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李崇明没想到皇帝的态度和预料不同。

    无论是他从懂事之后开始研究的皇帝为人,还是他从到京城之后和皇帝的那次相见,以及从别人那里旁敲侧击得到的印象,他都觉得,皇帝是个轻易不动怒的人。而且,从六年前的事情来看,皇帝对于被压制多年的各大门派,似乎还抱持同情态度。

    小胖子李易铭也没想到父皇似乎不打算放过神弓门。

    父皇不是外人口中什么事都听下头官员的傀儡,这是当年他在冯贵妃失势之后就体悟到的。可父皇的性格,他自认为没有谁比他这个常常赖在垂拱殿的皇子更清楚。所以他才会在玄刀堂中说出那样态度明显的话,所以他才会帮着神弓门,和沈铮针锋相对。

    和那两位好歹身上留着天家血脉的皇室贵胄相比,越千秋相对略镇定一点。因为他知道爷爷对此是什么态度,却不能担保爷爷的态度就是皇帝的态度,哪怕那对君臣一直以来都很有默契,那也不代表在每个问题上都能一致。

    所以,他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立时毫不犹豫地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保底方案:“皇上所言极是,神弓门掌门徐厚聪叛逃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朝只能对北燕提出抗议,那么实在是显得太软弱了。借此重修武品录之际,应该先将神弓门从武品录除名!”

    李易铭愣住了,李崇明呆住了,就连之前还和越千秋吵过甚至打过的武德司都知沈铮,也同样是呆滞了片刻,只有和越千秋略熟的韩昱,在最初那一瞬间觉得越千秋坑队友之后,随即心里隐隐约约生出了一个念头。

    是越千秋,还是越老太爷对此早有准备?

    而皇帝饶有兴致地看着不慌不忙的越千秋,笑着抬了抬下巴道:“你倒是会见风使舵。”

    “皇上,这不是见风使舵,而是就事论事。神弓门是神弓门,徐厚聪既然是掌门,那么,他带人叛逃,神弓门作为门派,便要承担责任,所以将神弓门从武品录除名,便是朝廷的鲜明态度。”

    顿了一顿之后,越千秋就一本正经地说:“但神弓门的曲长老和应长老,还有六个弟子,他们是被徐厚聪抛弃的弃子,是被丢给皇上,让您做出杀或者放这个抉择的棋子,他们是无辜的。嗯,我打个不那么恰当的比方。”

    眼下的场合说正式不正式,说不正式却有那么一点正式,他就决定丢掉太公式化的自称,很自然地用起了我这个称呼。

    “我当年拜师之前,师父说是玄刀堂掌门弟子,但玄刀堂其实早就没有了。可我对侄儿长安说,只要师父在,玄刀堂就在。如今也是一样,神弓门可以被一时除名,但只要曲长老和应长老还有那六个神弓门的弟子在,异日他们若是能够建立功勋,神弓门一样能够重回武品录。这就是,门派可以除名,人却应该宽恕,而只要人在,异日神弓门就能够继续存在!”

    “神弓门那多年流传下来的精妙射术,如果我朝摒弃不用,却被北燕拿过去重建神弓营,那我朝就实在是亏大了!我想说的就是这些,请皇上明鉴!”

    捕捉到皇帝脸上一闪即逝的激赏,李崇明不得不佩服越千秋。当他还在震惊于皇帝很可能穷究神弓门,自己的求情除了树立起重情义的形象,别的什么都得不到,可能还要搭上沈铮这么一个根本就得罪不起的敌人时,越千秋却已经敏锐地抓到了侧重点。

    他知道自己眼下没有说话陈情的机会,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也有些小小的自怨自艾。可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注意到,刚刚经太医粗粗看过后,就一直躺在地上的曲长老,双手紧紧攥着拳头。

    心中一跳,他立时意识到这位名义上的师父只怕已经醒过来了,而且十有听到了刚刚越千秋说的话。刹那之间,他也不知道哪来的较劲意识,猛地扑了上前。

    “师父,你醒了?”

    曲长老早就醒了,但他一直都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已经醒来。刚刚那拼死一撞,他是真的想一死以证清白,可既然活了下来,他就知道,自己必须要面对比死更加困难的现状。刚刚乍一听到越千秋说要将神弓门武品录除名时,他第一反应便是跳起来质问回去。

    如果我的出换来的是神弓门从武品录除名,我还要背负这样沉重的原罪做什么?

    可他忍住了,所以,他听到了越千秋之后的说辞。当深刻理解到人在,神弓门就在这一点后,他终于明白越千秋之前劝他出的缘由。

    武品录除名只是一时之痛,保留下一点种子,不论是他和应师弟,还有那六个弟子,神弓门将来就还有希望!

    因此,他顺着李崇明的叫声睁开眼睛之后,便竭力挣扎着坐起身,最后竟是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他之前已经跪过了,求过了,撞过了,此时此刻不想再弯下膝盖,整个人竟是如同标杆似的笔直。

    “草民和师弟应熊儿年纪一大把却一事无成,死不足惜,只求皇上看在神弓门先人的份上,饶过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们!他们都是天赋不错的孩子,是徐厚聪和神弓门害了他们……神弓门从武品录除名本是应当的,草民愿意把这些孩子交托给玄刀堂。”

    听到他这最后三个字,越千秋不由得大吃一惊。他为神弓门费这么大心思,也许有义愤填膺,也许有为国为民,也许有同情怜悯……哪怕是那份诛除叛贼的誓词,说是为了增强各大门派的凝聚力,但真正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帮爷爷把局势拉回来?

    他可一丁点都没有给自己的玄刀堂搂好处的意思!

    越千秋都如此意外,小胖子和李崇明同样目瞪口呆。前者和越千秋假反目多年,早就习惯了和他做对;后者拆穿曲长老已醒,根本也是为了给越千秋找麻烦。因此,两人几乎不分先后地嚷嚷了出来,竟然异口同声。

    “神弓门弟子怎能归入玄刀堂?”

    可当嚷嚷了这么一句话后,两个人四只眼睛立时彼此互瞪,继而心有灵犀地察觉到了对方的目的。此时此刻,小胖子也好,李崇明也好,全都非常痛恨自己的敏感,要是他们能够晚点儿叫出那句话,让对方先去得罪越千秋,那岂不是妙极?

    而直到这俩货反对,越千秋这才再次一本正经地反对道:“曲长老,你这不叫托孤,你这叫给我出难题。传扬出去,别人就要说我玄刀堂自恃皇上恩宠,吞并神弓门这仅剩的一点有生力量,趁人之危之类的帽子全都要扣上来!事实上,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李崇明毕竟和越千秋相处得少,此时只是因为越千秋拒绝略松一口气,同时有些狐疑。可李易铭就不一样了,越千秋那鬼主意他这些年见识得还少吗?就连沈铮,想到越千秋动不动就出一些天马行空的主意,他更是眉头拧成了一团。

    而一直都安静到没有存在感的韩昱,此时却抢在所有人之前问道:“九公子有什么主意?”

    越千秋嘴角微微一翘,用吃饭喝水一般的无辜口气说:“很简单,只要重建神弓营不就行了?”8