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如此师徒
    蓄力一拳却犹如打在棉花上轻飘飘的不着力,钟灵自是气得一刻也不想多呆,当即拂袖而去。而他一走,余长清更加尴尬,可还不得不去追钟灵,免得今天帮人跑一趟还结了仇回去。可是,和越千秋擦肩而过时,他还是低声留下了一番解释。

    “三郎这些天心里一直不痛快,他之前在国子监挑衅你,是他伯父的授意,结果他伯父到皇上面前却提出国子监分设国子学太学和各种学堂,他一直都耿耿于怀,有气没地方出。”

    等到余家和钟家的随从急急忙忙追上了自己的主人,刚刚好似被围攻一般的玄刀堂山门终于清静了下来,越千秋不禁揉了揉眉心。

    余长清刚刚的话,那可是信息量非常大。先,钟小白的伯父兵部钟侍郎挑唆了侄儿来给他下马威,可紧跟着却又作为皇帝的马前卒,提出了国子监改革方案,这说明什么?说明钟侍郎很可能是帝党,又或者是察觉了皇帝的态度进行政治投机的人。

    而国子监那么多监生,为什么非得挑唆钟小白来和他硬抗?这不是坑侄子吗!

    难不成号称书香门第的钟家,内部其实不是铁板一块?

    越千秋那思维一下子散到了各种骨肉阋墙的戏码,反倒把钟小白之前那些威胁的话都抛在了脑后。

    可就在这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袖子被人拽了拽。侧头一看,他才现是刚刚被自己忘了的小猴子。只见小猴子脸上没有半点被忽略的不高兴,反而有些神秘兮兮的。

    “九公子,不吃嗟来之食这话,我师父也常说。”

    越千秋没想到小猴子竟然想说这个,不禁被逗得莞尔。

    “你师父这态度是没错,但有些时候,只要耍点小花招,别人的嗟来之食,就会变成双手奉上求你赏脸的美食,所以没必要一棍子打死。不要在这门口堵着,进去说!”

    让越千秋有些遗憾的是,白莲宗那位成熟稳重的宗主大人今天不在,据说是应翠微山庄之邀过去商谈合作事宜了,而打架狂人白不凡和戴展宁刘方圆也都没来,所以他只能独自应付小猴子。只不过,这是一桩非常简单的任务。

    因为,他只不过是带人好好正式参观了一番玄刀堂,然后提供了一桌子美食,小猴子的话匣子就立刻滔滔不绝完全打开了。

    铁骑会有多少人,多少马,多少田,多少房子,如今人心如何……反正各种涉及到门派,理应是机密的信息,小猴子那是张口就来。

    以至于越千秋都有些不忍心地提醒道:“小猴子,你把这些都告诉我,不怕你师父捶你?”

    “当然怕呀!”

    袁侯塞了满嘴好吃的,抬起头时,脸上却是一副我又不傻的表情:“所以我才想投奔九公子你呀。我先跟着你混,等以后我本事大了,我就回去请师父把掌门位子让给我,好好把铁骑会扬光大,然后再把师父请出事。那时候,我就是铁骑会的大英雄!”

    眼见小猴子满脸陶醉的模样,越千秋想象了一下彭明听到这话时会是如何暴怒的表情,他不禁很佩服这只小猴子旺盛的想象力。只不过,他可不会给人泼冷水,当即不动声色岔开话题道:“那昨天你说想进武英馆的事,现在反悔了吗?”

    “咦?”袁侯慌忙三口两口把嘴里的东西都给咽了下去,随即就跳了起来,“九公子你真的肯收我?”

    “当然。但是……”越千秋仿佛没看到小猴子听到但是两个字后抓耳挠腮的表情,慢条斯理地说,“可你得有个心理准备,武英馆那是要读书的。”

    “我早就想好好读书了,只不过铁骑会没有好先生!”小猴子一脸我一定会是个好学生的表情,甚至一把抓住了越千秋的手,“九公子,你一定要收了我!”

    越千秋听着收了我这三个很有歧义的字,只觉得和这小子打交道实在是又有趣,又无奈。他一把挣脱了小猴子的手,随即似笑非笑地端详着对方:“我这里自然没有问题,但还是得绕到之前那个问题。你得说服你师父。”

    小猴子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九公子你就不能去说服一下我师父吗?”

    “不能。”越千秋昨天虽说只和彭明打过一会儿交道,可在他印象中,那是个犹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老家伙,所以,他自然把小猴子踢过来的皮球又踢了回去,“这得你自己想办法,我可不希望你师父回头打到玄刀堂或者越府来。不过,我可以给你点帮助……”

    说到这里,他有意卖了个关子顿了一顿,见小猴子急得什么似的,他方才笑吟吟地说:“你可以告诉你师父,我已经上奏皇上,把神弓门庆师兄他们六位收进武英馆。我相信,他们将来一定成为文武双全的好男儿,建功立业,重新复兴神弓门。”

    窗外,顺风耳小齐死死捂着嘴巴,硬是把到了嘴边的惊呼给摁了回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越千秋招待小猴子的地方,又是怎么敷衍路上碰到的玄刀堂弟子。当他跌跌撞撞回到了临时的居处,一进门就直奔正在院子中央的应长老,把越千秋刚刚的话说了。

    应长老默默听完后,放下斧子站起身。眼看正房门口,庆丰年、慕冉和其他三个弟子都已经出来,每个人脸上那原本迷茫的表情都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激奋和信心,他就叹了一口气,随即勉强笑了笑。

    “要想让神弓门只是暂时消失,而不是永久消失,我和曲师兄做不了什么,都要靠你们了。想做的就尽管去做,越九公子……至少是有担当的人。”

    见庆丰年重重点头,随即招呼了师弟们出去,应长老看着面前那些大小不一的木柴,心里很明白,他的心已乱,如今还能勉强坐在这里,不过是为了这些神弓门最后的种子。

    一旦真的把他们托付给越千秋,那么,他就可以毫无牵挂地走了。

    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一定要杀了徐厚聪,杀了那个该死的叛贼!

    敲定了打包一揽子收下小猴子和神弓门六个弟子的计划,虽说小猴子乐不思蜀不想回去,越千秋到底忌惮彭明,还是把人给带下了山。

    算算之前通过诺诺这个吉祥物,他把宋蒹葭和峨眉那三朵姊妹花说得“芳心大动”,如今武英馆已经有四个门派十一个弟子有意向加入,他自然很满意这般进展。

    只不过,他懒得和脾气古怪的彭明碰面,干脆就在半道上放下了袁侯,让其自己回那荒屋野宅。可当他独自策马回到越府门前那条大街,看到越府门口赫然伫立着一个人影时,他就不禁傻眼了。

    他一个劲想避开这位铁骑会会主,可到头来人家竟然直接在这儿堵门了?

    避无可避,越千秋只得跳下马走上前去。可还没等他打招呼,那个一大把年纪却依旧高大威猛,小猴子口口声声说固执的铁骑会掌门人,竟是冲着他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想见越老大人,可九公子你身边的人却说越老大人日理万机,轻易不会客,我得先见你。我倒好奇得很,你在这越府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养孙,能做几分主?”

    没想到这死老头竟然如此尖酸刻薄,越千秋顿时心里极其不痛快。他懒得去想老头儿嘴里自己身边人到底是谁地说道:“我在这越府确实不过是晚辈,当然做不了几分主。但我至少能做到一件事,只要我不点头,彭会主你就休想见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