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奇货可居
    “师叔,算我求你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就答应嘛!”

    “师叔,别这么小气……实在不行,就算你收个徒弟不行吗?观主说了,你够格收徒了!”

    “师叔……”

    苏十柒只觉得脑袋都快炸了,最终忍无可忍怒喝一声道:“闭嘴!”

    宋蒹葭可怜巴巴地撅着嘴,亮闪闪的大眼睛却依旧用哀求的目光盯着苏十柒。后者此时此刻极其后悔竟然引狼入室,以至于自己摆脱了那一对最会缠人的儿子,却被这个回春观的小师侄给缠上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让自己的口气显得不那么冲。

    “天底下有资质的女孩子多的是,诺诺才五岁,哪里就好到你们要这么扑上来抢?”

    “可天底下只有一个诺诺。”宋蒹葭说得理直气壮,“师叔你是没看到她对越九公子那铁心维护,还有顶撞落英子甄容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太帅气了,我就想要这样的师妹!”

    苏十柒那恼怒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随即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的师父和那些师伯师叔们,想把诺诺收进门,毫无疑问看中的是那个小丫头强悍的背景,可眼下宋蒹葭却简直像是在外头看见可爱的小狗小猫,于是想抱回去当宠物养!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觉得宋蒹葭很像是当年家里尚未遭遇大变时的自己,可表情终究是不知不觉柔和了下来。

    想到越千秋之前说过,要在此次前来金陵的各派年轻子弟中挑出一些收进武英馆,她心中一动,当下就似笑非笑地说:“这事你求我没用,得去求千秋。诺诺是他亲自带回越家去的,越老太爷又亲自把诺诺交给他,所以别人做不了诺诺的主,他做得了。”

    “我这就去!”宋蒹葭想也不想就霍然起身,秀美的脸上满是坚定之色,“诺诺只能是我们回春观的!”

    然而,当信誓旦旦的宋姑娘从东阳长公主府出来直奔越府,她却在大门口和一拨人不期而遇。瞪着对面容貌一模一样,只有衣服不同的峨嵋派那对三胞胎,她几乎忘了她们在玄刀堂那儿因为名字中都有同一个字,又是自助餐吃出来的战斗情谊,想都不想就嚷嚷了起来。

    “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是三胞胎中年纪最小的紫葭。

    “我们来约诺诺出去玩!”这是排行第二的红葭,直接把目的给供出来一半。

    “是掌门师伯想见诺诺,我们特意来找人的。”作为老大,温柔腼腆的白葭更是直道来意,半点都没有遮掩的意思。

    面对这三个脾气迥异的峨眉女弟子,宋蒹葭只觉得气鼓鼓的:“诺诺是我们回春观的!”

    当追星把门前那四个小姑娘的争吵禀报到越千秋这儿,这会儿正趴在床上叼着一支毛笔,正在那想着和各派进一步接触计划的他,一下子松了口,嘴里的毛笔吧嗒一声掉在了床上。之前回来去见大太太时,她的话就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可现在他才意识到麻烦不过刚开始。

    因为严诩这个横空出世的玄刀堂掌门,再加上他这个徒弟的关系,各大门派已经把目光瞄准了京城的官宦子弟,而他则等于双手把诺诺这只小白羊放到了一群饿狼面前!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可郁闷归郁闷,越千秋却还是不得不提起精神对追星说:“你去请她们进来吧。”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分明是几个女孩子,这下顿时感觉脑袋都炸了。可下一刻,他就从里头分辨出了诺诺那该软糯时就软糯,该清脆时就清脆的声音。

    知道必定是小丫头得知消息之后,忘了告诉他一声就急急忙忙出去把人给领了进来,他不得不深深吸了一口气,迅速整理了一下那复杂的心情。

    他可不像爷爷,当初随随便便就把他“卖”给了严诩!嗯,要卖也得“卖”个好价钱……

    可正当他准备出去待客时,就只听一个咋咋呼呼的嚷嚷声:“亲亲居……天哪,这是什么名字?”

    “这么羞人的字,也能挂在牌匾上?”

    越千秋这次终于忍不住了。他知道再不出去,那些没文化的小姑娘天知道会怎么败坏自己的名声。然而,让他没料到的是,他才刚刚跨出去一步,为他辩白的声音就来了。

    “诗经·小雅·伐木序中说,‘亲亲以睦友,友贤不弃,不遗故旧,则民德归厚矣’。所以,亲亲两个字的意思是,要亲近自己的亲人,懂不懂?不懂就不要大惊小怪,千秋哥哥起的这名字可好了!”

    发觉竟然是诺诺在为自己辩解,越千秋的脸色简直精彩极了。他快步出了门,当看到小丫头的对面站着四个目瞪口呆的小姑娘,记得名字里头好像全都有一个相同的葭字,分属于峨眉和回春观,他不禁重重咳嗽了一声。

    眼见得那四位江湖小侠女发现自己出来,全都脸色绯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显然因为诺诺“太有文化”而自惭形秽,他心中暗叹妹妹神助攻,却连忙招手把诺诺叫了过来,又气又爱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你刚刚说得那些都是谁教你的?”

    “安姑姑呀!”诺诺想都不想就把安人青给卖了,“安姑姑说,哥哥起的这三个字被很多没读过书的人误解过,所以这亲亲两个字的出典一定要背熟了,要能够随时随地对人解释清楚。她还说,连飞星和逐月都能背得滚瓜烂熟,就连外院王一丁和虎头他们都能说出七八个古往今来名人提到亲亲二字的原话……”

    听到越千秋身边的丫头下人都比自己有文化,宋蒹葭和峨眉三姊妹已经不止羞红了脸,甚至脑袋都垂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面对这一幕,越千秋一面庆幸自己在亲亲居中充分普及文化教育的重要性,一面和颜悦色地对那四个小姑娘说:“诺诺不懂事,你们别放在心上。不过,这亲亲两个字,确实是亲近亲人的意思,回头我送你们几本诗经,闲来随便翻翻,挺好的。”

    四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全都耷拉脑袋应了一声是,而借着这么一个小小的东风,越千秋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笑问道:“四位师妹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要真论年纪,宋蒹葭和越千秋同岁,紫葭三姐妹甚至比越千秋还要大一岁多,可越千秋这一声师妹叫出来,她们四人就没有一个想到他是在占便宜。宋蒹葭更是抢着说道:“九公子,诺诺的资质很适合我们回春观,你让她拜入回春观吧,观主说要收她当隔代传人!”

    紫葭顿时暗骂宋蒹葭狡猾,一个箭步窜上前去,却是直接在诺诺面前蹲了下来:“咱们峨眉的阴阳剑阵是最棒的,而且诺诺你可以自己挑人对练哦!咱们峨眉的规矩是,女的挑男的……”

    她这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两个姐姐给直接拽了走。而越千秋更是哭笑不得地把诺诺扒拉到了身后。耳听得背后传来了诺诺“什么叫做女的挑男的”那疑惑的发问,他正准备把这两拨跑来拉徒弟的小姑娘给打发走,却不想外头又传来了逐月的声音。

    “公子,嘉王世子派人给小小姐补送生日寿礼。”

    眼见四个小姑娘同时瞪大了眼睛,越千秋回头看了一眼皱着小眉头很不理解的诺诺,刚要开口说什么,就只听他那人小鬼大的妹妹低声嘟囔道:“大伯母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越千秋听到四个小姑娘同时笑出了声,刚刚很糟糕的心情不知不觉也松弛了下来。

    “你去把礼物收下,然后去衡水居交给大伯母,请她帮忙斟酌回礼。”

    等逐月应声而去,越千秋这才看向了宋蒹葭和白葭红葭紫葭三姐妹,犹如一只拿着糖诱骗小红帽的大灰狼:“四位姑娘都很喜欢诺诺?如果是这样,你们愿不愿意留在金陵,入学武英馆女学,学一点诗经楚辞之类优雅的诗词文章?”

    诗经?楚辞?四个小姑娘彼此面面相觑,全都有些犹疑。

    “像你们这样大的年纪,练好武艺之外,多读点书,走出去自然而然便有一种不同的风华。”越千秋循循善诱地蛊惑道,“你们想想,射一箭后,念一句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岂不是比单纯站在那更威风?一剑将贼人枭首之后,念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不是很有高手风范?”

    在场众人就没有一个完完整整背过诗经楚辞的,此时四个小姑娘都忍不住目露异彩,诺诺更是兴奋得开口恳求她们留在金陵,唯有最熟悉越千秋的追星心里犯嘀咕。

    这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句子,和公子从前念诵过的诗经楚辞好像不一样,难道又是杜撰的?还是老太爷的鹤鸣轩又出新书了……说起来,她已经很习惯这种情况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