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歪楼了
    越大老爷说出的话,便犹如在原本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水面上砸下了一块巨石,立刻掀起了惊涛骇浪。而越千秋的讽刺,就如同又在这水面上鼓起了一阵龙卷风。一时间裴御史那张脸就犹如变色龙似的,也不知道变幻了多少种颜色。

    而直到这时候,严诩方才站了出来。他非常自然地跨前几步拦在了越千秋身前,挡下了裴旭那犹如针刺一般的视线,以及那些对徒弟的敌意。

    “皇上,千秋昨天在玄刀堂给诺诺过生日,邀请了各派年轻弟子做客,臣就顺便在家里招待了各派此次领头的各位掌门和长老。得知神弓门叛逃之事后,大家的第一反应全都一模一样,如此败类,实在该杀!可第二个反应是什么?全都是在惋惜此次进京的神弓门那些人。”

    “各位大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徐厚聪本就不想来,曲长老和应长老是冒着和他反目的危险,带着弟子过来的。他们是为了向朝廷表明决心,谁料却被自己人捅了一刀!朝廷要追究他们很容易,可当年神弓营那无双射术,以后大家可能只有在北燕神弓营才能看到了!”

    “严大人此话未免言过其实……”

    “欸,别叫我严大人,我可当不起!”严诩硬梆梆地把那个插话的官员给堵了回去,随即冷笑道,“再说了,刚刚裴御史说责任,我知道他不外乎是想说,都怪朝廷这些年对各大门派的钳制少了,可刑部总捕司是出动得少了,巡武使也收敛多了,可武德司的人呢?”

    说到这里,严诩的目光随之就投注到了某个方向:“沈都知在各大门派埋下的钉子好像却越来越多了吧?只不过,你的运气不大好,北燕秋狩司的楼英长自从六年前潜入后,自始至终你就没抓到过他的尾巴。反而你埋在各大门派的钉子被他一张纸送到了各派掌门面前!”

    越千秋就只见严诩从怀里拿出几张纸,犹如抖钞票似的,把一张张东西抖得哗哗作响。他当然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连忙上前从严诩那儿把几张纸给接了过来,上前几步后双手呈上道:“皇上,这是各派掌门收到的告密信。”

    眼见陈五两上前接了那几张纸转呈皇帝,武德司都知沈铮脸色铁青,裴旭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宗旨,立时开口说道:“神弓门叛逃分明是早有预谋,这怎能怪到沈都知头上?至于这些告密信,天知道是不是捏造的!如果不是之前一直放纵了武人,神弓门就应该武品录除名!”

    严诩哂然冷笑道:“裴相公这话倒是好笑了。神弓门叛逃如果在上一次巡武使定品时,就被武品录除名,那时候,他们还会好好呆在大吴?一个不在武品录上的门派,一群人化整为零悄悄出境,恐怕谁都无从察觉,到时候反过来危害我朝的时候,只怕朝廷几乎无从察觉。被人打一个猝不及防,和现在至少还能提前得到消息相比,哪个危害更大?”

    他顿了一顿后,猛地提高了声音:“看来之前吴仁愿和高泽之因为一己之私,而陷害白莲宗和玄刀堂的那两桩案子还是判得轻了,所以才有人不把此事当成教训,故意放纵了神弓门叛逃!只可惜,神弓门的徐厚聪却也不是任人拿捏的,硬是带人从天罗地网中跑出去了,没能被人拿下当成炫耀功绩,打压别人的靶子!”

    这指桑骂槐的话,沈铮怎么会听不出来?

    可严诩字字句句全都戳在了他的软肋上,而且他确实放纵了神弓门的叛逃,损兵折将之后虽说截到了几个人,却被徐厚聪那大部分人和家眷全都逃走了,以至于他底气大失,这才把气撒在曲长老应长老和那六个神弓门弟子身上。

    他只觉得自己是一片忠心,着实有些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的委屈。

    若不是皇帝因为越老太爷的缘故,一味纵容越千秋,不肯杀了这个身份不明的祸害,他怎么会想着一石二鸟,一面放长线钓大鱼,一面能够把越千秋最大的靠山越老太爷拉下马,于是放任那疑似楼英长或者其手下的人和神弓门接触?

    怎会放任神弓门掌门徐厚聪在支走曲长老等人之后,有机会叛逃北燕?

    他唯一的疏忽,就是真的让那些叛国的家伙跑掉了而已!

    裴旭已经品出了滋味来,本待继续维护一下沈铮,可谁曾想担任刑部尚书的余大老爷余天成却是开口说道:“严掌门所言,我刑部自当好好彻查。总捕司一等捕头杜白楼昨日从玄刀堂回来,就一直在和其他一等捕头们闭门磋商,想来会给大家一个答案。”

    余天成代表刑部给了一个回答,沈铮顿时明白,自己也不能不给一个答复。哪怕心头再忿然,他也只能面无表情地说道:“武德司也自会给出一个交待。只不过……”

    他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只不过之后就硬梆梆地说:“不论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神弓门若是不严惩,难以服众!”

    “沈都知这话说的是。”裴旭虽说对余天成这个刑部尚书的态度有点震惊,可此时却当然站在沈铮这一边,“神弓门掌门徐厚聪率众叛逃,神弓门自然应当武品录除名!”

    裴旭此言一出,顿时应者云集。对于这样的状况,他志得意满地看向了严诩和越千秋师徒,看向了越大老爷,看向了越老太爷,可让他失望的是,老奸巨猾的越老太爷也就算了,那张脸上看不见分毫挫败,越大老爷亦是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而严诩和越千秋……

    那一对奇葩的师徒竟然相视一笑!他们怎么就笑得出来!

    小胖子见状,不由得有些可怜裴旭,心想还等你慷慨激昂地说这个?昨天人家越小九就当着曲长老的面提过了!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皇帝那熟悉的声音:“大郎,崇明,你二人一个昨天去过玄刀堂,一个又曾经入宫为刚刚拜的师父求情,你们两个怎么说?”

    发觉皇帝竟然点了李崇明那个讨厌的家伙,小胖子可不愿意被对方抢在前头。

    他立时大声说道:“父皇,神弓门除名那是应该的,如此方才能让其他门派提防害群之马,引以为戒。但是,记得我朝之前接纳了刘将军和戴将军以及朱冯方马四家,两国议和时,北燕皇帝也派人抗议过,所以这次神弓门叛逃,我朝派使团过去,那也是应该的。”

    而他这话音刚落,李崇明就立时附和道:“臣也赞同派出使团出使北燕。”

    谁都能听得出来,这叔侄俩赞同的不只是神弓门从武品录除名,更是派使团去北燕!

    一时间,偌大的大庆殿中终于出现了嗡嗡嗡的议论声,直到陈五两没好气地敲响了廷钟,这才再次安静了下来。

    从前两国议和,北燕派使者过来,那自然不会有危险,可眼下北燕皇帝为什么要诱逼神弓门叛逃,不就是为了出一口当年的恶气,同时也可能是看中了神弓营的射术无双吗?在这种两国随时可能再次开战的当口,这使团出去容易回来难,看看汉时苏武是什么下场!

    裴御史并不是那些为了求名就能奋不顾身的寒士,出身世家的他家资豪富,前程似锦,哪里肯去冒这样的风险?眼看越大老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不由得在心中大骂这一家人都是疯子,竟下意识地反对道:“皇上,为了神弓门几个叛贼就要派出使团,这未免小题大做……”

    严诩毫不客气地反驳道:“裴御史刚刚才说这是大事,要追究各方面的责任,现在又说是小题大做,这岂不是前后矛盾?看来千秋刚刚还真是说对了,裴御史对自己人倒是喊打喊杀,一遇到北燕,那就和被阉了的马似的恭顺老实!”

    这最后一句话终于刺得裴御史跳了起来:“严诩,你竟敢当廷羞辱朝廷大臣?”

    “我就骂你了,怎么着?”严诩抱着双手,满脸的傲慢,“我家千秋当初在国子监曾经说过,士大夫两个字至尊至贵,不是谁都能够标榜的。现在我也要说,大臣两个字同样至尊至贵,不是谁都能往自己头上安的!”

    “你……好,好,我就去北……”

    越千秋立时逮着机会大叫道:“皇上,裴御史说他要去北燕!”

    裴御史刚刚在开口的瞬间就意识到这是激将法,此时听见越千秋的嚷嚷,他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上当了,因此几乎毫不犹豫地往地上一跪,直接把官帽给摘了下来,脸上悲愤得无以复加。

    “皇上,这使团派不得!臣自知忠言逆耳,宁可不做这个御史,也要劝谏皇上,不可听奸言啊!”

    眼见殿上一片乱哄哄的,眼见又是新的论战的开始,越千秋忍不住轻轻撇了撇嘴。

    除了爷爷之外,有多少人意识到,今天的议题实则已经歪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