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上阵一家亲
    大清早的上朝对于越府来说,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只挂了闲职的二老爷那自然是不需要日日去点卯的,可越老太爷是宰相,越大老爷也已经迈入了四品行列,这父子俩都是需要每日参加常朝的。故而每天寅初过后,鹤鸣轩和衡水居就都会忙碌起来。

    而寅正过后,二门就会备好车马,可今天,那些伺候惯了越老太爷和越大老爷出门的人,却愕然发现,眼下那对父子身边竟然还多了一个人。

    那是身穿正儿八经官服的越千秋!

    越千秋倒不在乎家里人的目光,就是觉得自己身上那一套六品冠带挺不习惯。

    这年头,出身和冠带只代表你有个做官的资格,以及可以穿上这一身行头,并不代表就能有官当,尤其是像他这种官宦子弟,更是得等到有官缺空出来,这才能够补上去,所谓僧多粥少就是指的这情况。所以,别看他常去皇宫,穿这行头上朝那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至于他上一次穿这种冠带的时候,记得还是六年前和李易铭去大理寺审案子的事了。只不过因为当年抓到了那个想掳劫他的北燕谍探,他现在是六品,而不是七品。

    他正有些发呆,就听到耳畔传来了越老太爷的声音:“千秋,我说的话你都记住了?”

    “记住了,爷爷放心,我又不是第一次见大世面,反正我就是爷爷和大伯父的跟屁虫呗。”

    越大老爷见越千秋答得从容,忍不住在心里苦笑。昨天老爷子说出那个建议的时候,他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可越千秋竟是主动请缨一块去。虽说被老爷子打回去了,可他那时候就发现,这小家伙和小四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正因为想到彪悍的弟弟和侄儿,他方才第一次抛开那些复杂的顾虑,痛快答应了下来。

    尽管那是一条下临万丈深渊,满地都是荆棘的险路,但如果走过去了,日后就是坦途!

    当越老太爷坐轿,越大老爷和越千秋一左一右骑马夹轿而行,越影带着一行护卫紧随其后,一行人堪堪出了越府,今天这奇怪上朝组合的消息立时传遍了整个越府。除却没心没肺正在补觉的诺诺不知道这事,其他人全都传了个遍。

    就连刚刚起床的越秀一去母亲那儿问安,都看到母亲坐在那儿,赫然满脸纠结。

    最爱说教的越家重长孙板起脸看一眼左右,随即沉声喝道:“都出去,我有话和母亲说!”

    越秀一和越千秋一样大,在府里辈分最低,可架不住这位重长孙读书天赋好,又和越千秋那千变万化的性子不一样,最最古板守礼,如今他的父亲越大少爷越廷钟外放为官,晴方馆上下无人不怕他。此时,几个丫头仆妇不等大少奶奶吩咐,就立刻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这些闲杂人等一走,越秀一就走到了母亲身边,义正词严地说:“娘,府里有些人就是喜欢乱传话,唯恐天下不乱。九叔跟着太爷爷和爷爷出门,事情肯定非同小可。我们只管做好我们自己的事,不用理会外头有什么风波,更不能给太爷爷和爷爷添乱。”

    见儿子如同大人一般懂事,大少奶奶又欣慰又辛酸,把人拉过来揽在怀里,这才闷闷地说:“我只是想着你父亲一出去就是好几年,辛辛苦苦当官,却还没有露脸的机会,你都已经考上秀才了,外头有什么事,却也没人叫你去听听……”

    “娘,祖母从前就说过,九叔是九叔,我是我。而且,爷爷、爹爹和我走的路,和太爷爷不一样,和九叔更不一样。”

    越秀一直接把大太太的话给撂了出来,却也很懂事地轻轻拍着母亲的脊背:“爷爷和爹爹走的是正经科举出仕的路子,我也是。爷爷从地方上一点一点熬起,现在才能当上鸿胪卿,爹爹也是,我将来也是。和这样踏踏实实的做事做官比起来,露脸算什么?”

    见儿子说得一本正经,大少奶奶稍感宽慰,紧跟着,她就听到儿子一句更劲爆的话。

    “再说,九叔那不是露脸,那是不务正业!”

    如果此时随着越老太爷和越大老爷进宫的越千秋听到越秀一这话,他一定会使劲点头。

    他并不是什么胸怀大志征服天下的人,上头有能干到极点的爷爷和厉害到不像女人的东阳长公主罩着,还有越小四和严诩这一对正当盛年的撑着,他吃饱了才拼命建功立业呢!

    再说了,当年的金枝记那是多大风波,他这个可怜的“女”主角到现在还被武德司都知沈铮死死盯着,就算他有本事种田开科技树扩充实力,那也躲不开监控的目光啊?

    幸亏他也没那本事。

    而且,胸无大志至少有胸无大志的好处,否则皇帝会这么纵容他?

    如今是腊月二十八,寒风凛冽,在眼下这个时辰,就连太阳也懒洋洋尚未起身,当越千秋跟着那一乘晃晃悠悠的轿子来到皇宫宣德门时,他就看到黑压压一片人头,其中人人手中都提着一盏灯笼,照得一张张脸都透出了几分阴森恐怖的色彩,活生生的鬼影憧憧。

    这年头的官员待遇却还是不错,没有高品官能打灯笼,低品官只能摸黑走路的破规矩,所以一大片灯笼的海洋蔚为壮观。越千秋跟着下轿的越老太爷和越大老爷一路上前,就只听沿途不断传来各种打招呼的声音,让他很佩服这些官员那目光如炬的认人能力。

    “越相公来了。”

    “老相爷好。”

    “这大冷天的,您还是起得这么早。”

    听着这些在鹤鸣轩听过的声音,发现更多的人保持沉默,越千秋不禁感受到了一股沉甸甸的压力。头一次现身这种场合,他方才能够体会出,爷爷在朝中地位固然高,可反对的政敌同样多。然而,老爷子心不跳气不喘径直往前,连一声咳嗽都没有,所到之处却人人让路。

    一时间,越千秋原本准备好应付别人挑衅的那股劲,不知不觉都完全泻干净了。

    竟然没人质疑他突然跟着爷爷和大伯父来早朝这种场合刷脸!

    直到他发现越大老爷停在了一个位置再未前行,心中微微犯踌躇,思量自己是不是也该停下的时候,越老太爷如同背后长眼睛似的,突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拖了过去。他立时醒悟过来,福至心灵地搀扶了爷爷的胳膊,紧跟着方才听到了不轻不重的吩咐声。

    “你这是第一次上朝,跟紧我就行了。不用担心别人说三道四。”

    越千秋这时候方才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旁边有嘶地倒吸凉气的声音,也有非常微小的窃窃私语。反正他胆子贼大,也就不想这么多,专心致志地穿过别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高官序列,一直往最前方走。眼看前头已经不剩下几个人的时候,他听到了三个令人意外的熟悉声音。

    “千秋,你来啦!”这是严诩。

    “哟,越小九你总算是到了!”这是英小胖。

    “越九哥好。”这是嘉王世子李崇明。

    越千秋诧异的不是这三个人怎么来了,而是他们竟然站在这最靠前的位置,可紧跟着,他就听到了越老太爷的解释。

    “大朝时间有限,能拿上去商讨的事情不能太多,每日挑出来说的事情,都是前一日上奏之后就定下来的。所以,要说事的人靠前站,点个卯的人靠后站。至于今天早朝最大的事情,就是神弓门叛逃北燕。英王殿下、嘉王世子和你们师徒俩的位置,当然就应该在这。”

    说到这里,越老太爷便似笑非笑地看着一旁的赵青崖和裴旭道:“老赵和老裴,你们说是不是?”

    赵青崖多年老狐狸,打了个哈哈却不说话,而裴旭却地说道:“没错,神弓门叛逃北燕,这是我朝从未发生过的事,简直是耻辱,自然应该有人负起责任来!”

    “嗯,那是那是。”越老太爷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手却轻轻拍了拍越千秋搀扶着自己的手,“反正一会儿骑驴看唱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