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物降一物
    衡水居中,当大双和小双耷拉着脑袋从正房出来的时候,恰好看见神采飞扬的诺诺进了门,两个小家伙不由得眼睛贼亮,也顾不得身后是一整天训诫管束得他们欲仙欲死的两位妈妈,一溜烟就冲了上前,异口同声地嚷嚷道:“诺诺姐姐,你过生日竟然不请我们!”

    诺诺小大人似的皱了皱眉,随即两手食指一戳,直接顶住了两个小家伙的脑门。??见他们同时哎哟一声退后了两步,她就收回手指拍拍手道:“我不是过生日,是为千秋哥哥做大事,做大事你们懂不懂?”

    “不懂。”

    面对这么一个又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她有些无奈地叉腰道:“总之今天我生日,一会儿少不了你们的长寿面吃!你们到玄刀堂凑那种热闹干嘛,今天一点都不好玩……”

    这最后六个字,道出了诺诺的心声。前头有自助餐,有比武,有挑战,有闹事,确实挺好玩的,但后来就别扭了,当看到沈铮偷袭越千秋的时候,她吓都吓死了,恨不得立时变成和父亲越小四一样的高手高高手,帮着千秋哥哥打坏蛋。

    而且,后来的什么叛逃,什么歃血盟誓之类的,她都不明白!只能看着周霁月在越千秋身边,应付裕如地和那些人说话打交道,她就只能呆在紫葭等人身边喝果汁。

    诺诺越想越觉得心头愤愤,恨不得立时长大十岁。可看到她这愤愤然的表情,大双却想起了从前娘脾气的样子,不由自主都往后退了两步。偏偏小双还好死不死地问道:“那现在大师兄人呢?怎么没有一块回来?”

    “我怎么知道!”诺诺越气鼓鼓的,冷哼一声便不理会他们,一溜小跑冲到了门口,一把扑进了大太太的怀里。她素来是喜欢谁就黏着谁的性子,大太太没有女儿,带她的那些天对她自然是真好,她离开母亲这么久,也就不知不觉把大太太当成了半个娘。

    “大伯母,千秋哥哥欺负我……大双小双也欺负我!”

    此话一出,大双小双顿时面面相觑,小脑袋里全都是一片浆糊。他们不从来都是被欺负的吗?什么时候能够摇身一变成为欺负人的小恶霸了?

    大太太哪里不知道诺诺古灵精怪,严诩这一对双胞胎儿子绝对不是对手?可是,一边是能淘气能乖巧的小魔女,另一边是只会调皮捣蛋的一对小魔星,她的偏向自然非常明显。于是,她一边揽着诺诺,一边用威严的目光扫过去一眼。

    于是,大双和小双立刻噤若寒蝉了。好歹大双聪明狡猾一点,立时一本正经地说:“伯母,我们去观摩一下长安读书,先走了!”

    眼见两个小家伙溜得飞快,诺诺轻轻哼了一声,随即却立刻拉着大太太,可怜巴巴地说:“大伯母,今天生了好多好多事情,我想对您好好说说,行不行?”

    “行,当然行。”大太太这会儿哪有半分威严的模样,恰是笑得如同慈眉善目的佛爷,又朝着向二娘使了个眼色,“你去厨房吩咐一声,做诺诺最爱吃的玫瑰杏仁酥……”

    “还有大伯母最喜欢的杏仁茶。”

    听到诺诺一本正经地吩咐这个,大太太不禁莞尔。就连她的几个儿子也不清楚她爱吃什么,长安也是埋头读书不懂这些,没想到竟是这个小丫头给记住了。想到长房清一色都是男丁,她一面忍不住暗自羡慕越小四儿女双全,一面拉着诺诺回房。

    虽说仍然不管府中家务,但大太太素来是越老太爷跟前得意的人,就连大老爷也要往后靠,因此诺诺说到神弓门叛逃,早就得到公公通气的她并不意外,可是,听到沈铮竟然跑到神弓门要人,被越千秋强硬撵走之后,甚至打算擒下越千秋作为要挟,她的脸就黑了。

    “大伯母,那家伙很可恶是吧?他偷袭千秋哥哥的时候,我吓都吓死了!还有那个青城派的谁谁,竟然要挑战千秋哥哥,我气得跳出来说我来和他打……”

    诺诺说得有些没条理,但大太太静静地坐在那里,却把一件一件事情在心里仔仔细细地铺开分析,心中又是欣慰越千秋如今已经有信得过的同伴和朋友,自己能够独当一面,又是恼火沈铮竟然足足六年都不曾放弃对越千秋的敌意。

    但她最重视的,却是今天突然去给诺诺“祝寿”的小胖子。

    她伸手抱了诺诺坐到自己膝头,笑吟吟地问道:“诺诺,英王殿下今天都说了什么?”

    “英王殿下?”诺诺哦了一声,不大感兴趣地说,“就是那个小胖子啊!他挺讨厌的,一见面就欺负我,不过我没被他占到便宜!”

    诺诺用那种越小四招牌表情挥了挥拳,可因为大太太追问地很详细,她不得不冥思苦想回忆小胖子的言行举止,好在她的记性很好,竟然都记得差不离。可等都说完了之后,她有些迷惑地说:“大伯母,我觉得小胖子和千秋哥哥好像在较劲,是我看错了吗?”

    “你没看错。”大太太哑然失笑,摸了摸小丫头的额头,这才低声说道,“你以后一定要注意,遇到英王殿下千万躲远点,尽量少和他打交道。不但是他,还有嘉王世子李崇明。”

    “李崇明……”诺诺复述着这个名字,仿佛要将其死死记在心里。

    “你现在还没见过他,但你要记住这个人,离他远点!”

    “嗯,我记住了!”

    提醒了诺诺远离那些心机太深的皇二代,大太太又留着她吃了些点心,等到得知大双和小双在门外张望着,她就把小魔女放了出去。

    果然,很快向二娘就进来报说,那一对双胞胎乖乖地跟着诺诺回亲亲居去了。她莞尔一笑,随即就吩咐道:“你去打听打听,嘉王别院那儿可有什么动静。”

    哪有这么巧的事,李崇明选了神弓门曲长老为师,神弓门竟然就叛逃了?

    这一天,越千秋却是挺晚才回来。这并非因为他在东阳长公主府逗留得太晚。那边有严诩和苏十柒夫妻招待一群武林名宿,他在年纪和辈分上全都不占优势,当然是探听到该探听的情报就立刻溜回了玄刀堂。毕竟,其他的客人也许已经散去,神弓门弟子却被他留下了。

    把人一一安抚到位,又有周霁月这位让人信服的宗主照应他们,他这才放心离去。

    想到今天垂拱殿中已经针锋相对,他自然是到二门下马之后直奔鹤鸣轩,可才刚进院子,他就听到鹤鸣轩中传来了越老太爷中气十足的声音。

    “你以为你老子是病猫吗?称病在家躲事,我还没那么怕事!”

    越千秋见越影面无表情站在廊下,连忙窜了上前,打了个手势指了指屋子里,随即伸出两根手指,想了想又添上了第三根手指,意思是问二老爷还是三老爷在里头。而对于他这非常浅显的手语,越影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老太爷,九公子来了。”

    “让这小兔崽子滚进来!”

    没想到越影竟然会来这一招,越千秋不禁呆了呆,随即便龇牙咧嘴地朝对方做了个鬼脸,随即才上前掀开棉帘子一角,往里头张望了一下。下一刻,他就现自己猜测错误,老爷子固然正盘膝坐在居中的软榻上,可屋子里站着的人却不是二老爷或是三老爷,而是大老爷。

    “爷爷,大伯父。”

    越千秋闪进屋子,随即笑容可掬地行了礼,紧跟着就只听越老太爷冷哼道:“当年我装病,那是因为那女人没事乱放风声,逼得我险些就要尚主。现在顶多是被人攻谮罢了,我又不是第一次经历,有什么好怕的?你不想一想,我都六十七八了,多少人看我不顺眼,到时候他们顺势逼我病休,你以为赵青崖那时候会雪中送炭?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越千秋见一向在二老爷三老爷面前非常强势的大老爷此时一声不敢吭,不由得在心中暗叹老太爷就是积威深重。可下一刻,他就看到爷爷对自己招了招手。

    哪怕他有点怕被虐,可还是不得不乖乖走上前去。刚到近前,他就被老爷子一把拽住手拉了过去,紧跟着后脑勺就被拍了一下。

    “好小子,不错,居然把沈铮灰溜溜赶回去了,我没白养你这么多年!”越老太爷毫不吝惜地夸了小孙子之后,随即就伸出了手,“誓书呢?”

    “爷爷,你这才夸了我一句,就立刻要东西,太功利了!”嘴里抱怨,越千秋却自觉自动地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布包,非常郑重其事地放在了越老太爷手中,“今天来的一共是一百一十三个人,一个不少,大家全都咬破手指签了誓书。”

    越老太爷笑看了一眼孙子,紧跟着才把目光投向了长子,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老大,你虽说一步一个脚印上来,但还有很多人不服气你。我已经老了,小四就算别的本事再大,将来也是不可能当宰相的。本朝没有子承父业这一说,你能够走到哪一步,要看你自己的本事。所以,你将来能不能力争上游,我帮不上太多忙。但是……”

    一个非常突兀的转折后,越老太爷仿佛没看到一旁小孙子那好奇到极点的目光,死死盯着满面凝重的长子:“你可以自己争取一个危险却有价值的任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