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拉生源的吉祥物(上)
    当严诩带着媳妇苏十柒,忙着与各派掌门长老之类的实权人物商讨如何成立武盟的时候,在腊月仅剩的这两天里,越千秋也没有闲着。

    他带着诺诺,先后去造访了前一天跑他家里来抢人的那四个小丫头所属的门派峨眉和回春观。

    峨嵋派掌门青灵师太今年五十有六,却是保养得宜,头上几乎看不见一根银丝,在他和诺诺面前更显得慈祥和善,如同邻家奶奶。虽说对于收徒的事,她只推说是白葭红葭紫葭三姊妹自作主张,可给诺诺的见面礼却露出了她的本意。

    因为那不是别的,竟然是一把峨眉内门弟子常用的短剑,尽管那是给越千秋用刚刚好的尺寸,给如今的诺诺当长剑用都绰绰有余了,可即便如此,诺诺仍然眉开眼笑地抱着那把剑,冲着青灵师太认认真真地躬了躬身。

    “谢谢前辈,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练剑的!”

    “有你这句话,那我这把剑可就送对人了。”青灵师太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见越千秋正笑呵呵地看着诺诺,她就意味深长地说道,“世上当哥哥的多,可像九公子这么宠爱妹妹的却少,诺诺你真是好福气。只不过,若是能练好武艺保护自己,帮着你哥哥就更好了。”

    诺诺先是使劲点了点头,可随即就想到了什么。她侧头看了满脸意外的越千秋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低声说道:“可爹爹说,让我和千秋哥哥多学学,先动脑子再动手。他还说,要是只会蛮力,就会像鹦鹉叔叔那样武力超群,脑袋里都是大刀片子……”

    “咳咳!”

    越千秋非常怀疑,他要是再不制止,在小魔女这番渲染下,他迟早会被人误解为讽刺各派武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时候成为武林公敌就不远了。于是,他少不得使劲咳嗽了几声。

    “前辈别听诺诺瞎说。有道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光会动脑子,不会动手,万一遇到嘴皮子派不上用场的时候,那可就惨了。我从前就是只知道逞口舌之快,可碰到一个北燕的家伙出手掳劫,那时候我就险些吃大亏。我爹那也就是随口一说,否则,他又怎么会教诺诺武艺?”

    听到这里,想到白葭三姊妹回来之后说起的诺诺生日会那天,小丫头耍过一套小擒拿手,青灵师太那不自然的表情顿时消解了几分。尤其是看到越千秋板着脸教训了诺诺两句,小丫头乖乖地点了点头,她只以为之前是小孩子童言无忌,没有放在心上。

    眼看话已经说开,越千秋方才笑嘻嘻地说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若是可以,能否请峨嵋派哪位前辈收诺诺当个记名弟子?”

    青灵师太到底是一把年纪的峨眉掌门,当然不会和白不凡似的,来一句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她敏锐地注意到了越千秋的最后四个字,不禁挑了挑眉道:“哦,只是记名弟子?”

    越千秋本来就没有指望过青灵师太会好糊弄,当下也不矫饰,直截了当地说:“之前回春观的宋姑娘也跑来过我家,差点没把诺诺抱回去。师娘毕竟是出自回春观,她虽没开口,可我也不能就当成没这一回事。所以,我希望前辈能够体谅一二。”

    年纪一大把的青灵师太顿时给气乐了:“我体谅你想脚踏两条船吗?”

    虽说诺诺还小,可这位峨眉掌门终究还是嘴上留情,没有把显然被哥哥论斤卖的小丫头给捎带进去,反而还对她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

    “我知道,脚踏两条船实在不厚道,师太也许要说,我当初干嘛不多拜一个师父,可当初不是就只有我师父瞧得上我吗?”越千秋苦着脸一摊手,一副我当年没人要的表情。

    “再说,太师父云掌门收我师父当徒弟,正是玄刀堂人心散了,底下的弟子们纷纷各谋生路,谁都不肯接担子的时候,他跑来教我师父,也只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最终把玄刀堂传给师父时,玄刀堂都已经武品录除名了。而师父收我入门的时候,玄刀堂也尚未重回武品录。”

    越千秋顿了一顿,非常诚恳地说:“可现在的峨眉和回春观不一样,因为两家全都是赫赫有名,传承多年的大派,诺诺更是爹爹送回家来,爷爷亲自记上族谱的孙女。爷爷现在又是政事堂次相,总得避嫌吧?再说,难道峨眉和回春观能和师父那样,让诺诺当掌门弟子?”

    这下子,青灵师太终于哑口无言。严诩这个玄刀堂掌门已经够显眼了,再加上越千秋,确实是让玄刀堂独树一帜。可是,峨眉也好,回春观也好,需要诺诺这样一个弟子,不过是需要一条和朝廷紧密联系起来的纽带而已。

    如此一来,记名弟子确实很合适。只不过要和回春观分享弟子,实在是很让人窝火!

    可就在青灵师太颇有些意兴阑珊时,诺诺却冷不丁开口问道:“前辈,白葭姐姐红葭姐姐和紫葭姐姐能留在金陵吗?”

    “留在金陵?”青灵师太顿时警醒了起来,立时皱眉盯着越千秋,“你打她们的主意?”

    越千秋暗叹妹妹真是神助攻,连忙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前辈,诺诺是很喜欢三位师姐,所以才开口留人。国子监如今正在变革,下头即将设国子学太学和诸多学堂,我也递了请设武英馆的奏疏上去,皇上多半会答应。既然叫做武英,当然应该多多招收咱们各大门派的英杰入学!”

    青灵师太昨日见三胞胎回来时鬼鬼祟祟,还以为是没能把诺诺带回来当师妹,没脸见人,可现在越千秋把这意头露出来,她顿时愣住了。她天性好强,从来不觉得女子不如男,此时当然不会觉得女子不能和男子一样入学,于是在沉吟片刻之后,她就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回春观之外,你还说动了谁?”

    “神弓门那仅存的六个弟子,铁骑会的小猴子,还有翠微山庄的几位师兄也被白莲宗的周宗主说服了。徐老师又去见了追风谷的几位师兄弟,预期应该能有更多人加入。其他各派我虽还没有一一拜访,师父也正在忙大事,顾不上这些,可我想,各位前辈应该不愿意看到,曾经建功立业的各派弟子越来越被人视之为单纯的草莽武夫吧?”

    最后这句话,就犹如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拜别了显然已经动心的青灵师太,越千秋带着诺诺马不停蹄,又去拜访了回春观观主,也就是苏十柒的师伯,那位越千秋印象深刻的美艳道姑岳盈。

    这位名字和越影乍一听名字非常相似的观主,同样是一见面就和越千秋诺诺兄妹言笑盈盈,送出手给诺诺的见面礼赫然是一对双股剑。这是尺寸刚好适合小孩子使用的双股剑,临时定制决计来不及,越千秋看到小丫头那喜出望外的样子,就知道她非常满意。

    当岳盈一口答应让苏十柒收了诺诺入门,又答应让宋蒹葭和另两个女徒留在金陵进武英馆“深造”,越千秋心满意足地带着诺诺告辞离开之后,他一出门就感觉到妹妹拽了拽自己的袖子。

    “千秋哥哥,岳观主不会把原本准备送给大双和小双的礼物转送了给我吧?”

    “呃……”越千秋先是一愣,可转念一想,他瞅了瞅诺诺抱着的三把剑,心里不禁觉得大有可能。毕竟,相比大双小双这对性别为男的双胞胎,诺诺无疑更合那位岳观主的心意。

    见越千秋没说话,诺诺不禁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他们成天被我压着打,成天委委屈屈把好东西让给我,现在我又抢了他们的见面礼,他们也太可怜了……”

    这一次,越千秋终于大笑了起来:“那好,一会儿我把你送回去,再带着他们两个出去要见面礼,你别眼红就行!”

    “不去就不去,我一个人拜两位师父已经很够了,总不可能拜十个八个师父!”

    诺诺嘴里这么说,气咻咻地扭头时,嘴里却在那嘟囔个没完:“就那两个笨小子,不给千秋哥哥你拖后腿就不错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