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如今虽不是春闱之年,各大门派的弟子云集金陵,也就有不少学文不成想学武的年轻人闻风而动,希望投入门下。当然,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至少是冲着上三门去的,中六门都被视作为鸡肋,下十一门更是从来就不被放在眼里。

    永宁楼二楼,此时此刻便坐着好几桌抱着如此目的的外乡年轻人。可大多数人都不时去看凭窗的一副雅座,然而,那里却用三面屏风遮挡得严严实实。

    刚刚那位媚骨天成,妖娆艳丽的少妇施施然落座,而后又吩咐掌柜拿屏风遮挡的情景,食客们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有人认为她才二十出头,也有人认为那至少有三十岁,可不论年纪,没有一个人不承认对方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只有几个老客看也不朝那边看一眼,跑堂的小伙计亦是如此。因为他们知道,这位女客是永宁楼的老主顾,隔三差五就会跑过来独自喝酒。自从一个登徒子被这位女客直接一脚踹下楼,应天府衙差役来了之后却赔笑溜走,认识她的再没人敢轻易凑过去讨打。

    这会儿,一张桌子旁边,三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不断拿眼睛往屏风缝隙瞟,言谈中无不觉得这少妇绝对不是良家。可就在他们互相打赌,准备挑出一个人上去搭讪的时候,突然听到楼梯口传来了非常明显的嘎吱嘎吱声。那声音刺耳难听,就仿佛这老旧的楼梯上一下子挤上来几十号人。

    甚至在没有武艺的小伙计听来,就仿佛这座楼下一刻便要崩塌了一般!

    可当酒客们骇然往楼梯口望去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一个高大伟岸的老者登上了楼。本有人想要开口喝骂,可当那双本应当昏花的眼睛一扫射过来,几个刚刚还趾高气昂高谈阔论的年轻人却立马蔫了,一时大气不敢喘一声。就连本待迎上去的小伙计竟也不禁站住了。

    那老者四下里一看,目光最终落在了那遮挡出一副座头的三面屏风上。他毫不迟疑地大步走上前去,随即一手轻轻巧巧拉开屏风入了内。

    食客们和小伙计侧耳倾听,发现里头那少妇竟是丝毫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骂了一声嫩白菜被老猪给拱了。

    外人哪里想得到,雅座中正喝着小酒的少妇,此时此刻很想发火,可喉咙上却被人抵着一根筷子,别说邪火发不出来,这时候要她抛多少媚眼都行。眼见对方反客为主地将自己那壶酒揭开盖子,就这么往喉咙口灌,她终于忍不住低声道:“彭会主,你有话直说行不行?”

    “有话直说?呵,你这只小狐狸到底是攀上高枝了。”

    来的正是铁骑会会主彭明。他一点都不介意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窗外更有众多行人,只要抬起头就能看见自己的筷子正抵在面前这娇滴滴少妇的喉咙上。他微微一笑,一字一句地说:“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居然也能有锦衣玉食的今天,确实很不容易。”

    安人青只觉得后背心发凉,尾椎骨上一炸一炸,仿佛时时刻刻都有一种扑上去和对面这老者拼一个死活的冲动。然而,她却知道这只是对方那巨大精神压力给自己的错觉,别说是她,就算是越千秋的师父严诩,对上这老家伙都很可能是输面居多。

    而且,这老家伙怎么会正正好好在这儿堵着她?

    她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才勉强伸手撩动了一下额前乱发:“彭会主,我过去是坑蒙拐骗,可越家上下都是知道的。公子如今长大了,我也就是在他那儿挂个名,随时可能被扫地出门。”

    “哦?”彭明眯了眯眼睛,手中的筷子竟是转了个漂亮的圈,稳稳当当放在了桌子上。可还不等安人青舒一口气,他就淡淡地说道,“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了,你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你虽说至今都是云英未嫁,可据我所知,越家里里外外好几个人都颇为中意你,你不过是拿着江湖上吊肥羊的那招吊着他们而已。”

    安人青只觉得自己最大的软肋一下子被人狠狠戳中,一时间气得柳眉倒竖。她也顾不得面前这老家伙的厉害了,使劲一按桌子就低喝道:“彭会主,你到底想怎样?”

    “你替我通报一下,我要见越太昌。”

    “越老太爷?”安人青只觉得喉咙发苦。她宁可和越千秋打交道,也不肯和越老太爷打交道。彭明叫她小狐狸,可和那个九条尾巴的老狐狸比起来,她的道行差远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忍拿盘子往人脸上砸的冲动:“你那天在玄刀堂不是见过我家公子了?要见老太爷,你那时候干嘛不和我家公子说,却还要来威胁我?”

    “越千秋?”彭明不感兴趣地挑了挑眉,语气不屑地说,“我信不过他,说一套,做一套。再说这小子才多大,做得了多少主?不过是越太昌和严诩的提线木偶而已!”

    直到发现彭明瞧不起越千秋,安人青眼睛里才闪过一丝窃喜,语气随即就强硬了起来:“老太爷如今是当朝次相,哪里那么好见的?越家上下那些儿孙,整日里也难得和他照面,更何况是我一个女流?进什么庙拜什么菩萨,你真要见老太爷,就应该去找我家九公子。”

    彭明瞳孔猛地一缩:“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安人青暗骂老家伙一大把年纪就知道乱放杀气,可却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能退缩,否则非得被人得寸进尺提一堆要求。只恨她当初行骗被这老头子抓过一次,此时好端端在这喝自己的酒,竟又撞在人手里。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她不经意间往楼下一看,却是捕捉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身影。她几乎想都不想,忿然拍案而起。

    “老娘推脱又怎么了?老娘就算从前做过点乱七八糟的事,可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你堂堂一门之主,居然跑这里和我磨嘴皮子,亏心不亏心……”

    随着这最后亏心两个字吐出,她竟是陡然伸手掀翻了桌子,紧跟着,她就直接纵身从窗口跳了出去。纵使彭明最是警醒的老江湖,也被她的掀桌子闹得愣了一愣。下一刻,他就看到安人青飘然落在了大街上一个骑马中年男人的身后。

    不料安人青从天而降,徐浩愣了一愣方才开口说道:“大太太正找你……”

    “徐老师,楼上有个讨厌的老家伙缠着我!”安人青不由分说一把箍住了徐浩的腰,丝毫不理会这早就是鳏夫的家伙一下子浑身绷紧,随即才抬起头叫道,“伙计,那桌酒菜和砸了东西的帐,我回头和你清。那老家伙是个穷鬼,不用扣下人要钱了!”

    见彭明气得面色铁青,安人青知道再刺激得厉害一点儿,人家恐怕会不惜当街和自己还有徐浩打一架,那就万分划不来,当即咳嗽一声道:“老家伙,要见什么人,直接过来投帖,少玩这些你从前最看不上的歪门邪道!徐老师,咱们走!”

    她直接腾出一只手,五指如针,在马屁股上重重一戳,这下子,两人身后的坐骑一下子吃痛疾驰了出去。慌忙控马都来不及的徐浩压根顾不上骂人,直到又惊又险地疾驰离开这条街,他方才头也不回地骂道:“你这是发什么疯!”

    “上头那是铁骑会的彭明,难道你没认出来?”见追风谷出身的徐浩陡然安静了,安人青才恨恨说道,“这老家伙当年就是个武疯子,为了买马,他居然敢打进中六门中为首的翠微山庄!为了造枪,他更差点吃了官司。现在他说要我带他去见老太爷,我哪有那本事?。”

    徐浩有些不自然地哦了一声,随即方才面色古怪地说:“我刚刚都没注意那是彭明,说来也巧,我出来那会儿,九公子刚出门去找他徒儿小猴子去了。”

    安人青这才呆在了那儿。这老家伙要是气冲冲回去,正好和越千秋撞个正着,那会不会拿越千秋撒气?越千秋回头会不会拿她撒气?

    而在这时候,徐浩竟然还来了一句轻飘飘的神补刀:“还有,你把迷烟丸给小小姐的事,大太太告诉了九公子之后,又让我找你回去。”

    只觉得生无可恋的安人青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一把箍住了徐浩的脖子,用又甜又腻的声音说:“我突然想起来,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这永宁楼我日后恐怕就来不了了。徐老师,陪我去清清帐怎么样?有你在,那老家伙也就没什么可怕了。你要不去,你听老太爷和影爷吩咐,常常盯梢九公子的事,可别怪我多嘴……”

    那事儿都暴露了,再不拖住这老家伙,让人和越千秋相遇,回头闹出什么事情来,她就真的惨了!她当年就吃够了那对祖孙的苦头,现在这好日子还没过够呢!

    徐浩那一丁点幸灾乐祸立时化为乌有,只觉得背后那简直是个红粉骷髅。

    他就知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