又怎能置身事外?”

    “多谢老谷主深明大义!”越千秋如释重负,可下一刻,他就只听孟非凡吐出了一句话。

    “话说回来,这两个是严掌门的爱子?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学一学追风谷的追风腿?”

    还不等越千秋说话,大双就立刻嚷嚷道:“想学!”

    小双也不甘示弱地接上了话茬:“我也要!我不想老被诺诺姐姐打得落花流水!”

    “小双你不要乱用成语!什么落花流水,我明明就只是略逊一筹!”

    “哪里略逊一筹了,大双你哪次不是被诺诺姐姐收拾得抱头鼠窜!”

    眼看两个小家伙竟然开始比拼自个掌握的成语数量,越千秋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当发现孟非凡那表情分明是欣悦而不是恼怒,他就知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个小家伙的童言无忌让那位追风谷老谷主很满意。

    于是,早就对师父报备过的他笑眯眯地说:“我这两个小师弟就是淘气皮猴,不是谁都能管的,老谷主既然不吝惜追风腿绝学,我倒有个提议。”

    “哦?”孟非凡是经过深思熟虑,再加上越千秋带了严诩的两个儿子造访,他方才不惜摒弃门户之见,此时越千秋这一打岔,他不禁心中一动,竟是不愠不恼地问道,“愿闻其详?”

    “徐老师乃是赫赫有名的追风谷高手,这些年我多承他照应,可我早就说过,要给他找几个资质好的徒弟,结果却一直没兑现。如今我这两个小师弟就赔给徐老师当记名弟子,老谷主觉得如何?”

    徐浩先是意外,随即不禁百感交集。

    想当初他勉为其难托庇于越家,不就是因为越千秋忽悠他会有弟弟妹妹要他教吗?结果越千秋的老爹那混蛋,送来的却是刘方圆和戴展宁,后来虽说北燕回来的人里头有不少孩子,可都被严诩的玄刀堂截胡了。

    兜来转去这么多年,越千秋竟然打算把严诩的那一对双胞胎赔给他当徒弟?

    见老谷主微微一怔后冲自己点了点头,越千秋笑得狡黠,大双和小双则是满脸嘀咕地看着自己,徐浩深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苦笑道:“老谷主和九公子都这么说了,我岂不是只能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