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有其徒必有其师
    这种见鬼的主意,你怎么想得出来!

    偌大的垂拱殿中,除了那些即便明白状况也要装成不明白状况的内侍宫女,其他人几乎清一色都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在众多目光注视下,皇帝微微眯起了眼睛,眉头紧皱,似乎在恼火越千秋的信口开河。曲长老的脸上绽放出了难以名状的神采,但随即又立刻低下了头。

    “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皇帝重重一拍扶手,没好气地骂道,“军国大事,你也敢胡乱开口!来人,给我把这小子押去阿诩那儿,让那个做师父的好好管教管教徒弟!”

    陈五两嘴里答应,见沈铮气得额头青筋都快爆了,韩昱一脸毫不意外的表情,小胖子撇了撇嘴,唯有李崇明和曲长老有些错愕,他不禁暗自嘀咕,说到底皇帝还是纵容越千秋。

    哪怕把这小子发回去听越老太爷教训,那都只不过一句空话,谁不知道当朝次相大人最宠爱这个捡回来的孙子,但好歹还能教训人两句。至于送到严诩那儿……呵呵,那位当师父的只怕围着徒弟嘘寒问暖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说一句重话?

    可看到越千秋耷拉了脑袋做老老实实状,他还不得不装模作样把戏演全套,上前沉着脸说:“走吧,九公子!”

    真的把人撵出了垂拱殿,陈五两就忍不住开口敲打道;“九公子,你不要每次都这样,说出来的话一次次都能把人吓死,就连那些老大人们在皇上面前硬顶时,都没你这么出口惊人的。如今皇上纵容你,不是把你撵回去听越老大人教训,就是让严公子教训,可万一……”

    “如果皇上是那种‘来人,把他推出午门斩首示众’的皇上,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越千秋笑着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见陈五两满脸无奈,他当下又郑重其事做了个揖道,“陈公公放心,我知道分寸的,这么多年多亏您照应了。话说您真的亲自送我去长公主府么?”

    眼见越千秋一句正经的道谢之后,又跟着一句不正经的调侃,陈五两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我哪有那么空闲,你小子给我自己去你师父那听教训,宫里调不出人押送你这小高手!”

    “陈公公抽不出空,还是我顺道走一趟吧。”

    随着这个声音,笑眯眯的韩昱出现在了越千秋和陈五两跟前。

    沈铮还没出来,韩昱却先被支使出来了,陈五两想也知道肯定是皇帝吩咐这位武德司知事送越千秋去长公主府,反正他也没工夫和鬼主意太多的越千秋,还有办事不着调的严诩打交道,故作嫌弃地挥挥手撵人,随即转身就走。

    这时候,越千秋方才如释重负,也没有一点避嫌,直接拖着韩昱就出了垂拱门。等拐到通往拱宸门那条行人较少的大道,他这才侧头说道:“刚刚韩叔叔你算是正式和沈铮闹翻了?”

    “你还好意思说!”韩昱有些无奈地轻哼一声,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轻松,“自从六年前金枝记之后,他就恨不得把我踢一边去。如果不是他不能完全辖制我,长公主又给我撑腰,我这个知事早就靠边站了。今天这么大的事情,他却唯独瞒着我一个,那我还客气什么?”

    “韩叔叔不怪我就好。”

    再次收获了韩昱一声轻哼,越千秋呵呵笑了笑,随即狡黠地抓了抓下巴:“反正沈都知早就劝说皇上杀了我铲除后患,都已经是生死大仇了,我也不怕得罪他。”

    韩昱见越千秋把话说得这么透彻,心中不禁一跳。沈铮对越千秋的反感,他是知道的;但沈铮对越千秋的杀意,他虽说隐隐察觉,却并不能确定,越千秋却分明知道得清清楚楚。那岂不是说……只怕沈铮前脚劝说了皇帝,皇帝后脚就直接告诉了越千秋?

    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沈铮那孤直到固执的性格实在很无谓。

    鹰犬这种生物,是只需要去执行,不需要去思考的,沈铮想的却偏偏是那些文官才应该考虑的东西!

    越千秋懒得闲扯当年事。他学着爷爷最喜欢的动作,双手揣在袖子里,慢慢吞吞往前走,一面走一面低声问道:“韩叔叔,神弓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朝中风声传开之后,你可得帮我盯着一点。”

    韩昱想也知道越千秋是担心越老太爷,见他说得这般直接,他就爽快地答应道:“好,你放心,我会留意。不过老太爷素来神机妙算,也许早有定计。倒是严公子想要成立武盟,当这个盟主。此次神弓门出事,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主意。”

    什么主意?他们很快就知道了。

    当韩昱和越千秋匆匆出宫,赶到东阳长公主府的时候,门上只一瞧是越千秋来,也不管他带的人是谁,立马让路。然而,等到他们进府之后走了没几步路,越千秋听到那比之前玄刀堂更热闹的喧哗,他就感到事情不对了。

    东阳长公主确实有引荐人才给皇帝的伯乐美誉,可人家招揽的大多是怀才不遇的落魄寒士,这种人在长公主面前能说话豪气干云?可眼下你竖起耳朵听听,那分明是隔着很远的距离,可扯开喉咙嚷嚷的声音,差一点儿就能传到公主府大门口了!

    越千秋看看韩昱,见韩昱也在看自己,他也懒得走正路了,索性直接和从前一样,翻上墙头就开始狂奔着跑酷……不对,飞檐走壁。

    直到越千秋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目瞪口呆的韩昱方才回过神来,他也顾不得冒犯东阳长公主了,把心一横,也跃上墙头追了上去。

    当越千秋循声来到水云天时,就只见外头院子里正摆开大宴,那高朋满座的场面绝不逊色于之前的玄刀堂。

    他忍不住呆了一呆,可随之就听到了严诩那明显带着几分醉意的声音。

    “千秋怎么说的,今天玄刀堂那儿是年轻人的盛会,只请年轻人,不请长辈。他娘的小兔崽子竟敢嫌我老了,我才三十一,老个屁!他们那些小孩子能大闹一场玩自己的,我难道就不能?今儿个大家吃好喝好,盟主我也不是非当不可,反正大伙挨个门派轮,总能轮上!”

    “严掌门这个武盟的建议,还有各派掌门轮流当盟主是不错,我回春观第一个支持!”

    如果不是越千秋亲眼看见,真的难以相信那位一面说话,一面豪气干云提着酒瓮喝酒的,竟然是一个美艳的中年道姑。只看苏十柒亲自笑意盈盈陪着人的架势,他就猜到,那估摸着不是苏十柒的师父师叔,就是师姐,不由得撇了撇嘴,心想师父师娘也这么会拉关系!

    韩昱比越千秋晚到片刻,此时看见严诩居然请了那么多人,也不由得呆了一呆。紧跟着,他就比越千秋更快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明显是各派长辈的名宿聚集于此,他们两个早就被人发现了吧?这个念头刚刚浮出脑海,他就只听得一声叱喝。

    “既然又有客人来,喝我一杯酒如何?”

    越千秋眼见得一个中年道士伸手一拍桌案,一杯酒倏然一跳,紧跟着人屈指一弹,那酒杯就打着旋儿往他这边飞了过来,仿佛瞬息之间就到了面前。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本想伸手去取,可当看到那中年道士戏谑的目光时,以及旁边的青英,他忍不住想到了那个青城的落英子甄容,心里莫名地有些不爽。下一刻,他突然将嘴里那口含着的劲气猛地喷出。

    就是这么一口气,竟是奇异地阻了一阻那酒杯飞速的来势。直到此时,他方才低头一叼,轻轻巧巧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动作虽说轻巧,可酒入口的刹那,他却出了一身冷汗。

    他娘的,幸好他没有一开始就试图直接用嘴巴去硬接,否则非被磕掉满口牙不可!

    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好,他恼火地随口吐出酒杯,眼见其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他方才翻身一跃,稳稳当当下了地后,大步走了上前。

    严诩早在越千秋刚刚出现在墙头上就已经察觉到了,那番话便是有意说给宝贝徒弟听的。此时见越千秋面色僵硬地上了前来,到了他身边后,却是执壶斟满了一杯递给他,他接了在手,心里正美着,却不想小徒弟攀着他的肩膀,把嘴凑到了他的耳边。

    “师父,你还有功夫喝酒?神弓门叛逃的事已经闹到皇上面前去了!”

    虽说没有束音成线的本事,但越千秋此时声音压得极低,又是在严诩耳朵边上说话,当然不虞外人听见。而他很快就发现,严诩听了这话,连眼皮子都没眨动一下,照旧吃着喝着。

    “小看你师父了不是?你都能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

    说到这里,严诩便收起了笑容,随即扫了一眼今日请来的二三十位贵宾:“千秋,就在你来之前,神弓门的消息刚刚传到这儿,我们也一样破口大骂,但最终却是同一个意思。徐厚聪他以为过去就能做人上人?呸,从他叛逃开始,他就已经是一条丧家犬了!”

    他这话音刚落,刚刚借着一杯酒和越千秋闹着玩的那位青城道士就呵了一声。

    “没错,所以,神弓门那几个无辜的,大家一起保,而这些个叛国的丧家犬,大家一起打!此次重修武品录,严掌门说了,要修就修一个彻底,大家练了那么一身武艺,总不能就浪费了,总得有个运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